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零六章 骁勇转成空(六)

而就在罗德准备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们的车突然像撞到什么似的停了下来,他皱着眉头打开窗户,但看到的画面却让他目瞪口呆。
“我还能更碎吗?难道我不是被你亲手撕碎的吗?”十九斜着眼睛看了罗德一眼:“你现在是在央求我吗?”
罗德其实也很懊恼,他本以为只要把建刚抓来就天下太平了,但没想到大破坏者居然有着那么刚烈的性子,居然顺着痕迹就追了过来,不但如此,她居然还因为一个女人而引发了不同世界之间的大混战,这么暴躁的大能力者,当真是前所未见。
“你真的以为……这样会有人相信吗?”
建刚指着露娜,脸上满是狰狞的笑。
“哦?”十九眯起眼睛笑了起来:“谁要杀你啊?”
而这时,周围已经有不少罗德的护卫士兵围了上来,他们荷枪实弹、虎视眈眈,只不过这次建刚显然不再担心这些人,因为除了猴爷之外,她的身后还有鬼知道多少个小红的构造体在游荡。
“不!十九,你到现在还不肯原谅我?”
当然,罗德当然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归根到底是他错误估计了破坏者对这个看上去并不重要的女人的保护欲。这已经脱离了一个大能力者的行为模式,按照常理来说,即使是保护者这样在尘世中行走多年的上一代大能力者也绝对不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去为了一个看上去一点都不重要的女人义无反顾的去和一个存在着两个大能力者的高级世界开战。
“真是恶毒,果然是你的妹妹。”露娜轻轻笑道:“不像我,我就有个傻妹妹。”
“是的。”罗德低下头:“我在央求你。”
“我不应该轻易去触碰大能力者的权益,也不应该破坏禁令去触犯一个低级世界。”
“真好。”十九轻轻一笑:“那请尽快回忆起那时我是怎么央求你的吧。”
“不,她只是想折磨我。”
这是一份给人耻辱的通告,但又能怎么和-图-书办呢,利维坦太先进了,硅基生命太先进了,这种只要有资源就可以无限升级进化的种族本身就已经是犯规的产物,当初的灭绝就已经很好的说明了一切,但现在他们仍然再次出现了,只是再也没有大能力者来制裁这些怪物了。
“我也不知道啊。”猴爷摊开手:“女人的事,让女人解决。”
“你来干什么。”
“我要害怕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猴爷像扔垃圾一样把罗德扔到道路的旁边,然后看了他一眼,就径直往后退:“清场!”
所以罗德长叹一声:“我为了我们的种族能够延续,可能做了一些错事。”
不过现在他除了懊恼之外,更多是对十九的愤怒,因为他清晰的知道十九知道所有的一切,但仍然不依不饶的追问,明显就是为了羞辱他。
这个消息一被发布就震惊了整个阿尔冈人世界,但紧接着硅基生命第二条消息却让他们稍稍安心了一些,那就是他们不会选择在有其他皇室成员在场时发动攻击,甚至也给平民足够的撤离时间,只是如果发现有人想要协助罗德撤离或者阻拦利维坦行动的话,那么利维坦立刻会发动无差别攻击,并取消一切已经执行的政策对整个星球进行大清洗。
但这一切对罗德来说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利维坦的申明已经说得再清楚不过了,而给予平民转移这件事就算利维坦没说也是要做的,毕竟大能力者圣战迫在眉睫,到时残留在这个星球的一切低级生命恐怕都很难挺过这次如同浩劫的混战。
“不可能的。”露娜摇头:“我的妹妹是家族之光,她不可能会为了你而却忤逆大能力者。”
听到罗德的话,露娜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会懦弱成这个样子,为了能够让自己安全,甚至会想出如此幼稚的办法。
“他们关系怎么样?”
