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五章 小小冒险者(下)

“可是他们说他们是……”奈非天拍了拍脑袋:“我大概明白了。”
鱼龙刚要暴起,却被猴爷先发制人一脚给踹回了凳子:“这是尸臭。”
“所以说,任何污染绝对不是没有源头的。”猴爷站在石头屋子外头不到一百米,背着手笑道:“给你们科普了那么长时间的东方教派术法,你们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当然。”鱼龙在院子里逗鸟,听到奈非天的话后颇为不屑地说道:“在五福地上布了阵法,把这个本来是风调雨顺、连绵不绝的地方变成了个养尸地,这种人不是邪教是什么?”
勉强跟上猴爷的脚步,依夏觉得自己所谓的刀锋公主在这些人的面前简直就是个笑话,如果不是人家特意放慢了脚步,自己恐怕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人家的。不过随着一阵移动之后,前方的速度终于慢了下来,接着他在一个空地中停了下来,而在他的正前方却是有一所石头屋子,这和周围环境明显不合拍的石头屋子突兀的立在那,而烟囱里冒出浓到呛人的恶臭烟雾。
“这东西从哪来的?”奈非天凑到两个变态之中:“为什么屋顶会有尸臭?”
尸臭?奈非天倒是没想到,虽然他一早就http://www.hetushu.com觉得这屋里有股怪味道,但却没往那方面想,只是下意识的认为这是老房子年久失修的味道,现在没想到居然是尸臭味。
“在博弈双方力量悬殊时,被压制的绝望的眼神是我最好的礼物。”猴爷点上一根烟:“这是我的恶趣味。”
看了看表,大概八点左右,那种带着恶臭的雾气再次出现,准时准点,如同上班。而随着雾气升腾而起,周围的山林中传出了一阵阵的嘶吼,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又中招了,反正已经有人中招就对了。
“握草,你特么有病吧!抠了P眼儿的手往我这蹭,臭的老子……老子今天腿给你打断!”
除了鱼龙,奈非天和依夏都俯下身子闻了闻,发现还真的和他们屋顶上的味道一样,只不过这个味道更浓郁也更恶心,屋顶上的还能接受,这个谁闻谁吐。
“只一晚上。”猴爷点头。
“我觉得你很无聊,你这跟用正规军团围剿盗窃团伙有什么区别?”
其实说白了,东方教派的术法秘籍和任何一种术法都很相似,无非就是能量的运用,只是有些时候这种运用的方式不太一样罢了,比如都是平底锅,西方和图书人用来煎鸡蛋煎羊排而东方人更喜欢拿来做煎饺,说羊排比煎饺高级的人那见识可以说是非常浅薄了。
“如果没猜错,这应该是东方巫术的一种,利用神奇的草药熬煮到一定的程度之后以人类高度腐烂的尸体为楔子引发的连锁反应,这种烟雾含有剧毒,普通人如果沾上就会被毒素感染,这种毒素……”
“呼,真是个贫穷落后的地方。”猴爷站在奈非天的小院子的屋顶上俯瞰整个小镇:“这里倒是适合成为邪教聚集点啊。”
“尸毒如果被太阳直射就会失去大部分的效果,所以这里只有晚上会有着东西的原因。”猴爷甩了甩手:“那条鱼,有什么想说的?”
所以在三个大能力者的合力研究下,整个东方体系的脉络都被理顺了,而在这个过程中,跟着语言学大师学习的依夏还顺便精通了七种亚洲区的主要语言。
“你们有点正事没有,我们现在应该去大上海找最后那个大能力者了。”鱼龙的表情显得很不满:“你们不想出去,我还想出去呢,就算满世界流浪也比在这有意思。”
“人是最有意思的生物了。”猴爷从瓦片上捻起一撮绿色的东西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和图书后继续说道:“很多人会做出你无法想象的行为,如果一旦深究,其实都可以从里头找到属于他们自己非干不可的理由。有时候可能是一道菜比较好吃、有时候可能是一个姑娘比较好看,或者是曾经这里有人棒打了他的鸳鸯,他要报仇。所以一个人干任何事情都不要去深究原因,人这东西经不起琢磨。”
夜幕降临,照例掌柜的那边的小伙计也来叫奈非天他们去吃饭,但奈非天这次并没有答应,说是有客人拜访,今天就不过去吃了,伙计离开之后也就再没人过来,应该是掌柜的应允了这个要求。
感觉到时间差不多了之后,猴爷身体猛地弹了起来,像只跳蚤一样在山林间跃动,他的速度不快,为了方面弱鸡依夏能跟上脚步,至于另外两人他是丝毫不担心,这要是都跟不上,还当个毛的大能力者。
而猴爷显然没兴趣理他,只是从屋顶跳下来,把手指上的东西往鱼龙鼻孔边一抹……
不过虽然他们俩在人前互相辱骂、打架互殴,但又一次依夏半夜睡不着起床看书的时候,发现这两个人居然坐在屋顶上喝着无酒精饮料聊着天,虽然隔了很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那个神态却十分自然、http://m•hetushu•com缓和,丝毫没有针锋相对的样子。
“老子不需要你科普。”鱼龙皱起眉头,竖起一根手指:“只一晚上。”
“要走你走,我这个人好奇心比较旺盛。”猴爷伸展一下四肢:“这件事很有意思,干大事之前加点调味剂也不错,毕竟一个人的一生中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干无意义的事,比如玩游戏比如放空自己,无意义的事在很大程度上能缓解压力。”
只是相处的时间虽然很长,但鱼龙和猴子之间的矛盾丝毫没有缓和,反倒是奈非天和鱼龙的之间的矛盾基本化解了,而且相比较而言,虽然猴儿和鱼龙的模板很相似,但鱼龙要更有趣一些也更幽默一点,但相对的他在掌握知识这方面要弱于猴爷,至于打架的话,两人至今没能分出胜负。
是啊,话说到这了,要还不明白他不就是真弱智了么,把这个地方用毒雾和外界分割出来,自己则躲在山坳里偏安一隅,就像早几年那些军阀割据一样,占领一个小镇就敢说自己叫司令或者大帅,现在形势不允许那样,但以这个方式倒也是不错的选择。
华灯初上,镇子里那些低矮的房子里都透出微弱的烛光,站在山上看着这个被群山环抱的镇子,总有些恍hetushu•com如隔世的感觉。
被这么一说,鱼龙也反应过来了,仔细的嗅了嗅那股子恶心的味道,然后点头:“是尸臭。”
“尸毒。”猴爷摘下一片叶子,用手抹了一下叶面:“闻闻。”
“你知道晚上周围的尸毒从哪来的么?”猴爷笑了,然后卖关子:“今天让你看看。”
从那个空间里出来,时间不过才走了半个下午,但在不对称时区里,已经足够他们把东方教派的法术研究个齐全了。
对了,这两个人有个很鲜明的共性,那就是都不喝酒,不管在什么时候都用软饮料来替代酒精,硬要说区别的话,鱼龙偏爱起泡饮料而猴爷更喜欢果汁饮料。
中文、朝鲜语、日语、印地语是最主要的语言,而依夏虽然比她曾经的好姐妹泰瑞莎在智商上差很多,但这么长的时间,哪怕是一头驴也能有所长进。
只不过奈非天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主动的把自己困在这么一个破地方,掌柜的可不是一个乡下出来的土财主,他有着这个时代最卓越的见识和学识,自己本身就是个法官出身还曾经当过外交官,这样的人跑到这个乡下地方建立个邪教?说不过去吧。
“你是说……那个掌柜的是邪教?”
“就你屁话多。”鱼龙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