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章 从群众中来,回群众中去

虽然这对师徒一直互相不太对付,但时过境迁之后,毕竟师徒一场,互相牵挂倒也并不稀奇,毕竟当年叶菲可是她一手调教出来的顶级特工。
带着幽走进炸鸡店,店长好奇的看着跟在猴爷身后的身材修长、气质出众的幽,小心的戳了戳正在磨咖啡的猴爷的腰:“你朋友啊?”
“嗯,是啊。五年前结婚了,不过之前没打算要孩子。”幽笑得像个少女:“他是圈外的人,做进出口贸易的,对我很好。”
“知道了。”猴爷拿着衣服走进更衣室前回头问店长:“小胡这批学生工下礼拜辞职了,招人啊?”
“招,老板说招人的事你来负责,让我告诉你一声。”
“可能是我比较帅。”
“小意思。”
“我早就知道你不是了,你比他更邪气一点,但同样很有魅力。”幽撩了一下头发,左手上的戒指熠熠生辉。
“嗯,一个老朋友,怎么了?”
“少来了你,老板的闺女都跟你差不多大了。”店长终于绷不住那张严肃脸了,拍了一下猴爷的屁股:“换衣服,干活。”
“知道了知道了。”猴爷摆摆手:“你知道我涨工资的事么。”
“我知道,有人告诉我了。其实你不用太自责,那次是意外,这么多年你还记得吗?”
不是没有人问他,以他的身份在一群蝼蚁身边厮混到底会不会无聊?就像那种享受过事件荣华的人让他回到最平凡的生活,大概是个人都受不了吧。
“咖啡豆是我从一个老家伙那强买的,他可不会进低价货。”猴爷坐在幽的面前:“怎么突然回来了?”
“当http://www.hetushu.com然,去我上班的地方怎么样,里面的冰咖啡特别棒,一点都不比里斯本的那家店差。”
“我当然知道啊,我给你报的,小子厉害的,老板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我真以为你俩有亲戚关系。”店长拿起清洁剂喷到桌子上用抹布擦了擦:“不过下次要有事跟我说一声,我也好帮你搪塞一下。”
不过猴爷并不在意这样的猜测,甚至都懒得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至于为什么,当然是有自己的理由啊,那些无法适应的总归都是因为见识短浅吧,如果见的足够多,那么无论身在什么地方都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
其实猴爷这两天也从网上了解了一下自己的人气有多高,虽然这些人气并没有给他带来实际收益,但不得不说他的人气是真的高,甚至有不少狗日的组织人员也凑合在里面,虽然还没到建立网站那么夸张,但贴吧已经是有了,吧主的名字看上去有些眼熟,依稀是塔娜,还有不少活跃份子都是当时猴爷的下属,反正……挺热闹。
“她一切都好,比你想的还要好。”猴爷笑了笑:“怎么样,现在相信我不是鱼龙了吧。”
伴随着一连串的叽叽喳喳,人群算是散尽了,只剩下幽靠在墙边,手上优雅的拿着一支烟,看到猴爷注视着自己,她优雅的吐了口烟:“可以叙叙旧了?”
“这是?”
“你迟到半个小时了,也不打招呼。”
就这一张臭脸,要别人那要是能有人来领单子才有鬼呢,可在猴爷这可真的是见了鬼,过来排队的人都m.hetushu.com快排到马路上了,而且基本都是姑娘,为数不多的男人还都是一脸Gay样的小柔弱。
“去吧。”
“就是就是。”
“没问题,前提是你亲手给我磨咖啡。”
“真的帅呢,气质也特别好,跟明星似的。”
今天天气不是很好,仍然有些阴雨,猴爷穿着雨衣踩着自行车上班,这已经成了他每天都要干的事情了,在炸鸡店上班的一个多月,他已经成为了那里的吉祥物,同时也是最优秀的员工,除了不怎么会接待客人之外,其他的工作没有出过一丁点的纰漏,老板都快被他给感动了,特意说从这个月开始他的薪水跟店长一样,这可把猴爷给高兴坏了。
“好的。”
“那就好。”猴爷点点头:“祝你幸福。”
然后他也不嫌丢人,就这么往马路边房檐下一坐,端上保温杯,旁边放着一包烟,看上去根本不像是招聘的而是一个正在等着人报名上门比武招亲的老父亲。
“是呢,一别十多年了。”幽摘下口罩,朝猴爷笑了笑:“还想看你和鱼龙一起创造塔城的辉煌,没想到你就这么退休了。”
“现在都已经第四代了,你的二队都已经开始各自接了徒弟,算是开枝散叶了。”幽说完,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推给了猴爷:“我在备孕,不能喝太多凉的,请你喝了,回头联系。”
“她啊,现在忙着编绳呢。”猴爷想到建刚,笑容都有些宠溺了:“不过一言为定,我叫上她。要不干脆我们叫上叶菲和银龙去希腊,张群一家也在那边呢,两代顶级特工聚个会?”
