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四章 残念似故人手笔

不过要说区别也还是有的,比如城墙相对较为老旧,与帝国其他主要城市相比,这里的城墙显得十分苟延残喘,没有什么实际的防护作用,更像是一种象征。
“凭什么啊?”变态强当仁不让:“凭什么这么干。”
“谢谢尊贵的先生。”
在这个过程中,捡来的野孩子没有看过猴爷一眼,全程腻在变态强的腿上,而变态强这孙子也一点都没有因为她耽误自己吃饭而发脾气,反而耐心的教她使用餐具,甚至喂她吃饭。而且猴爷还看到这变态低头亲了这小姑娘一下,简直是大丧尸。
“是的,战争就要来了。这里也确实需要被战争的火焰彻底洗涤一次。”半精灵眼睛里绽放出炙热的光:“让他们知道祖先的荣耀并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复原的。”
哟呵,看不出来啊。这个奴隶半精灵出口成章呢,就这文化素养和政治觉悟,如果他不是半精灵而是个人类,皇家学术学院里肯定有他的一席之地,毕竟这三天的接触中,猴爷发现这个家伙不但思维敏捷而且绝对的见多识广,古典名著信手拈来、词源字意无所不通,甚至比大部分宫廷教师了解的都要多。果然曾经辉煌过的种族都不可小觑,毕竟是第二阶层的后代,虽然身份让他限制很多,但家学渊源可不是开玩笑的。
猴爷很赞赏的看了这个半精灵一眼:“你刚才的表现很不错,完全是一副老油条的模样。”
半精灵俯下身子亲吻了这个暗精灵的鞋子,以崇高的礼节对他进行了感谢。而那个暗精灵士兵却只是不耐烦的朝他们挥挥手,而就在半精灵和他擦身而过之后,一个钱袋子就不动声色的被塞进了这个士兵长身后那个小兵手中。这个士兵有些诧异,但也只是诧异了一小会儿,他立刻反应了过来,快速把钱袋子放进了自己口袋,然后微微冲这个半精灵点点头。
在吃完一顿饭,猴爷的任务正式开始启动,但是任务开始之前如果不找地方洗个澡,那会是很难受的事情,真的。
“很棒。”猴爷眯起眼睛笑道:“战争就要来了。”
“瘪哔哔,这个年纪你插不进去的。”猴爷皱着眉头说道:“反正祭司袍不能脱!记住!”
猴爷一行跟着这个圆滑的半精灵终于走进了这座有些陈旧的城市,而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巨大的紫色的传送门,这个传送门的高度最少有七十五到八十米,宽度也有四十米左右,要比这个世界和地球的传送门大了五倍有余。
在这个节骨眼上狮子帝国来客其实都足够需要被照顾,所以他们被问了许多问题,只不过大部分问题都和图书已经被半精灵的准备好了,理由充分的不行,而且还在不显眼的地方塞给了两个士兵大量的金币。
变态强的话没落地呢,迎面就走来几个暗精灵士兵打扮的人,直直站在了猴爷一行人的面前,然后用暗精灵语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
“庆典牧师?就是暗精灵里的牧师么?”
城市里也有一些服饰不一样的人在走动,这些人明显都是一些商人,他们同样低着头行色匆匆,生怕因为一个对视而给自己惹上麻烦。
小姑娘点点头,然后转了一圈抱住变态强的胳膊,脸紧贴在上头,乖巧的不行。
半精灵理解了这个意思,然后默默点点头。
“那就是暗精灵过来的门吧?”
