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二章 谁说狙击枪干不掉魔法师

“凶险还在后面,这只是土匪。”猴爷把子弹袋拿出来清点了一下:“越到后面你会发现你这个中级法师越不够用。”
不管是不是开了魔法盾,而那些开了魔法盾的手下死的更惨,不知道为什么这些奇怪的东西一碰到魔法护盾就会威力暴增,甚至能够穿透两到三个人。
“老吕!”
“嘿!醒醒醒醒!”
接着一个人高马大的独眼龙一弯腰,一步就夸入了篷车,嘴里说着变态强听不懂的话,而半精灵则很紧张的在跟他解释什么,然后不停用胳膊示意变态强把身上的钱给这个人。
说起来这独眼龙说话还用的是俳句,感觉就跟念诗一样,如果不是他长得粗壮还干着土匪勾当,说不定会被人认为是那些附庸风雅的贵族。
一发子弹从独眼龙的鼻子尖之前穿梭了过去,打爆了他身边一个手下的脑袋。而就在刚才那一刻,他感觉到了真切的属于死亡的气息。
晚上并没有遇见土匪,只不过到了后半夜车夫需要休息,所以篷车只好停在了背风小丘的边上,点上篝火开始第一天的休整。
车夫的生物钟很厉害,他在太阳升到一个高度之后立刻从地上的毯子中钻了出来,用水壶里的水漱漱口后把东西塞回了车前,跳上车发动了老式的魔法发动机。
猴爷眼睛一瞟:“上车,让小精灵跟你说说。”
独眼龙笑了出声,然后头一甩,一个小弟就走了过来,直接二话不说就把半精灵给绑了起来。
变态强心中绝望,因为他感觉自己魔力的流动都停滞了,根本无法和*图*书运行。如果没猜错,这特么是碰到了破法者啊!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破法者?要知道破法者只存在于皇城禁卫军,是防止法师刺王杀驾的终极离奇,这些人天赋特殊,带有天生的魔法抑制,一般在禁卫军里看到手持重盾、身穿红甲的猛士就是破法者,人数不多但绝对是法师克星。
这个半精灵也许战斗力不太行,但警惕性非常高,他能够清晰辨认出两公里之外一头野猪发情的叫声,还有距离多远有流水声,总之当向导非常合格。
“谁!”
“不敢了不敢了……可是这里为什么会有破法者!”
半精灵靠在车边上几乎是瞬间入睡,看出来是真的累了。而变态强全程没有动静,如果不是偶尔磨磨牙,那就妥妥跟一具尸体似的。
“主人……抱歉,我打扰您了。”
这时变态强再笨也反应过来这是劫道的了,但他哪能忍这个,魔力瞬间汇集在手中,照着独眼龙的面门就甩了一个火球出去。但没想到自己突然袭击的火球却被这独眼龙一手给捏碎了,然后变态强的领口突然被拎了出来,像扔小鸡一样扔了出去。
但下一刻,心惊肉跳的感觉并没得到缓解,反而愈发强烈,凭借本能他突然发动了他最不想使用的招数——骑士护盾。
“嗯……惊魂未定。”变态强靠在篷车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远方:“这一路还真是凶险……”
他还在狂叫着,但已经慢慢后退了,可不管他和他的人走到哪里,他们都以五秒一个人的速度和_图_书减员。
“谢谢主人。”
车始终不紧不慢的往前赶,这大概就是它能达到的最高速了,旅途进入第二天,再没有了新鲜劲头,当变态强从睡梦中清醒之后,他第一个反应是看了看外头,发现仍然是一片林海之后失望的坐了回去,可当他坐回去之后却发现身边的老吕不知所踪了。
就在篷车里的人都在沉睡时,猴爷却把昨晚准备好的子弹用子弹袋装了起来跨在了腰上,然后翻身从车上跳了下去,在路边的山林中穿梭了几下就不见了踪影。
“没事,我早醒了。”说完,猴爷一脚踢在变态强的屁股上:“这家伙这样都醒不了。”
“你怎么知道?”
“这样我就平衡了……”变态强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我们……走吧。”
“我曾经是帝国的破法者队长,专门对付你们这样的小法师。更何况你才是一个中级法师,居然敢攻击我?哈哈哈哈。”
变态强从地上跳起来:“是你!”
独眼龙当时就惊了,他并没有感觉到魔法气息,甚至在周围两百米之内没有任何活人的气息。
说完,一个拿着变态强行李的小弟走过来,冲着变态强举起了手中的钢刀……
“谁!站出来!”
