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一十九章 想看看真正的高手是怎样工作的吗?

想到这里,猴爷突然一个激灵,小脸煞白。
猴爷皱着眉头站起身,在屋子里转了几圈,然后沉吟片刻:“一个都走不出去。”
“挺特么伤感的一件事,被你说的这么恶心。”猴爷厌恶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刚才我是突然想到个问题,现在想来不是不可能。”
“学了啊。”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麻烦,创造我们的人直接把我们的能力剥夺就行了啊。”
“是啊。”猴爷半躺在沙发上:“够悲伤的。”
听到这里奈非天才算放下心,他往沙发上一靠,从旁边的果盘里拿出一根香蕉自顾自的吃了起来:“我好无聊啊,你已经打了一场了,我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找我呢。”
“什么问题?”
“你是说,这次是杀软互相杀是么?”
所以现在的情况已经十分复杂了,一堆不正常的大能力者凑在一起……
说话间,滔天洪水已经拍了下来,但奈非天的防护罩很霸道,雷霆万钧的水墙丝毫无法撼动这薄薄的透明的防护罩,不过原本透亮美丽的草原在一瞬间已经被浸泡在了水底,看样子足足有两百米的深度,周围一片漆黑,接着窗口的光,不少深海中趋光性的鱼汇集在窗口,但它们一点都不美丽,丑的让人想死……其中还有一条触手从窗口一晃而过,这触手直径大概有一米多,而且是尖端。
“它太丑了。”猴爷摇摇头:“看上去一点都不好吃。”
“怎么办呢,那都是命。”奈非天叹气道:“如果他被人干掉了,我就让他们见识一下高手是怎么干活的。”
“谁跟谁?”
“嗯。”
奈非天听到这和*图*书,突然开窍了:“握草,那第八人!”
“是不是突然想拉屎了?卫生间还没好呢,出去到河边拉去,就当喂鱼了。”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可要是那玩意也是个流氓软件呢?”
但有的时候就会出现现在这种情况,这波参加圣战的大能力者其实都有点邪门的,三个确认有感情的:猴爷、赐予者、奈非天,两个疑似有感情的:红毛丹、鱼龙。三个未知的中,保护者不对劲,小龙人是分解者但是被猴爷干掉了,剩下还有一个至今没露面。
“什么比例?”
但是这样可能会出现很荒唐的赌局,比如比谁寿命长或者比谁能吃掉更多的面包之类的,所以大部分人不会选择这种途径,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接战斗。
奈非天摸着头:“奇怪啊,一点能量波动都没有。”
“废话呢,我小时候在乡下,钓鱼就用大粪来打窝,用蛆钓鲤鱼、鲫鱼之类的,特别好用。”奈非天洋洋自得:“那时候家里日子苦,全靠我平时存点屎来改善伙食。”
“应该是你那个小朋友在打,在他的领域里可以不产生能量。”
他的话还没说完,滔天巨浪已经过来了,还是那种数百米高的水墙,隔着很远就已经可以清晰看见,那水墙链接着天空,需要抬头才可以看得真切,或者说那根本不算是水了,而是一座移动的山,伴随着轰隆隆的声音,摧枯拉朽的朝这个方向涌来。
“将就将就得了,我辛辛苦苦给你烤出来的,”奈非天把已经烤好的红薯拿出来:“吃完了,咱们去看看热闹?”
“装什么装,这里都是经验丰和_图_书富的大能力者,你那点小伎俩不够看。”猴爷说完,站起身:“也差不多了,走吧,看看去。”
之前还以为自己这一次是天选之子的奈非天顿时就泄气了,毕竟圣战听上去就帅,往这一站配上个BGM那就是动画片里最帅的一幕了,可是现在被猴爷一说,狗日的圣战最多就是一次垃圾大战,把一堆肥料放在一起让他们互相消耗,仅此而已。
“重做系统吧……都是流氓软件。”
“谁知道呢。”
“应该有吧。”猴爷想了想:“不过没关系,反正都是要死掉的。”
“哈?”奈非天把手伸进火力将红薯翻了一边:“什么走不出去?”
“没办法,一对一只能一个人上。”猴爷耸耸肩,颇为无奈的说:“你就观战吧,观战挺好的。不然你这种弱鸡很容易被干掉。”
“啪”一声脆响,巨大的触手拍打在防护罩上,接着巨大的眼睛出现在窗口,盯着那熊熊燃烧的壁炉和壁炉边的“食物”。
厮杀永远不是大能力者的主题,虽然这不可避免的是他们的工作之一,但绝对不是他们的终极任务,所以在厮杀开始之前,大部分的大能力者都很享受自己的安逸生活。
而战斗的编组和单人战其实都差不多,不过编组战的好处是最后可以走出两个大能力者,这无关友谊,因为按照设定里来看,大能力者并没有感情,那既然没有感情所以走出几个人其实并没有关系啊,他们的所有的合作说到底都是逻辑驱使,逻辑驱使的话,那么就代表那些应该清理掉的大能力者都已经被清理掉了啊,所以……
这个问题让http://www.hetushu.com奈非天有点蒙,毕竟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正常的大能力者,从被赋予能力的那一天开始就不是,除了他记忆被抹除的那几个月,他的生活是可以连上的,没有断层。
“开个玩笑,只是单纯给你立个Flag而已。”
“我们走不出去。”猴爷指着自己:“从比例上来看,也太高了。”
“对,一堆不好用的杀软放在一起,互相识别对方为流氓软件,你说腾讯管家、360、瑞星、江民、金山等等,这一堆杀软装在一台机器上,会怎么样?”
