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七十八章 时间紧迫

虽然不知道自己哪里变了,但可以肯定,自己也变了吧,变得更好了?不确定,但与以前的自己相比,猴爷更喜欢现在的自己,所以他对未来更期待,期待未来自己的生活也期待未来这些孩子们的成长。
“期待。”张群点点头,语气不咸不淡,仿佛不关自己的事一样,气定神闲的跟叶菲一起消失在了转交。
“效果很明显,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无法将庞大的力量进行压缩,如果能压缩的话,我们就可以试着脉冲冲击了,用瞬间高能激活武器系统,然后用那个武器击穿屏障。”
他们在一个休息室门口停下了,在验证身份之后,金属大门缓缓打开,里头横七竖八的堆满了人,每个人脸上都是疲惫不堪,至少从猴爷的角度来看,这帮人跟尸体没有太大区别。
“放心吧,一定没问题。虽然我不是很相信布布的亲爹,但从这段时间布布的力量增长来看,他说的不假。”
“说什么呢。”张群摇摇头:“老伙计在这就足够了,我不是也帮不上什么忙么。”
“我?我能有什么打算。”叶菲叹了口气:“他即使是回来,也一定会选建刚吧,虽然我跟建刚是姐妹,但我可不能接受和姐妹分享一个男人,这太恶心了。而且我也发现自己其实并不是太需要这种东西,未来我大概会到处去旅行吧,当一个和_图_书吟游诗人。”
想到这猴爷情不自禁的笑出了声。
嗯?把他们叫孩子不太好,毕竟都是一起成长的人。不过也没关系,毕竟这么多年以来猴爷都是在把他们当孩子照顾,潜意识已经把他们当成了孩子吧。
曾经看过许多鬼片,里头那些回魂的鬼呢,总是会想办法证明自己的确存在,不管是什么方式,总是会有办法。但猴爷完全做不到,他可以说是这个世界最孤独的观察者了,无论他在与不在,这二十四小时内他都无法触碰任何东西。
“你们休息一下吧,第二轮半神组上。”张群从旁边给他们拿了水:“我们时间太紧了,如果再能多给点时间大家就不用这么辛苦了。”
啊,是痴心妄想吗?不,不是的。他们可以做到,凡人终究是要取代神的,属于大能力者的时代终究要落寞,而是未来全是他们的。
不过到底他在这个世界只是一道由规则产生的纠缠投影,跟光子一样没有质量,而且自身速度是光速的四倍,哪怕张群有所感觉也不可能发现什么端倪吗。
布布微微睁开眼,然后软趴趴的靠在建刚肩膀上:“我好饿……”
这些日子大家都在成长了吧,包括自己。猴爷靠在叶菲的身边,面带笑容的打量着她和张群,恍惚仿佛回到了当年四个人加个小红整日厮混的日子,只m•hetushu.com不过现在叶菲脸上多了一些慈悲而张群的眼里也多了一份属于智者的光辉。
当然,这里远不止她俩,其他还有一大堆人都是这个状态,小猴子也这样、流苏也这样……
“我有好下场吗?也没有吧,一辈子恐怕就孑然一身。”叶菲甩了甩马尾辫:“不过也挺好,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你了,我会给你教出来个很棒的女儿。”
抽完烟的张群朝叶菲招招手,两人再次前行:“我一直没问你,你有什么打算?关于以后。”
安保组撤下了警报,毓卿就先行离开了,张群和叶菲则慢慢走在长长的昏暗的走廊上,走到一半时,叶菲突然朝张群伸出手:“给我根烟。”
“就你还吟游诗人呢,你不如安安稳稳的当一个古董商吧,我挺喜欢你从各个世界带来的东西的,以后你就去搜刮,我给你当销售。”张群笑着拍拍手:“而且我家那小家伙可是特别喜欢你,等她再大点,我打算让她跟你到处走走。”
“又被榨干了。”叶菲叹了口气,走上前把建刚扶起来,坐到了同样干瘪的布布身边:“你们太拼命了。”
不,你不是累,你就是太敏感了。猴爷跟在他们身后,看着张群那样子就像笑,他大概知道张群的感受,那种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的感觉,相当难受。不过他也什么都http://www•hetushu.com干不了,毕竟别人接触不到他,他也无法和其他人发生联系。
