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二章 给三号机的选手点上一首凉凉

要不说小武聪明呢,她聪明就聪明在这了,看到猴爷的表情之后,她立刻就明白了猴爷的意思,毕竟在此之前她们都知道老爹在这打工的目的,可不就是融入到普通社会中么。
“琦琦,你等会带着点小吕,我走了啊,有事给我打电话。”店长的工作时间是早晨七点四十到下午四点半,所以她这会儿已经到了下班时间,只是她实在有点放心不下猴爷这个愣头青,所以再三招呼之后才换上衣服骑上电驴离开了炸鸡店。
“您……您……您有……有什么……么吩咐。”
“嗯……我们要这个小哥哥点单。”
“知道了,店长。”
“钱?”布布歪着头看着猴爷:“什么钱?”
“疼疼疼……快放下……疼……”
为首的一个姑娘指着猴爷,眼睛都快笑没了:“就是他。”
“知道啦。”
猴爷实在不想说三号是个全亚洲乃至全世界最大会所的老板,一天流水就几个亿那种,钱这种东西实在是太没意思了,而且……这两个小姐妹恐怕从小到大都不知道钱是什么东西吧,也没有自己拿过钱,这份担心实在是……
在第一波高峰期过去之后,琦琦有些疲惫的对猴爷说道:“他们还等着我回去给他们做饭呢。”
“当然啊,昨天刚来。那边已经没什么值得留恋了,对了,你猜猜谁跟着一起过来了?”
不对,猴爷突然醒悟了过来,在普通人里,特别是在这种炸鸡店打工的普通人,说白了其实家庭环境都很一般,想要融入世界的第一守则不就是应该像普通人那样思考么?
“哈哈哈,吕叔叔,我说了你落伍了吧。我早就搬到我男朋友那去住了,行了我还得去买菜呢。”
猴爷点点头:“我会说的,你们别太过份了。”
门口的小铃响起,店员条件反射式的开口欢迎,而炸鸡店的店长则脸色铁青看着正在用抹布擦着吧台连头也不抬的小吕,她现在真的是恨透了这个家伙,脾气怪的很,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毛病,反正看着让人牙痒痒。要不是自己不是老板,他这份工和图书作恐怕最多干一下午。
“倒是你,如果不是这次机缘,我甚至都不会记得你,你小子……”
猴爷想了想,仰着头长叹了一声:“因为太帅的原因导致你被人逼着要我的资料。”
听到这,猴爷才松开手:“要吃什么,吃完赶紧滚。”
店长的脸都绿了,这要是殴打客人,那么他们这家网红店的名声可就臭了,到时候……
这个姑娘有个男朋友,虽然猴爷见过两次,但他一点都不喜欢那个男人,因为琦琦下班的时候他没有来接过,两次出现都只是过来找她要钱罢了。
“是把你当朋友才让你忘了我,不打扰才是我的温柔。”猴爷笑着抬头看去:“你现在混这里了?”
“你不是大学生么,现在宿舍那么先进了?”
“哦,对。爸,给我们点钱。”为什么说小武聪明呢,她的智商绝对是可怕的,毕竟没有意外她是要当皇帝的人:“五百就行了。”
“你。”
“我觉得你最好删掉。”猴爷也没抬头,一边写一边说:“不然会有麻烦。”
“不是,爸。你听我们解释啊……”布布垫着脚表情都扭曲了:“下午学校大扫除啊,我们干完了就过来看看你啊。”
一个齐耳短发的小姑娘笑着和店长告别,然后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认真写单子的猴爷,看了一会儿然后拿出手机悄咪咪的拍了他的一个侧脸照。
说来也奇怪,包括店长和老板其实都很不解,为什么这段时间生意能好成这样,往日三天的生意都没有现在一天的生意好,而仔细算一下这都是从这个姓吕的不适合当服务员的男人来这开始的。而老板也是个迷信的家伙,他认为猴爷是他的福报所以特别交代了店长,只要他不放火烧了店,随便他在店里干什么,睡觉也好、玩手机也行,只要人在就可以。
猴爷认为能在大学里打工补贴自己的学生都是很棒的年轻人,至少如果是他的话,他肯定做不到这一点,毕竟懒……
那小哥哥一听,整张脸都涨红了,连嘴都顾不上擦就窜到了猴爷的www.hetushu•com面前,他浑身透着紧张,手哆嗦着想要敬礼,但却被猴爷用严厉的眼神制止了,而与此同时周围有十几二十双眼睛盯着这边,有的人的眼神甚至嫉妒到可以喷火。
但猴爷只是不喜欢,没有说一句话,毕竟那是人家的事,有些事情如人饮水不足为外人道。早就过了喜欢絮叨的年纪,悠久的岁月给了猴爷一颗很平和的心,前提是别对他发动攻击。
“怎么?是看不起我们?投诉你啊。”那个小姑娘身后一个个子高挑的姑娘叉着腰怒目而视:“就要……啊……”
“也没什么,就是想让你给我顶一下岗,我去外头抽根烟,那几个小姑娘累着了,让他们休息一下。”
猴爷抬起头,然后张开手和他轻轻拥抱了一下:“好久不见。”
“要不……我跟老板说一声,先预支你两个月的工资?”