“以前和-图-书的你不会这么温柔的,你现在更好了。”幽仰着头看着猴爷的眼睛:“但我知道,这应该就是真正的你,你骨子里应该就是个温柔的人吧。”
“好久没见了。”
幽已经四十岁了,又不像建刚那样有着永垂不朽的容颜,所以她虽然保养的很好,但眼角的细纹却已经是遮盖不住了,虽然在直男面前仍然迷人的很,但在同为女人的店长面前,她的年龄是遮盖不住的。
“怎么说?”
猴爷在忙着发表的空档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他抬起头,发现居然是老熟人,已经很久没有露面的幽,她看上去老了许多,不复当年的飒爽,但多出几分熟透之后的优雅。
一进门,一连串的招呼让猴爷应接不暇,他笑呵呵的一一都打了招呼,直到走到抱着胳膊的店长面前才停下:“怎么一脸不高兴?”
“刚才老板来查岗了。”店长哭笑不得的说:“一听你迟到,他连问都没问,你是不是他亲戚啊?”
“怎么样?炸鸡王子,日子过的很悠哉啊。”
猴爷抬头看了看表,沉默了一阵:“家里有点事。”
猴爷张开手:“不管你信不信,从那之后,我没有错杀过一个人。”
“我信。”幽笑着说道:“好了,我们不说过去了,我就是顺便来看看老朋友,发现你挺好,我就满意了。抽空一起去看看银龙吧,那老家伙现在过的很滋润。”
大概一个多钟头的样子,猴爷总算把表格给发完了,看着那些没有领到招聘表的大姑娘,他抱歉的笑着说道:“如果没有合适的,明天我还会来的,大家不要失望。”
hetushu.com“老朋友而已,我跟她聊一会。”
“我现在是幽灵的训练官,分管亚洲区域的特工训练了。”幽悄悄的把自己的铭牌亮出来给猴爷看了看:“银龙不想回来,他说他老了,想要陪着孩子,光波的工作由达达接任了。我呢,没办法只能回来接任叶子的工作了,她还好吗?”
“我?”猴爷愣了一下:“为什么是我?”
“没问题。”幽抿嘴笑道:“我们先不告诉他,给他个惊喜,建刚呢?叫上她一起吧,银龙可是她的老师。”
自从猴爷学会了使用共享自行车,他每天都会骑着一辆蓝色的小破车晃晃悠悠的上班下班,虽然他什么都知道,但凡人的世界真的能给他不少的惊喜。
把冰咖啡端到幽的面前,这个充满异国情调的前任幽灵头子依然优雅的朝猴爷点头表示感谢,并小口的抿了一口咖啡,颇为赞许的点点头:“真的很棒。”
“吕哥早。”
“谢谢。”幽撑着下巴看着猴爷:“你一点都没有变,还和以前一样……不不不,你变了,几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我周日休息。”
“吕哥,吃饭了没?我这还有几个包子呢。”
也许当皇帝有那种大权在握、生杀予夺的快乐,那当渔夫也一定有着闲云野鹤、独钓寒江的快乐,在能保障不饿肚子的前提下,任何一种生活其实都是完满的生活,至于生活里的不完美,那也都是完美生活的一部分,毕竟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谁也不能独占那一二。
闲聊两句,后面排队的人就开始有意见了,而猴爷看了一眼,然后发给了幽一张表格:“等我忙完了m•hetushu.com再说。”
猴爷沉默了一阵,然后缓缓张嘴:“前几天我去塔城的老城区祭拜了一下。”
“回头联系,等等。”猴爷叫住了准备离开的幽,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块特别好看的水晶挂饰:“送给孩子。”
“吕哥,来了啊。”
“你挺招老女人喜欢的呢。”店长小声说道:“你很喜欢这个年纪的吗?”
“你人气高,行了,赶紧去换衣服。”
以这样的人气来说想要招人并不是什么难事,但猴爷仍然选择了最简单明了的方式,他从仓库搬了一张桌子一张凳子,然后用一张卡纸用马克笔写了两个硕大的字——招聘。
“……”
“嗯?”猴爷注意到了这一点:“结婚了?”
“一定能。”幽把水晶小心翼翼的挂在脖子上:“这是神的赐福呢。”
餐饮业招人其实挺麻烦的,特别是这种正规的连锁店,招人不是什么人都要的,健康证是基本的,还要品貌端正那种,学历倒是不要求,但绝对要求笑容甜美、普通话标准,反正就是很啰嗦,而且招进来之后还要进行一系列培训,什么后厨的培训啊、消防培训啊,总之就是很烦。
“哇……好帅,太帅了!”
看,虽然只涨了五百块钱,但猴爷还是因为这种小事而感到十分兴奋,这就是正常人的思维,除了金钱方面的奖励,更多的是被肯定的感觉吧,毕竟以前他虽然也被人肯定,但层面不一样,以一个最最底层最最普通的人受到他人的褒奖,这还是生平第一次。
“我的灵魂碎片。”猴爷笑着摸摸头:“是我以前学习灵魂学时候一次失误造成的,我想应该能辟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