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九十二章 越狱的仓鼠

就在建刚以为自己能够顺利的脱离这个戒备森严的府邸时,她的身后突然响起了纷杂的脚步声,接着那两个侍卫立正跺脚的声音让她的身子不由得震了一下。
但这个时候根本不是去让自己恢复的时候了,她一经脱离,立刻像离弦的箭一样,一个猛子就扎入了人工湖之中。巨大的人工湖只是泛起了一丝涟漪,然后就彻底归于了平静,而被建刚舍弃的胳膊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败融化,最后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印子留在了原地。
一声令下,整个宅子所有和外界连通的地方都开始降下厚重的装甲板,而建刚此刻距离能够让她逃离后门只有不到十米了。
这个侍女看上去年龄不大,大概只有十四五岁,虽然干着低贱的工作但她显得很开心,建刚慢慢从里头出来,静静观察了一会儿之后,他放弃了杀掉这个女孩的打算,只是绕到了她身后朝她颈椎某个地方用力一推。
建刚站在窗边用一张纸把方位标注好之后,接下来就是要想办法下楼了,虽然看起来这间宅子没有一个人站在明面,但她知道只要自己走出房间就一定会被发现,那么接下来可就不是逃亡那么简单了,战斗会引起警报,然后这个好不容易弄出来的分身可就废了,接下来恐怕也再难以找到机会了。
罗德在呆滞片刻之后,朝猴爷彬彬有礼的举起酒杯,然后一个人静静的走入了隔断间中,别人根本不知道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殿下,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补救的,不会给您添麻烦。”
“是的,女士。殿下已经离开有一段时间了。”
建刚吃了些东西,迅速的从虚弱状态恢复了过来,然后她开始静静的等待天黑,虽然在这个世界的科技面前黑夜白天区别并不大,但至少还是有一些优势的。
那女人的命令让数十个侍卫开始进入每一间房间开始检查,他们的效率很高,走进去之后只要拿上一个仪器扫一圈就能m•hetushu.com了解整个房间的大致情况,然后再将无法扫描的地方仔细搜查一圈就行。
恐怕是来不及了,大能力者不是万盟的,而遍布在城市中的监控系统又有什么用?她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恐怕现在这个时间,她的分身已经均匀散布在城市的各个角落了吧。
伸手推开侍女专用通道的门,她费劲的拖着车子走了进去,可就在她打算关门的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让她心惊肉跳的声音。
建刚停在原地,然后松开车子,转过身低着头跪在了那女人面前,而那个妖艳的女人却连看都没看她一下,只是在她拖着的那辆小推车上翻了两下,发现并没有什么奇怪东西之后,非常不耐烦的挥挥手。
“殿下已经离开了是吗?”
看着身前的漂亮大腿离开,建刚连忙站起身拖着车直接进入了侍女通道,接着她根本没有什么伪装的时间,把那辆小车一推,撒丫子开始狂奔。
妖女听到这个消息,眉头紧蹙的靠在墙边,不过在经过一番犹豫之后,她还是选择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罗德。
“真不巧,我的宠物可没那么懂事,是一只好看的仓鼠,还是从地球上弄来的,我十分喜爱,但是现在它跑了。”罗德摊开手,一脸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它会跑去哪。”
果然,就在此刻,那个废弃空间中的消息也传来了,说是殿下的贵宾突然消失了,就像是融化的冰激凌一样,彻底的消失了,只留下了一个黑色的痕迹,其他什么可用的东西都没有留下。
但现在来得及吗?去请求大能力者的话。
幸好,在罗德的卧室内,没有任何感应装置,而且在这一层楼中都几乎没有什么高科技,大部分的设施都是半自动甚至是全手动的。
找?这个时候怎么去找?别人不知道,她还不知道这个程建刚有着怎样的能力吗?只要将她放在开放区域中,那么无论哪个和图书一个都可能成为真正的她,也就是说她可以用自己的分身塞满整个空间,在面对有着这种生存能力的怪物时,除了大能力者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保证自己可以捕捉这个怪物。
正在她在里屋思考怎么走出去时,突然大门发出了一声轻响,接着一个侍女模样的女孩推着车从外头走了进来,关上门后她哼着歌跪在地板上一点一点的擦起了地板。
“希望如此。”罗德笑得很开心:“敬你一杯,尊敬的大能力者。”
在穿上侍女服后,建刚把被剥得雪白的小侍女给塞到了衣柜中,稍微留了些缝隙之后,她便开始打扫起了卫生,就像那个小侍女所干的事一样,没有一丁点马虎。
这个消息听在罗德的耳朵里,真的不亚于晴天大霹雳,虽然传输给他的简码只有一句,但程建刚逃跑几个字却让他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猴爷眯起眼睛和罗德四目相对:“也许它会出现在出其不意的地方。”
“明白!”
