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四章 西斯廷教会的人脑子都有点毛病

“你……认识他?”
其实奈非天也隐约感觉到了,但因为对他来说实在太弱小了,所以他并没有太在意,但依夏却是实实在在的感受到了那股子不详的力量。
“你想去那就去咯。”
表演点什么呢,这可让依夏为难了。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表现的太风骚不太好,可是如果不拿出点实力就又会被人看轻,这可难办啊。
“很正常,不过我们现在远不如兄弟组织了,国家纷乱的很,我们已经从国家护卫者沦为了三流的小组织,所以能做的事不多,甚至因为日本人承认我们的存在,导致民国政府并不承认我们的合法性。”掌柜的颇有些无奈地说道:“所以我们无法名正言顺的干什么,这次组织的兄弟去上海就是和李宗仁、白崇禧洽谈这方面的事情。”
穿上大衣,两个人慢慢走在空荡荡的街道上,空气中传来一阵阵腐臭味,那味道就像是有什么东西烂了很长时间没人管一样,气味极为恶劣。
不过物资匮乏这种事能难倒奈非天吗?显然是不行的,他能够弄出他想到的一切,只是很多东西如果出现在这里就很难解释,甚至可能会引起一定的骚动,所以他相对还是很克制的,只弄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和依夏最喜欢的咖啡机。
奈非天看着依夏若有所思,张嘴便问了一句,不过依夏却没有立刻回答,只是嘴角扬起一抹笑容,然后冷冷一笑。
依夏皱着眉头想了一会:“那欧洲的情况怎么样?”
奈非天愣了一下:“你想说什么?”
“是腐尸的味道。”依夏皱起眉头:“就是我们要去的那个方向传来的。”
这里没什么娱乐活动更别提什么消遣的地方,整个镇子只有寥寥几家铺子,还都是小饭馆、医馆和铁匠铺之类的生活必需品,据说这一代最近的娱乐型城市还是在几百公里之外的大上海。
在一阵让人牙酸的尖叫后,那个尸化的人渐渐瘫软了下去,然后身体靠在http://www.hetushu.com树边融化成一摊脓血,味道十分霸道,让猝不及防吸了一口的奈非天差点吐出来。
不过也对,毕竟掌柜的说的一点都没错,西斯廷教会的人脑子都有毛病,而这帮脑子有毛病的人碰到脑子同样有毛病的希特勒,恐怕好戏应该快来了。
依夏回头看了一眼被笼罩在尸毒中的镇子:“为什么不离开这里?”
“你们来了。”
掌柜的带着人离开,远处又响起了一阵阵的咆哮声,沙沙的声音不断传来,充斥着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氛。看来果然就像白天掌柜的说的那样,这里……恐怕也并不太平。
“没事啦,好歹也是曾经是顶尖的探员,虽然没有泰瑞莎聪明,可也算经验丰富呢。”
虽然他和依夏都没吃这丸子,但借着月光却可以看到这座小镇周围居然都被那种淡绿色的烟雾笼罩了起来,鼻腔里都被刺鼻的腐肉味充斥,可以说是很恶心了。
对于这么一群疯子,其他人当然躲着他们走了,而且还听说他们这段时间居然和他们深恶痛绝的影子议会联系上了,目的就是想借用影子议会的力量统一世界上所有的兄弟组织,凶残程度甚至超过了影子议会。
“你是说你这边也被怪异生物侵扰吗?”依夏在得到这个信息之后显得十分好奇:“美国也是这样。”
离开?