猴爷没再解释,只是绕过变态强,武器递给半精灵后把双手放到了那几个士兵面前。镣铐扣在了猴爷的手上,然后就这样毫无根据的把他当做了软弱的那一个给带走了。
猴爷哈哈大笑:“我说你是,你就是。你继续说吧,边走边说,你既然是这里土生土长的,那就带我们去吃点有特色的东西。”
走在去找住宿地的路上,猴爷背着手走在前头对变态强说:“对了,除了给她洗澡的时候,绝对不能脱掉她身上的祭司袍,就算睡觉也要穿着。这不耽误你亲她摸她。”
“是的,人们避免出行,如果实在需要出行时,就要把自己包裹起来,以免被那些下级军官看中。”
他说话间,一个钱袋子悄悄的滑到了那个正在盘问他们的士兵长手中,接着他做出暗精灵祈祷的手势,看样子比塔娜都更像个祭司。
还有一点就是这里除了黑色就是白色,几乎没有其他的颜色,那种感觉就像在中国六七十年代时的状态差不多,压抑的让人窒息。
猴爷一愣:“假的?”
“他们的等级不高,来这里只是想采购一些材料。即使是萨鲁先祖也说过我们暗精灵并非愚昧的生物,我们能够分清世界上谁是朋友谁是敌人。”半精灵摆出虔诚的姿态说道:“虽然我是一个肮脏的半精灵,但我仍然信奉先祖的信条。”
“这城市看上去不错啊。”
当然,教派的牧师和祭司就不一样了,比如这帮人处死了大教堂的祭司,那么这是一场宗教战争的开端,只是……这帮孙子挑软柿子捏啊,他们杀的那个祭司并非光明神教的,而是另外一个无力支撑宗教战争的小众教派,用一个小众教派立威洗脑,再合适不过了。
“主人,这是我出生和长大的城市,也是给予我伤害的城市,我的家人都死在这里,我的信仰也埋葬在此。”
“是的,我是下和图书贱的杂种,但先祖却是神圣高贵的。”
“你会说话?”
站在东北邦的最外围,变态强仰着头用手遮挡着刺眼的阳光仰望着高大的城墙,并发出感慨。
半精灵上去想解释,但却被下推到了一边,接着这些人就直奔猴爷这方向来了。变态强看到这个情况,一马当先的冲上去挡在了猴爷和小姑娘的面前。
这是在预料之中的,在通过城门的时候,猴爷一行被卫兵阻拦了下来。这些卫兵很诧异的看着变态强和那个不会讲话的小姑娘,因为他们身上的标识仍然是狮子帝国的魔法师徽记。
“不就是钱么,我们现在就去!”
“半精灵?下贱的杂种。”
“是的,那是唯一一个庆典牧师,也是我的老师。”
“现在的教义是怎么样的?”
“哈?你说啥?”
“谢谢主人夸奖,因为我从小就在这座城市最阴暗的地方长大,我知道他们究竟是一些什么人。长久以来压抑和贫穷让这些暗精灵都变成另外一种生物,他们的嘴上说的都是信仰和主义,心里却都是盘算和生意。曾经和人类分庭抗争的暗精灵,现在腐朽堕落到只能够蜷缩在这个角落里享受着片刻安宁。”
“那些下级军官是最难缠的团体,他们中有暗精灵也有人类,但我认为暗精灵和人类同样难缠。暗精灵十分不讲情理,他们会杀掉任何他们看不顺眼的人,用异教徒的名义。而那些人类的下级军官则更倾向于干一些龌龊的事情,比如看到某个女性长得好看,他们会以协同检查的名义将这个女性带走,也许再见到时,已经是十几天之后了。这中间发生的事情,您应该比我更了解。”
半精灵看着猴爷大吃大喝时,慢慢的给他介绍着这里的事情:“而论贪财,暗精灵和人类没有区别,真的没有。”
就在这时,小萝莉突然开口说中文了……
确实,他们走在街上是非常扎眼的,不少人都要仔细看上几眼,但终究是没有人上前找麻烦。
猴爷的问题让半精灵的表情有些凝重:“黑暗、贪婪、无知、愚昧、残忍,他们再也不是曾经崇尚绿色、和平、善良、真诚的暗精灵,而是一群皮肤和心一样污秽、双目里只有黑暗而不见光明的暴徒。曾经暗精灵主张求同存异,即使非信仰者只要他能尊重我们的信仰,暗精灵也会将他视为尊贵的客人,而现在他们主张只要非信仰者就是恶魔就要被铲除。在这之前,他们残忍的杀害了城里以撒大教堂的大祭司,并指使那些暴徒侮辱了所有的修女。就连上前质问他们的庆典牧师也被他们以和-图-书异教徒的名义活活烧死。”
“这些人要钱?”变态强掏出一枚金币放在半精灵面前晃了晃,然后指着猴爷的背影。
他现在的关注点在那扇巨大无比的传送门,他很想知道是什么能量可以支撑起如此规模的传送门,毕竟和地球的传送门可是费了老大气力才建成的,而且因为能量供给的问题,还只能一座一座的建。
丧尸也好、变态也罢,反正只要变态强自己肯管,不用麻烦猴爷给他擦屁股,那就随他高兴了,毕竟变态有变态的乐趣,没什么不好嘛。
“是的,主人。”半精灵点头道:“曾经被放逐的暗精灵就是从这座门中返回曾经的老家。但仍有成千上万暗精灵留在门后。”
“去哪?”
