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零七章 前世莫追

他们在魔法选拔大赛的时候也举办了一个属于自己的选拔,从亚人中选拔根正苗红、实力强大的进入亲卫队。
她开始还以为是猴爷,但她深知猴爷绝对不可以得到神的烙印,先不说他的等级甚至高于神本身,哪怕是他愿意接受这份恩赐,恐怕他残暴邪恶的灵魂也不能释放如此纯净的圣光。
掀开被子,猴爷走到窗台,推开窗户,看着外头的万家灯火……然后突然看到一个硕大的脸倒吊在他的面前。
整个狮子王城的人都看到了圣光之柱,光柱所在的方向在南城方向,绚烂的金灿灿的光芒映衬了整个天空,连太阳光都显得黯然失色。
“要是我胆小一点,我就一拳过去了我跟你讲。”
“这不是复苏之雨。”黑寡妇里伸出一条腿:“看,你小时候给我的伤疤不见了。这是……”
“不行,我要去找他!”
她不知道是谁,但不管是谁都值得尊敬,如果说神降术是祭司最强的招数,而是群体复活就是神的能力,能召唤出这道光的人,除了有着纯净高尚的灵魂,还有着被神认可的烙印。
圣光携带着湿润的香味像三月的毛毛雨一样飘落在各个角落,虔诚的人们如同朝圣一般汇聚在圣光照耀之外,双膝下跪,表情虔诚。
“我看着他以赫斯鲁形态走出来的。”黑寡妇扬起手:“你看。”
“生个孩子而已嘛,你又不吃亏。”
圣光持续时间长达十五分钟,在十五分钟之后,圣光碎裂成雨,化作点点光斑散落于大地之中,信徒们如蒙神眷,嘴里吟唱着从古代就传颂下来的歌谣,浩浩荡荡连成一片。
“神迹!”
塔娜愣了一会儿,然后突然尖叫了起来:“再造术!”
“亚人的请愿书?他们要干什么?”
“是啊。”猴爷点上烟:“让你皇帝哥哥来跟我说。”
自然,这件事里最风光就属亚人了,谁都知道亚人是亲王那一方的,这一下亚人们可以昂首挺胸的说亲王殿下不m.hetushu.com管是他们的神而且是正儿八经的真神了,而这一天甚至被亚人群体定为了节日。
“我知道,但现在不是还没有么,只要以后我们能有个孩子,这个孩子就是万王之王了啊。”
“他哪有那个本事,让他躲在皇宫里玩女人已经算是看在狮子王的面子,不然我早弄死他了。”黑寡妇冷哼一声:“一个废物而已。”
至于那个杀死他们的恶魔,谁在乎的呢,没有恶魔能够在那样强度的圣光下存活,亲王殿下一定已经把它杀死了。
“那你在这的任务怎么办?”
猴爷一听,顿时精神了:“有伦理故事?好说好说,说出你的故事!”
“写诏书。”猴爷眉头一皱:“独立建国没门,最多划出一块封底,算是自治区。税收、兵权不能自制,其他的随便他们折腾,而且建立宗教必须经过审批。”
以后会不会出现叛乱这还不知道,如果猴爷和塔娜能生个孩子出来,这种问题肯定不存在了,但如果他俩离婚的话……
“奇怪怎么办呢,谁让我就是个亚人。”黑寡妇从内衣里掏出一张纸放在猴爷面前:“这是亚人的情愿书。”
而与此同时,全城的祭坛同时运转了起来,不管是荒废了多少年的神圣祭坛都被点亮了,圣光柱一道道升起,盛况空前。
“他?他!”塔娜一蹦三尺高:“真的吗?”