而就在他打扫的时候,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正趴在地上打扫的建刚,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从布置上来看,罗德大概也知道越是高科技越是容易被人利用,反而这样靠自己手动的东西更加安全一些。
那个管事到底是没有发现这个正在打扫房间的小侍女的异常,日常巡查之后就离开了这一层,这让建刚长出了一口气。接着她把金属管插进了长筒袜中推着那辆装满工具的小推车打开房门缓缓低着头走了出去。走在华丽光亮的走廊上,她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而如果这时有熟悉那个小侍女的人从身边经过的话,百分百能够看出这个女孩的不对劲。
她仍然在飞奔,但可是速度却已经赶不上装甲板下落的速度了,在无奈之下她深吸一口气,径直在地上来了一个侧滑,可就在她大部分身子已经出去的时候,装甲板却仍然夹住了她的胳膊。
不管身材如何和-图-书相似,一个人和另外一个人的体态、气质还有身形都有着千差万别,甚至不用多熟悉的人,只要经常见的,只需要一眼就能看个真切。
不过他在这调侃,在隔断间里罗德却暴躁了,他用力的锤打着墙面,双眼赤红:“你是说她在你面前明目张胆的走了出去!?”
“好好好,你真是我的得力助手。”
“糟糕!”她眼睛突然睁大:“封闭宅邸!”
但现在这份无聊起到了作用,建刚知道身为侍女应该有着怎样的表现,她在走廊尽头时并没有像别人那样径直右转,而是费劲的拖着小车向左走去,而就是这样一个小细节,那站在尽头值守的侍卫根本没有发现异常,就这样生生把建刚给放了过去。
简单的部署之后,罗德在隔断里洗了一把脸,平复了情绪,然后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从里面走了出来并来到猴爷面前,十分亲热的叹了口气:“真是抱歉,家里的宠物跑了,助手害怕我的责罚才突然告知我的。”
但府邸的后面有一个人工湖,这个人工湖看上去水质很好很通透,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应该是和某个地下水道相连,而排水口应该是在相对低洼的地方。
“是的……”
说起来也是很有意思的,就连地球那个无比落后的科技都能生产出扫地机器人,在这里更是没有任何问题,但越是身份尊贵的人越是喜欢这种用人力慢慢打磨的东西,不管是工艺品还是房间。
那个女人的声音……建刚刚要回头的时候,她的身子却停顿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回头!因为如果不小心和那个女人看了个对眼,那么一场恶战恐怕是免不了的。
“三十一号,你等一下。”
至于真实的那个……恐怕……
“你已经给我添麻烦了!不论如何,我不希望她有任何见面大破坏者的机会!”
