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二十五章 真是个有意思的世界

小姑娘本还有些迟疑,似乎不太想在陌生人面前展示能力,但一想到猴爷刚才教她很多东西,甚至说为她打开了一扇大门也不为过,所以她也就没再多想,而是慢慢的悬浮了起来,像没有重力似的漂在半空。
猴爷吹了声口哨,笑嘻嘻向猩猩说道:“很和善哦?”
小姑娘抬头看着这个谜一样的人,思考了很久,现在她分辨不出猴爷到底是不是好人,但从他的能力来看,他完全没必要骗自己,想来想去,她终于点头:“但是我有个要求,你要当我的老师。”
“原来只是速度快啊。”猴爷在远处早已经看到了那个所谓看不到的敌人,长长打了个哈欠:“这种速度……也太慢了点啊。”
她惊呼了一声,而猴爷转过头看了一眼,撇撇嘴:“纳米机器人是未来战场上针对碳基生命的一种医疗机器人,利维坦独创,它们可以迅速修复碳基生命的生理指标,重构一切坏死组织,简单说就是只要没死都能恢复如初,还不留疤哦。”
“我这个人啊。”猴爷突然笑了起来:“对当老师没兴趣,但是你有不懂的倒是可以闻我。”
“说的倒也没错,手机真好玩。”奈非天挠挠头:“不过……”
越来越多让她听不懂的名词,伊莫拉感觉自己要疯了。
他们两个讨论的忘乎所以,硬生生的把猩猩和奈非天晾在一边。而猩猩完全没想到刚才还凶巴巴的BOSS现在居然跟小学生一样坐在旁边被人上课,要知道她一直号称天才,号称这个时代都没有人能超越的天才。
“下次小心,你差点就死的不能再死了。”
但是啊……这东西实在是不现实,首先使用者要全身绝缘,不然以电的操行,第一件事就是把使用者电成小儿麻痹。其次它的射程实在有限,即使是她完成了,射程不超过五米,这个距离用大砍刀的效果更好。最后,要使用这玩意必须配备直流电脉冲,不然用交流电……那充其量就是个电棍或者电焊机。
在之后的几个小时里,猴爷和这个头脑比猩猩清晰不知道多少倍的小妹子聊了聊这个世界的各种构成并且进一步的了解了这个奇怪的世界。
怪人!两个都是怪人!
“这么晚去打扰你领导会不会不好啊,万一扣你绩效怎么办?”
医护人员快速的迎了上来,但伊莫拉只是一甩手,转身离开。
“是的。”小姑娘背着猴爷说的,但看她脖子上的肌肉就知道她在吞香蕉:“我是为数不多的A级特工。”
“那是……什么?”
“哦,你叫我猴儿吧。”
“对,一个沉迷在这个世界的家伙。”猴爷皱起眉头:“怎么样?成交么?”
奈非天拎着一串香蕉边走边吃,这是他执意要买的,实际上他没想到香蕉居然如此昂贵,也许跟这个时代的运输业还没发展起来有关系,在寒冷的冬天吃到热带才有的香蕉,其中的周章恐怕就跟八百里加急送荔枝相差无几了。
“能飞为什么坐轮椅。”
“要快一点。”奈非天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我怕那家伙撑不住了。”
猴爷叹了口气,摸了摸奈非天的头:“同情你。”
“桀桀桀桀……”
正在他们聊天的时候,屋子里的警报突然响了起来,伊莫拉看了一眼,然后飘到了一台打字机面前,看着里头自动打出来的纸,然后皱着眉头对猴爷说:“以前我们没有这么多任务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这种怪物出现的频率实在太高了,而且一次比一次强,这次我必须亲自上阵了。”
“没事,我比你想的讨厌多了。”猴爷在椅子上转了一圈:“A级大概是什么程度?能展示一下给我看看?”
“绩效是什么?”
但她并没有迟疑,很快反应了过来,迅速起身冲向了苍蝇,两个高速飞行的物体开始不断互相冲击,刺耳的音爆让周围的人不得不蹲在地上双手捂着耳朵、长大嘴巴。
“我要杀了你!我要把你的肠子扯出来!”