是啊,成功施放了大复活术,它本不应该是禁术,只是这么些年再没有人成功施放过,不少人都尝试过,但最终都只是弄出了一些恐怖的怪物,而真正让人复活的,除了传说中的那一次,就只有的面前这鲜活的一切了。
而就在全城人朝着圣光所在膜拜时,一个全身亮晶晶的人从里头走了出来,他的身体已经彻底圣光化,但随着他走出那个圈子,他身上的光晕一点点的褪去,露出了猴爷的真容。
“嗯,在呢。”
“我可经不住你一拳嗷。”黑寡http://www•hetushu.com妇顺着窗户钻了进来:“我只是来给你请安的。”
盲人恢复了视力、手足缺失者重新长出了手脚、哑巴说出了生平第一句话、黯黯将死者重新坐了起来,一切的伤害都在一瞬间被彻底治愈,哪怕是塔娜胸口上有个青春痘都被抹掉了……
什么是神迹?这大概就是正儿八经的神迹了,那些什么在太阳光里露个面的算个屁的神迹,只有这样在一瞬间治愈了全城所有人的才有资格被称呼为神迹。
“谁?”塔娜愣了一下,从地上抬起头:“你说谁?”
“群体复活!”
猴爷揉揉眼睛,伸了个懒腰,然后把鱼龙的计划书递给了塔娜:“开始抓捕吧。”
魔法师协会也发生了这个情况,但他们只能知道这是群体复活,其他的却一无所知,因为这种魔法早已经被列为禁术而差不多断绝了。据说这是两千年前神之子使用的魔法,神之子用群体复活将战死的战士复活,之后才有了狮子帝国的前身。但之后没有一个人能够掌握这门魔法,就算强行修行最后得到的结果也是秽土转生罢了,根本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群体复活。
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出现了自己灵魂的虚影,沐浴在这生命之光中。病痛、创伤、忧愁和阴郁在这一刻彻底被治愈。
一时之间,亲王殿下的名头甚至盖过了塔娜,亚人就不用说了,哪怕人类都认定亲王殿下是他们的保护神了,只要世界出现了危机,亲王殿下就已经会出现在他们身边给予他们保护。
而且这不光是小道消息,甚至还有猴爷从圣光状态解除出来时的魔法影像,这一波节奏带的相当大,大到除了狮子王城之外,其他城邦也慕名而来,不为其他,就为参拜一下圣光的余伟。
“你看看呗……”黑寡妇迈着步子嗒嗒的走到旁边:“反正亚人现在有点膨胀,我挺担心的。”
“对!再造术,他把再造术融合进了群体复活里,形成www.hetushu•com了复合魔法,你必须要拿到他的施法顺序,这简直是……”
在这个风头下,任何对这件事有质疑的人都成了过街老鼠,虽然那些人的质疑并不是没有道理,但只要哪怕有一丁点诋毁或者玷污亲王殿下都会遭到无情的唾弃。
“我。”猴爷手一挥:“以我的名义发诏书。”
“你可真是没把我皇帝哥哥放在眼里。”塔娜笑着说道:“区区一个亲王都敢下诏书了嗷。”
而今天的动静着实大倒是真的,谁也不知道亲王殿下到底是怎么做到施放大复活术的,毕竟只有被称为神之子的人才有资格施放这种最强的但并不是为了杀戮的魔法,也只有世上最最高尚的人才能施放。
“我哥?你别忘了他在我小时候对我干过什么!”黑寡妇额头上复眼晶莹发亮,但里头却透着仇恨的光芒:“这件事你们能忘,我可忘不掉。”
“太……太可怕了。”塔娜一屁股坐在地上:“成功施放大复活术……”
他离开之后五分钟,黑寡妇的和平饭店里走出了许许多多的人,有穷凶极恶的坏人、有身着重甲的禁卫军、有身穿礼服的服务生,陆陆续续数百人走出了房间。
在亚人那边呢,猴爷本身就是万人迷,现在更是了不得。在塔娜之前决定让亚人自治之后,虽然亚人名义上还是归塔娜管辖,但却已经有了自己的管理团队,而且他们是议会制的,亚人里有威望的长老们在当即就决定要成立一个亚人的护卫队,就像皇家魔法师协会是塔娜的亲卫队一样,亚人护卫队就是亲王殿下的亲卫队。
塔娜抬望去,发现数百个本应该死掉的人正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没有什么暴怒的狂战士,每个人都心平气和。
“你的下半身看上去很奇怪。”
“你想得美。”猴爷弹了她脑门一下:“自己想办法去。”
