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八十六章 迷途的人先上路

“实在不放心,就弄死他吧。”
“我能让它保持五分钟的稳定。”猴爷脸色有些苍白:“五分钟之后它会贯穿虚空,成为信标。你们已经做好死亡的准备了吗?”
说完,他的身体也开始分解,连带着星象仪也一起被拆分,不过他的血肉很快就和大能力者的核心开始融合,每一个核心都分别构成了奈非天一部分的躯体。
“你干什么呢,不好好吃饭。”戴微皱着眉头捏了捏布布的脸:“大姑娘了,还一惊一乍。”
猴爷盯着他的眼睛,再次露出恐怖的笑容:“老子不想理你。”
“别哔哔,我现在难受的不行。”
“这是他老丈人。”奈非天侧过头对同样在燃烧的鱼龙说:“握草?你怎么也烧起来了?”
“爸爸!爸爸要回来了!”
之前还不觉得,火烧上身之后,她才知道这个家伙一直在承受着怎样的痛楚,但这时已经不是去感慨的时候,为了减少哪怕一刻的煎熬,三号主动凑向了猴爷的手,在她的核心被掏出来的一瞬间,她似乎得到了解脱一般,长出一口气也就飘散如烟了。
布布留下一句话,然后直接交了闪现,而戴微坐在那愣了半天,然后突然噗嗤一声乐了出来,接着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她喃喃自语道:“你真可以,一走这么多年。”
“姐姐来吧,不过你要温柔一点呢,姐姐最怕疼。”三号像个幽灵一样来到猴爷面前,双手捧住他的脸,接着那股火焰顺着她的双手覆盖了她的全身,只是一瞬间就让之前还千娇百媚的三号表情扭曲惨叫出声:“快……我支撑不住了!”
一道细线向着远方无尽延伸,刺穿了晶壁、刺穿了虚空、刺穿了那些亘古无人造访的虚幻,直达了那个名为家的世界。
“第二个。”猴爷看了一眼已经消散的赐予者:“谁来。”
所有的王者都这样消散了,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而奈非天拿着手中那个掌控着整个世界力量的星和_图_书象仪,心情复杂。无尽的孤独感由内而反的释放了出来。
最后保护者的核心也被挂在了星象仪上,而现在就剩下……
保护者没有说话,只是笑着伸手摸了一下红毛丹的头发:“去吧。”
建刚轻描淡写地说道:“我不喜欢长得太好看的人。”
而就在他们围成的那个圈中间有一个不足针尖大的圆点,这就是献祭了一整个超高级之后的产物,别看它只是一个原始的基点,但这也是近乎消耗了猴爷所有的力气才达到这个效果的,这个小东西里蕴含了足够创造一个宇宙的力量,同样也是足够毁灭世界的力量。
当然,也许会有人喜欢她曾经的模样,但那时的模样到底是怎样才得来的又有几个人知道?从小和叶菲相依为命,两个漂亮女孩要在浑浊的世道里小心翼翼的保护自己,而为了保护那个弱小的叶菲,她生生替她拦下了几乎全部的飞沙扬尘,那副灰头土脸的样子,看着倒是让人心生欢欣,但谁知道那个连吃个自助餐都要像仓鼠储粮一样塞得满满当当的建刚受过的苦楚。
猴爷看了一眼满脸坦然的赐予者,然后轻轻把他的核心安放在了那个星象仪的仪表盘上,接着因为能力的注入,能够控制时间的星象仪缓慢的动了起来。
说完,鱼龙突然跪倒在地,身体迅速消散,只剩下了他的双重核心悬浮在半空,猴爷轻轻接下,将这两颗也安放在了星象仪上,然后抬起头看着奈非天:“那么最后……”
“没什么好抱歉,是我的孽。”奈非天蹲下身子轻轻把猴爷已经没有眼皮的眼睛遮住:“再睁开眼时,我请你吃肯德基。”
奈非天一愣,还没开口,保护者却再次开口:“我累了,也老了。”
绝对的黑暗,没有恒星释放的光芒也没有行星反射的闪烁,如果不是奈非天临时设置了一个会发光的小太阳,恐怕即使连大能力者都看不到周围的一切。
和-图-书建刚其实在大部分人眼里都是个纯爷们形象,哪怕是那些旧识也都是如此,但是这些年间,她真的变了,变了很多很多。