一个秃头走到漂浮在半空的伊莫拉身边,用近乎虔诚的眼光看着她:“和图书这次我们遇到大麻烦了,我们似乎遇到了一个看不到的敌人,损失惨重。”
猴爷摆摆手:“去找个喝醉的家伙,他有办法治好你。”
“是是是,很好说话的。”奈非天无奈的点头:“你告诉他,再不开门,香蕉吃完了。”
“猴……”她下意识的看着已经窝在墙角睡着的猩猩。
“哦,你看这里……”
猩猩一看到酒就走不动了,但又小心翼翼的看了那个小姑娘一眼,担心的不得了,奈非天看到他的样子,摇头说道:“放心吧,没有两个小时,没人会管你干什么。”
好像最喜欢跨种族暧昧的就是这帮子美国佬,他们似乎好像没有生殖隔离这种概念,什么美女爱上大猩猩、残疾人爱上外星人、老寡妇爱上狗这类的剧情充斥在他们的心间,好吧好吧,就算是文化差异,但是这文化差异真的有点可怕啊。
“卡!”
“因为我不靠谱啊,他比我靠谱。”奈非天递给猩猩一根香蕉:“而且我干什么没有长性,性情飘忽不定。”
那小姑娘满脸惊诧的看着猴爷,刚才她只是想让猴爷切身体会一下自己的力量,但没想到她只是心念一动的瞬间,自己不光力量完全消失,甚至还好像有一股可怕的力量和她擦肩而过。
时间再次恢复正常,苍蝇桀桀的笑声继续回荡,可这次它还没笑两声,嘴里就开始喷牙,喷完了牙喷血,脸上更是精彩的一塌糊涂。
当然,在他眼里算不上什么速度,在其他人眼里可是神一般的速度,猴爷跟着伊莫拉来到指定地点之后,他看到周围那些探员看着伊莫拉就像看到救星一般。
“谁?他?”伊莫拉指着猴爷的背影。
“滚犊子!”
“为什么?”伊莫拉很久没有晒过太阳了,甚至都忘记了温暖的太阳如此让人慵懒:“你不是应该更招人喜欢一点吗?”
“你……”
是的,那个看不见的敌人在猴爷眼里就是个慢动作的小爬虫,不过从外观上看,那家伙还挺有特色的,像只苍蝇,这让猴爷想起了一部日本电影……
渐渐的,伊莫拉发现自己似乎撑不住了,虽然两方的速度差不多,但体能上来说伊莫拉到底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女孩。
这东西很丑,上头还缠着铜线,乍一看就跟卷发棒似的,一点没有所谓尖端的样子,扔到街上恐怕也只能被人买废铁。
“他还有个毛病。”奈非天嘿嘿一笑:“就是喜欢用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我已经习惯了,霸道总裁。”
说完,他的手一挥,一股灰尘飘了出来,不过这些灰尘没有散去而是直奔向伊莫拉的伤口,然后伊莫拉就感觉自己的伤口快速止疼,接着居然就这样愈合了。
“废他妈话。”奈非天似乎有些恼羞成怒:“老子那时候要是,我非弄死他们不可!我省吃俭用买了个米奇的包送给她,她背着跟汽修班的小瘪三出去玩,你说说。”
在回到地下室之后,她捂着腰部的伤口,飘在猴爷面前:“刚才……是您吗?”
它捂着脸警惕的观察着周围,满心震撼,而伊莫拉也很懵,她什么都还没干呢……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居然开始自己喷出了血,还掉了一地的牙。
“靠谱……是什么意思?”
