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在仙界当漫画家

作者:寻雾者
在仙界当漫画家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6章 月神的名字(大结局)

接着,就听到天后的声音传来:“这是我做的,你以后要是嫁人了,大娘也给你做一套。”
本来也没指望谁来回答,结果一旁忽然出现了一个声音:“你说谁性格别扭呢?”
仙界。
杜子辕看看月神,月神则看向了天后。
这一刻,他们终于成为了夫妻。
【万一到时候婚礼时那家伙不出现,那么多的宾客在,怕是要变成一场大闹剧了。】
杜子辕虽然很想问她为什么能拿出这种衣服的,但还是被气氛推动,先去换了衣服。
“等一下!”杜子辕猛然惊觉,“你怎么知道那么多的?”
“反正我就是这么觉得的。”小金依旧坚持道。
“啊!”裴明央被吓得尖叫一声,差点没跳起来。
“没错,就是这样。”
向长辈行了礼之后,杜子辕就不知该怎么做了。如果是传统的婚礼,这时候应该拜堂了,但是他们俩穿的是婚纱西服啊,拜什么堂?应该交换戒指才对。
林父林母紧张得不行,毕竟还是凡人,第一次和月神、天后并坐,他们到现在还以为是在做梦呢。
“呃……”杜子辕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那颦颦的师傅现在在哪儿您知道么?”
龙妃是和小金一起来的,东海龙王就跟在后边。
天后摸了摸自己胸口,忽然道:“哎呀,戒指我给落床头了。”
天后则是又拿出了一套白色的西装给他:“快去换上试试,我都是从你娘那里问来的尺寸,也不知道合不合身。”
本来是孙天韵和月神一起的,毕竟怎么说她也算是杜子辕的师傅,而且趁此机会还能冒充一下月神的伴侣,岂不美哉?
他转身一看,只见林玉颦正被另一个穿着白色纱衣的女孩子挽着缓缓朝他走来。
“拿走拿走。”这种不靠谱的系统杜子辕已经不需要了,留在身上还感觉整天被天帝视奸,难受得一匹。
然后,蔡子师带着雁翎天来了。可怜的雁翎天,被老婆丢下后不好意思一个人来,就只好硬拉着蔡子师陪同。蔡子师显然是不乐意的,毕竟俩男人携手来参加婚礼,总感觉Gay里Gay气的。
“雁翎天呢?”杜子辕和他们打完招呼之后向苏妖妖问道。
月神宠溺地看了他一眼,道:“记好了,娘姓杜,全名叫‘杜幽幽’。”
裴明央道:“可是原计划婚礼的日子就是后天啊,你们找到那家伙了?”
可是,戒指呢……
“她的确是有感而孕,因为她压根就不认识你爹,”天帝说到这里,忽然摇摇头,“不对,应该是还没认识你爹。”
“我才不姓杜呢,”天帝道,“那是你娘的姓,我们家孩子都是跟孩子他娘姓的,所以我在给你起名字的时候下意识也用了你娘的姓。”
不过天后接过盒子后,根本就没有理他。白羽神妃和龙妃这时候也上来,架着他下去了。
天帝听了后,看了他一眼:“知道什么是诸天崩塌么?”
浑天星。
……
“我靠!你们这是坑我吧?怎么感觉你们俩就是小朋友在吵架?还再也不说话了,幼稚不幼稚?”
“然后你们交流出什么了吗?”杜子辕问道。
“我们闹掰了,”天帝摊摊手,“你爹是个疯子啊,我跟他谈不来,就绝交了,我们都发誓再也不跟彼此说话了,但是问题还没解决,你爹就把你送了过来,似乎是想让你帮我解决现在的问题。”
然而天帝却道:“我咋知道?我又没问过。”
“哎呀,小伙儿几天不见你都结婚了呀,来来来,拿去拿去,当喜糖就好。”太上星君拿了一个葫芦给杜子辕。
再到了最后,天帝的老婆们也下凡了!
“啥!让了?你让给谁了?”杜子辕一惊,这家伙这么不靠谱的?自己婚礼的伴娘居然都敢让?
“那你就去问呗。”
小金指着杜子辕背后:“喏,这不是来了嘛。”
杜子辕下意识地道:“那不就是电竞吗?”
