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四章 里应外合之术(一)

三号趴在床上,眼睛笑成了新月模样,梨涡乍现,瞬间就让人沉醉。说什么妲己误国、说什么褒姒害政,哪里有男人能抵御的了这样的女人呢,怕是只要一个眼神就能够让人风雨飘摇,一颦一笑那都是天之恩赐。
“你平时在你信徒面前也这么骚么。”奈非天抬头看了她一眼:“你不会草粉吧?”
这时奈非天走上来,背着手:“那我们不说话就行了呗。”
“我不吃。”猴爷摇头:“我对同类的肉没兴趣,而且恐怕也不好吃,毕竟太老了。”
“我喜欢平胸。”猴爷眼睛扫了一圈:“你这种太大了,等老了随便一甩就上了肩膀,想着可怕。”
话音一落,场面顿时有些尴尬,天底下恐怕除了猴爷这思维模式有毛病的人,恐怕没有别的男人会在面对这么漂亮的女人时,还能在脑子里自动联想出几十年后她把奶往肩上甩的场景,这果然是红粉骷髅佛系玩家。
其实三号的涵养还是很好的,但再好的涵养被这三个基佬轮番攻击也有些架不住了,脸色顿时冷了下去,随手拿过床头的意见睡袍披在身上,面无表情的说:“福利没有了。”
“那你知道她的能力么?虚拟现实之外的能力。”猴爷一边说一边在黑板上唰唰的写着一连串的公式:“猜猜看,这是什么能量的反应公式。”
“她也自己否定自己……”鱼龙清了清嗓子:“这能力太秀了吧。”
“对,悖论。”猴爷点上烟:“是双重悖论,也就是否定你否定的就成了肯定http://www•hetushu•com,肯定你肯定的就成了否定,明白了没。你说真话,她能把你的真话变成假话,你说假话她就能把你的假话变成真话,你否定她的假话,假话就成了真话,你肯定她的真话,真话就成了假话。”
“随便坐。”
三号横了他一眼:“我就当你终于夸奖我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奈非天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你们倒是给个准信啊。”
鱼龙呵呵的笑了一声,转身往外走去:“现在时间已经差不多了,我要去见那个漂亮姐姐了,你们继续讨论这种无聊的问题吧。”
“准备一下,依夏留在这。”
“果然是大能力者呢,想法就是跟别人不一样,要放在别的男人身上,他们恨不得吃了我。”
娇滴滴的语气让人听的是头皮发麻,这摆明就已经是撒娇了,就像热恋中的小女人在和不解风情的男朋友撒娇一样,大抵外人是无法接受的。
“风情……居然用这个词来形容我呢。”三号轻轻的带着幽怨的叹了口气,眼睛却看向了猴爷:“七号,你居然不用正眼看我哦?”
走进这间房,猴爷大吃一惊,谁能想到在这庄严肃穆的宗教团体的大本营里,居然有如此风情的一间屋子,灯光幽暗,真皮沙发上随意的搭着几件女士贴身的物件,在房间的大床上横卧着一个只穿真丝睡衣千娇百媚、玉体横埂的女人,她趴在那里,真丝睡衣垂在身侧,雪白细嫩的大腿在台灯的反和图书光中泛着充满肉香的光芒,后腰的曲线随着她微微抬起身子而显得更加明显,腰窝好像美人脸上的酒窝,丰腴而不油腻、细致而不刻意。
“想法是很合理的,但根据是什么?”
准信什么的,说实话,都走到这一步了,谁也不可能有准信,但既然都到了这一步了,哪怕前面是个龙潭虎穴都得闯一闯了。
“那如果我否定她的真话、肯定她的假话呢?”
“是啦是啦,我面对着三位最强的大能力者呢。”三号完全坐起身,用车头灯死死冲着猴爷:“但是你们也太不怜香惜玉了呢,我可是唯一的女性大能力者,其他的都是半成品。你们就不能给我点面子嘛,还这么欺负我。”
猴爷从桌上抓了一块点心塞进嘴里:“你们两个来不来?”
“你们现在拿我可没办法。”三号眼睛一转,满脸笑容地说道:“我可是号称最会钻空子的女人呢。”
“你这种人活该被玩死,你知道她是什么吗?”
鱼龙也是很聪明的,他眼睛一转就停住了脚步,然后开始仔细的分解公式,然后写着写着手就有点哆嗦了,然后把笔一扔:“悖论,都是悖论!”
“欺诈者么,怎么了?”鱼龙满脸不以为意:“欺诈者又怎么样?”
“对别人大概没问题。”鱼龙翘起二郎腿:“你可就不一样了,你完全没自觉吗?关于你有多风情。”
奈非天凑过头:“太老了什么意思?”
