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一个编制外的大能力者

“算了,你们赢了。小武,咱们走!”
“答案是缓慢出现的,如果在一本推理小说里一开始就公布答案,那读者可得索然无味了。”
“其实你一直在保护她们母女对吧,暗中保护。”叶菲笑着说:“我还负责情报的时候,对这边的环境很清楚,有一个流浪汉老是在这边晃悠,而每次晃悠的时候,都会有人想对她娘俩下手。”
“对。”九号放下筷子:“这是个错乱的节点,鱼龙这个错误本身就是世界本身的BUG,为了消除这个BUG,于是乎万能的世界体系将一种最可怕的不可违反的力量赐予了一个凡人,这也就是为什么奈非天是大能力者中唯一的自然人。而且,他没有任何代号,因为他本身就不应该存在,可以说他完全是应劫而生。”
“狗屁的力量,我爸力量强不强?他都苦逼成什么样了,我要这玩意干什么?继承王位么?别的不说,就说你,要你是个普通人,没啥力量那种,勾搭上我妈之后,还会跑么?弄得我童年何等不幸。还有我那爹,要是没那力量,就一普通人,也不至于一走多少年啊,你倒是说说,几个人一辈子能有俩爹的?我可好,不光有俩,俩都还不知所踪,一个从小不知所踪,一个半路渺无音讯,你们考虑过我没有啊你们。”布布跳起来,指着一桌子大人就开始喷:“怎么着,我继承了这力量,然后呢?跟着你们风餐露宿执行任务还是维护世界和平守护一方水土啊?说白了,抛开我是个超能力者不提,我特么就是个家庭残缺的可怜小孩。”
是啊,九号一句话就彻底让张群闭上了嘴。用什么清理奈非天呢?他是万能的,他甚至能违背那个上帝悖论创造一块自己搬不动的石头,他看上去很弱渣的原因,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能力有多强大,根本不知道他的意识正在创造http://www•hetushu•com着多元宇宙里的一切。
“如果一旦创造者被绝望感染,你想想绝望的时候会想什么?强烈的意识集中会让他所在的世界归为虚无,所有在那里的大能力者都会被分解成基本状态,然后重新再来,那么那时候你们如果还能看到七号的话,那么对不起了,他可能会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而这个人……也许很残忍也许很变态也许很懦弱,但不管怎么样都不是你们认识的那个他了。”
她俩离开之后,九号的意志好像更消沉了,而建刚还在旁边撒盐:“啊哈,她俩可都是叫七号爸爸的。”
“规则长存,大能力者也一定是恒定的。但除非有特殊情况,大能力者一般不会出现,他们的生命以一种特别的形式游荡于虚空之中。虚空啊,就是那个世界与世界之间的隔断,那是个没有时间、没有方向也没有尽头的地方,宇宙诞生时他就在,宇宙毁灭时它仍然在,可以说是亘古无垠、无远弗届。”
“圣战打响了,你们知道最好的结果是什么吗?就是所有大能力者都死去,剩下唯一的真神活下来,然后再由这个真神重新把这些人创造出来,别怀疑,他能够做到。不然你们以为他为什么能够瞬间创造一个新宇宙,还有创造一个崭新的物种。”
“然后呢?”张群似乎听出点味道了,开始专注起来:“你们跟他有关系吗?”
“这个我们大概都知道,你直接讲重点吧。”张群没有太多废话,面对过太多的大能力者,他对这些生物并没有太多的恐惧和敬畏,说话一如既往的坦坦荡荡:“我们需要答案。”
还挺有文化呢,那么问题来了,主题思想到底是什么呢?大能力者的诞生和毁灭吗?大叔,现在不是讨论这个东西的时候好吗。
“我刚才没说明白吗?”九号面对张群的问题和-图-书明显愣了一下:“是的。”
九号慢慢眯起眼睛:“现在我要解释为什么我要把我的核心的送给布布,我的时间不多了。因为不管是什么结果,我这个替补选手大概都要消失了吧,等布布把我的力量全部吸收了,她会变得很强,就当时这些年爸爸不在身边的补偿。”
叶菲还没说完就被九号给打断了,他笑着说:“就凭你们那些东西也想解析这个吗?只有和我同源的力量才能吸收,我怎么说也是大能力者之一,即使不完整,但大能力者仍然还是大能力者。”
“再废话挨揍啊。”叶菲戳了戳布布的脑壳:“我打电话让小猴来了啊。”
“可他不还是被奈非天给打死了么?”
“老猴?”
话是这个道理,但这家伙边喝酒边说话的样子真的很讨厌,要不是他是个大能力者,张群大嘴巴子就抽上去了,没见过这么欠的人。
张群脑子里灵光一闪,这些年的画面快速的从他脑子里过了一遍,好像不论猴爷干什么、去了哪里,里头都有奈非天的影子,好不夸张的说,是那个看上去智商很低的人一步一步把猴爷引导成现在大家看到的猴爷。
“你是说……这次圣战完全是针对奈非天?”
