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二章 对于世界而言,信仰比谎言更危险

红毛丹则独自一个人在不使用能力的情况下盖起了一间房子,在雪地中竖起了一座大棚,大棚里种上了猴爷从地球带来的西红柿种子,精心呵护的程度就好像那些西红柿是他的亲儿子。
“妈的,神经病。”
“叹息之墙。”猴爷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凝重:“是用所有大能力者的力量一起铸造一堵墙,但这堵墙会碎裂。我们在未来已经看到过的,但是如果我用所有大能力者的力量把所有的世界……”
外头风雪渐浓、夜色正盛,猴爷在屋子里点上了一根蜡烛,然后像古代的学者一样,戴着金丝框的眼镜,伏在冰冷的书桌上奋笔疾书,而在一边已经放满了这段时间以来他所写的关于神学的理解和想法。
猴爷没说任何话,但任何人亲近他的人都能感觉他的失望,不过这种失望并不是针对十九的欺骗,而是因为猴爷再也不能相信她。
“我哪里会懂。”
大能力者们都已经在这里了,有人已经露面有人没有露面,但谁都知道他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准备一场厮杀,一场足够让这个世界为之颤抖的厮杀。
“当……当然啊,红毛丹吃了都说好。”
“你心里真的没点B数吗?你做出来的东西是能吃的?”
说到这,猴爷的手终于停下了,他摘下眼镜转过身,看着离自己不愿的鱼龙:“那你什么时候感觉最糟糕。”
“你知道什么是孤独吗。”猴爷没有回头,但已经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出现:“以大和_图_书能力者的身份。”
鱼龙走到桌前拿起猴爷的笔记,翻了几页,然后撇撇嘴不屑地说道:“我不同意你的理论,你作为一个大能力者居然在讨论信仰?我们就是神,是至高神!如果说除了我们之外还有神,那么一定是伪神。”
男人嘛,大能力者也好、世界之主也好、帝王将相也好、平头百姓也好,只要是男人其实心底都有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有些小性子实在是正常不过了。
猴爷没有生气,甚至没有反驳,只是指了指窗外的漫天大雪:“堆雪人会么。”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的智商被这个精神病拉到谷底,鱼龙果断的选择离开。不过猴爷从他的话里倒是得知了一个信息,那就是自己已经成为了猎杀目标。也不知道这是鱼龙刻意而为还是不经意的调侃,反正那意思就是在遇到他之前不要死掉,就算要死也一定要死在他手里。
但圣战之前的气氛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严峻,反而透着一股子安静祥和的味道,就如猴爷在研究神学一样,奈非天正在钻研厨艺,保护者不知道在干什么,但从红毛丹的叙述来看,他好像正忙着将一本巨著完本,这本书跟战斗无关,从头到尾都是讲空间力学的,猴爷有幸看了几页,感觉很不错并托人带话给保护者,希望能阅读一下那本书。不过保护者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敌对关系,而是因为书还是半成品,他无法忍受将半成www.hetushu•com品赠与他人。
“你在写些什么东西。”
只是……
“我没打算,大概会去当个厨子吧。”猴爷抿嘴笑了起来:“关键问题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跟建刚流苏还有叶菲她们的关系。”
“我的确被清理了,而我的使命是清理你。”鱼龙摊开手:“大能力者不允许有情感,你也不例外。这次圣战你不可能存活,你知道你会是多少能力者的目标吗。”
不过……如果真的能让大能力者彻底消失,那么猴爷最后会成什么就已经不重要了,他没有像奈非天那样把自己的未来规划好,毕竟他只会当大能力者,没有别的技能。
四十七天的撤离,这座星球已经彻底变成了一座死城,除了那些只配留在这白白葬送生命的流浪汉和无户籍者之外,那些所谓的高等生命体都已经完成了撤离,甚至于传送器也都被单项关闭了,唯一的通路只有一艘往来于星球和太空补给站之间的近乎淘汰的无人飞船。
“不知好歹了吧……”奈非天咳嗽了一声,似乎是为了掩盖尴尬:“我是担心鱼龙对你干什么。”
虽然现在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家伙没事找事把建刚掠劫过来,但抛开立场来看,这个罗德并不算什么坏人。
“这种话由不得你来说吧,我想没有谁比你更目中无人。”鱼龙凑倒窗口,端起一杯热水看着外头一片漆黑的城市和角落中那忽闪忽闪的亮光:“那你给我个说法。”
一个大概五米高的和图书雪球被滚出来之后,猴爷的身后出现了许许多多闪烁着亮光的碎片,这些碎片就是属于猴爷的大能力者专属武器,至今只出现过两次,第一次出场时秒杀了这个世界最杰出的机甲战士,而这一次出场,它们只是为了削一个雪人。
烛光闪过,猴爷身后的那个人赫然有着和他一样的脸,不过因为看上去更沧桑的关系,所以两个人看上去居然像父子。
在这无聊的日子里,猴爷顺便去祭拜了一下罗德,没有尸体的坟茔,在这个曾经掌管星系的大佬的坟墓里,只有那一块来历不明的怀表。
“我看你自己也是胡编乱造吧。”鱼龙转过头:“不过你刚才问我什么是孤独,我想了想,其实大概就是自己的记忆和使命感相违背时的即时感受吧。在之前,我也有过朋友、队友甚至是爱人。”
不过大概也知道自己做的东西狗屁不是,奈非天也不再废话了,他把盘子放在一边,抱着胳膊看着猴爷用他毁天灭地级的武器在削雪人,百无聊赖之下突然说了一句:“如果活下来了,你大概干点什么。”
“呀!”奈非天连忙托住他的宝贝:“孽畜!”
