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六章 关于技术宅的恐惧

“和警察。”鱼龙指着不远处正朝他们走来的几个警察。
其实别说鱼龙了,就连猴爷都觉得惊奇,他真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蠢萌的奈非天给教育了,这让他大跌眼镜好吗,所欲在鱼龙震惊的时候,猴爷拍了拍奈非天的肩膀把他叫到另外一边:“怎么突然就开窍了?”
“喝醉的酒鬼。”鱼龙指着奈非天。
警察这时候果然很配合的走到他们面前,手上拿着警棍上下打量着这几个人,不过他们倒是没直接难为他们,毕竟能在这片当巡警的那可都是眼力价不错的人,面前这几个人男的高大帅气、女的风情万种,身上的衣服一看就是精品中的精品,脚上还穿着只有上等人才能穿得起的高级皮鞋,这都是那些吃不饱饭的下等人能有的?那些下等人可都是穿得破破烂烂面黄肌瘦,哪有面前这几个人这么精神,所以这要是瞎搞的话,明天下岗都是轻的,说不定就得到黄浦江里去找了。
“你们……”依夏满脸懵逼的站在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们突然就发脾气,但关系一定很好对吧……”
“因为故土难离。”掌柜的摘下帽子,惨然一笑:“这大概是最后能够保护家乡的方法了吧,战争要来了,你们知道吗?只有这种方法才能让这里变成一片净土,最污秽的方法也许是最有用的方法。”
“真的?”猴爷颇为怀疑:“干柴烈火的,你们忍得住?”
“过来。”鱼龙毫不客气的朝他招招手:“我问你,这边的西斯廷教堂在哪?”
猴爷看了他一眼,呵呵一笑……
“不是开窍了,是看书看的。”奈非天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在那个空间里跟依夏共处了好多年了,这段时间我们就是疯狂学习。”
“懂懂懂,不过我特别好奇,你这种一看见书就头疼的人,怎么突然有动力念书了?”
而很快,掌柜的带着人来到了这个已经被摧毁的石头屋前,而猴爷他们并没有避讳和_图_书,猴爷仍然坐在那抽着烟,眼睛在黑漆漆的深夜散发着一抹莹莹蓝光。
菜鸡就是菜鸡,菜鸡的眼里永远只有菜鸡,掌柜虽然也并不是那么强,甚至这些人捆在一起都不是依夏的对手,但他有见识啊,毕竟曾经见过那个永垂不朽者的人,他刚才从面前那三个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和永垂不朽者身上同样的气息,这种味道真的是太危险了,危险到让人连挑战的勇气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强撑着场面。
果然,还是游戏好玩,至少在游戏里他还能体会到惊心动魄的失败的感觉,一个人的人生没有了波澜,那真的是太无趣了,难怪会有那么多人未老先衰。
“这个时间会在外面游荡的只有拉客的小姐。”鱼龙指着依夏。
猴爷眉头皱了一下:“黄老走的时候,你去看他最后一眼的么?”
猴爷一指鱼龙,奈非天手中立刻出现了二十个巨大的剥了皮的橘子,狞笑着走向鱼龙。鱼龙当然反抗啊,所以转瞬就跟鱼龙扭打在一起,而奈非天则见缝插针的往他俩嘴里塞橘子……
“行行行,你是你是。”猴爷懒得跟他说话:“我们现在去找人还是去休息?”
“这里可有不少,少爷要去教堂啊?可是这挺晚了,教堂都关门了。”
“你们……”
猴爷耸耸肩没说话,而鱼龙只是嘁了一声便不再回应了,看样子是都默认了奈非天的话,虽然他们现在肯定都很想揍他一顿。
而就在依夏手中已经开始凝聚力量的时候,奈非天却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然后从身上拿出了一包裹金条:“这是我给兄弟们打秋风的,谢谢诸位这段时间的照顾,那么我们就此别过。山高水长,有缘再见。”
“垃圾。”鱼龙指着猴爷。
“走,肯定会走的。”奈非天靠着树,手上捏着一个石头正在用小刀雕刻着:“不过走之前,能请你给我们解答一下吗?明明是保护神的角色,为什和-图-书么要干这种事呢?”
