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一章 今夜漫长

很快,最后的复制工作正式展开,这个世界上的人,不管在哪里,头顶都浮现出了一个光球,而当这个光球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的行动都停止了,一秒钟之前还活蹦乱跳的人在一瞬间就变成了没有灵魂的蜡像,然后软软的倒下。而这些承载着记忆的光球随着奈非天的动作升上天空,世界转瞬就变成了一片死寂。
“附议。”
当然,除了得到信息毓卿之外,最开心的就是建刚了,她本来还因为“即使能量足够也无法找到猴爷”而暴怒,现在突然就传来了那边的消息,她整个人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在一阵春雨之后豁然绽放。
“同意。”
“他们?”
依夏愣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睛,死死攥住了奈非天给她的钢笔,而奈非天也没时间多废话了,他本想等到最后时刻在复刻这个世界的人记忆,但现在应该是不行了,等到献祭发动就来不及。
“他这是干什么?”
“也不用吧,但我也说不清楚,因为当你集中了我们所有人的核心之后,你的力量真的太大了,连我都估算不出来你究竟能有多强的力量,你小心一点总没错。虽然现在时间控制器用不上了,不过我到时候和其他几个家伙一起想办法把那东西改造成你的抑制器,让你在失控之后立刻回溯时间。”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奈非天也回过点味了:“是不是……”
“嗯,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强大到无法匹敌的人。”
“就这事?”奈非天想了想:“不过就算我能调整,你们也绝对不可能跟现在这样了,明白我的意思么?”
泰瑞莎的号召力简直是爆炸性的,在她的号召下,那些原本还深陷在恐惧里的人们立刻安稳了下来,所有人都跟随着人流朝传送门的方向走去。
而建刚听完之后,坐在椅子上傻呵呵的乐着:“真的啊?”
“出来说。”
“回去之后,你把所有大能力者的能力调整到我们所能达到的上限。”
“这只是普通的钢笔,不过……”毓卿接过钢笔,然后拔下笔帽:“它上头有奈非天的精神印记,机要室识别出来了。好吧,现在让咱们来看看那家伙留了什么信息给我们。”
“现在是特殊时期,请出示你的通行证。”
“依夏,闭上眼睛。”奈非天双手按在依夏的肩膀上:“你马上会出现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你拿着这个。”
“什么我的债?”
依夏站在一栋高楼http://www.hetushu.com上看着远处熠熠生辉的泰瑞莎,轻轻一笑,转身几个跳跃就消失在了原地,不过她没走多远就被两个督查给堵上了。
两个人闲聊了一阵,而这种闲聊如果在旁人听来,大概就像是布置后事一样,但他们却说的轻松惬意,不过当鱼龙说了等奈非天集合了所有大能力者的力量之后,他一定要保持内心的平静时,奈非天就有些急躁了,不过平复的也很快,只不过心情低落那是无法掩盖的。
“啥!”
“泰瑞莎。”
张群一听,打了个哆嗦:“算了,不想惹任何大能力者。”
但就像大能力者看凡人一样,在那个东西的眼里,什么狗屁的大能力者也不过就是被创造出来随时可以毁灭的工具罢了,在那些东西的概念中,不管是凡人、大能力者乃至这个世界大概都只是闲来无事时创造出来解闷儿的东西吧。
不过幸好这件事早已经是在策划中的,当这些突然出现的人达到一个数量基数时,城市里突然就展开了一座座巨大的传送门。
“你……”依夏上下打量着建刚,突然笑得特别开心:“就是建刚吧!”
“大概这就是你的债吧。”
他们都想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除了鱼龙谁也不知道刚才到底出现了怎样的情况,即使是余威都让这些大能力者们瑟瑟发抖,而鱼龙坐在那一言不发,手上拨弄着刚才在最紧张时从衣服上拽下来的扣子,眼神很复杂,就好像无端大病了一场,从里到外都透着虚弱。
在这个茫然的时候,再也没有谁能比一个A级探员更能让他们安心了,所以在短暂的骚乱之后,大量的冲击之子随着悬挂在半空的荧光指示牌走向了城市中心的巨大传送门中。
“明白了。”泰瑞莎恍然大悟,她思考一会儿之后,突然升上天空,双手一展,如果天使一般的闪烁了起来,接着她的声音也传遍了整个城市:“我是刀锋之舞的领袖泰瑞莎,现在请听到我声音的人跟随天空上的路标前行,现在重复一遍……”
是啊是啊,解闷儿的东西。他们在这处心积虑的折腾了这么久,到头来也不过就是那些东西想要看看他们到底能走到哪一步罢了,或许他们认为扮猪吃老虎或许要比一路碾压更有趣、或许他们打心眼里就是有着那些在快手看吃播酒桌上劝人喝的人的心态吧,看别人难受他们就会很愉快。
“你上次的感http://www•hetushu.com觉没错,那家伙真的回来过!”建刚兴奋地说道:“而这次,他那边也传了数据过来,有希望了。”
“你怎么……”
他们在猴爷重新沉睡之后陆续醒来,但绝大部分的关于刚才的记忆已经缺失,但那种胆颤心惊的感觉却没有消失,就像一个十分害怕蜘蛛的人看到一只螃蟹那么大的蜘蛛钻进了房间却并没有确切的看到它钻到哪里去时的那种恐惧。
“好。”
督查接过那只钢笔,然后通过实体成像技术传输给了机要室,不多一会儿他们立刻对依夏客气了起来,然后将她带到了纽约的临时指挥中心。在通过身份验证之后,依夏坐进了新型的传送器,然后出现在了毓卿的面前。
“啊!你是说他来过这里?”
