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三十八章 让我疯狂让我一次嚣张

很快,维儿在护卫的簇拥下,来到了塔娜下榻的公馆,她身穿盛装,头戴着属于皇后的水晶冠,表情圣洁的不行,但眼角的一抹桃红和脚下略带踉跄的姿势,只要稍微有点经验的人都能看出来门道。
侍女默默点头,毕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在猴爷这种一看就是坏人的人面前当然没有反抗的余地,唯一能够做的就是顺从。
“但……她应该属于我,刚才我能感觉到我们的精神力共振,我在学习魔法的时候学到过的,能够产生精神力共振的彼此才是真正的灵魂伴侣。”
实在忍不住的张群县出身形出现在了傻强的面前,拍着他肩膀说:“只是逢场作戏,各取所需,你犯不着。”
“那需要为他们设午宴吗?”
“握草,这小子入戏太深,完蛋。”
“你的状态好像不太好。”塔娜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包裹:“送你的礼物,算是久别重逢吧。”
没多一会儿,屋子里的声音又响起来了,而这次显然和刚才有巨大的差别,而且好像维儿也放开了,声音叫得贼销魂,甚至可以说是毫不掩饰。
维儿长出一口气,甚至还有些沾沾自喜,因为自己心里的那个人比塔娜的丈夫要好看,也更加深情,甚至有些像个傻孩子。
“呵呵,谢谢你的好意。”维儿眯着眼睛看着塔娜:“你告诉我,是不是你派来的?”
声音本如黄莺出谷的维儿,现在却是用着沙哑的嗓子说着话,毕竟一上午都在喊么……不哑才怪呢。
在她出门的一瞬间,传令官就已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这种异常让她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至于哪里不对劲她也不说不上来。
在她离开的时候,维儿就那么站在门边怔怔看着他的脚步,双目的泪水再次夺眶而出,甚至几次想让他留下,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只能看着一步三回头的傻强彻底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中。
hetushu•com“是啊,也嫁了好几年了。当然,没你时间长,不过你看上去老了很多哦,还有你眼睛怎么肿了?需要我借你一瓶玫瑰膏吗?”
张群看到这一幕之后也从屋顶跳下,跟着变态强一起离开驿站的别苑,在路上的时候,他听到了傻强的吸鼻涕的声音,虽然看不到正脸,但张群用过来人的经验判断,这小子怕也是在哭……
维儿躺在傻强的手臂上,怅然若失的呢喃:“我们以后也不要再见面了。”
维儿冷哼一声:“准备一下,我亲自邀请塔娜赴宴,看到哈吉尔了吗?”
“嗯?”塔娜一愣:“什么?”
“嗯,看到她让她去公馆找我,你现在给我准备马车。”
“哥,别管我好么。”傻强声音低沉:“我会调整好的。”
而维儿那边,在哭够之后,这个外界风传风骚无比的皇后用魔法变出冰块敷在已经红肿的眼睛上,然后等着不那么难受之后,她换上了平日里那种神态,看似云淡风轻的也走出了别苑。
“为什么?”
猴爷说完,拎着侍女就转身走了,而留下张群在这盯梢,不过作为一个成年人来说,这种盯梢简直就是一种折磨,所以他选择什么都看不见,用围巾蒙住脸躲在阴凉的地方就开始睡大觉。
“但是你不懂爱情不是吗。”
“恕不奉告。”
“哈吉尔。”
猴爷转过头看着小红:“你就这么想我?我什么时候让你们吃过亏?”
“后代和爱情没有关系。”
“狮子帝国的旗帜是狮子玫瑰旗。”
猴爷随口问了几个问题,女武神对答如流,而至于外貌什么的,那跟正体根本没有区别,甚至于大部分身体都是由那个侍女的细胞克隆出来的,除了去做切片检查,否则就连现代医学机构都无法分辨到底是谁是生化人谁是自然人。
“你的?”
