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章 属于少年的感觉

“知道啦知道啦。”猴爷在经过树梢的时候,把一朵粉白的樱花遮下插到小武的耳边:“不过先说好,以后真要谈了朋友,第一个要给我过目,不然我让你男朋友全家都活不过第二天。”
这刘哥也是个爆裂脾气,猴爷说完他二话不说就一拳擂上来了,直冲着猴爷的面门,速度还挺快,角度也挺刁钻,一看就是经常打架的主儿。
“好走,不送,路上小心。”
“我知道你回来了……他们欺负我!”
“妈的。”
“怎么说呢,我见过很多人了也读过很多书还看过很多电视,少年感就是一种很特别的东西吧,见春风不喜、见秋雪不悲,纯纯粹粹的活着、倔强又温柔、有时像个孩子一样执拗有时又像大树一样值得依靠,莽撞起来横冲直撞、沉静下来博学多才,大多数时候不正经但是认真起来却让人头疼。这样的男孩子呢,我活到现在看到现在也只知道一个呢。”
“爸,咱们要是再不出去,他们是不是就死了?”
“好的,请稍等,已经传达到位。”
大家应该没有忘记猴爷的攻击属性吧?就是只攻击对自身产生敌意或威胁的东西,所以当刘哥发起进攻的时候,他就自动的触发了猴爷的攻击机制,当时具体的情况刘哥没能看清楚,只看到眼前有什么东西闪了过去,然后自己的拳头就扑空了,然后胸口突然感觉到一阵闷疼,他在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整个人就已经斜着飞了出去。
大概是这样吧,看那个小傻缺的架势,应该是要去摸布布的脸了,甭管他能不能摸到,只要他手伸过去基本上就凉了,而目睹他凉透过程的几个兄弟估计也逃不掉,所以……
“你特么十岁生的她吧。”
“转接个屁。”猴爷眉头一皱:“让他来见我,给他发定位,立刻马上。对,如果那个东西有意见,让他一块过来。”
猴爷从草丛里站和*图*书起身,特意咳嗽了一声引起注意之后,带着小武就走了出去。
正在猴爷给小武解释什么是正儿八经的黑社会时,那边居然动手了,几个人一起上去围殴了那个小朋友,而布布全程只是抱着胳膊冷眼旁观。
“我就很可怜了,以后长大都要嫁不出去了,因为我爸爸太厉害太优秀了,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小武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要跟我妈说哦,不然她又要做思想工作了,可怕她了。”
“还能有谁?”
“不,这是傻X。”
小武低声问道。
那个染了头发的小伙子脖子上青筋暴起,显得愤怒极了,但却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他对面可是有好几个膀大腰圆的社会人员,一看就不是好相处的人。
而在猴爷观察的时候,他赫然发现布布的身后不远的地方有最少七个高阶督查……而从他们的布防模式来看,他们大概不是为了救布布来的,而是防止布布波及到地区才来到这里的。
小武吐了吐舌头,朝猴爷办了个鬼脸,然后轻轻挽住猴爷的胳膊,而这挽胳膊的动作一点都没有给人暧昧的感觉,哪怕心思最肮脏的人也能看出这种亲昵并不属于情人。
猴爷满脸堆笑:“您误会了,真是我女儿。”
刘哥挺直了腰杆子看着猴爷,他上下打量一圈之后,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手里的烟:“好烟啊,还是你们有钱人会玩。”
“跟我客气什么,布布被带去哪了?”
猴爷内心是崩溃的,这个撒娇撒的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好吗,刚才还冷面女王呢,现在一转头就成了撒娇的小斑鸠,这不科学好不好。
“刘哥,你不能这样。”
“行了。”猴爷拍了拍布布的脑袋:“下来下来,像什么话。”
按照正常的流程,这个时候布布应该泪流满面或惊惶无措的,但她的表现完全不像一个正常的十来岁的高中小姑娘,反和*图*书而像那些见惯了大风大浪的老油条,而且从她的表情来看,甭管是假戏还是真做,她都完全无视那个之前拼命护着她的小流氓,仿佛他的生死根本不值一提。
“这是什么?”