至于那个被变态强牵着的小萝莉,这个小姑娘身上的祭司袍挂着的是神圣教派的牌子,这也是个无国界宗教,也是世界上信徒最多的宗教,对她动手就相当于亵渎神职人员,宗教战争立刻发起,绝逼不废话半句,倒是帝国发兵、宗教军团发兵再加上其他小教派的联合军队,暗精灵还混个屁啦。
“是的,假的。”半精灵默默低下头,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失礼,声音低沉了下去:“暗精灵曾是世界上最热爱自然和和平的种族,最初的信条上写着人类主宰白昼、精灵主宰黑夜,人类和精灵是至亲的兄弟,彼此不可分割。然而……他们口中狡诈的人类至今都遵守着创世之神的信条,可暗精灵却早已经将信条更改成一种畸形的怪物。”
“嗯……”小姑娘指着自己的额头:“我……”
“不是啊。”猴爷苦笑的摊开手:“可能要离开一段时间。”
却是,这里和帝国其他城市相比不管是规模还是城市建设都并不算差的,特别是这里还是个三不管地区,除了不允许有军队之外,其他随便折腾,这里的魔法师什么的数量不少。可别小看流放者,能沦落到流放这种罪名的一般都是能耐不错的人,一般人可没资格达到流放的水准。
“他们说,这是例行调查,请务必配合,否则会上报给上一级。”
半精灵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不是的,主人。我已经是奴隶了。”
但这时,半精灵却拉住了他,猛得摇头,嘴里嘟囔着变态强听不懂的话。
“你的信仰?”
变态强没资格进入皇家魔法协会,虽然他是皇家魔法学院培养出来的中级法师,但注册时仍然是以自由法师注册的,受到法师共同体的保护。而猴爷……猴爷看上去就是这的人好不好,凶神恶煞的。
“喂喂喂!你说什么呢,我又不是变态!”http://www.hetushu.com
猴爷点点头,总算明白这小子的文化修养从哪来的了,原来是牧师的弟子呢,猴爷拍了拍他的肩膀:“还剩一个不是么。”
航母大代表飞机多、续航能力强,而传送门大代表一次传送的东西更多、速度更快。假如战争中,两边都架了门,一边出兵是每分钟五十人,另外一方出兵是每分钟两百人,到最后的结果可就是慢的那方要被人开黑堵门,来多少杀多少的,这可是战略性武器。
“我没穿衣服,我是软柿子。”猴爷轻笑了起来:“软柿子不是好捏一点么?别惹麻烦,我会找到你们的,你跟好这个半精灵就行。”
他胸口的魔法师标识闪闪发亮,只要不瞎都看得见,所以这些士兵没有办法,只是手舞足蹈的比划着。
精灵和人类严格意义上没有本质的冲突,甚至精灵还可以为人类文明的延续做出突出的贡献,因为他们的生命悠久,足够将那些断代的文明记录下来转交给后来的人类。这本就是亲人一般的关系,然而暗精灵变成敌人却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在图书馆里的任何一本书里都没有关于这方面的记载。
“去吧去吧,别耽误我们的工作。不过你们最好别惹出什么乱子,不然我手中的长刀可不会跟你们客气。”
“是的,主人。暗精灵信奉的是上古之神,在暗金秘书里说上古之神是创世之神为创造世界而死亡之后幻化出的生物,每一个上古之神都代表着创世之神的一个部分。这些上古之神组合起来就代表着强大的、伟岸的、原始的力量。”半精灵转过头突然看着猴爷的眼睛:“然而,这些暗精灵却违背了自己的信条,他们用欺骗的方式改写教条、用野蛮的胳膊扼杀人们的思考、用愚蠢的教育来代替伟岸而正确的信条。现在暗精灵信奉的教条都是假的!”
