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四章 在夕阳下写一首歌

端木把人赶走之后,自己坐在了那个位置上,拿起工具看了几眼就开始重制桌上的半成品,钻空、拉弦、凿共振一气呵成,动作娴熟、行云流水,一直到最后一道工序完成,他才长出一口气,用手在琴上轻轻一抚,清脆的叮咚声就在小小的空间传开来。
“你收拾一下准备关门倒闭吧。”端木站起身,指着他:“琴,不是你这么制的。”
赐予者看到文熙又在呛猴爷,连忙走上前:“今天休息?”
“是不是教你的第一件事就是我是个王八蛋?”
“老九?是谁?”
喂牛……戴微轻轻一笑,猴爷也许还真的干的出来,不过想到十九抱着头斤在牛棚里干活的样子,其实也别有一番风味的说,倒是可以期待一下。
猴爷把端木带入了一个创意文化产业街,这里有不少卖古琴、古董、艺术品的地方,很多都是那种人在里面现场制作的,整条街气氛比较安静,也没太多的烟火气。
猴爷愣了一下:“没事了。”
“也就是说建刚是被遗弃而不是孤儿咯?那就更可恶了。好了,我以后也不会问你了,你没什么资格知道建刚的事。”猴爷站起身:“你个垃圾。”
“你给看看,这个配上这个颜色的毛衣怎么样?”
建刚把刚编的手链扣在自己手上,站在猴爷面前扬起手晃了晃。
“唉!你什么态度,懒得跟你说。”建刚突然就生气了,抱着他那一大堆稀奇古怪的东西走了出去,然后在出门的时候还分身出了另外一个建刚用力的把门摔上,还瞪了猴爷一眼……
“她去哪了?”
“我出门了。”猴爷走到门口,看到戴微正在沙发上敷面膜看电视:“对了,那两个小的今天去迪士尼了,不用准备她俩的饭。”
想想也好,这样的大杀器能逐渐的回到属于普通人的轨道上,真的是很棒。
“妙啊!”端木一拍手,兴奋之色溢于言表:“那你说在哪?”
猴爷和端木一人手上拿着一个超大的冰激凌,一边走一边和图书吃着,而今天猴爷和端木的穿着都比较简单,任谁也看不出来这俩人一个是一扬手这一片就死干净的音韵杀人王一个是一扬手地球就差不多的前大能力者,他们一手一个冰激凌的样子,看上去就好像一对感情很好的帅Gay,和他们擦肩而过的小姐姐都会回头看上一眼的那种Gay。
制琴人躲到一边,拿起手机想拨110,但猴爷却按下了他的手:“他只是在专业方面比较痴狂。”
不过正好趁着准岳父还没跑出去玩,猴爷抓紧时间把早上建刚突然发脾气的事说给了赐予者,他听完这个表情很奇怪,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只是拍了拍猴爷的肩膀:“其实我不是很懂。”
“布布是不是跟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了?”戴微撕下面膜,表情严肃:“等会,你别急着走。”
乍一听倒是没有太大区别,但这种事分明就是内行看门道,那个制琴人听到这一阵响儿,表情当时就服气了,一把新琴能出这种韵,这绝对是大师级的存在。
猴爷没发表评论,只是看了一眼手表:“你自己能回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你要有事就打我电话。”
“来杯咖啡?”
“喂,猴哥,晚上记得来啊,地址我发你了,千万要来啊。”
“我晚上同事聚会,不回了。”
走出大门,猴爷转头找到了端木,两个大男人在外头逛街吃饭看电影,虽然感觉很糟糕,但端木似乎并不介意,反倒是饶有兴趣的探索着周围的一切,显得兴致勃勃。
“你女朋友多,你来说。”
“老兄,你这可就问错人了。女朋友多这种事,我不否认啊,可是正儿八经的老婆我就一个,那些女朋友都是一次性的啊,我哪知道您这位少奶奶的毛病,她以前不这个样,我们一块的时候,她可比爷们都爷们,这些日子她变成什么样,这得从你那边去找问题,我觉得……”
端木对这里似乎有些兴趣,不过当他看到一家制古琴的店之后,差点m.hetushu•com就要摘人家招牌了……
是啊,可不是划算么。一个人可以无限复制到撑爆一个世界的建刚开个作坊当然划算,请个会计就行,其他的事她一个人就能搞定了,稳赚不亏的买卖。
“那你给讲讲建刚她妈。”
“那行。”戴微朝猴爷挥挥手:“对了,刚才十九来了,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去给她当模特。”
“来一杯吧,不要糖不要奶,加点肉桂。”猴爷揉了揉脸。
“没办法,人格魅力。”猴爷十分大言不惭地说道:“你现在整天就玩这个?”