三号从天空下来之后,拿出一张纸递给鱼龙:“这是他画的东西,我并不知道这是什么,他也没说。”
“别问。”鱼龙摆摆手:“有些事不能说,你答应我就行。”
“也就是说我连基础情感也要压抑住吗?”
“这……这个世界?”三号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是啊,猴爷根本没有解释,这代表什么?这代表根本没有时间了,不管奈非天复刻完或者没有复刻完,只要猴爷的献祭完成,那么转化程序就会被驱动,那时候这个世界会化作纯能量然后瞬间以第一维度的模式穿透虚空化作信标。而从猴爷的速度来看,留给奈非天的时间不多了……
信标……难以想象,猴爷居然要把这个世界制成一个信标?那么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不都会被消耗掉吗?
说完,他拿出一支钢笔放在依夏的手中,然后深吸一口气:“等你被人发现之后,不管他们说自己是塔城理事会、督察组还是超能协会,你只要出示这个就行了,你需要传达一个口信,信息全在这只钢笔里,知道了吗?”
“我好像接了个很残忍的任务。”奈非天笑容里透着苦涩:“真不知道我图个什么。”
“嗯……”依夏笑眯眯的点头:“我想传达给你的是,他们快回来了。”
被鱼龙带到一个相对比较僻静的地方,奈非天掏出烟坐到了窗台上,递给鱼龙一根之后深吸一口:“说吧,什么事让你这么害怕。”
“和你一样。”
“奈非天的女朋友,想试试?”建刚笑眯眯的说。
“这个意思很明确了,我们平时说的全世界只有一颗星球,但实际上世界的概念远比星和_图_书球大,但当圣战开始之后,我们的世界就被缩小为这个星球,而他现在做的就是献祭这一整个世界,让这个世界的力量汇集在一起达到能够穿透虚空的程度,而……这大概是为了创造一个信标。”
“……”
“当然认识啦,我跟猴爷相处的时间可不短,我看过你的照片。”依夏嘿嘿一笑:“我是他们的信使,信息已经保存在这里了。”
“啊……大小姐!”
七嘴八舌的讨论都离不开害怕这个中心思想,而这些讨论害怕的家伙,全是大能力者。
她还没来得及为久别重逢兴奋,泰瑞莎的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居然也是伊莫拉。这一下,就连她自己都傻了,毕竟两个自己……
奈非天和鱼龙对视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眼神里的难以置信,毕竟魔法阵这种东西用在这里是不是太低级了点?他画魔法阵有个鸡毛用啊。
接着这些没有质量但却十分重要的东西开始从一个微不可察的传送门里疯狂钻了进去,而与此同时,地球上无端开始出现大量的衣着打扮奇怪的人,他们迷茫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以及和自己熟悉的地方没有任何相似点的东西,都显得非常无助。
“没什么。”鱼龙朝着夜空吐了口烟:“走吧,算算时间那个家伙也该回来了。”
这段时间以来,毓卿几乎在地球上所有十万人以上的地区里都布置上了传送门,当世界冲击来临的那一刻,所有传送门就如期而至,大量的早先过来的居民和经过特殊培训的特工开始在人群中搜索的起这些因为世界冲击而降生在这里过去的人。
督查警惕的看着依夏,从他们的状态上来看,这两个人根本就是已经做好了进攻准备。而依夏到底是跟了奈非天的时间最长,她不慌不忙的拿出奈非天的钢笔递了出去:“我现在要见你们的领袖。”
奈非天刚说完,三号和那一众大能力者就已经过来了,而猴爷此刻也已经完成了第二圈的刻画开始了第三圈……
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被人这么狂放的摔巴掌却无法还手吧,当时他能清楚的听到那巴掌到他脸上时候的脆响和火辣辣的疼,心里虽然充满了委屈也充满了愤怒,但他知道那一刻即使是那个东西想要他的命也并不是不可以,但……
放在一般人身上的话,出现这种要求别人却不许人问的情况,恐怕是会挨打的,但奈非天却没生气,因为这个圈子就是这屌样,有些话就是不和图书能说出口,所以他有了大概的了解之后就没再问下去了。
“那就快啊!”鱼龙推了他一把:“他没时间跟我们解释,代表什么?”
