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四十七章 你摊上大事了(上)

“对了,小猴子。之前是不是有人给你介绍男朋友了。”建刚拎着迷迷糊糊的布布从楼上走下来时,顺口问了一句正坐在那吃饭的小猴子:“去见了没有?”
“反正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吧。”建刚帮小武的面包上抹好牛肉酱,然后再把一瓶用保温杯装着的热牛奶塞进她的书包里:“他那种祸害不会那么容易完蛋的。”
不过虽然是类似全职主妇的生活,但戴微的公司倒是蒸蒸日上,因为大家都是熟人的关系,所以塔娜那边过来的亚人,只要有当艺人的想法都会优先到戴微那边报道,而且还有小红帮忙,所以她之前的小工作室已经变成了一个制片厂,画面效果直接超过了好莱坞,现在正在跟华纳兄弟抢最赚钱电影公司的宝座,所以这个小妇人虽然很低调,但也是百亿级别的富婆了。
“滚吧,找你姐去!你就是个种猪!”
开玩笑,大魔王敲诈,谁敢说个不出来?她在这一代多有名啊,基本上就是那种连西院的不良少年之王听到都要哆嗦的存在,督查都不敢查的顶级大魔王。
不过虽然请大魔王吃饭之后基本上这个月就要吃土了,但有幸能请她吃饭的话,那说出去绝对是有面子的,因为作为都市传说之一的大魔王建刚,传说她是为数不多的半神之一,也号称最接地气的半神,至于究竟是怎样的半神,谁也不知道。
“滚滚滚滚!!!”
把人都赶走了,戴微笑眯眯的起身收拾,而建刚把脑袋搁在桌子上,絮絮叨叨地说道:“微姐,我算是知道什么叫不做家翁不知难啊,这么多人就你能让我省心。”
建刚叹了口气,然后一指十九:“今天你送他们上学,轮到你了。”
大能力者消失了,世界的运转变得无比的顺畅也无比的平淡,一切都按照之前他们还在的时候确定好的框架在往下走着,毓卿接管了超能协会和塔和_图_书城的所有工作,他、张群带着第二代猴子小队的那几个年轻人现在可以说是干的风生水起,反而这第一代的人却退居了二线,一个个整天都没什么事干。
戴微知道建刚在烦什么,两个人理论上的基因是一样的,可以算是同一个人,但流苏整天都有事情干,忙忙碌碌,而建刚整日无所事事,这种反差让她有些心里不舒服,但毕竟这种事事关面子,不好说破,所以戴微只是笑了一声,并没有说话。
走着走着,走过一个小亭子时,里头蹲着几个同样无所事事的小瘪三模样的人,他们看到建刚之后,就开始吹口哨,大叫美女,然后建刚把他们给揍了一顿。
“请请请!必须请您吃饭!”
“不用,我能搞定。”张群赶紧拒绝建刚:“你要真没事,就帮我去照顾一下我媳妇,怀孕八个多月了,随时可能要生。”
“哪里哪里?我去我去!”
“滚,你都忘了你怎么抱大腿的了吧。”建刚一听十九说这话就气不打一处来:“自己抱大腿的时候怎么不说自己掌握的事。”
也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呢,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通讯全部断了,间谍机器人也都没有再回来。
张群那边沉默了一阵,然后一言不发的把建刚的电话给挂掉了……
“你个寡妇,屁事真多。”建刚撇撇嘴:“最看不上你这样的了。”
“我一幅画能卖上百万哦,你呢?”