“你别忘了,我是暗精和图书灵的王后。”维儿裸着身子坐了起来,眼神里透着无尽的疲惫:“你什么也给不了我,我也什么都给不了你。如果我们再见面,我担心我会遏制不住我的感情。”
“那时我才十三岁。”维儿转身:“我邀请你赴宴,然后我们来聊聊战争。”
当风停雨霁之后,这个僻静的院子再一次恢复了平静,屋里的两个年轻人抱在一起,床单几乎湿透,至于是什么东西弄湿的也不好分辨了,总之就是湿透了,屋子里还透着一股特别奇幻的味道,总之就是很那个啥。
给松绑之后,侍女缩在旁边一言不发,而猴爷点上烟翘着腿:“屏蔽力场都建好了对吧。”
可就像她说的那样,如果不想让她受到伤害,最好的办法就是彻底从她的世界里消失,去什么地方无所谓,只要消失并且以后都不要再见面。
虽然他在抱怨,但他到底还是小看了变态强的体能,这个家伙真的是厉害,整整一上午的时间,他来回折腾了五六次,到最后要不是维儿还要处理公务,估计他还能继续折腾下去。
维儿其实现在已经有一块大石头落地了,她真的很害怕自己和早上那个大男孩的事被当成谈判的资本,甚至现在想来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忍不住的和那个男人上床,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居然会干出如此荒唐,想想真的后怕。
“是……是的。”
“很好。”维儿点点头:“我们之间也不需要哪些卑劣的手段,对吧。”
“这是你丈夫?很不错。”
塔娜紧随其后的站起来,面带笑容的说:“如你所愿。”
“哦?是吗?什么规格?”
“当然,这种事还需要通报我?帝国养你这种人有什么用?”
塔娜轻笑一声,大大方方的用水镜术将猴爷和自己的投影给维儿看了几眼,那时候的猴爷还没有花白的头发,而且表情也和现在不一样,乍一和-图-书看根本看不出是同一个人。
“你特么真猥琐。”猴爷说完侧头看着旁边被捆着的侍女:“你别叫,我给你松绑。”
“你的主人是谁?”
“你该走了。”
“维儿皇后。”
“开始你的表演。”小红嗤之以鼻:“不过你好歹也告诉我一点内容吧。”
“但是……”变态强凑上前轻轻吻了一下维儿的额头:“我喜欢你,这是真的。”
“记忆加载还有多久?”
“我儿子已经很大了。”
想到那个傻孩子,维儿居然在塔娜面前止不住的笑了出声……
“你丈夫?”维儿背脊突然发凉:“是谁?”
“可是……”
“你果然没经验呢。”
“没有可是,你不希望对我造成伤害对不对,如果不希望,那就马上离开,我有丈夫,而我的丈夫还是暗精灵的王。并且下午,我还需要与狮子帝国的塔娜公主进行面谈。所以现在请你离开。”
而在屋子里的维儿和傻强似乎已经完成了第一轮的交火,作为处男的傻强只用了不到三分钟就结束了战斗。
“哟呵,那可不少,你自己说你干过什么好事?”
维儿打开包裹时,不小心把手指上的戒指现了出来,塔娜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个戒指你是从哪里来的?”
她为什么哭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在意的关键了,只是她的泪水让变态强的热血喷涌上了头,二话不说把维儿横抱起来走进了屋子中。
“喂,你小子不会真喜欢上她了吧?”
“很好,塔娜来了。”
“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塔娜摊开手:“不过你就这么欢迎老朋友的吗?”