“这就是那些女的都带黑布的原因?”
这一点是真的,猴爷看过帝国神典,那东西就相当于帝国宪法,上头至今都写着这句话,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年人类没有对暗精灵赶尽杀绝的原因,也是为什么树精灵、森林精灵和湖精灵这些暗精灵的分支种族在人类社会里享有崇高声誉的原因。
“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怎么感觉你要死了啊?”
城市大门处不少人正来来回回,而把守城门的卫兵都是皮肤黝黑的暗精灵,这些士兵的特征看起来正如同半精灵所说的那样,完全符合底层布塔的特征,看来东北邦真的已经被暗精灵占领了。
所以一座流放者的城市有这样的规模并没有什么好意外的,甚至说以这的人口基数来说,这规模还嫌hetushu.com小了点。
变态强小声的问猴爷,而猴爷却只是笑了笑,因为暗精灵可不是傻,魔法师是这个世界的主要力量和主要财富掌握者,除了皇家魔法师协会之外,其他的法师可都是自由人,也就是说法师有资格进出任何城市、有资格定居在任何一个国家。毫无理由伤害一个非派系法师,那可是会被全体法师谴责的,如果性质恶劣的话,那么法师共同体会对这个国家发起毁灭性的联合打击。真的到那一天的时候,恐怕暗精灵这么点人是不够看的。当然,除了对派系的约束之外,法师共同体也对云游的法师做出了要求,首先就是要遵守的当地的法律法规,然后就是尊重当地的风俗习惯,否则共同体拒绝提供帮助。
要知道星际里面的人族,也就是泰尔然人可是一群流放者。
“他说,现在不行,你显得太有钱了,他们会榨干你的。”
而这里居然有一座如此规模的,这体积……这特么可不是说什么“握草,我就要比你大一点”这样。传送门代表着魔法文明最高智慧的结晶,就像地球的航天飞机、航空母舰,就像星灵的反物质发动机、超机动武器平台,131的生物重构、纳米冲击炮。都代表着当前文明顶级的创造物。这东西都是有设计尺寸的,哪怕宽那么一厘米都很有可能出事情,就好像航母的甲板哪怕加多一米都要花几千万甚至上亿。
这跟咪娜差不多吧,通过灵魂链接来者,这敢情好……
“你……”
半精灵给猴爷翻译,猴爷又给变态强翻译后,他仍然没有配合的意思,但这时,猴爷却按住了他的肩膀:“这帮孙子就是来找我的。”
当然,这些事猴爷才懒得管,打仗就打呗,战争这种事么,不过就是一方觉得有利可图,大家都不是好东西,打一仗也没什么问题。
“我们在这的行动会被限制,所以核心区域我们去不了,所以要想办法。”
“那……我们先去休息一下吧。”变态强想了一会儿:“明天我们再去找老吕?”
“你一直都听得懂?”
最后,他们跟着半精灵来到了一家这座城市深处的一家饭店,这里主营的就是暗精灵特色美食,比如什么蜜汁脆笋、松脆烤肉之类的食物,说不上多好吃,但绝对不难吃。
说实话,东北邦挺繁荣的,并没有那种棚户区里杂乱的感觉,只是气氛十分压抑,街上所有的行人都行色匆匆,女人都用厚厚的黑色的麻布把自己包裹的只剩下一双眼睛漏在外头,而男人们则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漫无目的的走着,没有帝国内部那种忙碌而欢快的气氛。
“我们这样的装束没问题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