说完,她施施然的离开了,而罗德却面色苍白m•hetushu•com的坐在那里久久没有动作。
可偏偏利维坦并不允许罗德离开,在无法使用大能力者当依靠之后,罗德显得十分无奈和绝望。
罗德被眼前这个显得分外陌生的妹妹吓了一跳,甚至让他从内心深处涌起了莫名的恐惧,不是关于破坏者,只是因为面前这个眼神里只有仇恨的妹妹。
“你,出来。”
建刚站在车前,一只脚陷在车中,可以看出刚才那一下就是她用脚踹出来的,旁边的她身穿着运动服,看上去就像是一个高三放假的学生,只是他的身边站着一个让人看到就浑身战栗的男人……
十九说完这些话之后,不自觉的长出了一口气,一贯内敛带着一些懦弱的她不知为何,无端的从心底升起了一抹畅快,这种畅快让她压抑多年的情感彻底爆发了出来,双目赤红的盯着罗德的眼睛,仿佛恨不得亲手撕碎这个畜生。
“现在还不是跟你算账的时候。”猴爷笑着对罗德说:“努力活下去吧。”
构造体开始行动,他们掀翻了一切能够掀翻的东西然后扔了出去,那些试图保护罗德的士兵也被缴械并被带离了现场,而那些试图看个热闹的普通民众也被强行带走。
“十九出卖我。”
罗德追上去,用尽全身力气咆哮着:“我已经尽可能的躲开你了,尽可能的补偿你了!你以为凭你的身份和出身怎么可能成为父亲的代言人?如果不是我,你早就已经被其他的兄弟姐妹撕成碎片了。”
当露娜提到狗子的时候,罗德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他转过身双手抓住露娜的肩膀:“你是不是说过你的妹妹现在正在为破坏者工作?”
“你不是已经知道了吗,利维坦已经对我下了通牒,如果你不帮我,我肯定会死的。”
罗德话说道一半,自己突然被扼住脖子给举了起来,而当他费劲低下头时却发现破坏者离他不到二十厘米。
十九垂下睫毛,看上去好像真的不和-图-书知道这件事一样,这个态度让罗德很不舒服,但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都到这份上了,除了解释还能怎么办呢。
罗德哑口无言,他当时真的以为十九会死,死在愤怒的大能力者手中,那时他甚至欢呼雀跃了好一阵,但后来他发现十九不但没死,反而成为了阿尔冈人和破坏者以及他的势力之间唯一的沟通桥梁,而且看上去她和那个残忍的破坏者关系并不差。
“错?”十九展颜一笑:“你倒是说说你错在哪里。”
“你……你怎么可以辱骂一个大能力者!”
“哦?为什么。”
罗德说话时有些局促,也有些无奈,他的处境让他不得不到这个恨自己入骨的妹妹面前求情,而他的骄傲却使他无法说出什么肉麻的话。
“都退后。”
在离开十九的临时府邸,罗德显得失魂落魄,坐在仍然代表皇家特权的车上后,旁边的露娜显然看出了他的颓废,皱着眉头小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
“你还是错了。”十九站起身,华丽的礼服从两侧耷下来,看上去就如同女王一般:“你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存在,就把所有人都当成和你同样的生物,你的那个老师教给你的东西里恐怕也没有这一项吧,一定是了,因为他也只是个没有感情的下贱生物。”
“我受到保护者的保护,你……”
“我之前也和你的想法一样,认为那样的存在都是毫无感情的冷血动物,但当我真正接触之后才发现,那个男人并不如我所想的那样无情,有时候甚至还有些孩子气。他有时看上去凶神恶煞,但只要去细致观察他就会发现他其实一直在孤独中寻找,寻找一种情感的寄托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孤独。而你的所作所为刚好侵犯到了他的基础情感,他并没有考虑过任何得失,只是单纯的想要找回他的朋友,然后杀了你。”十九俯下身子看着罗德,眸子里闪着点点寒光:“你死定了,你知道吗和*图*书。”
车上的露娜和罗德对视了一眼,两人双双走下车。罗德的目光看向猴爷,皱着眉头让自己不要露出奇怪的神情,故作镇定的问:“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怎么了?”