“准备好了吗?”林玉颦问http://m.hetushu.com道。
“不不不,我说的不是那个,”罗云天君道,“我的意思是,能不能让大家在游戏里提升实力之后,现实中的修为也能跟着提升。”
稍晚一些后,来的客人就越来越多了。
“老师哥哥老师哥哥,恭喜成亲呀,露儿以后长大了也要嫁一个老师哥哥一样的好男人。”
杜子辕没辙了,这家伙太不靠谱了:“那你干嘛给我起名叫杜子辕?我养父母明明姓陈的,我还以为你姓杜或者知道我亲爹的名字呢。”
然后莉莉蒂娅则挽着一个杜子辕不认识的女人进来了。不过看那金发碧眼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神界的人。
“谁让你没问的?”月神戳了他额头一下。
林玉颦似乎也是同意她的意思,裴明央也不好阻止。
“没可能的,”天帝摇摇头,“大家的本源就在自己原生的位面,即便可以自由来往诸天万界,根断了也没多久好活了,最好的下场无非就是伴随着世界碎片落入其他位面,然后融入其中以另一种形式重生。”
“现在你也成仙了,不需要这系统了,我就收回来啦,维持这玩意儿很麻烦的。”
天后这时候打开戒指盒,露出一对精致的指环:“好了,赶紧给对方戴上吧。”
只是……“为什么是婚纱?”仙界怎么会有婚纱的?杜子辕懵逼了。
杜子辕无言以对,只好问道:“我爹叫啥?我要做个小人诅咒他!”
一看到杜子辕,他立刻来了精神:“嘿嘿嘿,过来过来,新郎官可得陪我喝几杯。”
“没错,”天帝叉着腰挺起胸膛,“你以为我是本地人?其实我是穿越者哒!我是从地球穿越过来的!”
一旁白象则是满脸怨念地看着自己的主人和孙天韵,恍若一只败犬。
一旁,莉莉蒂娅摸了摸自己手上的那枚红宝石戒指,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罗云天君到了后拉着杜子辕到了一旁:“我最近有个新想法,不如我们一起探讨一下吧。”
他说完,伸手朝杜子辕一招,一团白色的光团便从杜子辕胸口飞了起来,最终变成了一张卷轴的模样。
这时候,林玉颦忽然走了过来,和她一起来的还有小金。
裴明央看着经过半年筹备的岛屿,忽然叹了一口气:“已经布置得差不多了,可正主居然还在玩失踪,真是的……”
杜子辕笑着点了点头。
“我儿媳妇儿呢?”月神一到,就四处乱瞅。
“这家伙的别扭性格,说不定真会赶在婚礼前一刻才到场。”他乐观地自言自语道。
后者道:“那家伙不老实,来的路上居然视线在别的女人身上停了3秒,我就把他丢半路上了。”
“我想起来了,上次你给我一串项链,然后系统就出了《大梦星辰妙法:凡篇》,这也是你自创的吧?”杜子辕问道。
杜子辕摸了摸她的脑袋:“可别这么说,会嫁不出去的。”
天帝一下子就结巴了:“你,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定、定情信物的事情能算偷么?我才不是,我我我没有……”
难不成他是……
杜子辕指着自己:“可是我……”
“滚蛋!不要老想着小说里的那种二逼情节!”裴明央虽然很想和他多说几句,但还是推着他往里去,“快去看看你的新娘子!还有你自己的礼服也去试试!”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是在给山风老师的婚礼做布置,而裴明央作为山风的编辑,地位自然不是他们这些普通修士可比的。
……
“喂,小智障,今天你是伴娘啊!还吃?”杜子辕有些头疼,自己怎么就给林玉颦找了这么个伴娘?
再之后,穆承安带着宁寒露作为蓬莱剑宗的代表来了。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杜子辕便示意小金进去把林玉颦领出来,今天她可是伴娘。
林玉颦难得红了脸,害羞地低下了头。
此时月神正开心地打量着林玉颦,嘴里不停地赞叹着:和-图-书“这皮肤真嫩,脸蛋真好看,不愧是我儿子挑的,我真是太满意了,还有这胸,以后奶水肯定足,还有这安产型的屁股,啧啧啧,真是越看越喜欢……”
“滚蛋,吃你的鸡腿去。”杜子辕直接抓起一只又粗又油的鸡腿塞到了松子嘴里。
杜子辕诧异道:“你认识颦颦的师尊?”
“好啊好啊,一言为定哦。”得到了杜子辕的承诺,罗云天君心满意足地坐下喝酒了。
然后是龙妃的声音:“外面那傻小子,还站着干什么,快进来啊!”