赐予者一愣,青筋都爆起来了:“为什么这次我胡扯你就信了!?”
“滚吧滚吧,本大爷自己在逛逛,等红莲回来,我就没这样清闲了。”
“这……”青莲低下头,面带尴尬的笑着。
“建刚出生的时候,她就难产死了。”
“相当合适,怎么样?还习惯吗,有没有想家?”
十九现在可是很不得了的画家和设计师了,经常意大利法国到处跑,设计的服装也经常引领季节潮流,动辄就是什么明星定制、包场走秀,几乎是把她超前的艺术天赋发挥到了极致,而且还被业界吹得那叫一个高高在上,什么艺术界的灵魂、什么达芬奇一样伟大的艺术家、什么女性天赋觉醒的领路人,反正名头特别多,动辄上什么专访、上什么杂志的,一幅画随便炒到上千万美金,人家还不乐意画的那种。
“对了。”猴爷双手握住建刚的手:“该考虑一下结婚的事了。”
“哦,那你晚上回来吃饭么?”戴微仰头看了猴爷一眼:“不知道为什么啊,自从我用了建刚给我的面膜,感觉自己越来越年轻了。”
“啥?”建刚被吓了一蹦,然后迅速的抽出手:“凭什么啊,不行不行,我的人生才刚开始呢,等我玩一阵的。”
“那倒没有,文熙姐对我很好,教了我很东西。”
休息天的上午,猴爷正坐在屋子里发呆时,炸鸡店的同事就给他打了个电话,而坐在m.hetushu.com旁边编手链的建刚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么快就有新朋友了。”
好不容易跑掉的猴爷心有余悸的坐在赐予者的咖啡馆外头的台阶上,这个点咖啡馆还没开门,他找不到地方蹭饭,所以只能可怜兮兮的坐在台阶上吃着一套煎饼。吃着吃着,后头的门响了起来,接着就看到文熙,也就是仲裁者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今日的手写菜单牌,她看了猴爷一眼,然后撇撇嘴放下牌子的就转身走了进去,然后猴爷就听见里头响起了她的声音:“老板,外面有个要饭的拦着门吃东西,要不要赶走。”
“呀,原来不是要饭的。”文熙站在柜台后面一边磨咖啡一边用那种一成不变的语调说:“抱歉呢,没看出来是你。”
“祖母绿太贵啦,这都是玻璃,五块钱十块钱的。我算好了,等过几天生意再好一点,我就悄悄的租个大点的地下室自己开个作坊。”建刚嘿嘿一笑:“划算!”
“对啊。”
“我觉得把杂货店开在这里不错,人多而且风水不错。”端木看着一家卖鞋的店面:“就这里吧?”
“嗯?有事吗?是不是钱不够用了?”
而这时,青莲穿着咖啡店的制服也走了出来,她看到猴爷之后,高兴的跑到他面前转了一圈:“先生,合适吗?”
“嗯,这个就合理了。”猴爷点点头:“你是真的没出息。”
“就这了。”
“再见。”猴爷没等到张群说完就挂了电话,然后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店长打了个电话:“店长。”
猴爷的小屋里已经塞满了建刚编的东西,从手链到项链、从脚环到毛衣扣,总之身上能挂的她都能编出来,而且她也开始以此为职业了,开了个某宝店,模特都是她自己,生意相当不错。
店长的声音传来,猴爷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把刚才建刚为什么发脾气的事给告诉了店长,而店长倒也是爽快,想也没想就告诉猴爷说:“你傻啊,人家要你实际行动,你就是个榆木疙瘩,怎么hetushu.com这么笨呢?你还指望人家女方主动?虽然人家有两个孩子,但是两个人在一起呢,最重要的根本不是这些,你也千万不能因为人家结过婚有过孩子就觉得能看轻她,而且我不是看着你跟她两个孩子的关系挺不错的么?”
