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三章 很多人一辈子都没有这样光辉的一瞬间

“谢谢你……”维儿轻轻坐在牢笼之中,眼睑低垂,但表情平静:“开始吧。”
只是一瞬间,校场上变成了一片沸腾的海洋,暗精灵的欢呼声掩盖了战斗号角的呼喊,掩盖了天地间呼啸的狂风,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些战士的欢呼声。
皇帝陛下一声令下,他深厚的侍卫长顿时出现在了变态强的面前,扬起手就捏向了他的脖子,那种让人避无可避的气势让变态强浑身冒冷汗,因为面前的人给他的感觉就是一个拿着拖鞋拍蟑螂的人,而自己就是那只蟑螂。
所以从古到今么,能够顺利把法场给劫了的人可以说是寥寥无几,但凡是能干成功的,这个牛逼足够吹上那么一辈子了。
“喂……老吕,有点残忍吧。”
“走?我家的小姑娘还没救出来呢,怎么能走。”
当然,这里大部分都是题外话,对于变态强和猴爷来说,他们并不用去考虑一个暗精灵帝国到底该如何运作,他们只要想着能不能把人就出来、能不能狂拽酷炫吊炸天,仅此而已。
“真是过分啊,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说烧就给烧了。”
精灵皇帝微微抬起手,身后的士兵将火把按在了木台之上,干燥的木头里头发出噼啪的声音,接着火苗呼呼往上窜了起来。
“杀了他。”
“你别急,慢慢来。啊,你真的能行么?明天可全靠你了,你可一定要完成任务啊!”
声音一传出来,维儿的眼睛立刻瞪大了起来:“你……”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比在大马路上日狗更加有激情的事,那么一定就是劫法场了。
为首的女官是个面无表情的老精灵,在当年维儿进入皇宫时,正是她为维儿梳妆打扮的,而现在也正是她来为维儿送行。
而就在此刻,宫廷内的死牢也涌入了一群女官,她们把维儿从牢房中带出来,开始为她沐浴更衣,盛装打扮的维儿知道这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天了,即使身穿着如m.hetushu.com同婚礼那天才能媲美的华贵衣裳,但她却怎么都高兴不起来。
“你说,是当一辈子懦夫好,还是当一分钟的英雄好?”
“战士们,今天!就在今天,所有暗精灵将会合为一体,发起一千年以来规模最大的战争。荣耀这个字眼对我们的族人来说,有了新的含义。我们从现在开始,便是一体的,亲如兄弟。也许这就是命运吧,一千多年前的今天,人类将我们困顿在这个残酷的世界,但我们并没有屈服,我们在这里艰难的活了下来。是的,我们的确是输了过去,但现在我们将再次为了未来而战!这场战争不光是为了我们自己,更是为了整个族群、为了我们的后代、为了自由、为了活下来的权利!我们要告诉人类,暗精灵不会坐以待毙、不会束手就擒!我们要得到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我们要得到雨露、微风和白雪、我们要拿回我们失去的一切!今天,就是证明我们的日子!欢呼吧,战士们,为了自由的空气而欢呼吧!”
其实蒋欣现在压力确实大,时间还有三个小时不到,但她却刚刚完成关于魔法阵的拓印,可要扩大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毕竟扩大魔法阵并不是矢量等比拉伸,这个操作需要对魔法阵的全面理解,所有的细节都需要等比放大的画出来,哪怕即使是投影的话都需要找准一个角度,将这个魔法阵完完整整的投影出来。
“我们现在已经很努力的在帮你了啊,救你的小皇后只是支线任务,主线任务是嘲讽暗精灵皇帝,我能完成主线任务,支线任务最多就是让他的怒气值增加百分之二十而已,并不影响主线剧情啊,大兄弟。虽然我们仍然会很认真的为你完成支线任务,但我可不能给你打包票,这样说你能不能理解?现在你的成功率是百分之五十,但如果咱们的小姑娘能完成我给她的任务,成功率是和图书百分百。”
一阵骚动,三十多万人齐齐跪了下来,而皇帝则慢慢回过头看着维儿,轻轻说道:“这是我最后能为你做的了。”
“你……真傻。”维儿的眼睛当时就模糊了,但已经冷却的心却重新剧烈跳动了起来:“快走!”
