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特殊事件专案组

作者:伴读小牧童
特殊事件专案组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七百一十章 大结局

宾客很多,鱼龙的婚礼也应奈非天的要求同期举行,所以请柬发出去两千张,敢不来的寥寥无几,但事实说明这帮家伙的效率真的很高,仅用半天就把整个会场布置了出来,甚至即将结婚的奈非天等一众大能力者都跑来凑了个人头。
婚礼仍然正常进行,但新娘已经从建刚变成了流苏,但流苏沉迷于开宗立派,于是张罗婚礼的人就变成了张群等一众大老爷们。
猴爷看了一样正往起怕的张群,而后者则是不服气地喊道:“我是没还手!”
“你的意思是我现在顺着她的想法呗?那我还结什么婚啊,继续这样多好。”
等东西买回去之后,一屋子人都开始忙碌了起来,虽然其中也有人带着点怨气,但大部分还是很自觉的开始自己的工作,而怨气最深的大概就是塔娜女皇了。
“只要站在你背后,随时随地都会变得特别安稳。”
身边十几个大兜子,里面装满了烟酒糖老三样,酒是上好的白酒,千把块钱一瓶那种,烟也是市面上能看到的顶级品,虽然拿着走也不是问题,毕竟现在灵能者融入社会之后,这样人虽然不常见也绝对不是凤毛麟角,但猴爷始终认为普通人就应该像普通人那样,比如包一辆车。
“那她……”
建刚双手摊开:“这两天我就想的特明白,你身边哪个姑娘都比我适合当老婆,我就适合跟在你后头当一个小跟班。”
“别露出这种表情,你到现在还不知道建刚把你改造了吗?她给你下降头了,如果不出意外,你与天同寿。”
“抱歉。”猴爷对戴微奇奇怪怪的道歉。
“我给你提个小意见啊。”戴微捂着嘴轻笑了两声:“男人超过三十岁之后,嘴里就不要再说出女人、女孩这样的词了,不然就给人油腻腻的感觉,用女性替代试试看。年轻女性、成熟女性,这样会显得好很多呢。”
“女人……”
“时间会冲淡一切的,没有人会为另外一个人受多长时间的煎熬。”
“可是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样的人太容易吸引异性了,建刚并不放心。”
至于塔娜,那更是不堪了,作为一个世界最强大的掌权者,她拥有整和*图*书个帝国,她见过多少人?英雄、骑士、青年才俊和年轻有为,但她仍然会因为猴爷要结婚而哭得连嗓子都哑了,这可不是一句话就能说清道明的。还有很多很多人,而且放任下去这样的人会越来越多。
“是你太耿直了……”戴微的脸微微发红:“能说的委婉一点?”
而戴微只是轻轻摇头:“我已经很满足了,有些事不能勉强。”
阳光灿烂,微风熏人。
猴爷看着张群,突然清了清嗓子:“超过三十岁的男人,嘴里就别说出女人这两个字,显得特别恶心,你用女性代替。”
而且往往喜欢他的都是一些层次比较高的,愿意去观察他、留意他的人,塔娜是这样、十九也是这样。虽然十九不像塔娜那样把情感溢于言表,但如果说十九对这老哥哥没那么点念想是绝对不可能的,她来到这里的十多年时间里,可一直把这里当自己家的,这种寄托感绝对不是其他人给她的,绝对是因为老猴子这个家伙。
建刚冷笑一声,把身上的结婚证往桌上一摔:“你还以为你是队长啊?张开你的狗眼看看,你要知道谁是一家之主!跪下!”
“抽烟不会自己买去啊?”
