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六十七章 大概只要一拳

什么至高无上的神法力无边,可笑的凡人啊,这个世界上的真神已经有三个站在这里了,他们却始终朝拜那些人工杜撰出来的神,所以说凡人是无知的,地球上是这样,这里也是如此。
奈非天这时扭头小声问依夏:“五阶圣骑士什么水平?”
“等下!”鱼龙喊停:“轻点——真是糟糕的台词,不过你还是轻点吧,不然没人带路了。”
而精通历史的猴爷还知道,所谓的惩戒女巫那可是正儿八经打着正义的旗号干龌龊的事情,翻开那段历史简直就是一段槽点满满的黑色幽默和荒诞闹剧。
“没办法,这招好用。”奈非天耸耸肩:“面对底层民众的时候,他们追求的东西永远都是那几样,根据马斯洛的理论,在一般人满足了基本的生理需要之后,迫切追求的就是安稳了。这招对那些想要实现自身价值的人可没用,但有句话不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么。”
“我警告你啊,别再用那眼神看我了。”奈非天撇了猴爷一眼:“我受够了。”
这句话好像是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鱼龙当时就笑的不行了,世外高人之风顿时失去了方向,像一只翻滚的哈士奇。
“这位先生,您的话似乎很没礼貌。”
长大了,真的是长大了,奈非天终于不是那个小混混的模样了,这真的是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如果他还能进步一点的话,关于未来也就能安心了吧。
虽然不知医保是什么,但五阶圣骑士大人还是让自己的能力发动了,就像天使降临一样,整个教堂里都充满了神圣的光辉,晃得人睁不开眼。
“没事,我有医保。”猴爷呼出一口气。
“阁下可能对我们有些误解,圣骑士最坚硬的是意志。”
“并不是这个意思,您误会了。”那人摘下兜帽,露出一头漂亮闪耀的金色头发:“只是主人并不喜欢陌生人。”
当然了,这里最没话语权的就和图书是奈非天了,鱼龙的一切都是被他毁掉的,朋友死的死散的散,身份也被人取代了。虽然这都不能怪他,但到底是经他的手,所以奈非天真的没有办法去说什么。
这时一个身穿长衫的欧洲人慢慢从旁边走了过来,虽然他极力保持着和善,但眼底的愤怒是个人都看得出来,显而易见的对猴爷刚才那些话产生了强烈的抵触情绪。
跟着满脸不爽的鱼龙在大清早来到法租界的一个教堂门口,这是西斯廷教会下属的一个教堂,不过这种低级办事处倒是没什么特别的地方,里头也就是一些修女到处晃,连主事的神父都看不到。
应该是不好吧,因为心情好的人不会摆出那么一副脸色,不过他不说也就算了。
“你准备好了啊?”猴爷活动了一下手腕:“那我就来了啊?”
“你确定要试验吗?也许会让您受伤。”
“没必要搞清楚,一神教而已。”猴爷扫了一圈教堂,然后跟在鱼龙身后走了进去:“你只要记得一神教都很容易极端化,如果没有极端化,那就成了泛信仰,泛信仰还有什么好了解的?”
“其实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搞不清楚天主教和基督教的区别。”奈非天笑着说道:“总是觉得他们都一样。”
“是的,我是第五阶圣骑士。”
不过也难怪他会出说猴爷自己可能会受伤这种话,毕竟反击嘛……
圣骑士甩开猴爷的手指,继续用谦卑的语气对猴爷说:“这并不是倔强,只是我并没有那位先生想象的那么弱,我是五阶圣骑士,我有属于自己的骄傲。”
不过这里的体系好像跟地球上有些差别,地球上的西斯廷教派其实就是天主教,但这里却成为了一个独立的新型的宗教,虽然也都是用新约旧约之类的东西,但教义上多少也有些差别,但实际上又有多少人是真正了解所谓教义的么?说句不好听的,最忠诚和*图*书最虔诚的信徒大多是一些最底层的民众,对于他们来说,只管自己有没有寄托,才不管这寄托到底是交给谁了。
猴爷没管他们那一对狗情侣的窃窃私语,只是伸出手指在金发圣骑士身上戳了戳:“虽然被那家伙使唤有点不舒服,不过嘛……我很喜欢倔强的小朋友。”
“据说你们的身体像钻石那么硬对不对?”