布布还想说话,但建刚一把捂住她的嘴:“你行了,这谈正事呢,给都给了,你就老实收下,以后好好用就行了,小小年纪逼逼叨叨的本事还不小。”
面对布布的突然爆发,九号也是懵逼的,他摸着后脑勺,干咳了两声:“抱歉,没考虑清楚,是爸爸的错,不过……这个戴上了,只有死亡时能……好了,我们聊聊这次怎么帮他们从那边回来吧。”
“就……这么戴在手上就能吸收?我们的分析器……”
“那是不一样的,他只是用自己从虚空中置换你,而现在是重新排列组合,还有你们到底想不想听方法。这件事和-图-书需要两个大能力者合作才能做到。”
九号灌了一大口酒,有些微醺的说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布布,略微收敛了一下酒瘾,抹了一把嘴,吃了两口菜,长叹一声:“大能力者是作为这个世界本源规则的具象化实体存在的,以这样的方式让最终规则存在于宇宙中,也就是说每个大能力者都代表了一种终极规则,物质、能量、精神乃至构成世界的一切和毁掉世界的一切。七号是破坏者,他真正的概念并不是破坏这个词,而是他身上的力量能够破坏一切,但这不代表构成其他规则的大能力者就没有能量,只是他们每个人的能量应用方向是不一样的。”
“我……”九号,叹了口气:“带妹妹出去玩吧。”
“我记得他曾经为了救我……”建刚小声嘟囔着:“燃烧过自己一次……”
“可是你的话前后矛盾啊,如果鱼龙二合一都已经那么强了,那么奈非天为什么不被清理掉?”
“首先,你们要知道为什么会存在大能力者这种东西。”
“当然啊,我妈脖子上挂着有我爸照片的鸡心项链,这么些年没取下过来过,他脖子上没有,肯定是嫌恶心不戴呗。”布布撇撇嘴:“毕竟男人可没法忍自己的女人心里念着别的男人,虽然这个男人这些年也是不管不顾。”
“玩个屁。”布布哼了一声:“小武,咱们走。”
幸好,不知道是不是九号看穿了张群眼神里的意思,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后:“你们把大能力者称之为破坏者、湮灭者、保护者、赐予者等等,甚至大能力者们自己也接受了这样的名字,但其实不是的,大能力者的名字只有一种画风。绝望、贪婪、曙光、希望、暗影、星辰和光芒,从这些名字你们可以看出来,他们是互相克制的,这也代表了规则之中的制衡,谁也无法打破这样的平衡,没有人是绝对的无www.hetushu•com敌。直到一个人的出现。”
“等等。”张群咳嗽了一声:“我有事问你,你为什么发现这家伙不是你妈的?”
九号不置可否,也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其实想让他们回来很简单,但这是一场赌博,如果他们真的把还没完全觉醒的奈非天猎杀了,那么抱歉,所有大能力者都会被抹杀,然后重新洗牌并且收回创造能力。”
“你们发现了对吧,奈非天甚至也不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这些他的创造物是游离在他的意识之外的,但他总是会下意识的去根据自己大脑中的本能信息来做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会因为他的能力而变成真正的现实。我们身上所有发生的一切故事,其实都是奈非天凭着他的脑子想象出来的,然后这些事情都变成了真实,在规则范围内的真实。他希望你们成为什么样的人,你们就真的成了什么样的人,他不想看到什么,某些剧情和故事就凭空掐断然后归入过去不再出现。”九号说到激动时,甚至站了起来:“他是世界上唯一的真神,凌驾于所有大能力者之上的大能力者,他可以创造情节可以创造因果可以创造影响我们的一切因素,他称呼自己为奈非天,但其实他才是真正的大梵天,当他睁开眼,所有的世界就会归于虚空,只是他完全意识不到这一点。”
“不,是鱼龙。鱼龙的出现打破了这种平衡,他不知道为什么同时具备了绝望和希望这两个完全相反的能力,当同一个人具备两种截然相反的力量时,力量体系就彻底被打破了。曾经的他可以被称之为最强大能力者,没有任何东西能够伤害到他。”
布布现在才是最懵的那个人,这莫名其妙蹦出来的老爹让她有些难以接受,一向活泼的她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直到建刚一巴掌拍在她脑壳上:“你叫人了没有啊。”
“有,和奈非天一起被创造和*图*书的还有九个候补大能力者,或者说是奈非天创造了我们,包括你们的猴子在内,其实都是那个家伙的创造物。”
“姐,等我啊。”小武屁颠颠的跟上了快步离开的布布,在临出门时,她回过头朝九号鞠躬:“是我发现的,叔叔抱歉。”
“那……那不是无敌了?”建刚愣了一下,然后长出一口气:“还好是自己人。”
“两个?”建刚一愣:“那我们怎么办?”
“用什么清理?”
“不是,这得给我点时间吧,从小我就没见过,要不是老爹,我现在还指不定坏成什么样了。你看,我这正茁壮成长着呢,突然蹦出个便宜爸爸,用这么一种指点江山的口气告诉我‘儿砸,我的生命将抵达终点,而你,将加冕为王’,哇,这个剧情是不是太跳了点?能不能简单点?父女相认的戏码简单点。”说着,布布就要从手腕上摘下手链,但无论她怎么努力都摘不下来:“这啥意思啊?不是我说,你们这些大人怎么都这样?能不能尊重我点,问过我了么就给我塞东西。”
“可是为什么其他大能力者会被抹杀呢?”叶菲小心翼翼地问道:“他没有那个能力啊。”
“这是力量!”
啥!?奈非天是造物主?他不是不能够创造大能力者等级的东西么,而且就算他能,猴爷可是比他还强……等等!
“是我不合格。”
说着,她指着小武:“跟我这一样可怜的小妹相依为命的那种,你们还给我塞什么力量,我要这玩意干什么,你们说我要来干什么?钱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我老爹老妈的家产有多少,塔娜去年给我压岁钱都够在北京买三套房子了。还有啥?打架吗?你们知道我什么身份吗?就算我没这力量,一个响指下去也能从犄角旮旯里窜出三十几个督查。要不是什么?权利?我就是个小女孩,对那玩意没兴趣,没兴趣!现在给我取咯,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