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零八章

“给我看看。”猴爷探过头。
“说起来,我们的结局都还不错。”猴爷侧过头对端木感叹一声:“能有这样我已经很满意了,一路走来老天待我不薄。”
果然,没过多久,姬星跟青莲就来到了这里,青莲以前是个女汉子性格,现在倒也成了知书达理、温柔贤惠的成年女子,而姬星似乎还是那副样子没什么变化,虽然已经是大姑娘了,但走起路来还是蹦蹦跳跳的。
说要娶流苏吧,问题也不是很大,甚至可以说根本没有啥悬念。可关键现在这句话是从建刚嘴里说出来的,那感觉可就怪怪的了,不光感觉怪,甚至还有一些难以启齿的龃龉。这种感觉很难表述出来,但就是别扭,反正猴爷一时半会没能答复建刚。
猴爷怎么会没体验过呢,只是这件事一直是他心底的秘密,那时候那个小家伙可爱的样子到现在他都经常会看见,有时一人愣神时,总是能想起那张漂亮的小脸蛋,但越是这样他越不敢去想,反正……就很难受。
姬星在凑到旁边逗弄着小孩,青莲和红莲则在旁边小声聊着什么,猴爷瞬间就觉得自己被孤立了,他一辈子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最后没想到居然输给了一个刚出生的小毛伢子,真是世态炎凉……世态炎凉啊。
“来来来,爸爸抱。”端木从红莲手上接过孩子,满脸宠溺。
旁边的青莲咳嗽了一声,然后颇为不好意思的对猴爷说:“小丫头这段时间沉迷看电视,都快荒废了术法。”
“没事。”猴爷摆摆手:“这个年纪,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时间还长着呢。”
当然不薄,毕竟亲儿子。可以这么说,hetushu.com猴爷虽然是BUG,但他绝对是亲儿子级的存在,奈非天都没他亲,鱼龙和猴爷这两个亲儿子的结局都还算不错,相比而言猴爷跟老天爷的关系似乎更好一点,毕竟亲妈偏爱小儿子。
“给点面子……”猴爷咳嗽了一声:“你要不想挨揍的话。”
“这不是开玩笑呢么。”猴爷一摆手:“你往外头一说,就说是我的老大,谁敢挑个刺,我皮给它剥下来。”
建刚说完,竖起手指打断猴爷的发言:“你先别说话。”
“听她的吧。”端木叹了口气:“一个女子能说出这种话,大概也真是无奈至极了。”
猴爷笑着摆摆手:“没事,她啊,自由散漫习惯了。”
“那就对了呗,我们都老大不小了,需要的只是个伴儿。”建刚揉着猴爷的狗头:“爱情留给小朋友们吧。”
“繁衍后代这件事,我问过我爸了,我做不到。简单说,我的能力把我的繁殖功能给破坏了,我没有办法给你生孩子,而其实我也希望能有自己的孩子。”建刚表情很严肃:“我想了很多方面,最后我爸给我的意见是让流苏来完成,因为她的基因和我的一毛一样,但却没有我的自我分裂能力。可能很自私吧,但我真的想了很多,这大概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了,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建刚看着他,大概也明白他的想法,所以并没有催促他。
猴爷笑着揉乱她的头发:“等那么一天,我送你一把比灵鸢还好的剑。”
不过想想也对,当年猴爷离开的时候,最大的红莲十七八岁,最小的姬星可就只有四五岁,现在也不过就十四五岁,和_图_书这个年纪的女孩如果太稳重那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事吧。
“何止不错,简直圆满。”端木伸过手从猴爷嘴边拽下了抽了一半的烟,抽了两口颇为难受的咳嗽了两声,然后又不服气的抽了两口后:“本来我应该不知道成了谁的剑下亡魂,红莲他们也会成宗门弟子的内部奖励指标,人生兜兜转转到了现在这样,还有什么不满意呢。”
“初心哥!”姬星一看到猴爷立刻扑到他面前,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我一眼就认出你了,厉害吧!”
“那时候不懂事,哪能当真。”青莲羞红了脸,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当时只是好玩。”
她个子不高,可能跟建刚差不多,长相也是单纯的娃娃脸,眉间的宝石仍然熠熠生辉,但怎么看都不像一个剑仙该有的样子,反而就像一个普通的初中生。
“嗯!特别特别好,也没人欺负我们了,吃的好、住的好,每天还有电视看。”
抛开世俗观念这一档,在人类世界中其实并不缺少一夫多妻这种事情,哪怕是在一夫一妻制社会中这种情况也不会缺少,而且如果猴爷真的想,那么他就是弄个十个八个都不是什么大问题,但问题就出现建刚和流苏两个人本就是同位异形体,这已经超脱于互相认识的阶段了,她们之间的熟悉程度远超其他的姐妹,哪怕是双胞胎都难以企及他们之间的关系。
“其实你别以为我不知道,她跟你的关系可不简单,而且人家也等了你这么多年,那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而且我们之间结婚不结婚根本没有意义的吧,经历了这么多事,可能爱情什么的早就已经没有了和*图*书吧。”
“这才是人性,是你没人性。”端木反驳道:“不过以我的意见来看,这个方案可行。你这种冷血的东西大概不知道孩子是什么概念,我以前也不知道,可是当我家那小子出来之后,我就完全明白,你看到他的小脸的那一瞬间,你就彻底长大了。那种感觉说不上来,反正你没有真正体会过大概也不会明白吧。”
“姬星,不得无礼。”青莲皱起眉头:“你这样子像什么话!”