猴爷也是有些诧异,不过他倒是没和鱼龙那样毫无礼数,毕竟人家圣骑士也是不明白而已,何必那么认真的去嘲笑人家,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大能力者们的力量完全就属于别人想象之外的存在,连学都学不到。
嗯……不过仔细想想的话,那人大概跟依夏在一个水准上的,放在普通人里头那可以说已经很接近神了,但……依夏曾经提出过让猴爷指点过一下她的攻击技巧,那一次依夏说她再也不要使用能力了。
当他再次回到五阶圣骑士的面前看着自带外发光的他,然后用手弹了弹他的胸口,果然有清脆的响声,而且手指也能感觉到更强的回弹力量。
“眼镜戴上戴上。”奈非天拿出一个太阳镜架在依夏的脸上:“这款适合你。”
而猴爷不动声色的来到他俩旁边,咧嘴一笑:“你上次还说要为鱼龙的未婚妻创造一个梦想国度。”
所谓异教徒不过都是一神教引申出来的恶劣的代名词,东方教派可都没有异教徒这个称呼哦,哪怕是道士碰到和尚也顶多互骂一句牛鼻子和老秃驴罢了。而为什么说一神教容易走极端呢,是因为教义里的那些内容大多都是直接否定了他人的信仰,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十字军东征这种裹着宗教外衣但内涵就是掠夺的荒诞行为的诞生,还有中世纪那场轰轰烈烈的烧人运动,什么女巫、什么恶魔,大多不过是一些可怜的无辜者和科学的先驱者罢了。
“我跟你这种野蛮人不一样和-图-书,我是湮灭好不好。”鱼龙啐了一口:“他看不起你!”
比如现在猴爷一行人在吃早点的铺子,就是曾经鱼龙第一次执行塔城任务时到访过的地方,虽然两个时空相隔何止千万里,但看到这个小铺子的名字,鱼龙还是忍不住的走了进去。
猴爷懒洋洋的抬头看了一眼,然后兴致缺缺的撇撇嘴:“这种事你不能干么。”
“您是被认可的人,是接纳了主人无上荣光……”
当然了,鱼龙的暴怒也是有理由的,大能力者他的排名不是第一就是第二,除了旁边那个一副懒洋洋的家伙是完全没有把握胜利的之外,其他大能力者他都不怵,现在居然被人说他的力量是由那个比他弱的小姑娘给的,这能忍?
这么一说奈非天才想起来,那天晚上扔标枪的人好像的确是被自己给反杀了,但没想到那居然就是五阶圣骑士,不过那种水准也就成了最强吗?
一座城市给人最深记忆的东西往往不是这种城市背后那些被人工雕琢的故事,大多数能让人留下印象的往往都是某一样具体的东西,比如在某一家小餐馆里吃到了风味独特的食物、比如在某个咖啡厅中遇见了一见倾心的人、比如在哪座桥上看了一场盛大的焰火表演。
“那边那个,他不相信你一拳能破他防。”鱼龙朝猴爷喊:“你过来试试。”
金发的帅哥圣骑士看了猴爷一眼,然后低下头,语气不变:“五阶圣骑士不接受这样的侮辱。”
“放屁!她算老几?我需要她认可?她是这么跟你们说的?让她来见我!”
甜豆浆、脆油条和一份小笼包,一向鼓噪的鱼龙居然就这么安安静静的吃着,没人问他这时候在想什么,但谁都知道他肯定不是因为开心。
“那你觉得我行不行?”
“这几位是?”