露娜面对这样的问题显然有些迷茫:“我不知道,但我的妹妹是个会将荣誉和成就放在第一位的人,他们的关系应该不怎么样。”
可面对这样的羞辱,罗德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带着满身的无奈回答十九的问题。
“如果……我是说如果,你去求你妹妹,你说她能不能说服破坏者放过我?”
他并不傻,反而大部分时候很聪明,甚至有些过头的聪明。他明白十九话里的意思,字里行间都带着对一种对将死者的怜悯和一种大仇得报的快感。是啊,十九的确跟破坏者说过自己的问题,也得到了那个人的承诺,但不代表这个承诺是永久有效的,当十九掌握了罗德手中的权利之后,罗德死或者不死已经没有人关注了。
说完,她径直离开,罗德还想追过去,但十九的亲卫却不顾及的把他给拦在了十九的身后,让罗德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已经长成风姿绰约、气质出众的女人的妹妹越走越远。
“亲爱的哥哥,希望你记得我。”十九带着一抹微笑,手中的权利之杖落在罗德的肩头:“现在,是我掌握着权利,而你……只是个挣扎的可怜虫,我会看着你凋谢的,然后我会在你的尸体上刻下最耻辱的印记。”
说实话,一个星系的主人,手中握着无数人的生死,却被逼到了这样的地步,为了能够活下去几乎放弃了所有尊严,这让罗德内心充满了酸楚。
利维坦行星级战舰降临在了亲王属星的星域中并且发布了不加密的信息,就是单方面对罗德宣战。
十九接到这个信息之后,没有再抱怨什么,只是立刻开始安排平民撤离以及一些物资转移,首都也几乎是同时发来了消息,说这件事只能让罗德自己解决,他m.hetushu.com犯的错就让他自己弥补。
“不……不会的。老师会保护我的……”
“他答应我,不会迁怒于这个世界也不会报复你的子民,但你……”十九顿了顿:“你真的以为依靠你的老师能够让你活下来?别忘了,当大能力者圣战开始,你的老师是否能够胜利还是个未知数,难道就凭那个预言就能让你活下来?不过没那么快吧,你还有很长一段时间可以活着,但你的下属,我就不敢保证了。或许……你有机会见证自己的心被撕裂的那个瞬间。”
“我是来寻求帮助的。”罗德坐在她的对面:“十九,我知道我以前对不起你,但……我是你的哥哥,你不能看着我被人杀掉。”
简单来说,罗德已经被他的父亲和兄弟姐们放弃了,而对于这样一个庞大而且无情的帝王家族来说,一个有力的王位继承人被放弃,这根本不算什么悲伤的事,反而可以说是大快人心,恨不得弹冠相庆。
随着他挥手,他的身后就像丧尸入侵一般,爬起了密密麻麻连皮肤都没有装备的构造体,而即便这些构造体看上去都很丑,但没有任何一个人敢无视他们的存在,毕竟这就已经是硅基生命了,那个本应该被毁灭的可怕种族。
十九冷着脸坐在椅子上,背后的阳光从她的发丝透过,看上去很圣洁也很美丽,只是脸上的表情并不恬淡,双手也有些微微颤抖。
“呼……”露娜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难道她不顾皇家颜面了?”
猴爷手挥了一下,指着那些士兵说道:“不要造成无意义的伤亡。”
“不……你试试!就试一次,不行的话,你就说这次的事是因你而起,是你自作主张绑架那个女人,而我只是在后面帮你掩盖的人而已。”
“哦,真是可笑。我骂了,他能对我干什么?”十九嘴角挂着冷笑:“知道为什么我能在将自己奉献出去之后仍然可以活到现在吗?你肯定不知道,在那个时候你恐怕以为我死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