“你也找点事情干吧,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戴微拍了拍她的脑袋:“会老得快的。”
“别来。”张群的语气充满了嫌弃:“我和毓卿中午之前要去一个新发现的平行世界执行任务,已经有十二个特工死亡了。”
“还是个游手好闲的光棍。”十九给小武擦了擦嘴巴,不合时宜的插嘴道:“我觉得没有男人并不是什么坏事,女人的世界完全可以自己掌握。和_图_书
小猴子趁着他们斗嘴的时候,赶紧拿上包,顺手在桌上拿起一杯咖啡一饮而尽:“不跟你们说了,我上班去了。”
“我都行,反正你们请客。”
“说对不起有用,还要什么王法?来点实际的。”
“你不是我女朋友,挂就挂了。有什么事,直说,别用那个调调说话,吓人。”张群的声音冷冷的:“我这很忙。”
“不想去,看到她就烦。”
“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生活的权利啊。”小猴子看了看手表,边走边说:“不跟你们说了,迟到了。”
当然,市场份额突然猛增也是要感谢魔法世界和地球的全面合作,现在去到魔法世界已经比出国更简单了,在解决了轨道断层衔接的技术问题之后,全世界都有直达的火车,从世界上任何一个角落到达塔娜的世界都已经建成了八小时生活圈,甚至现在横跨太平洋都不再坐飞机了而是直接把那边当成中转站进行转运,就光是物流和客运赚的钱,就已经超过狮子帝国以前一年的赋税。而现在他们甚至免除了所有的农业税,可即使是如此,资金也在大量涌入,所以导致他们的基础建设速度几乎是一天一个样。
小猴子很明显的翻了个白眼:“你现在这么像妈了,我俩同辈好不好,而且你自己还是个光棍呢。”
当然,她的生命似乎很悠久,所以她的状态并没有和往常有什么变化,整天都在为了那帮不让人省心的学生们费心费脑,甚至之前还由她主办了一次东西两院的学术交流,现在全世界都邀请她去办主题演讲,忙得后脚不沾地。
见到大魔王在这方面这么好讲话,他们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不过这种鬼天气实在是不好打车,所以几个小瘪三实在没办法之下,只好求爷爷告奶奶的借了一台车,这才载着建刚直接往市区开去。
他说的时候很忐忑的看着建刚,生怕对面的人http://m.hetushu•com一言不合上来就是一巴掌。
“我中午去你那吃饭啊。”
说完,她走上楼,直接进到布布的房间把她从被窝里拎了出来,而听到楼上的呼喊挣扎声,下头的人却没有一点意外,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情。
但在这地方么,规矩实在太多,督查多如狗,稍微出点什么事,在一分钟之内督查就会到现场,所以这帮小瘪三看到漂亮姑娘也只敢喊喊美女、吹吹口哨。
“我说,你现在守着那个小公司有什么意义啊?”建刚眼明手快,一把拽住小猴子:“你可是现阶段最强的了,整天跟人挤公车,你不觉得不合适吗?”
戴微没反驳,只是把盘子碗收走之后,端进了厨房,接着她的声音从外头飘了进来:“中午你自己想办法,我有个董事会要开。”
“知道了,晚上酒吧去不去?”十九像牵狗一样拽着三个小朋友的书包带子走到门口时,突然回头:“有一家新开张的,听说调酒技术不错。”
这帮人被揍完了才发现揍他们的是这一片当之无愧的无冕之王,上到总督察下到流浪狗都不敢用正眼瞧的大魔王建刚,这帮小子当时就吓尿了。
“吃火锅行吗?”有一个瘪三提议道:“我知道有一家味道特别好,而且不贵,不过在市区……您看。”
“握草!”建刚立刻暴起:“不能忍!我要杀上门去!”