“我们要和三十万人打,用常规武力是绝对不可能的,哪怕是达达在也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所以另辟蹊径是必须的,明天能不能顺利把人救出来还嘲讽一波,就看你了,小姑娘。”猴爷拍着蒋欣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到:“如果你能完成任务,我们就能够顺利怒装一逼,如果你完不成任务,咱们傻强恐怕就要抱着心上人的狗头的老泪纵横了。”
其次,就算假设有那种可以飞檐走壁的高手,不用想那一定是官家的人,如果不是官家的人一定会被剿灭,就用现在的模式来套用,假设古代那些侠客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特种部队和雇佣兵,这些人里最有名的大概就是梁山好汉了对吧?有人读了水浒之后会认为是松江葬送了那帮人的性命,但实际上恰恰就是松江给他们多续了几年的命,不然会怎么样?真等到朝廷派大军围剿的时候,这帮人就算是真神仙也得全部饿死在山上,特种部队跟正规军刚正面?怕不是起点军事小说看多了。
宫闱正门缓缓打开,长长的队伍从里头走出来,仪仗队在看到队伍的一瞬间整齐划一的摆出致敬的姿势,颇有气势。
变态强扔掉水果,回头看了她一眼:“是不是觉得我不会来啊?”
维儿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了,这是心里不免有些失望,因为到最后也没有一个英雄披着金甲从万人之中奋不顾身的来拯救他,那种少女才会有的英雄们就此破灭了。虽然理智告诉她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能把她救出来,但毕竟是一份希望,灼热的希望。
而就在这时,侍卫长的手突然被生生格挡住了,接着猴爷和_图_书的身子挡在了变态强的前面,他一只手捏着侍卫长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夹着烟,满脸笑容:“小朋友,我陪你玩。”
首先,有这种想法的同志需要先仔细的阅读一下历史,纵观古今中外三千五百年的历朝历代,只要王朝稳定,第一波整治的就是那帮侠以武犯禁的家伙,这帮人绝对是社会的不稳定因素,虽然这帮人身上集合了人类对于浪漫主义的一切美好想象,但贼就是贼啊,武林外传里这种大型室内情景喜剧里都说过——贼就是贼,没什么好贼坏贼之分,随便偷点抢点送人就叫侠义了?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坐在用纯金丝线编制的牢笼中,她被运到了校场之上,架在一座用血红木搭设的高台上,她的下面就是曾经宠爱她的精灵皇帝。
别人什么样,变态强并不太清楚,但老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他可是一清二楚,这家伙近乎无情,而且别看他经常没个正经,但他从来不说瞎话,更没见过他骗人,只要从他嘴里说出来的话,那就是金口玉言不容驳斥,跟他较真的根本不可能赢,这一点完全不用怀疑。
“我知道……我知道啦,你别吵我了,我现在好难集中精神啊!”
温度渐渐升高,她甚至已经感觉到她的裙子燃烧了起来。可就在这时,突然一股清凉的感觉慢慢袭来,她惊讶的睁开眼,却发现自己身体的周围居然被一圈火焰包围着,而这些火焰却隔绝了身下的烈火,而不知什么时候一个人坐在了她前方不远处,手上拿着一个供桌上的水果不紧不慢的吃着。
“你有今天,咎由自取。”精灵皇帝微微抬起头,但没有看着维儿的眼睛:“我想原谅你,但我是皇帝。”
最后,但凡是被判了死刑的人大多是违反了国家律法,或者是违背了皇帝的命令或者是做出了对皇帝或者国家本身有害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不管出于怎样的想法去劫法http://www.hetushu•com场就是破坏司法公正,一个国家的司法公正不允许破坏,即使它确凿是个冤案,那也应该有律法本身进行修复,而不是靠某个人用某种暴力的方式去破坏它,因为一旦破坏即便是以后想翻案也绝无可能了。当然,这里一定有很多人会想不通,那么就想不通吧,毕竟很多东西不是某个人拍着屁股就能决定的,一个国家的运行是需要整体平衡的。
“不要急,你行的。”变态强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一旁鼓励她,但作为和蒋欣一样压力巨大的变态强似乎并不能抓住加油打气的那个点,让人十分尴尬。
正在他们闲聊时,精灵皇帝也已经转过了身,三只眼睛全部张开,怒视着变态强:“就是你对吗?”