猴爷看了一眼,点点头:“这个公式是对的,你的方向也是对的。但你有一件事弄错了,你看这里。”
那小姑娘听了猴爷的话,反倒冷静了下来,然后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那你看这个公式。”
“喂,小姑娘,你这性格也太冲动了。”猴爷仔细观察了一会手上的卷发棒:“你这是要弄特斯拉放射线圈啊。”
“昂,三个月就退学了,里头的姑娘看上去比猩猩还不如呢。”
“因为我不喜欢被人当成怪物。”小姑娘笑着冲猴爷伸出手。
小姑娘也探头过去,这一看立刻就满脸带煞,抄起扳手摇着轮椅冲过去照着猩猩的脑壳就是一下子。这一下彻底把大猩猩给打醒了,他发现自己的状态之后,立刻一言不发的蹲到了墙角,面冲着墙一言不发。和_图_书
“完了……看来只能同归于尽了。”伊莫拉的手腕一转,一柄透明的手刺从手腕中长了出来,直接迎上了要她命的那一击,打算来个玉石俱焚。
“那蓄能问题,我该……”
“因为人类很讨厌。”小姑娘慢慢转过头:“哦,抱歉。我是说那些人类很讨厌。”
“我……知道了。”
“你们在窃窃私语什么!猩猩,你又喝酒了!我告诉过你,你不能随便喝酒,你的血压非常不正常,你随时可能会爆血管,我不想照顾一只残废的猩猩!你最好收敛一点,不然我会把你送去动物园。”
“我叫伊莫拉,意大利人。”
“哦?要帮忙吗?”
很快,巨大的手机里先是传来一阵杂音,然后一个已经扭曲得像是变声器里传出来的声音从里头钻了出来:“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你傻不傻,谁让你去技工班啊,去美容美发班啊。”猴爷的笑容不怀好意:“那的姑娘多。”
不知道是听到了奈非天的声音还是听到了香蕉,老实的链条电梯突然动了起来,接着一台只有恐怖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大吊篮缓缓落在他们的面前。
“我……”
“一场二次,开始。”
“所以,只要解决了这个值,那么接下来就是材料工艺的问题了,我为什么说你的方向错了呢,就是因为你想歪了,或者说点歪了技能树,你非要往放电的方向走,这肯定走不通的,倒不如往高温震动方向走。”
这一巴掌把苍蝇的满嘴牙都给打掉了,然后猴爷想了想,又从地上把苍蝇的牙给塞回了嘴了,然后自己重新回到楼顶。
就在这时,猴爷突然听到有歌声传来,他探出脑袋看了一眼,发现奈非天在那拿了台录音机放歌而大猩猩则在旁边跳舞,非洲舞蹈,看上去贼带感的那种。
“行了,让你找的人怎么样了?”
什么纳米、什么机器人、什么三十亿,伊莫拉一个都听不懂,但她刚想问的时候,奈非天已经低着头打起了呼噜……
其实大猩猩对猴爷二人也充满了好奇,虽然他知道自己不够聪明,但却也算得上有些见识了,可面前这两个人的风格是他完全没见识过的,有时他们说的话让猩猩有种可外星人聊天的感觉,偶尔有两个词是他从BOSS那听到过的,但BOSS说那些东西在几十年之后才有可能实现。
伊莫拉进入防御圈之后,那只苍蝇立刻注意到了她,然后像闪电一样对伊莫拉发起了攻击,可就在即将攻击到她的瞬间,伊莫拉身子突然转了一圈避过了这次攻击,而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飞起了一块石头结结实实砸在了苍蝇的身上,直打得它停止了动作,在空中现出了身形。
猴爷一愣:“你还上过技校呢?”
这东西的原理挺简单,猴爷随便看看就看出来了,这个原理就是红警里电磁塔的缩小版,大概想弄出一个远程放电的东西。
猩猩看到之后热情的招呼他们两个走了进去,然后在里头不停的嗅着自己的身上,看样子生怕让他老板发现他喝了酒。
而大猩猩嘴上说不喜欢香蕉,但实际上他吃得比谁都开心,之前奈非天秉持着中国人不空手上门的良好传统准备买一串香蕉给猩猩的领导,但还没两下就被猩猩吃了个精光,所以他不得不再买了两挂,价钱大概能把这个时代最有名的女演员包养一个月。
“不。”奈非天摇头:“一个跟我有约定的人。”
“你的腿是天生的?”
至于为什么要买香蕉,奈非天的想法很简单……猩猩的领导一定是猩猩,就算不是猩猩也一定是灵长类,长臂猿、大马猴之类的,这些玩意就没有不喜欢吃香蕉的。
场上的双方都是懵的,但周围的探员可就亢奋了,在他们眼里的画面俨然已经变成了刚才伊莫拉大人甚至还没有动弹过,对面那个难缠的家伙就已经被打得满脸血。
猴爷歪着头想了想:“你别管了,我们只是交易关系,我们帮你完成任务,你来找人。”
“想法是好的,但现在你手上的技术还解决不和*图*书了脉冲的问题,这里头涉及一个系统工程,我可以给你改装一下,让这东西变成个热得快怎么样?”
