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六百九十八章 啊,这个春天比以往更灿烂(下)

建刚嘟嘟囔囔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很快猴爷的定位指示就亮了起来,接着就看到远处有个人正像跳蚤一样嗖嗖往这个地方跳。
“很好,那我继续问了。”猴爷摸着下巴:“你到现在杀过多少人?”
其实这种非官方的行为是不被允许的,但这种事么,倒是也分人,哪怕是放到现在的总负责人那边去,他恐怕也不会因为这点屁事去跟猴爷理论,而且虽然猴爷是退休了,但他的权利可不小,至少现在人类联盟几乎还唯他马首是瞻,超能协会的大部分人也都还是他一手扶上来的,所以他的特权可以说是非常大。
猴爷拎着他翻出了宿舍,来到后山树林茂密的地方,像扔死狗一样扔在了地上:“放心,谁也不回来,今天晚上你是我的。”
伴随着呼呼风声,建刚入场,她低头看了一眼兜帽男,然后又看了看猴爷:“这是干啥?”
只是一瞬间,猴爷的瞳孔就扩张了开来,他身子一侧躲过了这一击后,反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看似没用力的轻轻一捏,顿时一阵清脆的狗咬骨头声传来,兜帽男低吼了一声,顺势就跪倒在了地上,浑身疼到颤抖。
被治好的小瘪三站在旁边不敢作声,而猴爷只是从手表里抽出一个蚊子大小的金属装置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给按在了兜帽男的脖子上:“我会联系你的,你如果摘掉,那就想想你过去的所作所为。”
当然,他们也不知道那些地下组织把人买过去是要干什么,但这俨然已经成为了产业链,而主要的下手对象都是姑娘,还有亚人。
“那行。”建刚一听就兴奋了:“不过只能兼职干,白天我还得编和_图_书手链呢。”
“现在不是我碍事不碍事的问题了。”猴爷低头叼起一根烟,打火机在手上甩了个花儿:“问题是我对你特别好奇。”
“你先治好他。”猴爷嘿嘿一笑,然后拍了拍兜帽男的头:“小子,你有活儿干了。”
那个人已经进入了寝室,而猴爷则慢慢的在走廊上靠近那间寝室,不过这期间还出了点小意外,有一个女孩不知道为什么就突然开门了,好死不死和猴爷打了个照面,四目相对之下,她的嘴都张开了,那声撕裂长空的“啊”已经来到了嗓子眼,但谁让猴爷反应快呢,他立刻摘下眼镜,然后把自己的面具塞进她的手里,手指在嘴唇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快速的把那个眼镜戴在了那个女孩的脸上。
“我知道什么了我。”
“处理掉了啊,那你就是还有同伙咯?”
“嗯,说说你的同伙吧。”猴爷用脚垫了垫他的头:“都是些什么人。”
轻轻推开紧闭的宿舍门,刚好碰到那个兜帽男搀着一个仍然在昏睡状态的姑娘往外走,而猴爷顺势往门框上一靠,声音带着笑意地问道:“这大半夜的,去哪啊?”
兜帽男抬起头看着猴爷,才发现这个人正是酒桌上那个不起眼的男人,但硬是没想到啊,这个不起眼的人一个呼吸之间就把自己打的服服帖帖,那种无奈感让他浑身难受。
“嗯?”猴爷一辆懵。
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大清早的生意居然这么好,而且大部分的都是姑娘,他们坐在那点了些东西,然后就不停的举着手机对着猴爷拍照,弄得猴爷满脸茫然。
“都处理掉了。”
说完,hetushu•com猴爷牵住建刚的手,回头看了他一眼,还邪魅一笑,接着两人就这样消失在兜帽男的面前。真的是消失,没有一丁点痕迹的消失。
至于猴爷为什么管这种事,一个呢是这些人实在有点过份了,二个是他真的无聊,炸鸡店根本消耗不了他的精力,在不需要处理预知能力之后,他的精力富余太多了,不找点事干根本就空虚的不行。
还是那句话,总不能和建刚一样天天去编绳玩吧。
“行的。”猴爷撩起袖子,刚准备呼叫总部,但他突然定住了,眯起眼睛想了想,按下了建刚的专属通讯。
“我把他们的尸体放进了一个孤坟里,已经半年了。”
一声惨叫之后,兜帽男的大拇指也碎成粉末,他疼得在地上哆嗦了几下才平缓住了呼吸,而猴爷只是背着手居高临下看着他。
可是他是个个子高高身材健硕充满阳光的大哥哥,那效果就不一样了,本能的防备就降低了不少,再加上他的装备那么精良,所以人家小姑娘也就自然而然的听了话。
他倒是想嘴严实,但碰到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他还能严实个屁呢,稍微迟疑就是一根手指头被踩个粉碎,十指连心啊,那种痛苦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稍微敏感一点的人恐怕都休克好几次了吧。
第二天一早,猴爷仍然是最早来到炸鸡店的那个人,例行打扫卫生、交接班,就像一个亲切的邻家大哥哥,换上了炸鸡店的制服之后,他显得有了些人味儿。
猴爷叫住旁边正在忙碌的店长,而店长抽空抬头看了他一眼:“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在那个姑娘还处于震惊状态时,摘http://www.hetushu•com下了她鼻梁上的眼镜,拍了拍她的肩膀指了指寝室里面,然后就把她推了进去,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了门。
建刚的咆哮声传来,猴爷赶紧把通讯器从耳朵里拿出来,等声音小了点之后,他才从新塞进去:“来我这一下。”
建刚治疗一个人,那速度绝对比任何医疗手段都要快,只要用自己的基因修复损伤,然后再把自身基因撤出就行了,毕竟也是大能力者的能力,治疗这么一个瘪三基本上就是打个哈欠的功夫。
“是不是怕把督查招来?”
