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一十六章 也罢

“因为我是神选之子……”
“随从而已,又不是魔法师。”
很快,猴爷被带到了女性暗精灵面前,他的身高比这个体态娇小的暗精灵高了一个半的头,身材魁梧、杀气十足。
“是啊,我不知道。”
接着就见外头走进来一个身穿软甲的女性暗精灵,身后还簇拥着一堆下层暗精灵。她一进来之后,不光是狱卒,就连那些犯人也噤若寒蝉,没有一个敢说话,一个个都屏息低头,生怕自己的视线跟这个女性暗精灵对上。
猴爷撇撇嘴,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金币扔了过去:“全被搜走了,最后一个给你。”
猴爷把毛巾都打断了,而这个暗精灵也已经奄奄一息,像一只风干鸡似的挂在浴室中间,呼吸微弱,而猴爷却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用肥皂扔她的胸。
但她刚说完,猴爷的手却已经握住了她的脖子,一只手生生把她给提了起来。她的手无助的在空中挥舞,平时擅长的魔法攻击根本无法释放。
猴爷翻了下白眼,慢慢跟着这个矮个子暗精灵走出了牢房,不过一走出去他的眼睛就从后面被人蒙上了。
“给你半个小时,半小时之后继续。”
很快,猴爷被带到了一个水汽弥漫的地方,这种味道都不用看了,用闻的就知道是浴室,而且平时浴室主人用的沐浴露还是特么地球产品,舒肤佳的,对!一定是舒肤佳的,看起来这帮家伙也跟地球接轨了啊。
她清醒过来之后,连动也不敢动,匍匐在猴爷的脚底下,浑身瑟瑟发抖。而猴爷只是转动了一下脚丫子:“醒了就起来。”
这样周而复始的三五次,暗精灵终于开口求饶了,她央求着猴爷放过她,她愿意为猴爷提供一切他所需要的东西。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离死亡如此之近,当时在鱼龙面前说的话,的的确确是匹夫之勇,但话出口便已经无法更改,硬着头皮吃完一顿难熬和_图_书的饭,还得做足了气势,这让张群几乎虚脱。
那狱卒听完蹲下身子用手上的刀子拍了拍牢门:“老子可没兴趣跟你废话,老实点!”
猴爷说完之后,靠在那小憩起来,而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原本被打得奄奄一息的暗精灵居然重新活了过来,她瞪着眼睛看着猴爷,发出咆哮:“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你知道我是谁吗!”
“自己去洗。”
“你看上去不太开心,说出来听听。”
猴爷把她再次提出来,看着她狼狈和吃惊的样子,猴爷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眼神如同邪神一般,手指只要再用哪怕一点力气就能捏碎这个暗精灵的脖子,但他并没有这么干,只是用这暗精灵落在地上的鞭子捆着她的脚并把她倒吊在了屋顶上。
“关你什么事!”
“我可以让你享受一下。”猴爷轻笑着,就像拎小鸡一样把这个暗精灵的脑袋按到了浴池之中,无论她怎么挣扎都根本逃不开猴爷铁钳似的手指头:“感觉好不好啊?”