“是啊,我当时就该学美容美发。”奈非天好像想到了什么悲伤的事:“我最初的女神就是在美容美发班,但被汽修班的大佬给抢了。”
大猩猩看到她出现,立刻变成的乖宝宝,慢慢走到她的身后帮她把轮椅推到了猴爷的面前,然后开始介绍了起来:“BOSS,这两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他们想加入我们。”
猩猩颇为有些不好意思低下头:“不是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进入大门之后,里头的场景果然不出猴爷所料,呈现出来的就是一股子蒸汽朋克的风范,各种奇怪笨重的机械加上莫名其妙的落后感,给猴爷一种莫名的喜感。
“我不想被这种大众等级束缚,你叫我龟孙儿级吧。”
随着哐啷一声,猴爷感觉自己的脚底突然一震,之后电梯就彻底的停了下来,大猩猩手动拽开铁栅栏,把他们带进了一个幽暗的走廊之中。
“谢谢,那是我的工作。”
“别看了,他撩妹的手段你学不会。”奈非天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瓶威士忌:“陈年老酒,来不来?”
伊莫拉立刻感觉面前这两个人都不对劲,之后……她发现自己的双腿居然也能使上劲了,她慢慢落回地面,在习惯了一会之后,居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吃蕉在粤语里是骂人的。”猴爷吃着一根香蕉,嘴里还咀嚼着,含糊不清地说道:“不过恐怕没人敢让大猩猩吃蕉。”
奈非天突然抬头,含含糊糊的说:“说鸡不说吧,文明你我他。”
可他刚坐上去,那个妹子突然尖叫了起来:“你下来!那是我的尖端800!”
果然,在之后的几天里,伊莫拉再也没有追寻猴爷他们的来历,不过相对猴爷,她认为另外一个看上去整天笑嘻嘻的家伙更神奇,那个人可以弄出一切她能想到的东西,一切的一切!而且相比较而言,那个名叫奈非天的家伙更好相处,甚至可以说是和善。
“我……能走路了?”
“我天生双腿就是残废的,但没关系,我完全不需要步行。”伊莫拉在和猴爷熟悉之后,已经不再坐轮椅了,而是悬浮在半空中,像精灵一样飞来飞去:“我的速度是所有探员里最快的,我只是习惯把自己扮成普通人了。”
“果然还是要伊莫拉大人出马,这样的小怪物在伊莫拉大人面前真的不值一提。”
“我最讨厌苍蝇了。”伊莫拉抱着胳膊,一脸嫌弃地说道:“真是恶心。”
她没有追问,只是坐在轮椅上思考了很久很久之后才敢张嘴发问:“你们到底有多强?”
他没把话说完,毕竟这算是先驱者了吧,这无绳电话的大小都赶上电脑主机了,从外部包着的铸铁来看,少不得两百斤是有的,而且完全没有显示屏,只有一个红色按钮,说实话……连无线电都不如好吗。还有就是,手机这东西可不是拿着两个终端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基站呢?卫星呢?处理中心呢?系统工程啊老铁,系统工程呢!虽然奈非天在科学方面离猴爷差太远,但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么?
身后的欢呼声响起,伊莫拉回头,只是莫名的眨了几下眼睛。
“没什么,你别那么多为什么,吃你的蕉。”
后面的窃窃私语让伊莫拉更是一头雾水,自己干了什么她难道还不知道吗?难道……这只苍蝇本身就有病?
这可不是吓唬人的,猴爷为了圣战可是封印全开状态,下等能力者对他释放能力会被大能力者反击的,猴爷可不相信这个属弱的小家伙能扛得住自己的反击,要不是他刚才收的快,妹子怕是要变原子了。
“哦……”奈非天醉醺醺地说道:“纳米机器人,刚才有大概三十亿个纳米机器人修复了你的身体。”
其实都不用他说,地上倒伏一地的人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所以伊莫拉也没多说,只是缓缓的环顾四周,然后到了警戒圈之内。
“那时候你还不是大能力者对和*图*书吧。”
“没有……我没有,BOSS!”
“快,伊莫拉大人受伤了!”