“义不容辞!”
“又不是让你去死”猴爷啐了一声,拿上烟走到了后巷,在经过后厨的时候,他拿了一堆的边角料装在一次性餐盒里走了出去。
其实人突然增多并不是偶然啊,因为几大集团内部都通告了这件事,也就是说所有的自己人都知道猴爷现在在这个地方打工,不要去找他麻烦也不要去破坏他的环境。
匆匆换下衣服的琦琦很快消失在猴爷的视线里,而猴爷则看着她带着疲惫的背影默默摇头,而这时点餐台上只剩下他一个人还站着了,高峰期之后那些姑娘都已经累的站不起来了。
也不知道是这个小朋友的笑点很低还是猴爷说话自带喜感,只要他说完话,这个小姑娘就会笑个不停,虽然她长相并不出众,但爱笑的姑娘总是给人很阳光的感觉。
暗夜里一个声音传来,而猴爷没有搭理,只是突出一缕青烟:“你这话就好像说方便面只能填饱肚子没有什么营养还对人没好处,你也不想想,都混到吃泡面了,你还在乎健康不健康啊?”
“她们真是你女儿啊?你才多大啊,就有这么大女儿了啊?”
原来不是亲生的啊,店长点点头,这样就http://www•hetushu.com好理解了。看来这个小吕应该是姐弟恋的那种,女朋友或者老婆应该比他大很多,不过看这两个姑娘长得这么好看,大概即使是大很多也是国色天香吧,能吸引到这样没什么经验的年轻人一点都不让人意外。
“你还是伶牙俐齿呢。”暗夜中一道影子透了出来,然后在猴爷面前逐渐成型:“好久不见。”
猴爷探头过去,发现一个浑身红装的女孩俏生生的站在那,笑容灿烂眼角泛着泪花……而猴爷只是笑着摇摇头:“你们啊……让我很愧疚呢。”
猴爷扫视一圈,然后指着一个正在吃饭的小哥哥:“过来一下。”
“能有什么麻烦?”
店长愣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猴爷,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了一下:“他还是实习生,有些事情不熟悉,还是我来为几位服务吧。”
爸?店长转过头看了一眼猴爷,她清晰的记得这个萌新的资料上才写的是二十八岁啊,二十八岁有两个女儿?而且大的那个看上去有十七八了吧?这当女朋友都行了啊。
不过显然店长没有小武的见识,她并不知道刚才在她眼前一闪而过的卡是银联的钻石卡,只是在旁边挂着欣慰的笑容看着猴爷和自己的闺女互动,眼里全是羡慕?羡慕是什么鬼?
在这几天里猴爷已经把这几个不同时间段的大学生认全了,这几个学生工分两批,一批是从早上八点到下午两点,一批是从下午三点到晚上八点,基本上都是最繁忙时间段。上午那一批是男三女四,前台两女一男,后厨两男两女。下午这一批是男三女三,前台三个女的,后厨三个男的。
“布布,小武,你们两个身上有钱么?”
店长看着猴爷,然后脑中正在脑补各种剧情,从他会来这种地方打工来看,他的家庭并不富裕,而且听起来那个漂亮的比他大很多的老婆又是全职的家庭妇女。这样的家庭情况要负担两个孩子去迪士尼应该是很难的吧,那边消费可不低呢。
“你们逃课。”猴爷面无表情却也没松手:“逃课还敢来我和图书这,胆子挺大。”
店长突如其来的关心让猴爷愣了一下:“为什么?”