他们在想办法击穿规则屏障,以一群凡人的力量和智慧在想办法击穿神都无法穿透的世界……
“走吧,我们去看看那边的情况。”
张群也没多说话,从口袋里拿出烟发给叶菲一根,自己嘴上也叼上了一根,两个人靠在墙壁上,一左一右点上烟,那画面有些像花样年华也有些像志明与春娇,不过其中不太一样的是他们并没有任何交流。
“糙汉子很有意思。”张群捏了捏自己的眉心,回头看了猴爷那个位置一眼:“可能是最近比较累吧。”
“你放心吗?”叶菲横了张群一眼:“我可是公认的蛇蝎心肠。”
“嗨,你是什么东西,还有人能比我清楚么?咱们一起多少年了。”张群背着手:“女孩不能太善良,太善良的姑娘都没有好下场。”
在经过复杂的检查之后,再三确认没有人后,叶菲抬头看着张群用奇怪的表情说道:“是不是又去跟那些糙汉子鬼混了。”
猴爷敏锐的抓住了几个关键词,脉冲、武器系统、屏障,这些词组合起来分明就是一场浩大的救援计划,而这个计划的被救对象分明就是自己啊。
看上去最惨的是建刚,她就像是被晒干的萝卜一样瘫软在那里,眼神里一点精气神都没有,就跟干尸一样m•hetushu•com,听到门口的响动她缓缓抬起头瞄了一眼,然后从嗓子眼里发出一声干瘪的呼唤。
等等,两位说话请说明白一点,这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倒是说清楚一点啊。猴爷在旁边很着急,虽然隐约知道他们在干什么,但具体干什么谁也不知道。刚才那种波动现在完全消失了,而那种能够隔绝猴爷意识的屏障也没了。可那到底都是大能力者的气息呢,不可能说没就没了啊。现在大概可以确定这件事跟这帮人有关系,但能不能直接切入正题?
不过他对布布干了什么?什么叫布布的力量增长,她已经是个很强力的变态小姑娘了,还要给她增幅?怕不是疯了吧,她就是个被宠坏的小公主了,再要得到了力量,以后谁能管得住她?
不过从现在这个状态来看,以后可能不能再把他们当孩子了,因为他们都已经成为了在自己领域能够独当一面的人了,随便一个拿出去都已经是小说主角一般的存在,所以未来猴爷真的很期待。
“如果不成功,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叶菲抱着胳膊,眼神空洞的望着前方:“这大概是最后的挣扎了吧。”
但张群却只是从眼神注视中就发现了这个方向有人,看来敏感之王非张群莫属了吧。嗯……敏感之王,这个称呼很带感,给人一种暗黑佟大为的既视感。
“这段时间大家都累了吧。”和*图*书叶菲叹了口气:“真抱歉,我帮不上什么忙。”
“你是不是状态不好?”
“小红,那边情况怎么样?”叶菲拿起通讯器有气无力地说道:“刚才的冲击有用了么?”
等等!布布的亲爹?猴爷在旁边听的一愣,他记得布布亲爹也是个大能力者,好像具有复制能力的,自己曾经还跟他有一面之缘来着,那个叫自己七号的家伙。哦,三号……对对对对,那个骚气的小姐姐说自己是三号,自己是七号?布布的亲爹是几号来着?
终究,猴爷发现自己终于成为了被拯救的那一方,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失落吗?多少有一些吧,毕竟曾经这些人都是蜷缩在他宽大的翅膀下取暖的孩子,而现在他们却在努力的用并不强壮的啄费劲的想要把困在牢笼中的自己拉扯出来。欣慰吗?也是有一点,因为无论如何,自己曾经种下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虽然远达不到遮天蔽日的地步,但却也已经枝繁叶茂了。这不正是这些年自己一直希望看到的事情吗?
张群的感觉真的是灵敏,虽然不知道大能力者有没有可能发现猴爷这样的投影体,但如果是他自己的话恐怕不行,除这个投影对自己产生敌意才行。
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他试过无数种方法了,甚至连附身这种损招都想过,但透体而过是种什么体验?直接看到人家体内的样子,真的有点可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