“总算安顿下来了。”
“这个味道……”奈非天掩住口鼻:“太恶心了。”
至于影子议会,那是个特别神秘的组织来着,掌柜的其实并没有有什么信息,唯一知道的就是他们和西斯廷教会合作了,而且在欧洲已经开启了第二次黑暗时代,有传闻说他们正在和一个叫阿道夫希特勒的密谋寻找世界轴心。
听到依夏的话,掌柜的只是苦笑了一声,默默摇了摇头之后,走到那半人半尸的人面前,掰开它的嘴巴又拿出了一颗丸子生生塞了下去。
两个人越过城墙走http://m.hetushu.com了大概五十米,就看到三五个人手中正扯着一根线,而线的另外一头有一个人样的东西正在挣扎,从那东西的咆哮声来看,应该不是人类,而越是接近那股腐臭味就越加浓重。
在依夏说明来意之后,他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下来,不过他很聪明的没有把话说满,并没说一定能帮她解决问题,只是说尽可能完成。
“行,我们先研究一下这个药丸子吧。”奈非天伸展了一下手臂:“你既然来了兴趣,那就玩玩吧,反正我无所谓。”
这个问题让奈非天比较难回答,想了一圈还是默默摇头,坐在那里就不出声了。
别人也许还让奈非天不太熟悉,可这位大佬那可是如雷贯耳了,不过在这个世界里他好像跟原本系统有所不同,不过在地球上的时候他好像也对神秘学研究了很长时间,在这的话似乎就直接明目张胆的合作了?
按照从地球上的历史来看,希特勒这个家伙吧,如果能拿到博士学位的话,一定可以叫砰砰博士,狂轰滥炸的能耐和他大屠杀的能耐并驾齐驱,现在又加入了神秘领域的加成,看来这个世界果然要和猴爷估计的那样,提前爆发二战了。
依夏点点头,然后叹了口气:“看来想在这里找人的困难度也是非常非常高的,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
掌柜的留下一句话就带着人离开了这个地方,而从他的背影可以看出来,他恐怕也是绝望的。
这句话奈非天是认可的,好不夸张的说,但凡是一神教的信徒,脑子多多少少都有些问题,带着一种不好明说的偏执。
“习惯了……”依夏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只是觉得很有意思,不是吗?”
奈非天接过丸子闻了闻:“糯米。”
“当然是我。”依夏嘿嘿一笑:“不过她太聪明,我没赢过她。但总有一天我要让她尝尝我的厉害。”
奈非天的建议让依夏眼神一亮,这个根本闲不住的姑娘hetushu.com碰到刺激的事怎么可能还忍得住,只是奈非天不开口的话,她也没立场去说什么,毕竟她知道现在谁才是头儿。
1927年突然回国、返乡,在这个中部的小地方开了一家药房,充当起了联络官的角色,然后迅速成为东方教派的头目之一,可以说一生活得相当丰满,很让人羡慕。
“出去看看?”
“嗯,感觉到了。”奈非天用中文开始交流:“这是……僵尸?”
他说着,用下巴点了点那个被墨斗缠住的充满尸体味的东西,颇为无奈的摇头:“没有吃清尸丸的人,一旦接触这些尸毒就会变成半人半尸的东西。”
不然……给表演个胸口碎大石吧。
掌柜的像幽灵一样从旁边走出来,他还是那一副乡下小地主的打扮,脸上表情却十分严肃,看起来心事重重的。
相比较而言,大能力者的能力在他身上反而是用得最少的,脑子那可叫一个好使,奈非天甚至认为这个家伙去当一个老师绝对是没问题的,甚至于可以教出很精锐的学生。
依夏长出一口气:“想到昨天这个时候我们还在纽约,我就觉得不可思议。”
“泰瑞莎?哦……对了,你和泰瑞莎打架谁会赢。”
“这一代这几年都不太平。”掌柜的叹了口气:“白天看不出什么,但入夜之后,方圆十几里都会被尸毒笼罩,镇上我们摆了阵法,但仍然保不齐有误打误撞靠近这的人。”
依夏提出的问题,他恐怕也想过吧,但……这个世道,这一镇子的人又能去什么地方呢?注定要被这个世界吃掉,那在熟悉的地方离开相对应该更加温暖一点吧。
可以说一个外交官的圆润在他身上体现的是淋漓尽致,让人和他在一起时明明如沐春风却无法实实在在的落下好处。
