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六章 恐吓小朋友很有趣

那些姑娘又害怕又好奇的样子让他充满了自豪感,然后开始慢慢描述他所看过的那部影片,席间的女孩们都瞪大眼睛倾听着,时不时的发出惊呼。
“买卖人口都是小意思,还有那种虐杀视频、地下小电影,你花点钱就能买到,看完之后绝对让你们好几个礼拜吃不下东西。我有机会看过一次,真的瞎了眼睛。”
当然,不光是姑娘们,即使是小伙子们也都面色古怪,即使是最活跃的人都没有了声音,只剩下猴爷一个人的声音从小包间里传来。
这个表情和这个语调直接把姑娘们吓坏了,再加上刚才讲的那些故事,谁再出去浪谁是傻X,不光不出去玩,还一个个的点名让小哥哥们送回寝室。
“谢我干什么?”
“吕大叔,你怎么不说话啊。”
猴爷说话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仰头喝水的时候,他微微侧头看向门缝,而门缝里有一双眼睛一闪而过,正是刚才被猴爷注视到那个漆黑的东西。
相对来说,猴爷要远比在座的几个小年轻更受欢迎一些,虽然他不太说话,但姑娘们总是想尽办法和他对话,毕竟他看上去又帅又有男人味眼神还深邃,虽然说话不多但总是带着那种成熟男人特有的魅力,光这几点就把那些完全没有什么闪光点的小男生给比了下去。
说完,猴爷起身走到拍档的门口,看着外面的街道,街道空荡荡的,只有为数不多的人还在上面走着,他们大部分人都打着伞,尽全力让自己蜷缩在伞里,也http://www.hetushu•com有穿着雨衣肆无忌惮走在雨中的人。
而突然,猴爷看到了一个很有趣的人,那个人抱着胳膊往前走着,距离他大概五十米左右,而之所以觉得那人有趣,因为猴爷可以看见他的灵魂已经完全的黑了,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把他笼罩在黑色的雾气中一样,形成这样情况的原因只有一种,那就是他被他人的怨毒给侵染了。
在上厕所的时候,青春痘小哥哥咧开嘴朝猴爷笑道。
刚才那个眼神,猴爷注意到了,但根本不关心,毕竟这样的小东西,再来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都只是一个喷嚏的问题。
对于那些行走在阴影里的人来说,今天是个好日子。
“你也听说过啊!那你说给我们听听好不好?”
一个短发,有着狐狸眼的姑娘眼泛精光的看着猴爷,语气谄媚的不行,而其他姑娘也纷纷附和。
“说说……说说看。”
不过总的来说,大部分的人是碰不到这样的事情的,虽然每年有百万人离奇失踪不知去向,但这个数字在庞大的人口基数面前仍然显得十分单薄,这样的概率不亚于走在路上突然被一个花盆砸成植物人。
被突然严肃的猴爷弄得一愣,小哥哥讪笑了一声:“我知道了。”
“谢吕哥!”
猴爷点点头,但是很快就笑了出来:“其实大部分人是不用担心那种事发生的,只要多注意周围的环境,很多情况都会避免,相对来说你们过马路玩手机才更危http://m.hetushu.com险。”
就如同那个男孩所说的一样,世界上大部分的真相都隐藏在视线之外,真当这些事情被揭露出来之后,绝大部分的人是难以接受的。
滂沱大雨时,杀人飞溅出的血液会很快被雨水冲走,所有的证据都会被消磨掉,即使是最强悍的警犬也无法嗅出大雨后的气味,所以有经验的凶手都会选择这种时候出来活动。
接着,猴爷就把巫毒玩具的事情对这些人娓娓道来,他的故事远比刚才那个小伙子一知半解的讲解真实许多,在叙述的过程中,周围所有人都有一种身临其境的炼狱感,耳边甚至都听见了那些惨死的人的哀嚎,甚至连服务员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凑了进来,屏息听着猴爷的叙述。
姑娘们瑟瑟发抖,感同身受的痛楚让她们再也没有刚才的活泼,猴爷一连串的细节描述仿佛就像小时候一个人在家时,感觉满屋子都是人的那种心惊肉跳。
“吕哥,怎么了?”
“好了,今天差不多了。我劝你们都回家,不要再出去玩了,天气不好。”说着,猴爷突然压低声音:“这是个杀人的好天气。”
“没什么,看到个人,以为是认识的,发现认错了。”
“对哦对哦,我有听说过,说在泰国就出现过这个事情,说一对小情侣,女的一眨眼就失踪了,后来在红灯区找到了,还染上了毒瘾,太可怕了。”
“对了,你们知道不知道,其实现在有不少超能力者也加入了那些人的行列,我朋友告诉我,有和-图-书的超能力者会随机选择路人,然后用精神控制的方法让那个被控制的人自己跟着他走,然后被卖到世界各地,有的是被拿去当玩具,有的是被拿去打成残废成乞丐,还有的被摘掉器官或者到黑工厂做苦工。”
其中一个妹子突然发现猴爷似乎始终保持沉默,所以主动和他搭话:“你是不是也听说过类似的事情?”