“反正我也不认识你,说出来会舒服点吧。”
“我没事。”张群腾出一只手轻轻抚摸着猫的小脑袋:“你活着也一定不容易吧。”
唯独猴爷,不但抬头,还很下流的吹口哨……
“蕾娜大人……这是魔法师的随从,这……”
这声口哨吸引了这个女性暗精灵的注意,她慢慢走到猴爷面前,上下打量了他一圈,然后嘴角勾出一道弧线并用手中的皮鞭指着猴爷:“就是他。”
“你在这等我啊。”
在这一刻,他有点想哭,那种被未知所包裹的恐惧,让他无助到无法呼吸,而这一切他还不能够去跟任何人说,完全不能。甚至在进门之前,他都必须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让他看上去一切如常,然后继续去面对那些琐碎。
女性暗精灵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只是沿着周围关着犯人的牢笼转圈,仿佛在m•hetushu.com宠物市场挑选宠物一样。
说完,猴爷突然揪起她的头发,强迫她抬起头:“你懂的,如果你给我找麻烦,我让你感受一下什么是绝望。”
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时,张群才发现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好像大病一场。在当时没有感觉到的恐惧如同汹涌而来的潮水一样澎湃。
不过这种叫声并没有招来外头的守卫,那些人早已习惯这种惨叫声,毕竟蕾娜大人隔几天就要找一个强壮的囚犯折磨致死,这种声音通常能持续一整夜,有时候是在浴室有时候是在卧室,但在哪里都无所谓,这时候闯进去是要被处死的。
“嗯……”
接着猴爷从旁边取下一条毛巾,在池子里沾上水拧成一条,然后照着这个暗精灵就是一通揍。打到她惨叫连连,甚至连声音都叫哑了。
但……蒙眼对他来说有什么卵用?他本身就不靠眼睛观察世界的,不过大概这是什么传统吧。
也许是人生每个阶段都有不同的烦恼吧,以前张群是无人倾诉而现在则是不可倾诉,严格的保密制度即使连家人都不允许多说,他唯一能够聊天的就是这群流浪猫。
蕾娜木讷的点头,然后小声的说:“那……那您现在要去休息吗?”
看着小区里万家灯火,张群低着头抽烟喝酒,静静的感受着自己无端的脆弱和无助。
猫当然是听不懂他的话,但似乎能感觉到他的情绪,把身子靠在张群的腿上轻轻摩擦着,对他表示了十二分的信任。
每当这时,他总是特别能理解猴爷的感受,他为什么会收留那么一群猫猫狗狗,也许就是因为孤独吧。
这种折磨一直持续到了天亮,猴爷终于把已经快要支离破碎的她解开了,扔到了面前的脚下并且一只脚踩着她的头,手里还拿出了他的笔记本记录起昨晚上的实验报告。
“老实点,别说话!”
然而猴爷根本连搭理m•hetushu.com都不搭理她一下,反正现在他也看出来了,图特的特征就是自我修复,只要不一次打死,只要半个小时就基本上能恢复如初,这种晚不坏的玩具简直就是上天恩赐的礼物啊!
“你过来一下。”
猴爷挠挠头:“找死?”
她现在在迟疑,想着是不是该去通报上级来把这个混蛋抓起来,但想到他刚才告诫自己时的眼神,暗精灵浑身抑制不住的打了个冷颤,然后默默的打消了这个念头,接着自己去到了另外一间房间默默的休整被折磨一夜已经残破的身体。
猴爷的眼罩被解开,他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个个子矮矮的女性暗精灵,然后戏谑道:“你就在这看着?”
“当然。”蕾娜眯起眼睛,抽出鞭子:“我要在你身上打出伤疤,我要看着你求饶。”
也许是感觉到他的状态很差,一只他常喂的流浪猫窜到他的身边,盘起尾巴仰头看着他,嘴里发出轻轻的喵喵声。
说实话,抛开这个暗精灵的蹄子盒尾巴不说,身材绝对火辣,虽然身穿软甲,但架不住她喷发的性感。
而猴爷则坐在主卧室的床上,完全没有把自己当外人,他把床头的闹钟调了一下时间,然后往天鹅绒的被子里一钻,快速的陷入了睡眠。
“别问了,安心去吧。”
只不过只要是她所到之处,那些犯人却都像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浑身颤抖不敢抬头。
猴爷撇撇嘴,也就不再废话了。毕竟人家不想说,那就不说好了,毕竟在这种环境里工作的人,要是不变态那都是奇怪。
捡起金币,狱卒不屑的看了猴爷一眼,然后把金币揣进兜里大摇大摆的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坐着的猴爷:“有屁快放,本大爷没空跟你聊天。”
张群支撑起疲惫的身子走到了不远处的小超市中,一口气买了几十根烤肠和几瓶啤酒。等他回到原来的地方时,那只猫不但还在而且m•hetushu•com还带来了一窝小猫。
猴爷来到牢笼边,指着正在旁边闲着蛋疼没事可干的守卫说:“来聊聊天吧。”
“恐怕你要失望了。”
大概包括这个女性暗精灵在内的所有人都想不到自己究竟捡了个什么玩意回来,这个被折磨了一夜的暗精灵在护卫惊诧的眼光中把猴爷送到自己装饰华丽的卧室之后却自己走了出来。
开始还是毛巾,后来猴爷直接把她当真人沙包了,拳头、肘子、膝盖,几乎打断了这个暗精灵全身的骨头,那种痛苦让她恨不得立刻死去,但猴爷却偏偏不让她死,基本上都是打到快死时休息一会儿,然后接着再来。
“可是你的特征不一样啊,图特怎么会有尾巴。”
从特征上来看,这个暗精灵属于第三层,也就是名为图特的那个阶层,因为她的足部是一双着火的羊蹄,屁股后面还有一根装饰华丽的尾巴,随着她的脚步左右甩着。
“很好!很好!”暗精灵嗜血的舔了一下嘴唇:“你今天会享受到极乐之夜!”