(全书完)
至于戴微……她圈子里所有人都知道布布管猴爷叫爸爸,而管她叫妈,反正已经是解释不清楚了,也就不用去解释了。
“你认真的?”猴爷愣了一下,回头看了那一堆喜糖:“读者怕是不答应。”
戴微摇着头,已经重新蓄起来的头发甩在猴爷的脸上,痒痒的。
而在工作之余,这一群穿着伴郎服的大佬们在树荫的角落里蹲成了一排,抽烟的抽烟、聊天的聊天、吃东西的吃东西,浑然看不出这些人随便拎出去一个都是一方豪强的样子。
“不管了,婚礼周日举行,是谁都行。”猴爷哭笑不得的往沙发上一靠:“随便你们折腾了。”
而在他的左边则放着一堆干果肉脯之类的东西,还有一叠厚厚的红包纸,阳光一照到处泛着红光,喜庆的不得了,只要不瞎就知道三轮车上这俩人其中一个肯定是即将结婚的小伙子。
“我不能瞎出主意的,我和*图*书跟你的关系只维系在布布身上,我出的任何主意都会出现不可预料的问题。”戴微礼貌又不失尴尬地笑道:“那时候你可能会怪我。”
“我会复活你。”猴爷摊开手:“就这么简单,我这个人特别自私,我没死你们一个都别想死。我要死了,我也得让你们死不成,受煎熬。”
“去!”“当然去!”“我先给老婆打个电话。”“可以可以。”……
“唉?好像真的是啊。”旁边一众伴郎纷纷点头:“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你不是见到漂亮的想来一发么?”猴爷从地上抠起来一块砖头,把下头的蝼蛄抓在手上玩了起来:“三号,去吧。”
而戴微则坐在猴爷面前,特温柔的递上了一杯茶:“其实从女人的角度来看,建刚其实是怕失去你。”
“嗯,也对。”戴微沉思了片刻:“你一直在保护她,她比谁都清楚这一点,而且你们之间认识的也是最早的,我想她比起结婚更在乎的是和你之间的默契,她不想破坏这份默契。”
“怎么会?”
戴微一愣:“什么?”
建刚真的第二天天不亮就跑掉了,猴爷当然知道她跑路了,不过并没有拦着,而是穿着睡衣站在窗口看着建刚的背影消失在黎明的地平线上,然后叹了口气继续睡,然后起来上班发请柬之类的。
她坐在那跟戴微哭诉了好一会儿,才气冲冲的打开了传送门跑回了自己的府邸,而满脸无奈的戴微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可不知道什么时候建刚一脸贱兮兮的笑容就凑到了戴微面前:“放心,我会把你们都安排好的。”
“我孩子都快上初中了。”张群蹲在旁边不无感慨地说道:“我太了解你们的感觉了,有一阵子我中年危机,特别难受。”
“我和叶子缺席。”建刚举手道:“这次去,大概要两个月时间。两个月回来之后再说!”
“我发现了一家特别不错的洗浴中心,里面的姑娘特别懂事,我去了两次终于知道为什么古代有本事的人都喜欢去青楼的,那真是谈恋爱的感觉呢。”
戴微并不是信口开河,这一点猴爷是意识不到的,但只要是和他有过善和*图*书意接触的人,不论性别都会有一种强烈的安全感,曾经大能力者时期是这样,现在炸鸡店店员时期也是这样,与其说他的气场强大倒不如说他本身就是强大的代名词,仿佛在他的身后就不存在疑惑、伤心、痛苦和为难,他会在适当的时候做出决策、在合适的时机将人护在身后、在所有的日常中搞定该搞定的一切,再加上他聪明、睿智、博学、潇洒,有时候又有点小狂野,还有点帅,这样的人要是不被姑娘喜欢才怪呢。
“你揍张群有啥意思……”
猴爷靠在沙发上,长叹了一口气:“我其实对这方面也是一窍不通,我该怎么办?”
“滚吧!”鱼龙接嘴道:“里头都是一群怪物,没几个正常的,没意思。”
“后来怎么解决的?”鱼龙连忙问道:“快说说。”
“哦……对了,我都忘了你快要打破第四面墙了,不过没关系,哪怕在咱们自己的作品里,你也可以为所欲为啊。好不好,就这么一辈子,我就跟着你一辈子,永远当你的左右手。”
“你几个意思?”猴爷双手捏住建刚的脸:“你给我说清楚。”
不过虽然这么说,戴微却知道猴爷的真实想法,不管他活着还是死了,他都希望周围的人继续安稳的活下去,虽然他真的是不会说软绵绵的话,但只要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家伙的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我说……”红毛丹站起来瞄了一眼远处正在排练的伴娘团:“我们去撩小姐姐吧。”
“老东西你倒是想的美,婚姻就是成年人的坟墓你知道吗?”鱼龙叹了口气,看向猴爷,伸出手:“再来一根。”
“喂。”猴爷用力的揉了揉脸:“我虽然对很多事情没有经验,但你这明显在侮辱我智商啊,不就是想变着花样让我亲口告诉你,其实你在我这有相当重要的份量吗,你们女人……成熟女性都这么花哨的吗?”