“你年纪不小了。”
“也就是我关心你,要换别人你看我说不说。”建刚把布布扔到位置上之后,一屁股坐在小猴子身边:“说实话,你的条件不错,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让毓婷给你打听一下,哪个世界的王子之类的。”
戴微仍然带着孩子,不过因为这次有十九的加入,两个单亲妈妈一起带三个孩子其实比一个人带两个要好上很多,特别是小皇帝又乖又懂事不怎么要人照顾,所以小武和布布这两个不让人省心的东西分摊http://m.hetushu.com下来,反而比之前更轻松了。
因为是工作日,又是严寒的大雪天,公园的人特别少,连流浪猫都不愿意在这种鬼天气跑出来遛弯,而建刚就像个天煞孤星一样在这里瞎逛着,时不时的还从哪抠出一大坨雪,生生给碾成一团坚冰然后扔出两千米……
小猴子一听,牛奶差点从嘴里喷出来:“你们怎么都对我这么关心。”
其实现在所谓市区,繁华程度还不如这边高,这个地方隐约已经成了一个学园都市,魔法学院现在只占了很小一部分了,医学院、科学院反而是大头,几个学院加起来人数都快二十万,周围的配套产业聚集起来的人数更是可怕,所以隐约已经成为了一座新兴城市。
塔娜仍然在经营着她庞大的帝国,迪亚也因为星灵召唤而回到了母舰上,剩下的人正儿八经的有工作的反而是那个呆名远播的流苏,人家现在身为东院的最高领导,每天的工作日常满满当当,开宗立派的梦想终于在这个不属于她的世界里被实现了。
“猪的量词应该用‘只’吧?”张群停顿了一下:“或者用‘头’?”
“对啊。”十九特别自然摊开手,然后坦然承认:“但是前提是有那样粗壮的大腿让我抱,你能找一个比那个大腿更优秀的人吗?难道我这么优秀的女人要去和一个蠢笨无知还丑的人将就吗?”
叶菲穿上了探险服,在各个世界里来回穿梭,仿佛就像大结局了一样,心无所求。不过每个月她都会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都会带回一些奇怪的东西,比如沙发上的那只大猫,那是一个原始星球上最强大的猎食者,虽然现在看上去就像猫一样,但战斗状态时这玩意能长到四十米长。还有什么星球大战里的光剑、泰坦世界里的龙蛋,总之她现在仗着自己很强就有些飘了,甚至还利用自己之前的情报关系网开始在各个世界之间贩卖一些小玩意,赚钱和图书不多,图个充实。
这时张群的回电就来了,她冷笑一声接起电话:“可以啊,挂我电话啊。”
“哦……”建刚把脸贴在桌子上:“我去吃自助。”
“谁说我在等了!你瞎说。”
虽然现在仍然还存在这文化差异和语言差异,但按照这个势头走下去,用不了多久两个世界就可以做到无缝衔接,而文化作为最有流动性的东西,已经成为了两边的民众最能接受的东西了。现在魔法世界开始流行圣诞、新年和春节,地球也开始涌起了古拉德节日热潮,影视作品、小说、动画开始全面的互相渗透,地球人热爱神秘的魔法世界,而那边的人痴迷先进的科幻世界。
建刚坐在亭子里双手抱臂,看着这几个被打得皮青脸肿的小瘪三冷笑:“我今天中午没饭吃,你们看着办。”
“好歹是当过摄政王的人,你有点追求。”
“我找张群玩去!”说着,她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张群:“喂,小群子,在哪啊。”
“喂喂喂!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啊,我是时间撕裂者,我理论上可以拥有无限的寿命。”小猴子摆手:“这事不劳你们费心啊,谢谢了。”
“你可别去了……我们都被多少家自助餐加黑名单了,去学校食堂吃吧,流苏那边的伙食很好的。”
凄凉的建刚最终还是一个人走出了门,漫无目的在白雪皑皑的冬天闲逛,她虽然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寒冷,但为了不显得太过分,她还是穿上了圆滚滚的羽绒服和雪地靴,已经很长的头发披在身后,看上去就像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似的,如果看她十年前的照片和现在基本上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有更年轻的感觉,总之就是逆生长的典范人物。
在一个普通的早晨,晨光从窗口洒入,音响里传出轻快的曲子,外头白雪皑皑,窗户的玻璃上凝了一层水雾。沙发上趴着一只胖胖的大猫,时不时抖动一下耳朵,然后抬起头警惕的看看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