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六章 着魔

“你有没有搞错,这可是你自己造成的。四百四十人,无一幸免,啧啧。”鱼龙走到猴爷面前:“还有,你怎么知道我在。”
他的身子就像是一道虚影,从一个人的面前跳跃到另外一个人的面前,只要被他接触过的人,都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变成一具尸体。
“你还能怎么样?我就在这看着,绝对不阻止你。”
周围寂静无声,刚才那一下的狂躁和狰狞让人感到不寒而栗,甚至都没有人能够反应过来现在应该干什么。
“我当然输不起。”鱼龙摊开手,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这是我在这个世界的计划书,如果你赢了,归你。我彻底离开这里。”
“一言为定。”
“我怕你输不起。”
而这时,被攻击的猴爷已经转过了身,他看着攻击他的正规军,眼睛微微往上翻了一下,接着身子突然蹿到了那个人的面前,一根手指连人带盔甲直接穿透,那个狂战士的脑袋上就像被子弹穿透了似的,一个透明的血窟窿,而人眼看也是不活了,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哭喊声、求饶声、惨叫声在这里连成了一片,但根本毫无效果。血浆在地面已经没过了脚踝,半封闭的区域中充斥着一股屠宰场的味道。
“我……”
塔娜绝和_图_书望的惨叫了一声,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只是一愣神的功夫,自己的人居然对猴爷发起了进攻,而且还成功的伤害到了他。
“你就任由他屠杀你的子民?那是你的子民啊!”
果然,在猴爷受到伤害之后,他身后的伤口转瞬愈合,接着周围的一切开始发出剧烈的反震颤,不管是房子还是器皿,都开始以极高的频率震颤起来。
“因为最开始那个狂战士身上,我感觉到了你的味道。”
已经关闭预知功能的猴爷没有丝毫防备,但背后却生生被斧头劈了一下,衣服自上而下被撕裂,一种久违的疼痛从身后传来。
“你失控了。”
“你这人。”鱼龙笑道:“行行行,这个锅我背了,你现在要怎么面对塔娜呢?你要怎么面对这个世界呢?我很好奇,我可是全程记录了,到时候小道消息和谣言已经足够把你在这个世界的威信给摧毁了吧?”
手持巨盾的破法者在猴爷面前排起了阵列,严丝合缝的把他困在了中心,而猴爷却只是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嘴唇,眼睛轻轻眯了起来。
没有办法了……塔娜当时松了一大口气,完全没有想到禁卫军居然会上前对猴爷进行攻击,可能是他们看到黑寡妇的状态导致的m•hetushu.com一次误判,然而这次误判却彻底激怒了原本已经平静一些的猴爷了。
黑寡妇的眼神当场就涣散了,她轻轻摇头,然后傻呆呆的看着塔娜:“为什么你不阻止……为什么……”
塔娜不傻,她这个时候没有上去干傻事,而是强行托起黑寡妇就开始往外跑,真的是跑……用吃奶的劲在往外跑,仿佛身后有恶狗在追捕她似的,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就这么直直的破开人群冲了出去。
“破法者,列阵!”
能量以脉冲的形式流淌过猴爷的全身,这个过程一闪而过,但在这之后,他的拳头生生的砸断了狂战士的颈椎。
猴爷把狂战士的尸体踢到一边,然后从地上捡起一张还算干净的餐巾把手上的污垢擦干净,慢慢走到一边,从一张还没被打翻的桌子上,拿起壶里的清水仰头倒进了嘴里,然后用手一抹嘴把水壶砸在了脚下。
黑寡妇其实并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塔娜把猴爷的资料都给黑寡妇看过,然而现在真切的遇到,她却不能接受……
鱼龙一脸嫌弃的踩着厚厚的凝重的鲜血走进来,看到猴爷之后展颜一笑,表情仿佛看到一个老朋友。
“不!!!!”
“你给我记住。”鱼龙凑到猴爷面前:“hetushu•com你才是反派,而我是阻止你的那个人。”
不管是重甲重盾的破法者还是手持巨斧的狂战士,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抵挡住他的攻击,所到之处都会留下一地的血肉。
“这不就是你想看到的?”