这倒也是最能读进去书的理由之一,其实大部分人对于读书的理解都有不同,有为了装逼的、有为了知识的、有单纯为了兴趣的、有为了撩妹的、也有为中华崛起的,但归根到底不管是因为什么动力,只要能读进去其实都是很棒的一件事,总不能因为一个人只是想要健身而练武最后练成了武术冠军奖牌就不发给他吧?
好无聊啊,人生。
掌柜的仰起头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闭嘴。”
警察一脸谄媚的看着这几个人,而猴爷从他的衣服上看出来,这家伙应该是属于法租界的巡捕,难怪这地方看上去挺奢华呢,原来是闻名遐迩的黄浦区,也就是外滩咯?
“你在想什么?你特么什么眼神?”奈非天看着猴爷,咬牙切齿:“你那个关爱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掌柜的本来以为要开打,但没想到突然情况来了个急转弯,这个变化让他有些发蒙,但还是很利落的把那几根金条接在了手里,从那沉甸甸的手感来看,这是货真价实的金条,而且数量足够整个小镇子两三年的吃穿用度。不过同时他也很好奇,这么多金条他到底是藏在什么地方的?根本没看到他拿着包裹之类的东西。
“你好像很不情愿?抱歉,那本来就该是我的。”
“你说我们现在凌晨在街头游荡算什么。”奈非天伸了个懒腰:“找地方休息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提到这件事,鱼龙好像被踩到了尾巴,表情变得狰狞了起来,但又慢慢缓和了下来:“每年清明我都会去。”
千恩万谢之后,小巡捕屁颠屁颠的跑了。
“你也干了不少坏事,我不是一样没干掉你么。”奈非天捏着依夏的鼻子:“所以啊,好事坏事对我来说都不是事,我们本身就不辨善恶。”
而黄老离开的时候,鱼龙并没在他身边,这件事自然也就成为了他的痛,虽然表面上并不在乎,但被人提起的www.hetushu.com时候,他就会变得无端暴躁,好不夸张的说,如果刚才说这话的人不是猴爷,鱼龙已经暴起伤人了,真的。
果然这家伙是有感情的,虽然这B刻意在装酷,但刚才一瞬间的微表情却把他的真实情况写在了脸上,虽然只是一瞬间的暴怒,但这充分说明了这个家伙并没有骗人,他有感情而且情感十分充沛。黄老不光是猴爷的引路人,他对于鱼龙来说大概就像父亲一般,鱼龙的品行比猴爷端正的原因正是因为他出现的那一瞬间第一个接触的人是一个具有智慧的老人而不是一群粗糙的建筑工人。
说完,他也随即隐没在那道朦胧可以看到另外一端风景的门。
这时奈非天走上前,往那巡捕手里塞了一条小金条,拍了拍他的肩膀:“行了,你去忙吧。”
这话猴爷没法反驳,刚才在掌柜的鞠躬的时候他确实心软了,虽然他也很好奇那家伙为什么要干这种事,又无厘头又无意义,但当时那一刻那个中年人的眼神里蕴藏着无尽的无奈。那一刻,很多东西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不需要去深究了,就那样也挺好,高高举起轻轻放下,就当无事发生,只有热血动漫里的主角才会不顾一切的像猎狗一样追寻真相,这些年的成长,猴爷早已经明白不是什么事都需要一个答案的。
“那些因为它而死的人呢?”奈非天伸手虚指一下:“这是你的正义?”
掌柜的轻轻一笑,朝猴爷几人深鞠一躬:“那恐怕我就要对不住各位了。”
“西……西什么?”
“掌柜的,我虽然不知道你这么干的意义是什么,但大家朋友一场,希望你好自为之。”奈非天走上前,伸手一拍,那被摧毁的石头房子转瞬间就恢复了原样:“过犹不及。”
“你是在看我笑话吗?”鱼龙发现猴爷的眼神,立刻凌厉的回瞪了回去:“倒是你,说什么喜欢看别人绝望的表情,到头来不也还是心软了?”