“不正常的大能力者。在你的认知里大能力者应该是什么样的?”
“味道不错吧。”奈非天得意洋洋的炫耀着:“你别看这玩意丑,吃起来还是不错的。”
“屎能喂鱼啊?”
“握草!”奈非天突然出现在猴爷面前,一把揪住他的领口:“你找我姐了?你跟她说什么了?”
“对,流氓软件。能装不能卸的流氓软件,想卸载只能靠另外一款流氓软件,但最好的结果是相互卸载之后一个不留。”
在猴爷的指挥下,奈非天盖起了一栋房子,这是这星球重生之后的第一栋房子,非常具有纪念意义,不过因为猴爷的恶趣味,房子有点丑。
“学狗身上去了。”猴爷哼了一声:“我们既是最高级存在,我们的上面的是系统本身,你明白么?就像你用电脑,系统可以自动安装缺失的DLL和软件,但你见过系统自动删东西的么?当我们缺失了,系统会填补上,但一旦生成,就没有办法剥夺了,唯一的途径是使用卸载软件卸掉,但我们每个人都有卸载功能,可和_图_书以反卸载掉卸载我们的软件,或者说穿了,我们就是杀毒软件。”
奈非天一边往壁炉里塞木柴,一边把几个红薯放在旁边:“我还没见过真正的女性大能力者呢。”
“施主,你杀心太重了。”
猴爷轻轻点头:“高高在上,用残酷的逻辑判断。我们的本身的职责并不是用来打架,而是用来清除和维护这个世界,世界的灭亡和诞生本应该都经过我们之手。有的世界诞生了,但它没有秩序,我们就要为它创造秩序,毁灭也好、诞生也好,这都是世界本身的秩序。但是有的世界过头了,那个世界的文明侵犯了本应该属于天神的权利,比如硅基生命,我们就要负责将这个种族和这个世界湮灭掉,或者让一个新的不会威胁世界本身运行的种族替代他们。这些工作都不允许带有私人的情感,我们是世界的管理员,同时也必须充当观察者。”
奈非天的问题让猴爷抠了抠鼻子:“我答应你姐姐把你带回去的,她说你回去之后就给介绍女朋友。”
“浪费材料!新鲜的呢。”
说完,他抬起手看了看还亮着的七颗星:“今天应该会有一场吧?”
很是失落。
说完,在极度深寒里吃掉一船人的怪物,这样被奈非天窜出去切了一段触须回来,然后俩人欢快的坐在壁炉前烤起了深海大章鱼。
“来来来,这里摆个壁炉,这里。”
“这次有女性大能力者么。”
“我哪知……”
“我也要死?”
说起来也是无奈,规则限制的很死,进行一对一战斗的时候,为了防止2V1的情况出现,所以其他的大能力者都是不能参战的,这个操蛋制http://www.hetushu.com度跟编组制有冲突,但规则既然一定定下来了,就没办法更改。当然,还有一种方法是走仲裁者那边的途径,双方去一个新构造的世界进行一场公平对决。
“不怕看到那个红毛丹被人干掉?”
猴爷手一挥,一枚星辰碎片直接冲了出去,带着汹涌的力量直接击穿了巨型章鱼,巨大的动能和质量,让这个巨大的软体动物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比房子本身还大的窟窿,然后就看它软趴趴的顺着洋流飘向了远方。
“无所谓的,机制决定最后要不是一队人走出来,要不是一个人走出来,一个流氓软件还犯不着上头多操心,到时候再用新软件卸载掉就好了。”
“你太特么丑了。”
“所以……应该是怎么样的?你具体说一下。”
“没能量这水墙怎么来的?”
“看。”猴爷指着远处的水墙:“保护好房子啊。”
“刚才那玩意,最少一百五十米长。”猴爷摸着下巴:“做成章鱼铁板能吃挺久吧。我记得有个软体动物公式,在十米深的地方,这玩意只有硬币那么大,在五十米的地方他们能长一百四十斤,在两百米的地方,他们能有十五米长……刚才那东西怕是从深海里被翻出来的。”
猴爷没再说下去,毕竟如果都说到这份上了,奈非天要还是不懂,他就该去吃他钓鱼用的东西了。不过幸好,他还没蠢到无可救药,很快就明白了猴爷说话的核心,露面的所有人都在被卸载名单上,而那至今没出来的第八人,就是那个抓螳螂的黄雀。
“不行,还不如马路边的大章鱼好吃。”猴爷抹了把嘴:“四块钱一串那个。”
“你这些年都学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