“现在呢,我问一句你回答一句,如果说谎或者瞎编,一句我断你一根骨头。”猴爷用两根手指捏住他还完好的那只手的拇指,微微一用力。
行吧,她算是陷入了她的创业梦里去了,以前碰到这种事她可不是这样的表现……
在清理掉意外之后,猴爷已经重新戴上面具了,他这次没有戴眼镜,因为就装逼效果来说,眼镜不如面具来的帅。当然,演习要全套,衣服肯定也不能少,所以在杂物间那么一小会儿,猴爷已经从上到下整理了一番,再加上小红给特别赠送的视觉效果套装一份,现在他走起路来都是带风的,而且是那种标准正派的风格。
兜帽男没想到会突然杀出一个人来,整个人都激灵了一下,然后故意压低了嗓子冲猴爷说:“跟你没关系,别碍事。”
“你火了。”店长有些无奈的说:“你成网红了。”
雷声带闪电,时不时把周围映出一圈青白色的影子,乍一看一身白毛汗。
透过眼镜,她看到隔壁寝室的透视图,里头正有一个人在睡得深沉的女孩们的脖子上抚着,好像是在www•hetushu.com辨别身份似的,而那人的手中还握着一柄看上去就挺锋利的刀子。
猴爷的声音陡然提高,脚跟踩在他破碎的大拇指上,惨叫声顿时再次传来,而为了不引人注意,猴爷一脚踢在了他的胸口,剧烈的窒息感让他根本发不出声音,只能像个虾米一样蜷缩在地上哆嗦。
“怎么?你想挑起战争是么。”猴爷拍了建刚的脑袋一下:“这事我出面就行。”
猴爷也不废话,直接把刚才对话的录音播放给了建刚,而建刚听完挠挠头:“这不是应该找塔娜么,她的子民被拐卖。”
所以说,刚才那个姑娘没有喊出来,估计也是跟装扮和颜值有关系,要猴爷是个秃顶酒糟鼻大肚子满脸横肉的油腻中年的话,那个姑娘要是不当场惨叫到晕厥,那才叫不合常理。
“还不回来!几点了?”
招了,全部都招了。猴爷就坐在石凳上听着他如实招来,内容倒是让他有些意外,这帮人还真跟一些地下组织有关联,这些地下组织主要的来源是人口买卖。
不得不说,这个家伙还是很聪明的,放在那种地方,能发现才有鬼呢。猴爷点点头:“那其他人呢,你杀了那么多人,那些人呢?”
“早上怎么这么多人?”
被废的手像个破抹布一样挂在那,而面前的男人正在用手帕擦着手,表情看起来无比厌恶。
嗯,现在老实了,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反抗毫无意义,所以猴爷问什么他就只能回答什么,毕竟又不想着当烈士,没必要硬顶着酷刑。
这时店长拿起手机翻到一个朋友圈,上头有一篇文章《这个春天比以往更灿烂》,她点开之后递给猴爷:“你自己看看吧,你可算是出名了。”
和_图_书可以可以,理由呢?”
可茫然归茫然,活还是得干的,所以猴爷还是和往常一样认真而专注的干着手上的工作,干净清爽的造型被早晨的阳光一照,立刻就把猴爷形象拔高了好几个档次。
虽然他的声音没什么波澜,但当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兜帽男还是浑身紧缩,冷汗直流:“杀了……”
“缺钱或者看着哪个姑娘好看。”兜帽男大气都不敢出:“如果是缺钱,就先弄死,然后读取他们的思维。”
“杀了,那尸体呢?”猴爷摊开手:“你怎么处理的。”
所以,这个看脸的社会趁早完蛋了就好,根本不给不是帅哥的人机会嘛。
强烈的敌意。
“嗯。”猴爷表示满意,然后他坐在石凳上,一只脚踩着兜帽男的头:“刚才我看你去了一个房子里,那间屋子的主人呢?”
兜帽男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突然弓起身子拿着手上的短刀就刺向了猴爷,速度很快、角度刁钻,显然没有打算留下活口的那种。
对,亚人。就是那些把猴爷当神给供着的亚人,而且亚人的价格特别高,之所以会跟他们这些人合作,正是因为亚人普遍战斗力都挺高,不找灵能者根本搞不定。
而猴爷看了一眼被他扔在地上的女孩,然后点点头,一只手探过去拽住了兜帽男的头发,拖着就往外走,兜帽男一只手使不上劲,他试图发动能力,但精神力触碰到猴爷就泥牛入海,根本翻不起一丁点波澜,他有些吃惊,但却一直不敢有大动作。
兜帽男眼神闪烁了一下,咬了咬牙还是开口了:“十几个,具体的我不太清楚。”
“我叫黄琛,去年三月份觉醒的能力。”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时候觉醒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