“你们说过,和图书这次我说的算。”奈非天回头一手一个指着猴爷和鱼龙:“我的决定你们不能发言。”
“如果我要是不呢?”鱼龙抱着胳膊从阴影中走出来,脸上全是嘲讽:“你有什么能耐要求我。”
掌柜的站着眼前的一幕,颇有几分不可置信,他皱着眉头嘀咕了一句,然后叹了口气:“你们走吧。”
在这一点上,奈非天的确是对的,不管目的是什么,结果么……他不再那么蠢萌了,也算是给了当爸爸的一点欣慰吧。
“来人啊,喂公子吃橘子!”
“几位少爷小姐,这段时间治安不好,你们早点回家吧。”
最后那个人说他差点死了,他一点都不怀疑,因为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甚至都感觉到自己的生命线牟然断了,但幸好那个曾经跟他把酒言欢、称兄道弟的男人又把这根线给接了回来,这让他很庆幸,庆幸自己即使在过去了这么多年仍然没有丢掉私塾先生教的那句“有朋自远方来”。
“世上哪有什么正义不正义,不过就是为自己想干的事找个借口罢了。”掌柜的摆摆手:“这些日子我也以礼相待,希望各位不要妨碍我。”
在奈非天说完之后,他的身后有一扇门被缓缓打开,他牵着的依夏直接钻进了大门,连头也不回,而鱼龙双手插兜也走了进去,而猴爷在走进去之前回头对掌柜的笑着说了一句:“你差点就死了。”
奈非天看了看四周,然后突然咳嗽了一声,正色道:“我爱学习!”
他们离开了,悬着的心也落下了,掌柜的面对崭新的石头屋,默默叹了口气,转身慢慢往回走着,在进城的前一刻他回头看了一眼那漫天的星斗,突然有些苍凉的笑了一下。
旁边的猴爷冷笑道:“你就你,别带上我,我才是人类守护者。”
“吃我灭世号角!”奈非天掏出一个巨大的金黄色号角:“受死!”
“说人话。”
“不能说,说了要被封书的。”奈非天嘿嘿一笑:“你懂。”
“抱歉,和-图-书你不是了。”鱼龙插嘴道:“现在我才是。”
猴爷没直接回答,只是拍了拍奈非天的脑壳,语重心长的说:“好啊,读书好啊。长大了,终于长大了……”
“你要开始学习不用暴力解决问题。”奈非天看着鱼龙说道:“我从社会底层出来,我知道这个世界的规则。你们总有一天会回到凡人的行列,不想死就好好学着。”
坐在石头房子的废墟上,猴爷默默点起了一根烟,看着茫茫群山,怅然若失。他渐渐发现自己的兴奋阀值越来越高了,以前在街上和小流氓打一架都能让他开心,而现在即使捣毁了一个尸体工厂也无法让他感觉到波澜。
小黄鱼的触感差点让这个小巡捕热泪盈眶,他恨不得当场就跪下叫爸爸,毕竟金条啊……他也只是在巡捕房的洋鬼子的桌子上看到过,据说那是某个帮派的大佬为了保自己的小弟而给的贿赂,没想到今天自己有机会得到这个。
“谢谢提醒。”
而这时鱼龙看了看表:“嗯,你们肚子都饿了吧,那就站在这不要走动,我去给你们买几个橘子。”
猴爷只是回手一捏,直接把号角给捏了个粉碎:“装什么逼,要跟我近战是么?”
他们走了,掌柜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而旁边的人凑上来小声问道:“就这么放他们走了?他们要是把我们的事败露出去,我们……”
而现在已经抵达外滩的猴爷一行人正在边走边讨论,依夏不明白为什么奈非天要放过那个掌柜的,他不光干坏事而且还出言不逊呢。
鱼龙眉头一皱:“教堂。”
“Emmmm……”奈非天沉吟片刻:“其实一开始我真的读不进去,大部分的书都很无趣的,你知道的。但是实在太无聊了,不读书也没事干,所以我就强迫自己说多读书,而且我的动力根本不是什么知识,而是为了以后能在别人面前装逼,虚荣是原动力啊……而且不光读书,我还自己开始做各种试验,我现在已经成功晋级成了技术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