“我……”伊莫拉垂下头:“我一个人恐怕不行,但过几天我们会有个去总部的会议,我看看其他地区的负责人有什么消息吧。”
“伊莫拉大人!您终于来了。”
“我……我带了两个朋友来。”大猩猩表情艰难的看了奈非天和猴爷一眼:“BOSS其实很好说话的……真的……”
奈非天默默点头:“我真想不通那些在电影里爱上猩猩的人类的审美观得扭曲成什么样。”
伊莫拉抿着嘴嘟囔着:“我已经习惯了。”
“有什么的嘛。”奈非天拍了拍手边的一台机器:“不就是一台特别初级的车床嘛,我在技校的时候的老家伙都比这先进。”
“不不不,不是那种猴。”猴爷很严肃的摇头:“你别想太多。”
“BOSS。”
“可惜我们的伙伴……”
那女孩激动的想要扑上来,但她的双脚孱弱的让人难以想象,稍微一挣扎就要跌倒,幸亏奈非天站在旁边眼明手快,一只手给接下来了。
“同理,这个家伙你也别动。”猴爷指着奈非天:“他跟我差不多,我之前跟猩猩说了,我可以帮你们完成任务,但是你们要帮我找人。”
他说着就拿过那本本子开始用笔在上头写了起来,不多一会儿就写了满满一张纸,而那小姑娘的眼睛都没眨一下,全程都在盯着猴爷写的东西,然后时不时的提出自己的疑问,不过对于猴爷来说……这都太简单了,虽然搞科学是他的副业,但他却实实在在是科学界的大佬级人物,是能够给小红那个级别的人工智能解答公式的神人,所以教育一个民间科学家问题真的不大。
伊莫拉不敢追问,只是来到奈非天面前,醉醺醺的奈非天看了一眼她,然后看到了她腰上还在滴血的伤口,嘴里啧啧有声:“作孽哟,漂漂亮亮的小姑娘。”
猩猩旁边听着他们的对话,满脸黑人问号,听不懂的感觉贼难受,可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只好站在旁边当人肉背景板,样子傻的不行。
猴爷刚把他的特斯拉圈改成电焊,正在往一块铝板上镶东西,听到她的话之后连头也没回:“高速战斗不能分神,你刚才在想什么。”
这地方已经很靠近市区了,如果让这样近乎无法看见的家伙接近人群,恐怕会引来一场大屠杀,所以伊莫拉不得不全神贯注的对付,势必要把那个家伙阻止在城门之外。
就是被打碎了。
走廊很长,上头只有几盏暗暗的白炽灯,伴随着那种潮湿带来的霉味,这地方着实让人感觉十分压抑。
大部分时间都是猴爷在问,小姑娘在答,但是这种问答模式并不让人烦,因为伊莫拉发现自己面前的人就像个无底洞,他的问题很多都是常识,但只要自己回答出一个点,他就能自行扩充到整个方面,与其说是自己在给他解答世界,倒不如说是他在给自己解析世界。
奈非天都听笑了……人家想造武器的,但猴爷一张嘴就给人改造成烧开水的了。不过也好,就现在这个技术来讲,烧开水要比当武器实际多了。
还没等猴爷阻止,突然她哎呀一声从半空摔了下来,不过幸好猴爷注意力在她身上,只是伸手一托就把她重新抬上了半空:“想找死也不是这么来的啊。”
被委婉拒绝的猴爷倒是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伊莫拉飘走,不过他想了想,最后还是跟了上去,毕竟伊莫拉所谓的高速在他的眼里连屁都算不上。
“我没等级……”猴爷把她从天上拎下来放回轮椅上:“但是你刚才很危险是真的。”
猴爷点上烟,坐到旁边的工作台上,抽着烟笑而不语。
“粗人,放下!很危险!”
“哦……”猩猩垂着头应了一声:“抱歉……”
“你是S级?”
“喂!别……”
跟着猩猩来到一栋楼房前面,他走到电梯前面非常炫耀的按了一下红色按钮,在等待的时候还用一种古怪的表情回头不停的瞄着猴爷和奈非天,那表情就像奈非天小时候在黑网吧里http://www•hetushu.com看到那些玩传奇不小心打出裁决然后只要有人从身边经过就会点开装备栏晃两下的死宅一样。
“别碰!不要碰!”