嗯,绿巨人是开玩笑的,但人体会产生许多良性变化,即使是最孱弱的人只要被照射后也能拥有一定的超能力,但……地球早已经超能满地跑、十级不如狗了,据说现在最强的野生超能力者已经达到了十三级,还得照样在面包店里打工,最多就是成了网红而已。至于那些想要干坏事的也不是没有,但督查们可不是吃干饭的,再者说了……区区十来级有什么资本呢,上头可是还有一票半神。
“最后剩下一堆烂摊子给我。”奈非天长出一口气:“再也没有大能力者了。”
而这时候强忍痛楚的猴爷却突然仰起头,露出惨烈的笑容:“你……的知识……”
“嗯,我相信你,就像建刚那么相信你。”
人生不如意,十常八九。世界上最灿烂的喜剧片,它的核心都是构筑在主角的磨难身上,那些让人揪心的电影里的主角大多一生顺风顺水,只是他们更懂得嚎哭懂得咆哮罢了。
说话时,猴爷脖子上的三道封印已经开始融化,他的身上也开始燃烧起属于他灵魂的火焰,这本来用在战斗中的力量完全绽放后,竟生生压制了其他所有大能力者的生命悸动。
“我知道了。”奈非天咬了咬嘴唇,走到猴爷面前,看着火焰渐渐熄灭的猴爷:“放心,我会让你活的完美。”
“好吧,那么我想从十五岁开始可以吗?”
而与此同时,龙先生睁开了眼睛,看着天空中那一道能量浩瀚的光柱,眼神明亮:“天助我也。”
“死亡很简单。”猴爷看着赐予者:“好好享受吧。”
背对着叶菲站着,建刚抿着嘴说道:“反正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那个人很奇怪,特别奇怪的那种,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就是特别奇怪,看见他就有种想要捏死他的冲动。和-图-书
红毛丹点点头走向了猴爷,而他的核心就和他的发色一样摧残,明艳艳的红色甚至压住了其他所有大能力者核心所散发出的光芒,如果没有剩下的几个BUG,他真的就是像他自称的那样是最强大的大能力者了吧。
“你已经够好看了。”叶菲笑着接过咖啡一饮而尽:“来,我来帮你把头发盘起来。”
“我有个要求。”最后当保护者进入猴爷身边的时候,他看向了奈非天:“让我真正的死去吧,唯一的要求。”
这道细线明亮而清晰,它抵达了地球之后就再也没有穿透任何东西反而变得粗壮异常,远远看去就像是一根苹果糖葫芦,而它的能量虽然滂沱却十分温和,即使被它正面照射也感觉不到任何痛苦,只有如同春天一般的温暖和舒坦,而这种能量甚至还能治愈疾病,哪怕是癌症患者,只要被照射到就直接进化成了绿巨人……
虽然她始终没有像小猴子那样进入茫茫人海中去修行,但现在的建刚谁又能说她不是最好的样子呢。
“抱歉。”
说完,他的手伸向了赐予者的胸口,而当他的手触碰到赐予者的瞬间,这个不完整的大能力者也同样的燃烧了起来,紧接着猴爷的手直接从他的胸口伸出,慢慢从他的身体里拉出了一块莹莹发亮的东西,形状呈椭圆形,看上去就像一块鹅卵石,但仔细看的话却美的让人目眩神迷,甚至世界上最美丽的宝石都无法比拟。
曾经大家都同情都心疼的小猴子成为了天空上最璀璨的星辰,她活在普通人中间活得了数值不清的赞美,那个皱巴巴的女孩现在俨然成为了那个被人称之为女神的彼岸。曾经小心翼翼算计着其他所有人哪怕是最亲密的人的叶菲,她却活成了一个独当一面,可以不再依靠任何人就能为自己遮风挡雨的参天大树。
赐予者走到猴爷面前,缓缓蹲在他面前:“你现在很痛苦对吧。”
反而是那个曾经张开双www.hetushu.com手的守护着却成为了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样子,她化妆、养颜、精心修饰,生生把那个敢在沸腾的猪食里捞剩菜里姑娘活成了一副精致的模样。
正在吃饭的布布听到她的声音,直接从位置上跳了起来。
猴爷没有回答他,只是微微闭上了眼睛:“你第一个吗?”