说实在的,猴爷来了之后什么都不羡慕,就羡慕罗德正在使用的这种完全隔断装置,里头的画面啊、声音啊、www.hetushu•com信息啊,一点都不会传出来,就算一时兴趣找个姑娘进去来一发都不会被发现,简直逆天。
这个时候她必须回头看一眼,因为按照正常人的反应,她如果不回头的话,那么就显得太过于做作了,如果来者稍微警惕一些,她一定会被盘查,她的身份可经不起盘查。
“这个技能……”站在装甲板旁边,狗子的姐姐冷冷的看着地上的印字,面色冷峻:“立刻汇报给殿下!绝对不能让她和大能力者见面!”
建刚在计算一圈之后,发现这些侍卫从开始检查到那个被脱光的侍女大概只需要一分钟,而在这一分钟里,她必须要脱离这间宅子!
“你也养宠物?”猴爷上下打量着罗德:“我有养猫。”
在管事离开之后,建刚眯着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睛盯着门口一动不动,手中握着从台灯上拆下来的一根尖锐金属棍,只要那个管事再次进来,这根金属管就会刺穿他的脖子,然后把他像风干鸡一样钉在墙上。
其实武侠小说里有误区,那些用手刀一下就能把人打昏过去的招数几乎是不可能做到的,真要蓄足了力一巴掌下去,那怕是脑浆子都得给打喷出来,而真正可以让人昏厥的则是刺激颈椎,这是最快也最安全让敌人失去抵抗能力的方法,而且也比较好掌握,被制服的人是死是活都在袭击者的掌握之中,几乎不会出问题。
这是幽灵的特有手法,特工组里幽灵主要任务是潜伏狙击,并不需要杀太多人,甚至大部分时间都需要完全以静默模式潜入,所以这种不杀人制服的技术是姑娘们主要练习技术之一,建刚是跟叶菲学的,叶菲的暗杀技术那才真的叫登峰造极,只有幽能跟她有一比。
解除了封锁之后,这女人站在了人工湖旁边,眼神凶戾的看着平静如常的湖面:“我们到底小看你了。”
“刚才我发现这里有不正常的能量反应,你们立刻开始检查。”
侍女是有专用通道的,这一点和*图*书在那个困顿她的地方她已经了解的很清楚了,因为在这段无聊的日子里,那个过来照顾她的笨蛋侍女已经将身为一个侍女的本分毫无保留的告诉给了建刚,而关于这些罗德是知道的,但他根本不在意,毕竟这只是建刚在极端无聊的情况下才会选择的活动,无关痛痒。
罗德的府邸建立在地面上的只有三层,看上去和周围的环境有些格格不入,那感觉就好像是在一座极端现代化的都市中间陡然出现了一个几时代之前的复古品一样。在府邸的前方有着巨大的草坪,草坪没有任何掩体,从任何角度看都是一览无余,想要直接冲出去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推着车在走廊上慢慢走着,建刚故意把速度降到最低,看上去就像是个心不在焉在想什么的普通女孩,但实际上她却一直在很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哪个地方有什么设施、什么设施是干什么的,她都以最快的速度记在了心里。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她从过膝袜中抽出了那根金属管毫不犹豫的插入了自己的肩胛骨中,就像壁虎甩掉尾巴一样,建刚将整条胳膊都给撬了出来,断裂的骨头茬看上去狰狞可怕,鲜血染得建刚一身通红。
侍女毫无反抗的晕了过去,而建刚并没有让她落地,很迅捷的托住了她的身体,然后轻轻的把她抱到了里面的房间并换上了她身上所穿的侍女服装。
三十一号是这个侍女的标号,她们没有名字,不会像古代大宅门里的侍女那样叫个小红小绿小黄小紫的,她们存在于世界的唯一证明就是他们的编号。
“等回去我也研究一下这种隔断间,超有用。”猴爷转头对奈非天说:“他的通讯没办法被捕捉,不过应该是挺紧急的。”
“尊敬的大破坏者先生,我稍微离开片刻。”
就在建刚走到一楼的时候,狗子的妹妹已经收到了侍卫的信息,她连忙走到罗德的房间中,然后看见了那个被剥光了女孩,而她的胸口纹着三十一的字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