不过还没等他们走两步呢,四五个低级督查就把他们给围了……
当他们进去之后,发现那里人还不少,一个染了头发的年轻人张开手护着他身后的布布,而身材高挑的布布歪着头面带不屑的看着她面前的那一群人。
“小丫头,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
布布一看猴爷,原本毫无表情脸立刻就璀璨了起来,眸子亮晶晶的样子格外可爱,她根本就无视了面前的人,直接飞奔到猴爷面前,二话不说一把抱住了猴爷然后嘤嘤的哭了起来。
猴爷也不多逼逼,直接撩起袖子,弹开通讯器:“现在谁管督查。”
“可以,四十五条禁令的内容是灵能者不允许无理由伤害普通人类,即使被袭击也需要就轻处理,你刚才已经使用了致死性攻击强度。”
“你们要不快点打死他要不快点滚,我没兴趣看你们表现。”
其实小流氓什么的,猴爷并不厌恶,因为谁年轻时没有一段智障的岁月呢,只要这个智障不要变成凶残不要变成罪恶,那么这也只是某一段会议罢了,或许未来某一天他回想起这一段的岁月时,偶尔也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会心一笑,这也挺好的。
“好像去个公园了,那个小流氓说有话要对姐姐讲。”
“你老子我可比黑社会可怕多了。”猴爷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本子:“这个送给你。”
“臭丫头。”猴爷弹了她脑壳一下:“连我的玩笑都敢开。”
“什么能不能的,我就是让你马子陪我吃顿饭,有你什么事!起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啊。”
“你涉嫌违反第四十五条禁令,请跟我们走一趟。”
“嘿!”
为首的初级督查一脸严肃的和*图*书看着猴爷,而布布则歪着头看着这个愣头青,小武甚至都没忍住笑。而猴爷也是乐了,自己一手创立的督查机构,现在居然会干出这么蠢的事。
“挺年轻啊,这是你女儿?”
“你就是看不起我咯?”
“没有呢,其实你也知道,我身边有个小家伙很粘我,虽然早就知道我跟他以后可能要勉强凑一起,但说真的。爸,他没办法给我那种少年感。”
“姐……”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下来。”
布布的一句话就把那几个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为首那个有着鹰钩鼻和李荣浩同款眼睛的刘哥看着布布突然咧嘴一笑:“妹子有个性啊,不错我喜欢。”
小红迟疑片刻:“那个东西是不是指鱼龙?”
“小子挺会说话,算你识相。”
“恐怕不行咯,因为我叫这个人叫爸。”小武发出脆脆的小声,甩着猴爷的胳膊:“你说怎么办。”
“爸!”
在那几个督查身后还站着刚才那几个跑掉的小东西,他们一个个都摆出了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看得倒是很滑稽。
好不容易把布布给骗下来,猴爷笑盈盈的走到那几个人面前,从口袋里掏出烟,一根一根的发下去,然后陪着笑容对他们说:“几位,打扰了,我女儿给你们添了麻烦,不好意思。”
带着小武来到公园,猴爷立刻就感知到了布布的位置,他长出一口气,因为布布的力量还没有爆发,也就是说现在他们应该还是处于谈判阶段。
猴爷默默的为那个小流氓祈祷,布布的事他都已经知道了,得到了九号的力量后,布布正儿八经是具有大能力者力量的人了,虽然无法像真正被授权的大能力者那样更改规则,但单凭力量的话,那个丫头已经足够跟任何人来上一场正面对决了。
今天阳光很好,两个人走在树影斑驳的林荫路上,太阳微微有些热,但还不灼人,路边的樱花树开的www•hetushu.com正好,到处都有拍照凹造型的人,也有坐在树下野餐的一家子,孩子的欢声笑语和大人们的轻声呵斥交融在一起和天空中片片白云一样,轻柔缓慢。
那个小眼睛被称之为刘哥的人故意撩起袖子,露出手上用烟头烫出的疤痕,然后深深吸了口烟,用力的喷在护着布布的那个小朋友脸上。
少年感……这个词连猴爷听来都新鲜,所以他哦了一声,侧过头看着小武:“少年感是什么?”