“猩猩!你是不是生病了?你当我们这里是垃圾箱吗?什么人都往这里带?”
电梯一直往下落,速度虽然慢,但时间有那么长,大概也落了个有五分钟,所以初步估计这家伙的基地大概在地底五十米左右。
“傻猴子!”小姑娘咬牙切齿:“你是要让我气死吗?”
着……什么纳米、什么机器人、什么碳基生命、什么利维坦、什么不留疤……
而这时,不远处传来响动,接着一个轮椅慢慢的出现在拐角,而轮椅上坐着一个柔弱的不像话的小姑娘,棕红色的头发脸上还有几颗雀斑,样子倒是不丑,但眼神相当的犀利。
到了尽头,有一扇沉重的铁门,即使是大猩猩这种有一把死力气的家伙也不得不用尽全力才能掰开这扇门,而在即将要走进去的时候,他突然回头对猴爷说:“里面都是这个时代没有的高科技,你们一定要小心,不要随便触摸。”
伊莫拉稳住了身影,看着变成碎片的苍蝇,却怎么也找不到刚才那道黑影了。
果然,一顿酒喝完,猴爷那边还没结束,一直到大概三个多钟头之后猴爷才把那已经写不下的笔记本扔回小姑娘的怀里:“后续的计算量太大了,你一个人肯定不行,不如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找点厉害的人一起来啊。”
小姑娘沉默一阵,然后仰起头看着猴爷:“你一定是S级!”
可就当她闭上眼睛打算最后一击的时候,突然一股莫名的威压从身边出现,她连忙睁眼却发现身侧只有一个黑影一闪而过,接着那个黑影撞在了苍蝇身上,那只苍蝇就这样在半空瞬间化作了一捧散发着恶臭的花朵……
“这是BOSS的发明,它跟无线电不一样,BOSS说这个在未来不管多远都可以瞬间完成通话,更像是没有绳子的电话。如果它普及之后,或许会改变整个世界的生活方式。”
猴爷撇撇嘴,没去管猩猩,径直走到椅子前坐了下来,对旁边正垂着头打瞌睡的奈非天说:“这组织是不是有点太简陋了?”
苍蝇怪叫一声,发疯似的冲向伊莫拉,顿时场上飞沙走石,大有天崩地裂的架势,而伊莫拉冷不丁之下,居然跟丢了这个发狂的苍蝇,接着她就感觉一股大力撞在了她的身上,一阵剧痛之后她就被生生撞倒在了地上。
“就是可靠。”奈非天看了一眼正在厨房做饭的猴爷:“他强迫你从地下室搬出来对吧,他其实是不愿意看到你住在那种地方。”
“挺好,A级应该很强吧。”猴爷抬头看了一眼斑驳的天花板:“为什么住在这里?”
“我特么问你这个了啊?”
“你的赏金就这么被你糟蹋了!快点滚下来。”
“他们怕是喝多了。”猴爷一指:“你家猴子在跳舞。”
“找人?”
“你别看那家伙这样,他啊属于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奈非天坐在公寓的阳台上和伊莫拉聊天:“相处时间久了,他特别招人喜欢,特别招女人喜欢。”
“对对对,早让她来就好了。”
猴爷一愣,从身后拿出一把棍子:“这个?”
算了,猴爷看他醉了,也就没再说什么,而是看向了那个正悄悄剥香蕉吃发闷气的小姑娘:“猴子说你是A级?”
高科技……您开玩笑的吧,在这个计算器都没诞生的年代,再高的科技能到什么程度?难道还真的有弗兰肯斯坦不成?
猴爷一个响指,世界的时间突然停顿了下来,之后他从屋顶跳了下去,走到苍蝇的面前。轮圆了手上去就是一巴掌接着一脚:“你特么这种桀桀的笑声从哪特么学来的!老子最讨厌这么笑的人了。”
而就在她一走神的瞬间,她的腰上就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她的动作为止一顿,就是这么一顿的功夫,苍蝇抓住了机会,它双手的尖刺直接冲着伊莫拉的胸口就刺了过来,速度之快,电光火石。
“我觉得挺好的,我小时候一直想养只猴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