小金则不管他,蹦蹦跳跳来到他身边抓着他的手就往里拽:“哎呀,主人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小说里不都是婚礼开始的时候主角才登场的么?我本来还想着变成你的样子先和小玉结婚算了呢。”
不过他的脚步还是往里迈了进去。
天帝点点头:“对了,差不多就是那样了,所以几乎每个位面的修炼者都在想办法避免自己的世界被异世界毁去,我们仙界也一样。”
杜子辕这边由于养父母已经不在,所以就由月神和天后代替。
只见一道身影匆匆跑进礼堂,穿过一众宾客来到了杜子辕他们身边。
这时候,松子和唐君昊走了过来。松子戳了戳杜子辕:“喂,我怎么感觉这伴娘跟你也有一腿的样子?瞧人家那眼神,从进来开始就没从你身上移开过。”
“哎呀哎呀,看得我也好想结婚啊。”小金羡慕得喊道。
“呵呵。”杜子辕只能笑笑,可怜的雁翎天。
“这家伙……”杜子辕没想到她居然来给自己当伴娘了。
“《荣耀》是很不错,但我总觉得差了点,我最近在琢磨,你说能不能让游戏不再单单是娱乐,而是对现实也有好处。”
杜子辕道:“我刚刚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娘,你本名叫啥?我这个当儿子的居然到现在都不知道,也太不可思议了。”
“啧啧啧,”天帝一边吃一边感叹,“不愧是‘猎神帝’的传人,这手艺绝了。”
杜子辕敬完了所有酒才来到那个亭子,就看到天帝正在一个人喝闷酒。
裴明央连忙打招呼:“林姑娘,龙姑娘。”
天帝此时从怀里取出一个盒子交给天后,然后邀功般道:“我起床看到这个就知道你肯定需要我,怎么样?老婆,我来得及不及时啊?有没有奖励?”
两人一边喝酒一边吃着林玉颦准备的小菜。
说着,他还把脸凑了过去,似乎是想要天后亲他一下。
一座美丽的岛屿上,一群修为最低御空、融天境界的修炼者正在不断进进出出忙碌着。而指挥他们的却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凡人。
杜子辕叹了口气:“你就不能先看看自己儿子么?”
之后,食神、财神、罗云天君、赤云将军、张天关、天河星君……
“你可拉倒吧。”杜子辕捏了捏她的鼻子,来到了林玉颦和两位长辈的面前。
“我靠!”杜子辕见到他,也着实被吓了一跳。这家伙不是天帝么!?他居然也来了!
裴明央只好继续处理自己的事情,现在就剩一些细节了,时间上完全来得及。
“重生?”
小双儿则拉着他的衣角,可怜兮兮地道:“爹爹,你和别的女人结婚了,那你还要我么?”
孙天韵不在了,天后便顶了上去,她对杜子辕也有师徒之谊。
裴明央捂着额头:“龙姑娘,你说的那是小说里的情节,作者为了让主角装逼强行那么写的,现实中哪里会有那么巧的事情?”
两人深情对望,然后吻到了一起。
“那我岂不是比我爹还要生得早?”杜子辕感觉这关系乱得他头皮发麻,“我爹干啥要做这种蛋疼的事情?”
“行行行,”天帝没有拒绝,“不过你以后也要继续画漫画哦,现在域外干涉的问题还很严重,大家都需要你的漫画呢,真是的,你也太咸鱼了,我都化身无名漫画家来向你挑战了,你居然还来一手封笔,玩我呢?”
www•hetushu•com是杜子辕认识的神仙都分了分身下来。似乎是天帝下了一道特别谕令,让神仙们都可以来参加杜子辕的婚礼。
“嗯嗯,儿砸你真帅,我儿媳妇儿呢?”月神敷衍了一句,继续找寻林玉颦的身影。
杜子辕这个新郎都回来了,一切自然就更加顺利了。
(全书完)
“小玉,我娘和大娘来了,她们给你带来了一套结婚用的礼服,咱们去试穿看看吧。”小金说道。
最先到的是漫画培训班的学生们,带头的自然是夏安,也就是苏妖妖。她带着自己的一众师弟师妹到了岛上,第一时间就给杜子辕请了安。
杜子辕闻言立刻道:“对了,我这次在异界碰到了一块石碑,上面说了诸天崩塌……”
“唉,说起来我好像还真不知道我娘叫啥呢?”杜子辕忽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咋了?儿砸?”月神回头看着他。
“唉?你说的是这种意思么?”杜子辕想了想,道,“我觉得可以,不如我们下次再接着讨论吧。”
“哦,你说你那个梦啊,”天帝道,“你现在《大梦星辰妙法》也自创了仙篇了吧?还不会造梦么?”
