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七章 吃饭睡觉玩游戏

而当他站起身的一瞬间,他的眼神彻底的变了,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杀气腾腾不说,还透着一种一往无前的决然,那种“谁挡路都必须死”的气势伴随着身上陡然迸发出来的能量,甚至让空气都为之一滞。
“我……”小猴子默默抬起头:“我不允许。”
撤掉了次级世界,真实世界的样子就这样呈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天空湛蓝、大地重新变成了那种坚实的土地,远处有河在流淌,虽然没有了文明的影子,但却环境却真的是很棒,而且生物的多样性远超地球,哪怕就是在这荒郊野外都有数百种小动物在来回穿梭,仿佛在庆祝新生一样。
“我不喝酒是为了保护你们啊,傻孩子。”猴爷舒坦的靠在椅子上:“酒精是唯一能够让我的情绪发生变化的东西,我曾经有一次不受控制……那次你知道的吧。”
“我也找了很久原因,才发现是酒精的原因,那天中午的时候老兵给了我一罐私藏的烈酒,二锅头。”猴爷捏了捏自己的额头:“那是我唯一承认的错误,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喝过酒了。”
可小猴子还没动,突然一个壮硕的人影挡在了张群的面前,生生和他撞在了一起……
叶菲也是全副武装,但听到建刚的话之后,她的脚步停了下来,笑呵呵的说:“我去倒杯水。”
“我什么时候需要你允许!”张群满脸通红,精神力连抑制器都快压不住了:“那里站着的是我兄弟,是他把我从深渊里拉出来,没有他,我只是个被人嫌弃的灾星。现在他走错了路,我要去拉他一把!”
就好像一个操作系统里的不同构成软件,他们本不应该有自我意识,但事实上不管多精密的机器都会出故障、多完美的系统都会有后门,所以即便是号称完美的大宇宙意识集合体也不可能避免的出现了问题。
而这时,建刚也从后面走上前,一只手上拿和_图_书着一面比她本人还高的盾牌:“谁也不许走出去,叶子别动!”
“嗯,是我去阻止你的。”奈非天翘起二郎腿:“后来研究了很久都没找到你发狂的原因。”
按照正常的程序来说,大能力者的能力其实就是世界的能力,每一个世界理应有所有大能力者的能力才算是完整,而为什么在大能力者面前世界会那么脆弱呢?其实很简单,因为大能力者身上的能力是高度浓缩的,但不管怎样浓缩,力量的本源其实和每一个世界密不可分。
空间被他像掀帘子一样掀开一个角,但呈现在他眼前的景象却让他愣住了,半天没能说出下句话。
“我不允许。”
在他走后,猴爷从口袋里摸出小本子,开始写了起来,已经密密麻麻快要写满了一本,但上头的东西只有他自己看过,而如果别人看见的话,恐怕会认为这家伙的脑袋出了什么问题。
大宇宙意识集合体不是单独的个体,因为多元宇宙中每一个宇宙、每一个星系、每一刻星球、每一个生物、每一个分子、每一个原子都是大宇宙意识的一部分,而它的具体体现就是大能力者。
“达达!”张群被撞开之后才看清面前的人,他伸手指着达达:“你也要阻止我?”
“谁也不能走出这间屋子。”小猴子站在门口重复了一句:“谁!也!不!行!”
写到这,猴爷突然傻呵呵的笑了出来,接着把这本小本子小心翼翼的放进自己的口袋中,还用力拍了两下,就好像小孩子确定自己口袋里那买糖的五块钱还在不在一样。
所以对于这个人群来说,不存在打怪练级这个说法,毕竟他们从诞生开始就已经顶峰的存在,不会说在某个世界已经没事情干了,该搞的妹子搞完了、该装的逼装尽了就去另外一个地方继续折腾,这对大能力者来说根本没有意义,因为……他http://m.hetushu•com们在任何一个世界里都代表着世界本源的力量。
“你不是不喝酒么。”奈非天夹起一块五花三层的红烧肉一口放嘴里:“虚伪不虚伪。”
“我以前一直不知道那种情绪是什么,后来我发现那种反应和感觉是一种复合情绪,叫做惭愧和内疚。”猴爷再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生命太美好了,世界也太美好了。”
换个角度说,大能力者就是大宇宙意识集合体地上行者,他们负责创造、毁灭、修正不同的世界,各自肩负着不同的任务。
张群瞬间就燃了,是真的燃了,精神力离子化,就像身上着火了一般,能量层级超越了半神,直逼大能力者。
“你们都冷静一点。”
听到这句话,奈非天都快哭了,那种“握草,我终于有同伴”的感觉让他的眼眶都红了,而猴爷并没有注意到,只是伸出钳子把炭火炉子上的雪花牛肉翻了一遍,顿时响起了美妙的肉汁四溢的声音和扑面而来的香味。
“看什么?”
没错,这个世界被加固了,而加固的概念并不是更坚硬而已,还有就是那种转瞬而来的自愈能力。
“嗯?”
“达达,让开吧。”毓卿深吸一口气:“我们不能失去第二个人类守护者了。”
“我在发散性思维。”猴爷揉了揉鼻梁:“感慨良多。”
“滚!”张群爆发。
“外面都被你毁掉了。”奈非天突然伸出手像捏住什么东西似的往上抬了抬:“看看。”
当然……他的脑子一直不太正常,说不上来现在是正常了一点还是看上去正常了一点,毕竟他在谁的眼里都是那么神秘。
所以猴爷始终认为很多修仙小说里的设定根本特么不合理,明明在人间已经冠绝顶峰了,可一旦飞升到另外一个世界之后居然连个耗子都打不过?