“哦。”猴爷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声:“我们赌一把怎么样?”
猴爷会怎么样,她不知道,但她清楚的知道,这里所有的人都活不成了……都活不成了,这里所有人都已经被锁定,猴爷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不会……
“你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把自己计划公布出来的反派。”
“啊……”
其实里头正在发生的事,和她想象的东西相差并不大,猴爷轻易的击碎了破法者的巨盾,然后用各种各样的方法消灭掉一切对他产生敌意的生物,不管是老人、女人、小孩、孕妇,只要对他产生敌意的,他统统没有放过。
而今天……她恐怕有幸要见一次了。
“当然,我可是个正人君子,不像你。”鱼龙弯下腰看着猴爷:“披着我的皮的恶魔。”
但是最后关头,他强行克制住了自己的欲望,生生用一壶冰水压制住了心中躁动的火焰,而台下不明真相的人群也因此躲过一劫。
猴爷没再说话,只是闭上了眼睛,身体突然开始燃烧,接着他和_图_书的本体来到了这个地方,看着和自己长得一样的鱼龙,一言不发。
终于,杀戮区域安静了下来,猴爷静静的坐在一张被鲜血浸透的椅子上,周围是真正的尸山血海,魔法灯因为被血浆蒙蔽,显得昏暗无比,轻轻的在天花板上摇曳,让这里看起来鬼影重重。
杀戮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兴奋剂,就在刚才,他在打死狂战士之后,心中涌起了一种让她差点失控的快感,他当时只有一个想法,就是生生把这里所有人都撕碎,撕成碎片,把自己浸泡在这些人的鲜血中。
“完了。”塔娜此刻已经逃得很远了,黑寡妇也从昏睡中清醒了过来,塔娜看了姐姐一眼:“你的心血……恐怕是完了。”
“行啊,你想赌点什么。赌命么?”
水壶碎裂的声音响彻在这里,惊醒了旁边那些被震撼了的人们,欢呼声沸腾而起,仿佛一瞬间惊醒了一片越冬小憩的候鸟,声浪遮天蔽日。
“为什么?”
而这一期,塔娜都看在眼里,但却毫无办法……
“禁卫军攻击他了。”
所以塔娜可以想象,现在在那个地方,应该会是怎样一种惨烈的状态。
就在这时,帝国禁卫军姗姗来迟,破法者首先冲了进来,接着就是一批正儿八经受过训练的狂战士手持战斧闯入http://m•hetushu.com这里。
那个让人连防御都破不了的狂战士就这样被猴爷一拳头砸在了地上,抽搐几次之后便再也没动弹。
“这一局,你输了。”
“那我们赌点什么怎么样?”
逃跑是无用的,这里本身空间就相对比较狭小,物品设置更类似于东南亚那边地下赌场的放大版,到处都是桌子椅子,逃跑的难度相应增加。而猴爷也很有选择性的去杀逃离最远的那个人。
当他们看到地上躺着的黑寡妇,接着又看到为众人围住的猴爷,当时就把猴爷锁定为进攻对象。
猴爷轻轻在已经能拧出血来的餐巾上擦了擦手,然后从湿透的衣服中摸出一包没拆封的烟,轻轻打开后,拿起旁边还没有熄灭的魔法火焰上点上,重重的抽了一口,然后闭上了眼睛:“看了那么久,不出来么?”
“我能怎么办!”塔娜的声音带着哭腔:“他失控了!没有人能阻止他,甚至没有人能面对他!”
别人也许不知道,但她却是清楚的很,猴爷是会被敌意激活的,一旦激活……建刚曾经对她讲过猴爷从侦查模式转换成哨位模式之后的样子,虽然塔娜没有亲眼见到,但脑补出的场面也已经足够吓人了。
随着冰水的刺激,猴爷的狂躁慢慢减退,双眼渐渐恢复了之前的暗红色,呼吸也逐渐平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