相对来说小武就恬淡多了,虽然她切开也全是黑的,但表面上绝对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而且这丫头特别善于隐藏存在感,所以大部分时候明明是两个人一起闯的祸,布布总是背锅的那一个。
“今天啊,我男朋友我朋友要来,我可能要早点走,吕叔叔晚上帮我顶一下呗。”
猴爷把单子夹在旁边的便签卡上,直起身子满脸严肃地说道:“请注意你的言辞,你见过我这么风华正茂的中年人?”
“请问需要什么。”
“不是亲生的。”猴爷在面对私下询问的时候,倒也没有隐瞒,实打实的回答了店长的话:“你下次看到她们两个别搭理就行了。”
为什么要横猴爷?因为这个老爹实在是不懂事呢,他的卡全是银行的黑卡,你说一在炸鸡店给人点餐的小弟身上装着七八张各大银行的不限额信用卡,这不是有病么?有这东西的人还用得着来炸鸡店打工?还真以为是皇帝微服私访呢。
“这些肉里有盐,猫吃了不好。”
“女孩子最敏感了,虽然不能跟那些大富大贵的比,该有的还是要有的,孩子出门身上多带点钱肯定没错,特别是这种叛逆期的丫头,最容易受伤了。”
“爸,我跟你说啊,姑姑说要带我和小武去迪士尼玩,这几天就不回家吃了啊。”布布坐在位置上突然扭头说:“你跟我妈说一声,省得她哔哔我。”
后门一打开,一大堆的野猫就竖着尾巴靠了过来,猴爷则拿出刚才那一盒子边角肉放在地上,而自己则点上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看到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像真的像那么回事,店长也就暂时放下了疑惑,偷偷摸摸的把菜单塞到了猴爷面前,而猴爷把菜单往布布脸上一拍:“吃了快滚。”
“欢迎光临。”
听到这,猴爷算是知道店长什么意思了,他笑了笑,摆摆手:“您多心了,她俩的姑姑……”
布布和小武走了之后,炸鸡店恢复了平时的样子,时不时来的客人,偶尔过来的外卖小哥,反hetushu.com正一如往常的平静。而等到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店里兼职的大学生也陆陆续续的过来了。
店长不动声色的把猴爷挤到旁边,面带灿烂的微笑对着推门而入的几个人:“我们这里刚推出了咖喱炸鸡,几位有兴趣试试吗?”
“爸,我们错了……错了还不行么,我们就是想跟你开个玩笑啦。”
小武看到面前的卡,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进了口袋,然后还横了猴爷一眼……
“银行卡给你,你控制点姐姐,别让她乱花钱。”猴爷把卡扔到小武面前的桌上。
其实也不怪猴爷会对布布比较凶,那是因为布布有时候实在是坏,那种怀真的是让人头疼的那种,而且她仗着一众大佬的宠爱越来越肆无忌惮了,最近她还不知怎么搭上了三号那条线,一天天姑姑姑姑的叫着,生生把性子飘忽的三号给叫得是慈眉善目、拍着胸脯保证以后大侄女有什么事直接找她就行。
她还没趁机发飙,痛呼声就已经从她俩嘴里传了出来,而猴爷则一只手掐着她俩一边脸蛋,满脸阴冷:“还要我么?”
但不打扰归不打扰,猴爷实在是太有名了,鱼龙的名气根本不如他的十分之一,不少人都想来亲眼一睹这个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整个世界格局的传奇到底是什么样。而要知道几大集团的附属成员数百万,哪怕十个里有一个想知道猴爷长啥样的人,那数量也是铺天盖地的,所以生意变好根本不是意外好吗。
分开之后,身后背着一把琴的男人锤了一下猴爷的胸口:“你没把我当朋友。”
好吧,当没问吧,想要改变她俩的消费观念实在是蠢了一点吧,总之就很蠢就对了,还是不强求的好。
不过呢,看起来他们之间的关系还真融洽,虽然看上去凶巴巴的,但店长自己也是嫁了个二婚的男人,她可不敢对自己的继女这个态度,而小吕和重组家庭之间的关系恐怕已经和原生家庭差不多的好了,真是让人羡慕呢。
琦琦笑得咯咯直响,像只下蛋的母鸡,她趴在点餐台上歪着头看着猴爷:“我可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