“因为你真的没出息啊。”
猴爷翻了个白眼:“随你吧。”
“呵呵。”猴爷心中冷笑,看着端木有些哀伤地说道:“等她回来,你以后恐怕有的逛了。”
莫名其妙接到这个电话的张群被劈头盖脸一顿叙述,然后被认定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啥?这个剧情为什么有点衔接不上?猴爷开始还挺迷糊的,这听店长一番教诲之后,顿时更迷糊了,胡乱的答应一声之后,默默挂了电话,长叹一口气。
而猴爷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饼,然后三两口塞进嘴里,一转身就冲了进去:“小兔崽子,你刚才说我什么来着?”
“不用了,给他一百块钱,再给他一瓶水吧。”赐予者的声音传来:“生而为人,善良一点。”
“跟我来。”
“不行,这里太嘈杂,你的地方是需要给人高雅感觉的地方,你坐在里面制作你的东西,哪怕是最尊贵的客人也只能等你完成手里的活才能和你对话,贸然打断你,你可以直接让他滚的地方。”猴爷手舞足蹈的比划着:“那种,我虽然是卖东西的,但我的东西都有灵魂,你看上去太脏了,我不卖给你。这种感觉你明白么?”
“还不错,不过你为什么不用祖母绿?”
“对了,老九这段时间没来找布布?”
“放你娘的狗屁!”猴爷一个杯子就甩到了赐予者的脑壳上,杯子应声而碎,赐予者却只是摸了摸头:“你当我是智障吗?她就是成了骨灰你都能让她活过来。”
行了,不用说了。这个坎是过不去的,毕竟当初猴爷可是很果断的把仲裁者给干掉了,这个仇恐怕文熙得记一辈子。算了算了……以后给她介绍个不错的男朋友当做补偿好了。
“没空。”猴爷嘴一撇:“她http://www.hetushu•com敢画我,我就敢让她去塔娜那边喂牛。”
谁能想到,这个可以使用世上一切武器的上帝右手,这个可以控制自身无限复制的不死之王现在正在用一双小手给自己谋划了一份活计。
“是啊,休息。”猴爷叹了口气:“从早上开始就不顺。”
站定脚步,猴爷差点扇自己两嘴巴,所以为了避免被盘问,猴爷以可怕的速度穿好了鞋,甩开门拔腿就跑,而戴微追到门口:“有本事你就别回来啊!”
猴爷张了张嘴,并没有告诉她建刚给她的根本不是所谓的面膜,而是建刚专用下蛊道具,现在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再过个几十年,老妹儿你就知道你正在用的是什么了,你到时候会发现你周围的小伙伴都日渐苍老、身材变形,而你还保持着最完美的青春年华。
怼天怼地本身就是猴爷的脾气,而这一次赐予者连反驳都没有反驳,静静的坐在那一言不发,小口小口抿着咖啡,然后就这么看着猴爷和青莲告别,还顺便把文熙小姐姐的电话号码要走了。
“啊,被你发现了。”赐予者并没有否认:“他觉得我没出息,跟别的男人跑了。”
赐予者愣了一下,迟疑片刻之后从衣服内兜里掏出一个皮夹子翻开之后,里面有一张合影,是他和一个和建刚有好几分相似的女孩的照片,照片过塑了,但仍然有些泛黄。
把地上的杯子复原,赐予者也端来了一杯咖啡坐到了猴爷面前:“她是个很好的女孩,生下建刚之后,我就必须要开始逃亡了,我给她留下了一大笔钱,但至于为什么她还是会把建刚遗弃,我其实并不知道。我这些年也试着找过她,但都一无所获,哪怕是尸体或者墓碑都行。”
屋里的猴爷满脸迷茫,他仰着头看着镜子,突然陷入了一种“女朋友为什么突然生气”的困惑,在苦思无果之后,他拿起手机求助了场外观众。
“狗屁不通!狗屁不通!!!”他指着那个被吓得有些哆嗦的年轻制琴人怒吼道:“这种水平也敢拿出来!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