孤独孤独,孤独这两个字很有意思,有仔有瓜、有犬有虫,光是两个字就能让人看到一副仲夏夜大榕树下的热闹熙攘,幼童拽狗尾,流萤四飞散。而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远远望着置身事外时,大概就是孤独吧。
“神你麻辣隔壁。”猴爷一脚把她踢得撞在了墙上:“基因变异就基因变异。”
也许是这一次伤的太厉害,这个暗精灵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恢复了过来,而且就算恢复了也远比之前虚弱许多。
暗精灵慢慢坐起身,但她并不敢有大动作,生怕自己某个行为再次招来面前这个恶魔非人的折磨,只是双手撑在地上,头垂得低低的。
“你是暗精灵贵族对吧。”猴爷微微抬起头问道:“图特?”
“你还把全家老小都带来了啊。”张群把手里捧着的香肠放在旁边,然后自己也拿起一根然后打开一瓶啤酒:和图书“吃吧。”
猴爷慢慢脱下外衣,身体上密布的疤痕让这个变态的暗精灵都后退了一步,接着猴爷指着自己的身子:“满意了么?”
而此刻,猴爷则坐在东北邦杂乱的监牢里,理由是他无法提供出关于自己身份的证明,不过和那些被毒打的犯人不同,因为他是魔法师的随从,所以待遇还算不错的,至少这间牢房里只有他一个人,没有人去打扰他的安宁,茅草上的跳蚤也不敢近他的身,所以相对也是很安逸的。
说完,猴爷用自己的鞋把她的嘴堵住了,第二条毛巾又沾上了水……
“很棒。”女性暗精灵伸手按了按猴爷的胸口:“很结实,跟我走。”
“是……是是,您教训的事。”狱卒连忙走过去把猴爷的老房门打开,然后快速的把刚才那枚金币塞回给猴爷,并小声说:“你自己找死,别怪我。”
“对啊。”猴爷把浴巾扔到衣服已经被打碎掉的蕾娜身上:“带我去。”
最后,猴爷甚至打碎了浴室的镜子开始用玻璃割她的身体,就跟凌迟一样,整个浴室都被鲜血染得通红。
蕾娜没说话,她的随从却冷冷地说道:“难道我们连处置犯人的权利都要那些魔法师给我们吗?”
“蕾娜大人。”狱卒在这个暗精灵走过来视察时,低头致敬:“请问有什么吩咐?”
强忍着疼痛的爬起来,蕾娜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只是慢慢爬到猴爷脚边,不敢动弹。而猴爷则打了个哈欠:“我有点累了,这一晚上累死老子了。你让你手下人跟我朋友说一下,让他们多休息一天,我要在你这待上一会儿,问你点问题。”
就在牢房里安静没多久之后,突然外头出现了整齐的脚步声,那个昏昏欲睡的狱卒突然打了个激灵,然后从位置上站了起来,站得笔直。
点着烟,脚步蹒跚的他,明明只有五百米的回家路却显得无比漫长,中途坐在小区中的花坛旁三四次,就像一个醉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