“可这跟我和流苏之间有什么关系?”
“不给算了。”猴爷在身上摸索了一圈,然后发现没什么可以给的,最后仔细想了想,从脖子上摘下了他的狗牌:“这是我从进了塔城就带着的东西,当个见面礼吧。”
而这时,端木从被子里探出头:“青莲啊,你也老大不小了,有没有想过找个婆家?”
“我的天,你这种人算是完蛋了。”端木摇头叹息:“算了,懒得跟你说。对了,等会姬星他们也会过来,你不是心心念念你家姬星么。”
“我这一辈子欠你很多,所以……”建刚突然站起身,双手抱着猴爷的脑袋,在他的脑门上亲亲的吻了一下:“余生,请多指教。”
端木看了一眼,撇撇嘴:“不要。”
猴爷想了想,然后撩开手腕上的通讯器:“小红,给建刚发讯息,就说这件事一切听她的安排。”
一起嫁这个问题,其实倒不是说其中有什么不情愿,或者与其说不情愿,倒不如说是有些尴尬。
“当然不骗人。”猴爷十分宠爱的捏了捏他的脸蛋:“在这边还习惯吗?”
猴爷很深沉的点头:“我认为你已经成了习惯,有时候我在想,如和-图-书果没了建刚会怎么样,我发现我想象不出来,反正就这样了,至于爱情……我到现在都没有爱情的概念。”
“那你听是不听?”
那么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猴爷的尴尬很难避免。是流苏不漂亮吗?当然不是,流苏绝对是顶级好看的姑娘,而且和猴爷有着不可割舍的羁绊,相处时间比和建刚甚至更长,甚至在某一段时间线里还为他生过儿子。
她说完就回去了,而猴爷坐在病床上看着端木:“你觉得复杂不?”
“我什么时候心心念念了?”
“听听听。”猴爷也是无奈,自己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被建刚这个家伙给吃得死死的:“你说。”
“你说的对。”
“有啊,为了一个形式去伤害那个小傻逼,这不厚道。我呢,在这里有朋友、有狗屁的老爹爹、有自己的圈子还有好姐妹,可是那个小傻逼只有你。所以我认为她比我更需要你,或者说她比任何人都需要你。”建刚坐在猴爷的床边:“对她来说,大概比我更需要生活中的仪式感,所以呢我就临时做了这个决定。”
“真的?”姬星眼神发亮:“可不能骗人!”
青莲噗嗤一声乐了出来,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脚尖在地上写写画画的,看上去相当不诚恳。
“我可当真了。”猴爷靠在枕头上,点上烟:“你是不打算带我这个小弟混了?”
“姐夫,不要调侃我了,我又没有红莲姐的姿色也没有姬星的天赋,我这样的人,哪里有人会要。”
“那是谁一看我就问的?行了,小丫头应该快来了。”
猴爷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王在抱上孩子的瞬间,双手都在颤抖http://m•hetushu•com,浑身肌肉也是紧绷着的,紧张的程度恐怕不亚于他第一次杀人之后看到尸体时的样子吧。
“我哪有散漫了,我可是师父最喜欢的徒弟呢。”姬星扬起手腕:“我已经黑穗了哦,师父说我可能会成为比你还年轻的金穗。”
“一边去,等会的。”端木侧过身子:“想要自己生去。”
“你这种人,就配拉去化肥厂做化肥。”猴爷双手枕在脑袋后面,翘着二郎腿:“都没人性了。”
“复杂个屁。”端木板着手指说:“据我所知,你后宫人数众多啊,找个机会全吃下去。”
“哦……”猴爷挠挠头:“你胆子很大。”
聊着聊着,红莲抱着小宝贝走了进来,她给端木带了粥给猴爷带了夹肉的饼,这是猴爷爱的口味,看来她还记得。不过不得不说剑仙的体质就是强悍,昨天才生的孩子,今天居然行动自如不说,脸色气色都相当棒,精神也相当好,而且身材如果不是抱着孩子,还真看不出来已经当了妈。
猴爷无话可说,如果说他这一生最亏欠的人是谁,他可以拍着胸脯说自己除了流苏和曾经短暂存在的孩子之外,没有任何人了,他这些日子也一直思考怎么补偿流苏,但却根本没有很好的办法。建刚现在说出来,其实也是从另外一个角度解决了这个问题,但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你连这种事都要人家安排?那要不要人家给你喂饭啊?”端木哭笑不得的看着猴爷:“怎么会有你这种人。”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猴爷摊开手:“我不擅长处理这种事,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啊,就交给她吧,以前我布置任务都是这么干的,她都干的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