杜子辕本来以为是一葫芦面疙瘩,谁晓得打开以后居然都是一些正经的丹药。这要是拿去当喜糖,可就有点太奢侈了。
“嗯……这个放那边……那个歪了,重新弄……”裴明央不断地发出指令,周围虽然都是修为比他高的,却没有一个不听他的。
“不过画室这些东西你给我留下呗。”
“你都天帝了,整个仙界都是你的,我怎么给你劳务费啊?你不就是想我免费给你打工么?”杜子辕叹了口气,“可是你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啊?难道你真是我爹?”
“你这还是等着吧。”杜子辕无话可说。
杜子辕觉得也是,于是他跑去找到了月神。
“也就是说她们原先也都是某个故事里的主角或者配角,然后那个世界毁灭了,世界碎片落入了仙界,这才有了现在的他们?”
“什么也啊,来自地球的就我一个好吧。”天帝一边说,一边抿了口酒。
“哈?”杜子辕傻眼了,这什么状况?难道要他临时在系统里兑换一对戒指吗?这也太不讲究了。
“我还真有爹啊?”杜子辕本来只是试探而已,“亏我一直相信我娘有感而孕的说法呢。”
“呃,我的锅,我的锅。”杜子辕只好挠挠头,装傻充愣。
杜子辕一愣,怎么她们对自己的回归一点意外都没有呢?说好的难以置信、喜极而泣呢?
张天关则是带着温家两姐妹,也不知道他的同时攻略计划能不能成,反正在杜子辕看来,他在姐妹俩面前就跟孙子似的。
“什么想法?”杜子辕问道。
“原来系统是你造的!”杜子辕直接从凳子上跳了起来,“我说怎么那么不靠谱!?老是抽中一些内衣肚兜什么的,这是你自己的性癖吧?”
“哦哦哦,你别推呀,我自己能走。”杜子辕来过一次,是认得路的,直接到了最里面。
“嗯,好……”
杜子辕暂时压下了吐槽的欲望,顺利和林玉颦交换了指环并发下了誓言。宾客们也都欢呼了起来。
天帝又道:“但这就跟吹气球一样,你一口气没吹完的时候气球自然在不断膨胀,但是完了之后呢?膨胀到极限的气球就会开始慢慢缩小最终变回原来干瘪的模样了,宇宙也是一样,膨胀到极限便是这个宇宙的寿元极限,接下来它就会开始收缩坍塌,而原本处于宇宙中的千万位面则因为这个收缩而失去原本的生存空间,靠得越来越近,相互挤压直至破碎毁灭。”
林玉颦点了点头,也没有拒绝。
“都差不多了,只是……”
杜子辕跑了过来:“娘!娘!”
大爆炸理论杜子辕自然知道,所以就点了点头示意他继续。
一贯来没什么情感波动的林玉颦也被羞红了脸,低着头一言不发。
杜子辕当即决定,以http://www.hetushu.com后绝对不能让孙天韵接近自己和林玉颦的孩子。
杜子辕无奈,只好摸了摸她的脑袋:“你要是乐意,就喊一辈子吧。”
他才进院子,就听到小金在叫喊:“哇哇哇,小玉你这衣服太好看啦!娘、大娘,这是哪里的新娘衣服啊?我从来没见过唉!”
“怎么回事?”杜子辕问道。
感觉好没成就感啊。
最后,天后则是和月神一起来的,红线跟在身后,两个人有说有笑,看得孙天韵是羡慕不已。
“你也来自地球?”杜子辕目瞪口呆。怪不得天后会弄出婚纱西服还有钻戒,原来源头在这儿啊!
“你这不是废话么?这浑天星上出来了那么一尊大能,我能不知道?”天帝朝他翻了个白眼,似乎是在嘲讽杜子辕像个白痴。
到了婚礼当天,客人们一个个都上门了。能参加杜子辕婚礼的,身份可都不一般。
就在这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老婆!我来给你送东西啦!”