“不收也行。”鱼龙盯着纱衣笼罩的车头灯:“形状真的好,颜色也超棒,m.hetushu.com完美啊。”
“你大概也该穿上内衣吧。”奈非天抬头看了一眼,然后继续低下头玩游戏:“你这是在玩火。”
“那就回到了她否定你的阶段了。我这才知道她为什么会主动和否定者对抗了,这家伙是红毛丹的死敌,就像你跟我。都属于用精神力改变世界规则的那种人。”
“钻空子应该是男人的工作,女的没有那钻空的工具。”猴爷仍然是面无表情的开了一趟车:“你如果想钻,恐怕只能有一个地方让你钻了,不过可能不太干净。”
这一番论调还真的是把美貌绝伦的三号给逗乐了,她支起身子,丝毫不介意自己胸前的东西像果冻一般颤颤巍巍:“你这就很过分了,我不……”
“我们没兴趣听你在这废话,你要跟我们说什么,请快说。不管是敌对还是合作,都需要你进行表态,我对你的身体没有兴趣,我要的是你的想法。”猴爷言简意赅,带着浓浓的性冷淡风:“所以收起你这种没有意义的诱惑。”
“能不能快点,不要水了,直接公布谜底。”鱼龙都忍不下去了:“就算你不说,我们也会继续找下去,不过下一次见面你可就不是这么好端端的坐在床上了。”
“哇……”奈非天满脸惊奇的看着猴爷:“一天开两趟车了,你行啊!你这算不算是闷骚内秀啊?以前你不是这样的啊。”
“首先,这不是热血番,不需要无尿点的打来打去,如果真要打来打去,人设怎么办?打掉了小BOSS然后就来更大的BOSwww.hetushu.comS?他们一点点变强,我们一点点变弱。本来我们的设定就是金字塔最顶层了,再往上是什么?如果往漫威宇宙来套的话,我们就已经是仅次于TOAA的存在了,你们说是这道理不。所以我们其实没什么真要打的,如果那么想战斗,倒不如去见义勇为啊,解救被拐卖妇女儿童、从高利贷手里救下被强迫拍果照的少女、打入黑社会内部瓦解毒品交易,其实换个角度来说也是很爽的事情,所以我们需要的不是打生打死而是怎么通过运气和智慧将关于我们的生死之谜解开,这才是我们存在的意义。”猴爷用手敲着黑板:“你们这些低级生物,肯定不知道什么是次元壁的存在,我甚至怀疑大宇宙意识是不存在的东西,我们所有的命运都是被一双无形的手创造出来的,这双手控制着一切,那么既然是这样,我们不妨来一次大胆的假设,比如被困在这里的大能力者都是有病,需要被治疗的。你们看看,这个设想合理不?把我们困在这里的那个家伙,妄图用困兽心理操纵我们,让我们进行无谓的自相残杀,然后等最后一个大吉大利、今晚吃鸡了,然后再想办法用重新复活的我们灭掉那个吃鸡的。”
和惦记着三号那张脸的鱼龙还有正在手上玩塞尔达的奈非天走进约好的房间,刚到门口里头就传来了一声甜甜的呼唤:“进来吧,门没关。”
“我谢谢你呢。”猴爷面无表情的抬起手扬了扬:“我就希望你有屁快放。”
“难道我还担心几位大能力者会对我hetushu.com怎么样吗?而且深知世界本源的我们,不是不会动心的吗?”
“知道就好。”猴爷眼里的光芒渐渐暗淡了下去:“你要明白你面对的是谁。”
三号碰到这种人也是挺无奈的,她吹了口气,靠在床头:“我三号,你七号,应该还剩下一个九号,我们都是残次品。你的记忆被篡改过,我的也是,不过我了解的途径可能更多一些,所以我更早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不过这个真相恐怕你们不太好接受。”
“是真的秀。”猴爷叹了口气:“她一直不跟红毛丹动手,就是要借着规则保护下执行这种否定能力,她一定有什么谋划。”
“猜的。”猴爷丝毫不搭理鱼龙的问题:“你这种智商很难跟你解释。”
“你看啊,猪养两三年都是老母猪了,鸡养三年那是老鸡,这女的都复活一百多年了,这怕是僵尸肉。”猴爷解释的时候一点都不避讳:“高压锅都不一定对付的了。”
“别,放在别人身上我也这么说。不过我还是劝你还是赶紧的,旁边那个家伙狂躁症,怕他等会控制不住上手打你。”鱼龙慢条斯理地说道:“像你这种姑娘被人凭空打一顿,那可委屈了你吹弹可破的脸蛋啊。”
她后半句话还没说完,猴爷眼睛里精光乍现,而鱼龙也是同样的表情。几乎是同时,三号立刻收住了嘴,然后轻轻鼓掌:“两位配合的真的是天衣无缝呢,在我能力发动的瞬间,也就是我命丧之时对不对?”
“来啊,我什么时候怂过。”鱼龙把咖啡一口闷掉后:“不过那娘们是真的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