猴爷想了想,慢慢地说道:“其实我们身边任何一个人都可能成为你们的恐惧对象,人类的善良和残忍是并存的,我们大部分时候没有办法想象一个人类有多善良同样也没办法想象一个人类有多残忍。哪怕你们现在走在街上,很有可能某一个和你们擦肩而过的人都会要了你们的命。”
而猴爷却从头到尾没有说上任何一句话,即使这些东西他知道的更多,但知道归知道,很多事情是没有办法避免的,那么就只好尽可能的让更少人知道为好,毕竟生活就像是一场玩笑,一旦戳破它,日子必然不会过得顺利。
那个男孩说的东西只是很小的一部分,实际上根据猴爷的了解,那些隐藏在众人视线之外的真相远比他所说的要残忍太多。那个黑暗世界的人就像隐藏在草丛里的巨兽一样,随时会吞没掉任何一个人。
所以,如果身为普通人的话,那么就普普通通的过日子好了,担心那样的厄运还不如担心人行道上横冲直撞的电动车,那个威胁可能更大一些。
一个人的怨毒是不可能把人的灵魂侵染成这样的,也就是说这个家伙m.hetushu.com手上恐怕不止沾染了一条性命,看起来还真是专业人士,就像杀猪的屠夫一样,只不过他是个杀人的屠夫。
猴爷收回眼神对身后的人关切他的人笑了一声,然后坐回到位置上:“你们想听,那我就给你们讲个邪教的事情吧,是真实事件,虽然不是亲身经历,但是真实性没有问题。”
“虽然制作巫毒玩具是被明令禁止的,而且一经发现制作者难逃一死,但它实在太赚钱了,有数不清的人为了这点钱放纵杀戮。不过我觉得,归根结底这样的买卖始终禁止不了,主要还是另外一批人三观不正吧。真正以屠杀、折磨人为乐的人,比你们想的少的太多太多了。”
“别怪我没提醒你。”猴爷左右看了看,然后冷笑一声:“账我已经结了,你们自己回去吧,我有点事。”
猴爷才讲到一般,哪怕是最胆大的姑娘都已经握住了身边人的手,身体瑟瑟发抖。而猴爷不光把事件本身讲述了出来,甚至还把一些细节也讲述了出来,特别是讲到刻意让受害者饱受摧残的细节时,胆子小的姑娘已经吓到脸色发白了。
邀请猴爷来吃饭的那个长着青春痘的男生压低声音用一种阴森森的语气吓唬着姑娘们,这些涉世未深的姑娘似乎都很喜欢听这种内容。
其实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个世界啊并不是阳光明媚的,人们总是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对圈子之外的东西知之甚少,在那些不被人所知的角落里,永远都隐藏着许多龌龊。
但人么,就是这样,越是害怕就和图书越是想继续听下去,哪怕已经手脚冰凉。
“你们其实不知道,我们在网上看到的东西其实最多也就百分之三十,剩下的百分之七十都隐藏在海平面下面,不知道你们知道不知道暗网,以前我有个当黑客的朋友进去过一次,那里头的内容啊,触目惊心。”
“人皮只是最常见的巫毒玩具,而那些有钱人现在比较喜欢的是用女孩左眼制成的玻璃球,据说可以让他们的运气变得更好,制作这种巫毒玩具,必须要在人还活着的时候摘取眼球,这样就可以让被封存在水晶里眼球看上去明亮动人。”猴爷吃了口菜,停顿了一下:“这大概算比较精致的了,有很多地方的原始宗教制作的巫毒玩具很粗糙,但那种粗糙一眼看上去就能让人感受到祭品临死前的挣扎和痛苦,比如在东非,他们的巫师喜欢把人放在火上烤干,然后表面覆盖上一层融化的沥青。烤制的人都是活人,大概要七十度的炭火上烤十几个小时人才会彻底脱水死亡,这是非常粗糙的制作方式,但他们深信扭曲的人偶能驱逐那些看不见的恶魔。”
雨下的很大,而且有越来越大的趋势,这是个杀人的好天气。
“这是给我们创造机会啊!”
猴爷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半个小时之内,必须到寝室。”
不过唯一让他感觉到很不爽的,就是那个把自己当猎物的眼神,要不是现在他的人设只是个很酷很帅的邻家大哥哥,他要不冲上去用那玩意的脸把大排档的地拖一遍,他就把他的吕倒着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