“你老实说,在学校有没有偷偷谈恋爱。”猴爷目光温柔看着前方,声音里也透着满满的清朗:“我个人认为,适当的早恋是可以的,你悄悄告诉我。”
小武刚要叫,却被猴爷给拦住了,他招招手带着小武来到一个比较接近的地方,然后躲了起来,而这个位置听那边的声音可以说是清晰可闻。
小武抿着嘴没说话,这些年虽然猴爷不在身边,但她往日的爱好就是收集一切关于猴爷的传奇,越到后面就越觉得他这个神秘的父亲是个传说里才能出现的人物,而越是这样她身边的人就越被她看不起,哪怕是小皇帝那样已经足够优秀的人和猴爷一比较也只是个不成熟的小朋友罢了。
布布长大了,而猴爷却还是老样子,年华无法在他的身上烙下痕迹,但当看到身边的丫头时,他才豁然感觉自己其实已经很大很大了。
猴爷亲自给他们点上烟之后,站在那冲他们挥手告别,而突然走到一半的刘哥又折返了回来,眯着眼睛看了猴爷一阵,摇头晃脑地说道:“你看上去是个不缺钱的主儿,哥们最近手头紧,借点钱花花?”
“咿……爸,你是黑社会吗?说话这么可怕。”
以猴爷的潜入能力,即使是布布也基本上无法发现他的到来,他就这样小心翼翼的拽着小武接近了公园里的小树林,布布就在里面。
“不……我都好久没看到你了。”布布回头指着那几个流氓:“爸和*图*书,他们欺负我!”
刘哥的话引起一阵哄笑,而猴爷毫不在意的摇摇头:“不是亲生的。”
“真的这么棒吗,如果你真的喜欢那样的人,我做主帮你把他收了。”猴爷哈哈大笑:“被你说的我都想去认识认识他了。”
“好了好了,我回来了。”
“爸,你是借着这个机会逃轰炸的吧,你知道姐姐不会有事。”
“老子当然知道,你们也就是玩玩。行了,今天就给你个面子。兄弟们,走了走了,没劲。”
“灵能者!快跑!快去报告督查说有灵能者袭击普通人!”
等他重重的掉在地上之后,他才感觉一阵难忍的剧痛袭来,微微低头看一眼,赫然发现自己的胸口已经凹陷了进去,惊吓和疼痛交杂在一起,只是一瞬间他就昏迷了过去。
猴爷摊开手:“抱歉,我从不带钱出门。”
祈祷吧,祈祷那个小流氓不要对布布干什么,否则猴爷现在过去恐怕也只是给那小子收尸了,布布这个丫头可不像小武,她深得建刚真传,又凶残又暴力。
他的小弟拔腿就跑,而他们边跑的时候说的话,猴爷听得清清楚楚,他也没废话,转身带着布布和小武就往回走,两个小丫头一左一右抱着他胳膊,谁也没把刚才的小插曲当回事。
“是所有能毁灭世界人的联系方式,你以后碰到任何麻烦就找任何一个人,他们不至于不给我面子。”
说实话,现在的布布已经一米七了,这个身高在女生里面已经有些扎眼了,但她在猴爷面前撒娇却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她侧过头看着小武,然后用眼神对她传达了某个信息……
“毓卿直属哦,需要转接吗?”
“嗯。”猴爷点点头:“你倒是说个让人看得起的地方吧,就因为你眼睛小吗?”
“谢谢爸!”
“爸,这就是黑社会吗?”
“小丫头,刚把你带回来的时候,你才那么一点点大,现在都成大姑娘了。”
“那我能不能需要一个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