“没有必要!”叶菲眉头一皱:“你没资格阻止我们,只有一个http://www.hetushu.com人有资格命令我,而且我忍你很久很久了。”
猴爷并不知道他自言自语的一句话,让利维坦上的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是坚持要去协助他的鹰派,另外一派则是坚持尊重猴爷选择的鸽派。
这很难理解吗?大象呢……一个正常人是绝对不可能跟大象单挑的,别说大象了,人类打不过绝大多数体积重量跟自身差不多的动物。
冲突一触即发,在往常的时候,摆平他们只需要猴爷一句话,但现在……猴爷不在了,这帮人能力并没有相差太多,谁也无法说服谁,曾经的队友离土崩瓦解只是须臾间的事,好不夸张的说,战争一触即发。
小猴子冷着脸,张开手挡着张群和叶菲的去路,毓卿则在旁边和稀泥,但怎么看这场矛盾都是无法调和。
写到这,猴爷停顿了下来,用笔头顶在脑门上沉思片刻,又开始唰唰的写了起来:“工资要一万五到两万才能维持基本生活,豆豆的品种不限,但如果它在我床上拉屎,它就要挨揍。每天早晨六点起来做饭、七点半出门上班,上班的路程离家不能超过两公里,午休的时候要能让我在办公室里放一张小床一床小被子和一个枕头,枕头要茶叶枕。下午五点下班,去菜市场买菜,礼拜一两荤一素、礼拜二一荤两素、礼拜三一荤一素一汤、礼拜四两素、礼拜五三荤两素一汤、礼拜六做一桌请大家来吃饭、礼拜天晚上不做饭,在外面随便吃点去看一场电影,看九点场十二点回家。”
他们两个现在在一条小河的旁边,坐在和煦的阳光下,树影斑驳、微风阵阵,是不是有那么一两条寸长的小鱼跃出水面,而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则有几头觅食的小鹿正在好奇的朝这里张望。
但那样的话,好好的一本修仙小说就得被弄成格列佛游记了,这不是观众喜闻乐见的事情,资本决定市场就体现在这里了,作者拿出的和-图-书东西允许不那么符合逻辑,但一定要争取到资本青睐。
猴爷站起身看了看四周围,然后突然笑了出来:“这个世界会自愈。”
当然,他的心情好的如同三月春风,但有的地方可就没有那么温柔和善了,利维坦上现在就是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有猫饼。”
谁更好?没有好坏,只是面向的群体不一样,就像总是有人在讨论喜洋洋和EVa谁更好,这没法比较,面向群体不一样。
切回耗子比人厉害的问题,假设那本小说里的主角去到的仙界是一个重力超过地球许多的地方,那么的确是有这个可能,但如果是那样的话,因为引力的问题,那个星球上的氧气浓度一定会高的离谱,而在这样的环境里,动植物的体型会大的吓人,那只耗子也许会比大象更大。
“这招不错。”奈非天干巴巴的笑了笑,然后索性撤掉了这个被创造出来的次级世界,指着周围:“可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小红的构造体从外面走进来,手中一个老式的U盘看上去很土,但所有人的眼睛瞬间就集中在了上头。
“你在想什么。”
“没事。”
“又发什么神经。”
猴爷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这种烈酒是阿尔冈人的传承酒酿,在没勾兑之前它的度数可以达到九十度以上,超过医用酒精,但猴爷就这样把它的原浆一饮而尽,然后感受着那种能让他暂时欢愉的兴奋。
而鸽派的代表是小猴子,她站在那里一夫当关,而她的身后是小红和建刚……
鹰派的代表是张群,他知道那个家伙把自己也计划进去之后整个人就疯了,带着人就要去那个危险的地方。
已经走远的奈非天徐徐回望,虽然嘴里说着抱怨的话,但嘴角的笑容却显示出他的心情非常好,好到几乎忘记了自己也在角斗场上。
但这并没有必要去深究,A与非A是可以并存的。
当然,没有人搭理建刚,因为建刚的性格m.hetushu.com他们太了解了,对付她……没有别的招,干翻过去就行了,语言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对不起……”达达低着头,他的手很疼,好像是断了:“我必须阻止你。”
“养一只猫,起名叫豆豆。”猴爷在笔记本上重重的写了一句,然后摸着下巴想了想,继续写道:“戒烟,找一份喜欢的工作,配一台电脑,房子要装修的像夜宴,院子里种满菊花,就跟黄金甲里一样。”
奈非天抬起头盯着猴爷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皱起眉头:“你会感到愧疚?”
小猴子呼吸变得急促:“听我说完好不好。”
这不存在,真的不可能。除非那个人去的是更高维度,但更高维度会有耗子吗?比如现在能够探查的最高维度是第十维空间,这个空间……就被称之为大宇宙意识集合体。
这也就是为什么会催生那些一本书两百万字却能够日几万个姑娘的神作了,因为市场决定,而且还因为面向的消费群体不一样,所以经常会出现同样类型的文学作品中会出现截然不同的内容,比如同样是太空,有的太空里是九龙拉棺而有的太空里是暗物质膨胀,还有的……太空里住着一群长得很好看的小仙女。
小猴子却冷静的站在那,一动不动:“希望你冷静,三思。”
“各位,请坐回自己的位置,这里有一份他离开之前留下的影像资料,请各位看完之后再做出选择。”
奈非天转过身,伸了个懒腰,然后伸手比划了一下就要离开,而他刚要走,猴爷却叫住了他:“喂。”
“当然算上。”
奈非天诧异的看了猴爷一眼,然后默默离开。
猴爷丝毫不以为意:“不然你教我大能力者怎么打?石头剪子布决胜负吗?”
这个矛盾其实就类似于上帝能不能创造一块自己也搬不动的石头,大宇宙意识集合体能不能做到?如果它不能,那么它就不是大宇宙意识集合体,而它能……于是猴爷这种错误就诞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