“先恭喜你们两个了。”
“如果是现在这样,当然不会。”戴微笑了笑:“但一旦组成了家庭,那两个人的定位都要改变,具体的我也说不出来,但我能感觉到她其实很难受。”
戴微颇有些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http://m.hetushu.com“我觉得你可以暂时缓一缓,给建刚一点时间去适应,反正你们的时间很长很长。”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建刚拍了拍猴爷的肩膀:“昨天呢,叶子发信息给我,说在一千四百光年之外发现了一单大买卖,她一个人干不过来,让我过去帮忙,我明天出发。”
这种糖果的甜度不高,能量只有普通蔗糖的三十分之一,但吃在嘴里会有一种很特别的花木香味,比蜂蜜要贵很多但绝对不是奢侈品行列,这是魔法世界出口量最大的糖果也是这两年最流行的健康食品。
“你又闹什么?”猴爷皱着眉头:“你怎么不可理喻呢?”
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刚把糖果分袋装好的猴爷从身后拎了起来:“我现在要跟你约法三章,第一不要干这种蠢事。第二要强迫任何人。第三不要把快乐建立在我的痛苦上。”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我会坐在三轮车里像牲口一样被拉着走。”
保护者因为转生成了少年的样子所以看上去最有伴郎的样子,只是动作语气倒是老气横秋,他笑着对猴爷和鱼龙说:“光暗双子终于也走上了正常的生活。”
“不要去琢磨一个女性的思维模式,你会疯的。”
“打扰了,告辞。”张群拱手:“那是我唯一一个硬不起来的漂亮女人。”
“好吧……不过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啊,我真的有些糊涂了。”
张群抱怨着,他已经被堆积如山的婚礼物资包围在了里头,而猴爷却毫不在意的抱着一兜子从一种名为缇里尔克的食草昆虫身上提取出来的糖浆制成的糖果吃的津津有味。
“不确定的未来,女人通常是当下感受型的生物,他们只在乎现在的感觉,对未来并没有太多的设想,现在你们即将结束现在让她感觉很好的一段关系而开始一段未知的关系旅程,这让她感到了不安,而她脾气又很倔,所以才会想尽办法阻止你。”戴微笑着笑着就变得严肃了起来:“尊重她是最好的选择,她其实并不在意是谁跟你结婚,她在意的是你本身。”
“松手松手!”建刚转身就是一个托马斯回旋踹在猴爷肚子上,借着反冲力稳稳落在了地和图书上:“你这什么语气?我就问你这是什么语气?”
“有问题?”猴爷眉头一皱。
“废什么话,都他妈沦落成这样了,还犟什么犟。”鱼龙劈手抢过烟,然后看着烟愣愣出神,接着长叹一声:“日子怕是过不下去了。”
果然,猴爷二话不说直接把建刚再次拎了起来,照着她屁股就是一组快速连击,虽然建刚皮糙肉厚很耐打,但是她怎么也扛不住猴爷的巴掌,抽完之后她除了抱着屁股在沙发上打滚哀嚎之外就什么都干不了了。
“那如果出了意外呢?”
没过多久,建刚把张群从屋子里扔了出来,然后走到猴爷面前一屁股坐了下来:“怎么样,你们商量的怎么样了?”
“其实不用我说吧?等她们老的快不行的时候,你一定会让哪个大变态者把他们复原的吧?”建刚抱着胳膊满脸嘲弄的看着猴爷:“这世上有人比我还了解你?说实话,咱俩真不适合结婚,不如我们拜个把子,我认你当大哥,你把我当小弟,要是有兴趣就约上一炮,要是没兴趣就一起喝个小酒,这特么才是生活啊。”
“那我们换个角度。”猴爷指着自己:“你从哪里得来的依据,我这德行的人容易吸引异性。”
“你跟老子来一下。”张群用胳膊肘夹住建刚的头把她拖进了隔壁房。
“如果以男人的角度来看,确实不好理解,但作为女人我还是能理解她的。”
“行行行。”猴爷摆摆手:“你的意见对我很重要,我需要你的建议。”
“就是。”张群点头赞同:“三号都来了,太可怕了。”
“可是这根本不会被破坏的吧。”
“什么勉强不勉强,论相处时间,除了流苏就是你了,你还跟他客气个屁。”建刚捂着屁股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猴爷:“你以为我为什么费劲巴拉的把这帮老娘们都改造了?”
猴爷点上烟,坐在沙发上不言不语,他突然有些看不懂建刚,不知道她为什么就发了疯,之前已经说的好好的,可是现在这临时变卦有点玄奥。
“我觉得没必要。”
“我就说吧。”猴爷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晚上去钓鱼不?”
戴微仰起头看着建刚,捂着嘴轻笑:“我看你是皮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