“其实一开始,也就是我刚复苏的时候,我并没有太多感觉,甚至因为得到了新的更强大的力量而沾沾自喜,但偶尔在某些时刻我会感觉不太好,比如坐在窗台上看着外头阳光洒到地面、凉风吹得窗帘慢慢的动、俯瞰城市却发现没有想去的地方、看到了某个愚蠢的人和*图*书却没有人可以一起嘲笑他。”鱼龙耸耸肩:“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孤独,但这让我很不舒服。”
猴爷没有回头,仍然在写着,只是在听到鱼龙的话之后,发出了一声冷笑:“我以为你是个多深邃的人,到底也只是个狂傲的垃圾。”
鱼龙愣了一下,刚想回答猴爷说自己不会那么幼稚的时候却发现猴爷已经走到了外头,正弯着腰在滚着一团巨大无匹的雪团。
猴爷当然知道他帮不上忙,这个废物连一个失忆的小姑娘都搞不定,哪里有能耐摆平修罗场。
聊到夜深,奈非天也离开了,这个低矮的差不多被雪吞没的平房中又只剩下了猴爷一人,他重新坐在书桌前,借着蜡烛映出的橘色光线,他在最后一张纸上写下了最后一个字,然后静静的慢慢的整理着书稿。
“暂时还没有,还要看到底会有什么效果,如果真的跟你构想那样的话,我可能会去开个小店,然后……相亲、结婚、生孩子,不然会被我姐逼死的。”奈非天用手团了一团雪摔在猴爷的后脖子里:“在看店的空档写写小说,毕竟是我的爱好。你呢?”
十九究竟在想什么,猴爷并不在意,她是什么样的人,猴爷也并不在意。他跟其他大能力者的交流猴爷尽收眼底,但又怎么样呢,那是她的自由,甚至连背叛都算不上。
这是用来和保护者交换的东西,虽然身为敌人,但对于交换知识和想法这件事上来说,两个人一拍即合,甚至于已经把战争抛在了脑后。
和*图*书“你用牛屎煮一盆喂他,他都说好。”猴爷打翻奈非天的盘子:“离我远点。”
猴爷说到一半突然住嘴,转过头看着奈非天:“你有什么打算吗?”
还真的是很基,猴爷如是想到。
“这个麻烦,这就是修罗场啊。”奈非天咳嗽了一声:“抱歉,帮不了你。”
最后鱼龙还是走了,他虽然很想现在就清理掉这个已经彻底不正常的大能力者,拿回属于他的东西,但因为规则保护的存在,现在所有参战的大能力者都处于被保护期,安全而独立,任何世界的任何攻击手段都会被判定为无效,即使是同为大能力者也不例外。
大雪整整下了四十七天,这段时间猴爷无所事事,整日冥想。没错,就是整日冥想,他不知道从哪弄来了一本描述宗教的书,整天看,看完就闭着眼睛在那坐着,看上去神棍的不行。
建刚等人都已经撤离了这个地方,他们每天都只能通过利维坦号上的通讯系统跟猴爷进行3D视频。
“不吃,滚。”
“信仰之所以可怕,是因为它不需要寻求真相。”猴爷笑了呢喃了一句,然后用夹子把书稿处理好,走回到床上躺在上面:“其实这一次,我也看不到未来了。”
奈非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猴爷身边,手上拖着一盘奇怪的食物:“不来尝尝?”
“我没兴趣给你解释。”
“你暴露自己的武器了。”
“你特么感情比我都丰富。”猴爷笑了起来:“清除掉你真是没清错。”
当然,也算不得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