“真的吗?”依夏仰起头看着奈非天在笑:“你以前也是这样对别的姑娘吗?”
http://m.hetushu.com且就算是那只死猴子,鱼龙也不是没输么,虽然不知道怎么赢。
说完他就走了……
“让你们的管事的来。”鱼龙微微侧过头,用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那个穿着长袍的神父:“你没资格跟我说话。”
拢起袖子,神父的表情不变,但神态上却安详了许多,他听到奈非天的话之后,面带笑容的对他说:“请稍等。”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
这大概是最安静的一顿早餐了,鱼龙在喝完最后一口豆浆之后,微微揉了眉心,长出一口气,站起来径直走了出去,面色沉重的让空气都有些凝重。
不过抵触就抵触了,这种小瘪三还犯不着让猴爷去跟他解释什么,所以猴爷只是瞄了他一眼就继续往前走去,然后看到了教堂里的十字架。
依夏想了想,凑到他耳边说:“据说他们的光明圣典能够召唤大天使,五阶圣骑士大概只比大天使低一个档次,据我所知他们只有三个五阶圣骑,有一个……被你扎死了。”
“别介意别介意,他是个书呆子,不用跟他一般见识。”奈非天收回手笑道:“我们只是有事情要见一下负责人。”
鱼龙回头看了猴爷他们一眼,然后笑着问:“你是圣骑士对吧。”
神父离开,猴爷翘起二郎腿坐在那嘲笑奈非天:“你还真是一招鲜吃遍天。”
“他心情不好吗?”依夏挽着奈非天的胳膊小声地问道:“他看上去不太对劲。”
神父愣了一下,刚想要赶走这些狂徒,但奈非天这时却拦在了他的面前,伸出手和他握手,而他们的手握在一起的瞬间,神父就感觉到自己手中多出了一根直径大概七厘米的大概有五公斤重的东西,手感冰冷。
不管是老舍书里的茶馆还是赵雷歌里的小酒馆,更多的大概都是承载记忆的载体,因为如果没有这份记忆,北京的茶馆和广州的茶馆、成都的酒馆和哈尔滨的酒馆又有什么差和_图_书别呢。
这是道送命题,奈非天不傻。他甚至都没思考,直接说:“我可没有给别的姑娘递太阳镜的机会。”
“多低级的激将法啊。”猴爷慢慢站起来,走到圣骑士的面前,上下打量他一圈,然后用手捏住他的下巴扬起他的脸:“你这么倔强的吗?”
鱼龙突然的爆炸让圣骑士有些不知所措,这句话并不是他的主人说的,但按照道理来说,主人难道不是至高无上的尊者吗?那么有一个至高无上,其他人哪怕再强也不可能超越她对不对?而且就算这个男人再强,他能强过主人?这不可能,要知道所有祭祀和圣骑士的力量都是主人赐予的,她是力量的源泉啊,这句话有什么问题?而且面前这个人凭什么让主人见他?仗着他比较强吗?虽然他很强,可在主人面前他仍然是萤火之光啊。
正当奈非天准备反击的时候,一个兜帽罩脸的人走了出来,身后跟着那个神父。他出来之后看到鱼龙和猴爷之后愣了一下,仰起头端详了一阵才看出这两个人的不同,之后这人走到鱼龙面前:“您来了。”
鱼龙哈哈一笑,然后吹了声口哨,然后指着猴爷:“他打你一拳就够了。”
“我的事也轮得到你问了?”鱼龙冷哼一声:“你是不是太不自量力了一点?”
防守反击?看起来是了。猴爷真的很想笑,这种双倍反弹的能力听上去很厉害,但实际上就像皮筋一样,虽然确实有反弹,但一旦超过了那个度,要不就失去机械张力要不就直接破损,这种能力只能用在低于或者跟自己差不多的人身上吧。
而对于大能力者来说,太多太芜杂的记忆就像是电脑里的垃圾软件,他们大多会定期清理一波,但不管怎么清理,总会都会残存一些影像在脑子里无法擦除。
“我们约好的。”鱼龙冷着脸,一副世外高人的样子:“这次来的目的你知道吧。”
城市是无形的,唯独记忆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