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章 基础辩证理论

在他们笑的时候,巨大的传送门开始向内坍塌,一点点的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之上,直至完全失去它的踪迹。
大概星灵和猴爷接触时间长,知道他是个什么人,不然都到那种情况了,谁还会在意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法师,但如果他们真把蒋欣给一并炸死了,他们且试着,这些暴露了坐标的种族,一个都没有好果子吃。
塔娜往后退了一步朝后招招手,立刻有两个身穿防化服的人把变态强抬上了担架,然后迅速抬到了救助站里。不过在把变态强抬走之后,塔娜并没有走,只是居高临下的看着维儿,表情淡然。
维儿跪在地上央求着周围正在打扫战场的奇装异服的人,她没见过这种装束的人,不管是暗精灵、狮子帝国、东北邦都不存在这样的装束,但维儿现在顾不得那么多了,她跪在那里央求着过来过往的士兵们,用狮子帝国的通用语哭喊着。
“不要啤酒。”
这找谁说理去?所以,从古到今那么多哲学家和思想家甚至科学家,他们都只能去赞美和歌颂这种东西,却从没有人胆敢去分析它,除了那些狗屁的情感专家,整天嚷嚷着看透了爱情的本质,实际上却只是皮毛罢了。
这一下麻烦了,真的麻烦了。猴爷可是很喜欢蒋欣这个笨笨的小妹妹的,现在好了,人被弄丢了,而且是丢在那个穷凶极恶的世界里,如果让猴爷知道……他的怒火可能会让一个甚至许多个世界灰飞烟灭。
“嗷……”猴爷摸着下巴:“要是他们抛弃队友,我可是要处理他们的,猴子小队这一点一点都不含糊。”
“大叔……”蒋欣跺了跺脚:“我被传送出来了。”
“我说蒋欣丢了,生死未卜!”
“无论如何请你救救他……请你救救他,只有你能够救他了。”
直到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时,她才停止了呼喊,慢慢抬起头看了过去,发现正是被护卫簇拥着塔娜。
达达也愣了,然后本来就苍白的脸变和图书得更加苍白,双目中的幽红瞬间被点亮,仿佛来自地狱的恶鬼。
“至于吗?维儿姐姐。”
维儿双手捧着塔娜的鞋子,像奴隶一样匍匐在塔娜的脚下,亲吻着她的靴子,抛弃了自己的骄傲和光芒。
也难怪,那帮家伙被一个低级世界给打得屁滚尿流,虽然都知道那是有鱼龙在背后折腾,但到底还是难受啊,所以猴爷预料他们会来个灭绝式的攻击。这就跟三体里前两本描绘的波澜壮阔的两个种族之间的战争到第三本只剩观察员的一句“我需要个二向箔,清理用”一样,在高级世界观察员的共同投票下,暗精灵作为被污染的种族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完蛋了……”碧婷已经快急哭了:“塔娜老师,怎么办啊……”
“操!”小红作为一个人本不应该有情绪的机械生命也在这一刻迸发出了强烈的情感冲突:“他们没带脑子吗?我立刻去搜索!”
猴爷点点头,然后沉思片刻:“要不你别回去了,我带你去个地方,你也该接受系统培训了。”
“现在恐怕说什么都晚了,知道吗?都晚了。”塔娜咬着牙:“我去上报这件事吧,希望你们能有个好结果。”
“你现在恐怕只有两个选择了。”塔娜把一只手搭载维儿的肩膀上:“成为囚犯或者彻底离开这个世界,再过四个小时,暗精灵的革命军就会进驻这里,而你作为暗精灵的皇后,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塔娜……求求你,快救救他,救救他,他快要支撑不住了……”
“真的?”
猴爷曾经说过,比起那些能够毁天灭地的超人来说,真正的英雄却是那种在黑夜中化作一道烟火的人。就好像现在,虽然谁都知道猴爷才是那个一剑就干掉超级机器人的强者,但如果要问维儿谁才是她的英雄,她会毫不犹豫的看向躺在床上呼吸微弱的变态强,因为这个傻小子把自己化作了一道光,在绝望中将她照亮。
“你需和_图_书要一个老师,对猴子小队来说,你太弱了。”
“死?”猴爷伸手拧了她鼻子一下:“你死了,我就让宇宙仲裁委员会全体成员给你陪葬。我可是说了要看着你出嫁的。”
“吃了饭早点回去休息,打车回去啊。天挺晚了。”猴爷看了看表:“对了,是不是达达他们把你给忘在那了?”