“并没有。”
“握草,提枪就上啊?果然没经验。”张群侧过耳朵听了一阵:“这床的质量一般啊,吱吱嘎嘎的响。”
维儿趴在他胸口,双手抱着他的脖子,用梦呓似的语气轻轻说着,但这显然触发了变态强的隐藏剧情——年轻人的争斗之心,他在深呼和_图_书吸几口之后,突然再次把维儿给翻了过去并用力的吸住了她的嘴唇。
塔娜眯着眼睛看着她,然后从脖子上拽出项链,项链上赫然是跟维儿戒指同样材质的魔法宝石,同样蕴含着大量的能量。
不过呢,当她开始处理工作的时候,状态一瞬间就回来了,盛气凌人的姿态和艳后的名头根本不相符合,看上去甚至像一个女王。
“你也是。”维儿来到她对面坐下:“上次见你还是个孩子,没想到再见你已经嫁人了。”
“先使其疯狂。”
张群一把扯掉蒙在头上的围巾,点上一根烟:“妈的,有完没完了,差不多行了吧!”
“笨蛋。”维儿突然笑了起来,然后身姿曼妙的走进了洗漱间:“来,我允许你给我洗澡。”
所以无言以对的傻强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力的给了维儿一个让她生疼但却舍不得挣脱的拥抱,然后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而与此同时,在一个阴暗的地下室里,一个女武神正在被改造成维儿侍女的模样,而那个侍女在被拷贝了记忆之后就直接给传送去了塔城……至于她能不能适应地球生活,那就看她造化了,猴爷可不是什么好人不是吗,不杀人灭口就已经是他最大的慈悲了。
“最好是这样,毕竟你不属于这个世界。”
“行。”
“嗯,欲使其灭亡。”
“皇后殿下,狮子帝国的代表团已经抵达。”
“不为什么,我们是敌人。”维儿仰起头,用亮晶晶的眼睛看着他:“你这个假东西,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你真的不正常。”塔娜抱着胳膊:“以前你可不是这样的。”
“妈的……”张群不屑的撇撇嘴:“我能和任何人产生共振。”
傻强一听,二话不说的就甩着二弟冲进了洗漱间,然后两个人又是好一段的激情,不过当从里头出来,维儿穿上衣服之后,她似乎立刻就换了一个人,仰起头对傻强说:“请你和图书现在立刻消失在我的世界里,立刻、马上。”
“那就不要遏制,我带你走!”
“当然,强行改变他们的思维。”张群也抱着膝盖坐在屋顶,盯着傻强走进去的地方,嘴里不知道嚼着什么:“留给他们充足的时间。”
傻强其实是很失落的,面前的人到底是他第一个女人,但人家的话已经说得很明白很清晰了,作为一个聪明的人,他知道自己现在最应该干些什么,虽然他一直在四处拈花惹草,但真正能让他打心底产生爱意的,也只有这个体态娇小但风情万种的暗精灵王后。
猴爷抱着胳膊想了一会儿:“你们要是不捣乱,这次我打算干个大买卖。”
推开门之后,塔娜正坐在房间的书桌后拿着书看着,听到门外的响动她微微抬起头,戏谑的看了一眼维儿:“很久不见啊,维儿。”
“我日……”
傻强说完就不再说话,只是带着疲惫的往回走着,直到他上了马车并随着马车一起离开了这片地方,平时一贯话多的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多说一句话。
而蹲坐在他们正前方不到二十米的猴爷和张群此刻慢慢显出身形,猴爷摸着下巴满脸放浪的笑着:“年轻人精力真好。”
“大概还有两个多小时,你又不是不知道一个人的关键记忆容量有多大,太快会烧电脑的。”小红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不过你这人,真的是狠,你是要玩死那个皇后么?好歹傻强也是你同伴吧?”
维儿皇后用力的盯着塔娜的脸,发现她的眼神里写满了茫然,作为一个可以读取别人眼神的魔女,维儿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疑,就好像早晨时她真切的在傻强的眼睛里看到了爱慕和深情一样。
“对啊,我丈夫送给我的。”塔娜说话时盯着维儿的戒指:“你的呢?这可不是这个世界能够出现的东西,甚至不管哪个世界都不可能出现,它的珍贵你不可想象。”
“你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