“就当旅游了呗,而且谁知道那家伙还留下什么暗哨,不能掉以轻心啊。”
猴爷坐在床上听完塔娜的报http://m•hetushu•com告:“亚人的势头太猛也不是好事,到时候一旦我这边出了问题,他们会攻击你们的。”
就在当天下午,在猴爷因为疲惫而陷入睡眠的时候,狮子王城已经传开了,说在南城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大魔王,他杀人不眨眼、他凶恶无比,即使是禁卫军都对他毫无办法。可就在那个大魔王大杀特杀时,亲王殿下突然出现,不但击败了大魔王,甚至还发动了创世级魔法。
虽然光柱已经消失了数个小时,但在猴爷施展群体复活术的地方仍然残留着浓郁的圣光波动,在天色渐暗之后,仍然可以在夜空中看到一条清晰的圣光通路,据懂行的人说,这个圣光通路可以持续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虽然不知道是真实的,但圣光之路一直被人称之为灵魂升天的捷径,所以除了狮子王城的祭司之外,全国的祭司都赶过来朝圣,就好像去耶路撒冷圣城一般。
当然,也有人质疑究竟是不是亲王殿下,所有有好事者找到了当时在里头被复活的人问了个清楚。无一例外,那些幸运儿都一口咬定拯救他们的就是亲王,虽然他们没看到亲王殿下怎样将那个恶魔击败的,但亲王殿下就是强、亲王殿下就是屌!必须路转粉!
“谁审批?我可不敢招惹亚人,他们要是反了,我可得头疼。”
而在南城,数不清的人目睹了面前发生的一切,已经凝聚成实质的圣光中出现了无数的灵魂虚影,这些虚影被从天空之中硬生生拉扯回了原本他们应该在的地方,而身处圣光之中,只要是收到的伤害都开始复苏,哪怕是早已经枯死的草皮也都泛出了脆嫩的新芽。
而谁都知道,亚人很少使用魔法,他们的身体本能和体术是他们所依靠的东西,而在这个决定出现之后,可以预见的这个世界很快会出现第二种成规模的力量配置。
这个版本最后通过别人的嘴已经变成了各种各样的版本,但中心思想没有任何变化,那就是亲王殿下就是屌、亲王殿www.hetushu.com下就是强,必须路转粉。
“我也去!”黑寡妇的八条腿哒哒哒的站起来:“我居然完全复原了……”
“听说过世界大战吗?”
“全城复苏之雨……”塔娜用手接了一片圣光碎片:“连附属魔法都是传说级的吗?”
亚人这个种族挺像犹太人的,抱团的能力绝对强,一听有自己的皇家魔法师协会,不少在尖端领域的亚人二话不说直接辞去了现在的工作参加了亚人的团体。
不过这帮家伙定节日也是很随意的,毕竟在身为努力的时代,他们一个节日都没有,而现在大概只要碰见个有价值的日子都能定为节日,比如亲王殿下站在狮子王城之上和塔娜公主互换信物宣布亚人从此平权的那天,比如亲王殿下为亚人建造的只属于亚人的城市破土的那一天、比如今天。
“他……是他。”黑寡妇嘴里喃喃地说道:“他施放了大复活术。”
如果之前还有人质疑猴爷的动机不纯,但现在没人再会怀疑了,因为怀疑这个就代表玷污了自己的信仰。
“他。”
“他们疯了。”猴爷把请愿书扔在地上:“塔娜。”
信徒们始终没有抬头,而猴爷也只是把手中的纸折成小方块放进口袋,双手插兜的穿过了人群,消失在人群深处。
即使是塔娜同样虔诚的匍匐于地上,作为一名在职大主教,她深知这道光代表着什么,这并不是靠单纯的力量能达到的,而是有人在牺牲自己的生命换取的这道光,也换取的那些王者的生命。
“好歹也是你哥……”塔娜踩着黑寡妇的蜘蛛腿:“别说的那么难听。”
猴爷翻开请愿书,上头居然是要求亚人独立建国的联名信……独立建国嗷,什么概念,那就是说亚人要割出一块地方自立山头,这放在任何一个正常国家里都是不靠谱的吧?
整个狮子王城的吟唱声连成了一片,不管是街口卖猪肉的还是高高在上的传奇法师,所有人都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朝着圣光碎裂的方式跪倒,嘴里共同传出古老的吟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