“他会没事的,不过可能这一生都无法再成为魔法师了。以你的能力不应该看不出来吧,他是一个非常有天赋和前途的魔法师,但为了你,他可是拼了。”
“不是……”塔娜好像没有开玩笑的心情,语气沉重地说道:“蒋欣丢了。”
当然,塔娜那个世界他们敢去么?当然不敢,不敢的原因正是这个坐在这用花蛤汤拌饭的看上去很普通的叔叔。
“我不要啤酒。”蒋欣连连摆手:“我不喝酒。”
其实爱情真的是没有道理可以讲的,变态强平时可以说是游戏花丛间片叶不沾身的人,即使是碧婷这样对他早就有意思的优秀女孩都没能入了他的法眼,可偏偏就是这个已经结婚的暗精灵却让他在第一眼就无法割舍了,甚至心甘情愿拿狗命去冒险。
“他们把人弄丢了!”
而这时,碧婷已经跟着塔娜走上前了,当听到变态强休克之后,她恶狠狠的回头看了一眼维儿,然后转身走进了救助站。
“行了,吃点东西吧,然后回去休息。”
“嗯!知道的,大叔。”蒋欣眉眼弯弯,笑起来透着一股傻傻的气息:“不会的,他们都可照顾我了。”
“嗯……大叔,我以为我要死了呢。”
一脸迷茫的蒋欣走到猴爷面前坐下,哭笑不得的看着猴爷,而猴爷也哭笑不得的看着她,因为她现在身上穿着的是狮子帝国的民族服饰,风格就像是十一世纪前后花剌子模的女子装束,看上去热情大方又曼妙性感。
维儿也许是用尽了力气,她没有抬头,只是跪在那里,沉默不语。不过塔娜也没有催她,只是和_图_书让塔城和超能协会的保护人员先行离开,然后她坐在旁边的残檐断壁上,静静的等着。
“你这是……”猴爷上下打量着坐在面前表情古怪的蒋欣:“相亲啊?”
虽然维儿见识过各种各样的人,但这样能够为了她豁出命去的大男孩却是真正第一次看见,虽然是一夜风流,但她真的没想到这个笨蛋真的会去救她,内心的冲击近乎爆炸。
街道上被羁押的暗精灵不约而同的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哭声,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暗精灵彻底完了,因为领主的意志已经消失,再没有了任何声响。
“我们安全了。”
这是公报私仇,但谁能说个不呢,毕竟宇宙联合国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里头都是宇宙级的大流氓。
而维儿甚至没有回头,只是静静的坐在地上发着呆,似乎是正在反复咀嚼着塔娜的话,面如死灰。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那个笨蛋的朋友非常棒。”塔娜蹲下身子双手捧起维儿精致无比的脸蛋:“他和他的朋友们把你救出来,这个世界没人敢对你怎么样。”
所以气氛一下子变得异常紧张,达达的呼吸很急促,而塔娜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不停的指挥着特殊作战人员开始搜索,但始终一无所获……
过了许久,维儿才轻轻的说了一句,她一边说着一边把胸口的扣子扣好,然后双手抱着膝盖,满脸泪水。
“想想该怎么解释吧。”塔娜冷着脸:“即使你们不是猴子小队,你们的行为也是可耻的。”
塔娜在翻看暗精灵留下的典籍时,突然抬头看着她对面的达达,然后皱着眉头双拳紧握:“是不是!”
他们这安安稳稳的吃宵夜,但塔娜那边可就炸了锅,特别刚被收入猴子小队的几个人,除了陷入昏迷尚未清醒的变态强,其他人都疯了,达达在塔娜和皇家魔法师协会的帮助下破开了空间,进入了已经变成一片蛮荒的暗精灵之地。
“是的,是我的错……我应该提醒达达的m.hetushu.com。”
塔娜的接入请求传达到了猴爷的通讯器上,已经喝得有些醉醺醺的猴爷接通了她的请求,然后不明所以的听着塔娜在里头磨磨唧唧。
“蒋欣?我不知道啊。”小红那边也蒙圈了:“不是应该跟着达达他们的吗?”
