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九章 应有四季

而这时,他小弟突然抽出了一根烟递到社会大哥的嘴边,而那大哥却眼睛一瞪:“你他妈怎么回事?车上还有姑娘呢,懂点规矩。”
“这一代流氓哪里多?”
再看对门的酒吧,门庭若市,来来往往、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大叔,你好歹也看在我请你喝饮料的份上嘴上留点情,家里的委屈不要带到社会上来,你这样看上去就很失败。”
“那倒不是,只是觉得像你这种在家受了气出来找发泄的中年人不能太逞能,到时候会很难看的。”
先买单,哈哈哈。口气倒是大到不行,不过既然她都这么说了,猴爷想了想,手微微扬起:“那来一杯蓝莓汁。”
这家酒吧的生意不是很好,在这个点也只有寥寥数人坐在阴暗的角落看着酒吧大屏幕上无聊的球赛。
“你的剑仙小姐姐想你了。”建刚撇撇嘴,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声音渐渐变小:“我……也想你了。”
在街上闲逛一会儿,刚好走到了一个公交站,而好死不死刚好有一辆公交车停在了他面前,猴爷也没客气,直接http://m•hetushu.com转身上了公交车,投了币坐在侧后方,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
猴爷没有吃她的冰块,只是拍出一百块钱在桌上,然后大笑着走了出去,留下满脸问号的调酒师不明所以。
而就在这时,猴爷的通讯器响了起来,里头传来建刚的声音:“闹够了没有啊?”
这一下轮倒社会大哥发蒙了:“什……什么?”
看到这个渗人的笑容,猴爷顿时连调侃的兴趣都没有了,拉开窗户吹着晚风,一言不发。直到在某一站从前门走上来五六个社会人儿。
“流氓啊……已经很久没见过了,网吧可能多一点吧。”
调酒师斜眼瞄了猴爷一眼,然后嘴角翘了翘,眼神充满了不屑,不过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迅速的给猴爷递上了一杯冒着白色烟雾的蓝莓汁。
猴爷盯着这几个人看了一阵,然后也笑了出声,然后朝那个社会大哥扬扬下巴:“你们知道这班车是什么车吗?”
这车也许是末班车吧,车上只有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孩,年纪看上去不大,和_图_书看到猴爷上来之后,她下意识的抱紧了自己的包,低着头显得十分紧张。
作别这几个大学生,猴爷哑然失笑。自己果然是个干什么不成什么的人啊,就连想打个流氓还得去特么网吧才能看见,人生真的是没有意思啊。
猴爷端起蓝莓汁喝了一口:“生意这么差。”
不过猴爷并没有恼怒,只是坐在高脚凳上端着果汁转来转去的看着周围环境:“你这一天的流水恐怕还不如门口卖烤串的摊子多吧。”
“是是是……杨子哥说的事。”说着,他也把自己嘴里的烟给扯了下去,重新塞回烟盒。
“记下了?明天打电话给灰兔儿,投诉他妈的,让他妈的知道老子也是有兄弟是正经人。”
“什么车?”社会大哥头一扬:“公交车啊!不然还是什么车?”
“你这家酒吧是开来洗黑钱的吧。”
“喂,姑娘,我这么可怕么?”
好的……真的是极好的,堂堂大破坏者居然在一个偏僻城市的酒吧里被一个小姑娘教育了,这真真是虎落平阳啊。
猴爷不是故意放着那边不管了m•hetushu.com,而是很多事已经由不得他再去插手了。
“你跟所有顾客的话都这么多么?”
“这杯呢,算我请你的。酒量不行千万不要学人家买醉,心情不好喝啤酒就足够了。”
“麻烦问一下,现在几点了?”
他知道自己最被人诟病的地方在哪里,不是他脾气暴躁、蛮不讲理,而是做事消极、有头无尾。
“下次小心点。”
“我说,你这人也挺有意思呢,说话真的是招人烦,你嘴巴这么毒,心里一定很苦吧。”调酒师重重的摔了一碗冰块出来:“给你清凉一下。”
“我们这最有名的酒是先买单。”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猴爷颇为惊奇地问道:“我这才刚到。”
这几个社会人为首的那个是典型的流氓装束,花衬衫、牛仔裤和一双尖头皮鞋,头上一根毛都没有,晚上还戴着墨镜,脖子上的大金链子用来栓狗都够了,手上的金表更是熠熠生辉的劳力士。
“我知道你回来很意外么?你的通讯器可是实时记录的,闹够了就来塔城一趟呗。”
调酒师是个漂亮的女孩,她听m.hetushu.com到猴爷大言不惭的要点最贵的酒,顿时就笑了出来,并用调笑的语气说道:“不买单可不给你调。”
“去那干啥?”
“妈的,老子是日了保险公司他妈哟,还得我们还得坐公车。”
听到这的时候,那个姑娘突然忍不住笑了出来,而那个社会大哥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恶狠狠的盯了她一眼,然后就转过了头。
“哦,那你们知道这种末班车上坐着的都是什么吗?”
猴爷拦住了几个学生模样的人,他们其中有两个喝的还挺醉,不过回答问题的刚好就是那个醉的特别厉害的,他不光告诉猴爷现在的时间,更是揽住猴爷的肩膀哭着喊着要带猴爷一起去喝酒,惹得旁边的同伴一个劲给猴爷说对不起。
他回来之后并没有去找谁,而是趁着夜晚钻进了一家酒吧:“来一杯最烈的酒。”
“算了。”
但这能怎么办呢?仿佛被刻意安排好了一样,每当他的计划将要展开的时候,就会有一堆人蹦出来打乱他的计划和想法。
走在街上,猴爷心情果然是好多了,这挤兑人果然就是发泄的不二法门,把自和-图-书己的快乐建立在人家的痛苦和尴尬上,这才是真正的快乐啊。果然赚钱的法子都写在刑法里、快乐的法子都是建立在白眼上。
“就是,杨子哥,那几个拒载的出租车司机怎么办?我把号码都给记下了。”
猴爷微微抬起眼皮,轻轻瞄了一眼这个长得很甜美但却充满了叛逆感的小姑娘,没有太多表情。
说完,猴爷当着社会大哥和他小弟还有那个姑娘的面就这么消失了……对,就这么凭空消失了。当下公交车里一阵尖叫声就传来,这还不是那个姑娘的尖叫声,正是那个社会大哥的尖叫声……猴爷远远听着,那简直就是惊天地泣鬼神,浑然天成,丝毫没有任何掩饰。
分别给变态强、达达、张群等人发了信息,他索性甩手不干了,一个人直接穿行回了地球。
“没……没有。”女孩浑身一颤,然后朝猴爷回头露出一个惨烈的笑容。
这种事是很烦的,虽然他不怀疑最后自己仍然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毕竟那群超高级灵长类生物的智慧绝对不会比他差,但那种事情都无法做完压抑让他实在是烦,烦的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