“皇后殿下,请上路吧。”
天色渐渐发亮,灼热的太阳缓缓升起,白灼的光一扫夜晚的寒冷,带来了如同沙漠一般的酷热,树林里一片坚冰融化的水滴声,滴滴答答让人心烦。
一个直径一米的魔法阵,放大一百倍就是直径一百米,这已经可以称之为巨形法阵了,光是找角度和调整角度就已经足够让人崩溃了,哪怕是正儿八经的阵法大师都很难在两个小时内找到其中的规律和变化,蒋欣就更不用说了,虽然在法阵学这一行里她可以算得上一个比较有潜力的姑娘,但新手到底还是新手,潜力终归是潜力。
“皇后殿下万岁!”
精灵皇帝侧过头,不忍去看维儿的脸,不过当他转过身去的时候,脸上的不舍和疼痛都瞬间消散,再次成为了威严的皇帝并开始给校场上密密麻麻的士兵们做战前动员。
“我不怪你,是我的错。”维儿笑道:“对不起。”
校场上的山呼海啸维儿此刻已经听不见了,她静静的坐在那闭着眼睛等待着死亡,而可以预料,死亡已经临近了。
“这么快就到时间了吗?”
“什么是我不是我,小老头,你他妈的在烧我女人知道吗?”
猴爷整理和-图-书了一下衣服,歪着头背着手向树林外走去,而他身后的三个人都是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跟着他一起走着。
远处号角阵阵,巨大的魔法阵凭空升起,遮蔽了整个皇宫,皇帝陛下的仪仗队浩浩荡荡的从宫门内走出来,而校场上早已集结了密密麻麻士兵,他们全副武装、精神抖擞,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老子是精锐”的骄傲和自豪。
皇帝的声音让校场上不明所以的士兵都清醒了过来,他们开始迅速的向四周围包抄过来……
看到猴爷出场,变态强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他转过身快速的把金笼子给扯开,接着一把把维儿横抱起来拔腿就跑。
先不说单枪匹马劫法场能不能够成功,就光是法场周围的法警就足够人喝上一壶了,除非真的是艺高人胆大,一波成功的把人带走了,那么随之而来的恐怕就是从此亡命天下了。
“今天,我们尊贵的皇后殿下心甘情愿的牺牲自己替我们祈福,祈求月神为我们赐福以取得战争的胜利,让我们感激她!”
变态强仰起头看着猴爷:“能不能别这样。”
也许有人会质疑啊,说什么卧槽不就是劫法场么,古代那么多武林高手,就没有哪个能成功的?肯定是官方怕丢人不肯往外传,所以才导致这种情况鲜有发生。
既然不能逼猴爷,所以蒋欣就成为了变态强唠叨的对象,这让本身就因为压力巨大而面临崩溃的蒋欣更加崩溃了,她双手抱着脑袋蹲在地上拓印着猴爷给她的魔法阵,耳边萦绕着变态强喋喋不休的哔哔,本身性子就软的她几乎哭出声音。
“你不该来……”维儿抱着变态强的脖子,怔怔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满脸泪水:“你会死的。”
很多电影电视剧里的劫法场都跟玩游戏一样简单,有的甚至只是来上一句什么刀下留人之类的屁话就能把人给带走,可实际上不管是在古代是在现代是还是在异世界,法场这种地方都是非常严肃且充满了压迫感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