“啊?大叔你说什么?”
说完,她按下了自己手表:“小红……蒋欣在哪里?”
“求求你们……救救他吧!救救他吧!!!”
“你们是不是把蒋欣忘了?”
按照预先设定的路线,变态强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门的外边,全程都抱着维儿的他,在跑出门的一瞬间已经完全脱力,身上的汗水顺着衣角滴落下来,倒在地上后在地面上映出了个人形的水迹。
“我有资格吗?”
“没有没有。”蒋欣连连摆手:“我被传送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在里面呢。”
“我不知道。”
其实维儿的魔法师等级远高于变态强,基本上是传奇法师那个级别,但她的能力被侍卫长封锁,根本无法施展,即使侍卫长已经被打死,但封锁却依然存在。
“哈?”猴爷抬头看了一眼正低着头窸窸窣窣吃粉丝的蒋欣:“你讲哈?”
猴爷喊完,然后眯着眼睛看着蒋欣,手指轻轻叩着桌子:“应该是星灵把你转移出来的,他们是不是开炸了?”
作为一个更高级的魔法师,她十分清晰这样近乎彻底透支魔力的后果是什么,这是用命在抗……真的是用命在抗,因为在这样的情况下,死亡的概率是可以达到百分之八十,甚至更高。
“当然,跟他走吧。去拥抱你的新生活。”
“你要说什么?直说。”
正说完,门那边突然传来剧烈的颤抖,连带着这里都开始震颤了起来,接着就见达达牵着碧婷急匆匆的从门后穿了出来,然后两人灰头土脸的坐在地上,互相傻傻的看着对方,然后毫无预兆的笑了出声。
而此刻,蒋欣却站在猴爷面前,满脸迷茫。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只和图书记得当时眼前白光闪了一下,自己就出现在了猴爷面前,在一家夜宵店门口,猴爷正坐在里头正对门的一张桌子上嘬着花蛤,旁边还挂着一瓶雪津勇闯天涯。
“你们怎么回事!”塔娜把手中的书往桌子上重重一扔:“你们让我怎么跟他交代!你知道你们会面临怎么样的怒火吗?”
“嗷。”猴爷举起手:“老板,加一分花蛤粉,不加辣再来二十串牛肉串,一瓶啤酒。”
维儿跪坐在他面前,满脸泪水的摇晃着变态强的身体,一路狂奔二百二十公里,以他低微的能力,即使有魔法加成也肯定会对身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她甚至感觉到在最后几公里的时候完全靠毅力在支撑。
如果现在变态强能醒来,他一定不会后悔自己用前途换了维儿的性命,因为昨夜在树林里等待的时候,猴爷就已经问了不止一次,变态强笃定而坚决,没有一丝一毫后悔和犹豫。
“我立刻回去!”达达低着头,沉闷的应了一声,然后转身就往外走。
“我知道。”
“你未来打算怎么办?”
“你振作一点……”
“回来!”塔娜的声音在颤抖:“你们就是一群混蛋!”
看到维儿绝望的表情,塔娜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站起身:“走吧,离开这里。去他的世界,远走高飞,去适应新的生活,去拥抱你属于你的生活。”
塔娜说完,转身离开,在离开之前停住了脚步:“他是我的学生,是我丈夫的好朋友。能被我丈夫视为朋友的人,身份比你只高不低,你自己考虑吧,维儿姐姐。”
“毛病。”猴爷深吸几口气之后笑骂道:“你是不是告诉我你怀孕了?不是我的啊,这个盘我不接。”
“这个……”塔娜组织了半天语言:“你先深呼吸几口,我再说。”
猴爷抬头的时候也愣了,然后朝蒋欣招了招手……
“嗯……”
维儿看到这一幕又看了看已经远去的塔娜,手足并用的从地上爬起来,一头钻进了变态强所在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