正在他们对话的时候,心情极端不好的建刚突然出现,毫不客气的指着依夏:“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出去。”
“我现在没时间解释了,你们跟我来就好了。”伊莫拉到底是个聪明人,她一摆手:“还记得顾问先生说过的话吗?在世界消亡之前,你们会出现在一个全新的地方,就是这里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的,当他们的能量试验完成之后,他们突然发现了一个很致命问题,那就是根本无法计算那个世界的坐标,在没有坐标的情况下,即使能打通世界壁垒也无济于事,因为谁也不知道到底这只能释放一次的冲击打通到什么地方去了……
“嗯,你们看不见他的。”
“哈?”建刚一愣:“你怎么认识我?”
鱼龙接过那张纸,横过来看了半天,眉头渐渐锁了起来,他抬抬头然后又低下头盯着那张纸,接着再次环顾四周……
“你就是领袖吗?”
“魔法阵?”
“瑟瑟发抖。”
“这娘们谁?”
圈越来越大,逐渐覆盖了整个城市、更多的城市,而后面他甚至开始用纯正的不易消亡的能量来刻画,高山、大海、平原,都被他以临近光速的速度快速的画满了诡异的纹路。
“张群!!!张群死过来!”建刚通过通讯器呼叫张群,都破音了:“快来!”
依夏展开手,拿出钢笔:“奈非天说,你们需要的信息都在这里,你们应该认识吧。”
毓卿当时就懵了:“你是说,很多大能力者!?”
而正在伊莫拉边跑边宣传的时候,她耳边突然一声呼啸,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伊莫拉,现在这是怎么了?”
是泰瑞莎,她虽然早已经被猴爷科普过,但这毫无预兆突然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她仍然有点懵,而现在她身边又出现了一个伊莫拉……
“他们,也有办法了。”依夏点点头:“不过我真的没想到这个世界除了他们,居然还有像你这样强大的人。”
来这边已经很久的伊莫拉骑在大猩猩脖子上,用麦克风重复着这一段话,她是最熟悉这个情况的人了,而在经过一系列的培训和说明之后,现在的她是协助处理世界冲击纽约区域的负责人,而事实也证明选择她是正确的,因为那些人虽然不一定认识伊莫拉,但她身下那个特点分明的和*图*书大猩猩只要是那个世界的纽约的居民就没有不认识的。
“不行!”奈非天一愣:“我还没完成最后的复刻!”
“奈非天,我有个请求。”
“嗯,来过。”依夏绘声绘色的把猴爷干的事情告诉给了建刚:“就是这样。”
“我是A级探员伊莫拉,大家请跟随荧光指示牌缓慢进入传送门,之后我会慢慢跟大家解释这里出现的情况。”
不过虽然都不能理解猴爷到底想干什么,两个人还是一起跟着依夏跑了出去,走到了这栋大宅子的院子中。院子很大,本来有很多装饰物,但现在都已经被夷为平地了,猴爷正拿着根大铁棍子拖着跑,所到之处烟尘滚滚,而他的速度也越来越快,范围越来越大,一转眼整个院子都已经画完了,而他在画完之后人已经出现在三公里之外然后用近乎开挂的速度在地上刻画着什么,而这一层铁棒显然已经不够用了,他用的是他的星辰裂片,以破坏者的武器来完成这样细致的工作,看上去相当过瘾。
“可我们这里并没有坐标,无法打通那边的通路。”
“暂代。”毓卿点点头,他上下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漂亮女人:“你认识奈非天?”
“当然,但你知道如果一个大能力者死亡的后果吗?一个没有能力的大能力者,真的很容易死。”鱼龙想要给奈非天解释,这其实是一场试验,但他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口:“你只要听我的就行了,而且你回去之后一定要尽可能保护我们,不能让我们减员。”
打着哈欠的张群顶着乱蓬蓬的头发很快就出现在了中控室,而原本没有精神的他一见到依夏后,眼神立刻就明媚了起来:“真够漂亮啊……”
“这是我看到的一部分,我把它复刻下来了。”
“不知道。”
但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鱼龙没的反抗也不想反抗了,说白了那些东西不就是想看他们在茫茫人世浮浮沉沉嘛,那就让他们看好了!让他们看好了!
“对,很多。”
“献祭。”鱼龙深吸一口气:“他要献祭这个世界。”
鱼龙第一次用如此认真严肃的姿态说话,着实让奈非天吃了一惊,因为这样的表情仿佛就是猴爷附体了一般,气质几乎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巨大变化,整个人看上去阴沉沉的,完全不像那个干什么都轻而易举、心不在焉的鱼龙。
他的话还没说完,负责盯着猴爷的依夏就快步的跑了过来,急匆匆的说:“他醒了,现在正在外面院子里画魔法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