再次成型的奈非天身上有着所有大能力者的特点,不光是能力还有外貌,不过看上去并不坏,反而有些帅。只不过……
“我自己来,你别碰我。”鱼龙就像个恶灵骑士一样,身上的皮肉已经被腐蚀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骷髅头,他蹲在猴爷面前:“素质大厅见,到时候别怪老子欺负你。”
纵使容颜不老,但整个人已经变成了另外一幅样子。或者说,不光是她吧,所有人都变成了另外一幅样子,只有小红始终是那一副老样子。
当然,除了布布之外,其他人也都以最快的速度集中到了模拟器的身边,小红则站在那背着手:“我们只有一次机会,如果不能以实体穿透世界,他们就永远回不来了。”
而他们嘴里讨论的死猴子,此刻正坐在苍茫的黑暗中,周围的一切都已经归于原点,整个世界都已坍塌,只剩下一群不属于这里的大能力者站在他身边不知所措。
奈非天或许意识到现在的确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不光氛围不对,甚至还有些尴尬,所以他乖乖的闭上嘴,站在一边等待了像极了邪教祭典一样的仪式。
“大概准备好了吧。”
“我感觉我特么就是个天秤座圣斗士,身上挂那么多东西。”奈非天悬在那个小点身边,轻轻用手一指……
很快,星象仪上就变得像一个星系那样璀璨,而这时也轮倒了红毛丹和保护者,这一对冤家师徒终于还在碰面了。
或者换个角度来说吧,越是那种容易让人开怀的人,他身上承受过的风雨就越多,因为只有将自己裹在厚厚的老茧中才能感觉不到悲切时的痛楚。
叶菲揉m•hetushu•com揉额头:“这两天那个龙先生的行为很有古怪,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他不吃不喝不睡,就坐在那。而他的属下们则拉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像苦行僧一样在做布朗运动。”
废话……猴爷是唯一被全方位规则保护的大能力者,除了自残之外几乎没有东西能让他感觉到痛苦,正因为如此,当他燃烧自己灵魂的时候,那种感觉反而来得格外强烈,就像一个人置身于火焰上炙烤却始终不会失去意识。
“活得时间长了,其实也是有好处的。”建刚把一小块方糖放进精致的咖啡杯里:“你真的不休息一下吗?”
“嗯,也对。”建刚叹了口气:“要是死猴子在这,这些事根本不用担心,他一根手指头就搞定了。”
“老师,可惜到最后也没能和您壮烈的对决。”
“老滑头。”奈非天撇撇嘴:“早说不就行了,可以。”
“全员准备!需要大量的能量!”小红的声音通过各种信号传遍了人类联盟的各个角落:“信标出现,我们只有二百八十秒时间,全体准备!”
大能力者的核心各不相同,赐予者的核心如同冰裂纹的碧绿美玉而三号则是如同樱花冻一般的晶莹剔透、如梦似幻,里头还漂浮着一个细小如花瓣似的东西,可以说是娘炮本娘了。
看到两个大能力者已经消散,其他的大能力者想也没想的以最快的速度凑到猴爷的身边,排着队让他一个一个的把所有的核心都挂在了那个星象仪上。
“这些年没有他,我们也过来了。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的,也许他回来之后还需要我们来保护他呢,毕竟天知道他这些年得罪了多少人。”
“现在可不是好机会,我们要想办法吃掉那个世界来的移民,要是这时候东方领袖突然暴毙的话会出事情的。”叶菲一边给建刚折腾着头发一边笑道:“我们看着吧,等他真有什么问题的时候,到时候我们直接干掉他就行了,难道我们这么多人还担心他那么个小瘪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