“能。”奈非天轻轻皱起眉头,模仿着猴爷的表情:“虽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成了你弟弟,但他是不可能那么容易受到伤害的。”
奈非天笑了笑,来到窗口m•hetushu.com看了看外头的一片萧条:“看来你真要找人,恐怕还是要去大城市,在这里恐怕真的是没什么希望。”
她不会中文,全程都由奈非天和掌柜的帮她翻译,奈非天不用说,虽然学识之类远不如猴爷,但同声翻译之类的还是手到擒来。让人没想到的是那看上去穿着打扮都土气的掌柜也是个掌柜,一口正宗的英伦腔让依夏感觉自己正在和一个欧洲古老贵族交流。
不过还好,最后表演环节就这么被莫名其妙的取消了,看着一桌子男人笑着把这件事当个玩笑,依夏显得很迷茫,作为一个典型的西方文化熏陶下长大的人,她真的对东方的这一套毫无办法。
再看看自己,不过是仗着大能力者的身份在肆无忌惮罢了,综合能力还差得远。
“有东西出现了,就在城外。”
“是的。”掌柜的说完,展开手,掌心有两个粉白色的小丸子:“这是清尸丸,这里一到晚上就尸毒弥漫,吃下这个才能不中毒。”
外头的天已经完全黑了,整个镇子里的人都缩回了家里,街上空荡荡的,山风吹过荡起一层灰尘还有那种隐隐约约的呼啸声,都让这座小镇透着一股子诡异。
在掌柜的叙述中,西斯廷教会就是这样,他们原本在教权衰落之后已经偏世俗化了,但就在五年之前这股风气突然被扭曲了,他们开始联系和收编世界上其他的兄弟组织,名义上都是用作对付影子议会,可只要有不配合的就会被定义为异端,其中美国的刀锋之舞是他们认定的最大的异端,形同水火,甚至前不久还发出了圣战的言论。
掌柜的笑了笑,吃了口菜后说道:“现在整个欧洲的兄弟组织都被西斯廷教会控制,我认为他们的脑子都有点毛病。”
宣统三年留学英国,也就是辛亥革命那一年去的英国,1919年参加了巴黎和会担任顾维钧的法学顾问,在英国成为了第一个华人法官,虽然不是最高级的法官,但这个年代华人的地位和图书并不高,能在这时成为法官的华人,可以说是相当了不起了。
“你怀疑……”奈非天轻轻点头:“嗯,这方面我可不在行。”
她笑的很甜的,但这股子甜里总有一股血腥味道,仿佛那个召唤出地狱军团刀锋公主再次回来了一样。
“嗯,我……”
奈非天突兀的话让依夏茫然的转过头,而奈非天连忙摆手:“没事。”
“世恶道险,生活不易。”
“嗯,还有其他几味药,都是防尸毒的。”
“喂,正常点。”
“有些事想不明白。”依夏轻笑着把药丸收回口袋:“我们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怎么样?我对这种神奇的草药学很有兴趣。”
在这里,奈非天不得不佩服猴爷这家伙,他虽然看上去懒的不行,但他对于事情的分析总是可以用惊人来形容,而且还不是那种一拍屁股想出来的结果,而是通过各种各样数据和分析进行整理来分析整个世界的情况。比如美国的金融危机,猴爷在几天时间内就分析出了里头的问题,之后还有欧洲的情况也都是他通过现有数据分析得出来的。
说着,她张开手拿出刚才掌柜的给的药丸:“他为什么白天不给我们。”
阿道夫希特勒啊……
一餐饭吃完,掌柜的就把他们带到了准备好的小院子里,这里环境相比较而言很一般,但在这个偏远的小镇上来说那可是相当不错,毕竟这个小地方的生活习惯还停留在清朝末年,要知道清朝的真面目可不像清宫剧那样光鲜,还珠格格也不过是披着古装的偶像剧罢了,真正的大清朝可是很糟糕的。
“看来要好好学习了。”
依夏的话说到一半,她的武器突然弹了出来,奈非天回头看了她一眼:“感觉到什么了?”
虽然不知道这两个人有什么仇,但奈非天可知道现在那个泰瑞莎可是猴爷罩着的人了,依夏想要实现这个愿望,恐怕难度有点高,说不定还会因为触怒猴爷而遭到灭顶之灾,最后肯定还得他去当和事佬。
“你在想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