“如果没有东北邦的支持,你觉得一队弱鸡土匪能干什么?早被过往的富商找人干掉了,干不掉他们不是因为这些人多强,而是他们有靠山。”
“意外?”猴爷呵呵一笑:“你特么是见识太少了,以后你的意外才会多。而且这帮人肯定是有同伙,hetushu•com而且同伙一定在东北邦。”
曾经作为一个破法者队长,他有着丰富的作战经验,他知道一旦被这种感觉所锁定就代表在劫难逃了,而锁定他的这个人势必是强大的,而且是强大到不可置信的那种,虽然他是皇家骑士出身,但现在却只是个流放者,不被骑士信条束缚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举起双手跪在了地上,以期望自己的举动能换来苟且的机会,甚至他已经准备好把自己的同伙全部说出来以求活命了。
至于他忠心耿耿不忠心耿耿,这个猴爷不知道,但至少现在他还是很恪尽职守的。
面对变态强的问题,猴爷想了想,然后扔下烟并把一具挡路的尸体踢到一边,一屁股坐上篷车的后座缓缓说道:“应该是几年前帝国叛乱时被贬来的骑士集团,以前的四王子手中有一队能和皇家魔法师对抗的力量,但随着叛乱平息,这些人被杀的杀、被贬的贬。这人大概就是其中之一吧。”
“睡吧。”
大概十分钟之后,正在变态强坐在路边上惊魂未定时,叼着烟的猴爷从密林深处走了过来,背着枪眼神淡然的他,比任何一部电影里的狙击手都要更帅气。
不停的添柴、不停的来回巡逻,一直持续到了天色亮堂了起来,山野中的晨雾慢慢笼罩起来,阳光透过雾气显得朦朦胧胧的,周围也响起了不知道名鸟雀的叫声,属于夜晚的寒气开始慢慢退散,属于白天的燥气升腾了起来。
变态强和猴爷坐在车上睡觉,唯独只有那个半精灵很自觉的坐在篝火旁抱着膝www.hetushu.com盖全程警戒着,猴爷把身上带的食物分给了他一点,算是放哨的赏赐,而既然是赏赐,这个半精灵就没有再拒绝了,一个人坐在那小心翼翼的边吃东西边全神贯注的戒备。
能在十秒之内免疫一切伤害的护盾绽放出金色的光芒,接下来一颗子弹就打在了他的护盾之上,子弹头上的魔法阵瞬间亮起并和护盾互相激发形成了强烈的冲击波,炸得变态强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狗眼也差点被闪瞎。
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他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冷从尾巴骨升腾上来,仿佛自己正在被一条剧毒的曼巴蛇锁定,无处脱身。
就在变态强打算叫停篷车去寻找失踪的猴爷时,突然篷车自己就停了下来,接着一阵嘈杂声从前头传来,然后就见一群手持武器的人把变态强他们给包围了。
虽然赶路很急,但车夫也是人,要休息很正常。这个又聋又哑的车夫下车之后拿出自己的铺盖卷铺在篝火边就睡了下去。
“可是……为什么呢?”
而就在他站在原地发愣的时候,他第二个手下的脖子处突然绽放出了血花,在一阵血花飞溅之后,那名倒霉的手下也倒了下去,头和身体几乎分离,只剩薄薄一层皮和肩膀相连,颈椎早已经不翼而飞。
“你刚才吓尿了吧。”
而这时半精灵也慢慢爬上了车,用极轻柔的动作,生怕惊扰了猴爷的睡眠,而当他上车之后却发现猴爷不知道什么醒了过来,正坐在那整理着自己身上的子弹。
可就在钢刀高高举起时,一滴热热的东西滴在了变态强hetushu•com的脸上,他吃力的抬头一看,发现那个正要砍他的人脑袋前面有个窟窿,而后脑勺已经炸飞了,只剩一张脸皮还在撑着。
哐啷一声,弯刀落地、尸体也缓缓倒了下来,倒在变态强旁边,死不瞑目。
猴爷斜眼看着他笑了笑:“还猖狂不猖狂?”
半精灵微微笑了一下:“那么主人,我稍微休息一下,请有需要时叫醒我。”
就这样,他们一边后退一边躲藏,但仍然扔下了一地的尸体,直到剩下了这个独眼龙一个人。
失踪了……失踪啊!
站出来?变态强这时终于出了一口气,这是狙击枪的效果,在这里有狙击枪的恐怕只有老吕一个人了,虽然他也看不到老吕在什么地方,但却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涌上心头。
“咻……”
“一个半精灵?可以值不少钱。”他说完,一只脚踩着变态强然后蹲下身子笑道:“至于你,小法师。为了不给我惹麻烦,你的赎金我就不要了,不过你的命我也不要了。跟这个世界说晚安吧。”
“其实……老吕我不该觉得你只是个见习祭司的,开始我还一直认为你什么用都没有……可是你老能给我意外。”
等他视力恢复之后,再抬头发现刚才不可一世的独眼龙已经跪在地上,脑门子上有一个流血的小洞,而脑袋后头却是鲜血淋漓,脑浆混杂着头骨的碎片散落一地,就像黄豆豆浆一样的颜色,还腾腾冒着血腥的气味。
变态强摇醒了半精灵,然后连说带比划的问他猴爷去了什么地方,可半精灵哪知道,两个人鸡同鸭讲了半天才同时意识到老吕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