小金道:“哎呀,不用找的啦,主人答应小玉的事情肯定会做到的,到时候他说不定就突然出现在婚礼现场了呢。”
“那就照常进行吧。”
后来经过介绍才知道,原来那是白羽神妃,天帝的妃子之一。
哪知天帝立刻紧张地否认:“哎哎哎,话可不能乱说,你这话要是让我大老婆知道了,她会阉了我的!你爹不是我,是别人。”
“对啊,你难道没觉得自己认识很多有既视感的人吗?比方说孙天韵,她像孙悟空吧?比方说小青莲,她像哪吒吧?再比如你的那两个结拜弟妹,弟弟像唐伯虎吧?其实你义妹前世也是某个世界的主角,只不过你没看过那本小说而已。”天帝语出惊人,让杜子辕陷入了沉思。
松子呜呜了几声,涨得难受,只好先把鸡腿给拔出来,同时一道晶莹的丝线也被带了出来。这一幕恰巧被一旁的陈光明给拍了下来,后来流传到网上,这幅狂少吃鸡腿的图片受到了众多绅士热烈的追捧。
杜子辕插嘴道:“这也就是域外干涉产生的原因?原本相安无事的两个世界因为大环境的收缩挤压,最终碰撞在了一起。”
一进门,他首先看到的就是一抹雪白。
“是啊。”天帝不要脸地承认了。
到了下午,宾客身份也越来越重。
从刚才开始他就感觉有些怪怪的,现在他才反应过来,天帝这语气,简直就像是早就知道了孙悟空、哪吒这些存在,而并非通过他的漫画。
“当然是为了对抗诸天崩塌啊,”天帝道,“宇宙的坍塌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即便到了十万年后,也依旧在继续,你爹那个时代情况已经很严重了,是真正的末世,所以为了找寻解决方案,他跨越时间、空间联系各方强者,而我因为和他一样具有龙族血脉,所以是和他交流得最多的。”
“那快开始吧,我都等不及抱孙子了。”
“你失踪这半年,《游戏人生》可都是我在代画的,你说你要不要给我一笔劳务费?”
“是什么?”
东极神州,傲岚国。
他惊喜地看向来人:“靠!你这个混蛋!终于来啦!”
天帝道:“准确地说,你娘和你爹将会在十万年之后认识,然后怀上你,只不过你爹通过大神通,将你从十万年后你娘的肚子里转移到了现在你娘的肚子里,然后你就提前十万年出生了。”
那是林玉颦,此时她身上正穿着一套纯白的婚纱,头上戴着一顶水晶冠饰,美得杜子辕都找不出什么词汇来形容了。他感觉自己认识了她二十年,今天的她绝对是记忆中最美的。
太上星君带着小双儿也来了。
不过她却一个劲地在一旁吃东西,今天几十桌菜可都是林玉颦做的,她根本就停不下来。
“原来无名漫画家也是你?”不过想想也是,除了天帝这个穿越者,谁能在这个时期画出那种故事?
他也看到了挺着大肚子的猫耳小萝莉,她马上就要当妈妈了和*图*书,但还是对莫寒又踢又踹的,谁让他视线老是在那些大胸小姐姐身上流连呢?
但是太上星君忽然缠上了她,阿朱其实是她当年培育的一株灵植,后来生了灵智成为妖帝,这也是阿朱为什么会和她一模一样的缘故。所以她对待孙天韵就像是自己的女儿一样,这就让孙天韵很难受了。打又打不过,堂堂天梦星君居然要被一个天然呆当宝贝女儿宠,太伤自尊了。所以她基本上都是有多远躲多远,却没想到在杜子辕的婚礼上被逮住了。
其中,财神是带着风暮昭一起来的,这两人看样子也是喜事将近的样子,因为风暮昭已经渡过一道死劫了。
期间,杜子辕和夏无衣交谈之后得知江漓还在追他,他虽然有些无奈,但也没有像以前那么排斥她了。感觉他好像放弃抵抗似的,就如同当年他被杜子辕忽悠着穿上女装一样。
现在这些学生们都已经成为了各大出版社的台柱,古家兄妹、云婷、江毅、孟初更是名声大噪。
傲岚国皇室、夏无衣变身的李沧海、玄冰城一家四口、醉今宵……
“那……如果世界毁灭了,那些高手还能逃到其他位面继续生存吗?”
继承了月神美貌基因的杜子辕颜值自然是超高,穿上白色的新郎礼服戴上玫瑰花,和林玉颦站在一起,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晃得人眼睛都要瞎了。
“真漂亮。”杜子辕盯着她的眼睛,赞道。
“那要不然呢,当年是我把你丢、咳,带到浑天星的,我不看着你谁看着?看你都成年了还一事无成,我也急啊,干脆就按照自己在地球的记忆给你造了一个梦,然后造了系统给你帮衬着。”天帝语不惊人死不休。
杜子辕朝他笑了笑,然后挠了挠头:“好像来早了,要是在婚礼前一刻到场就有牌面了。”
天帝做了个鬼脸:“做系统的时候忘记加进去了,所以临时打了个补丁。”
“肚子,我来啦!”最先到的神仙是李青莲。
“不知道,她当年是为了拯救自己的位面而来,现在可能在别的世界找寻办法吧。”天帝满不在乎地说道。
礼成之后就是敬酒了,先敬了长辈,然后再一个一个宾客敬过去。本来以天帝的身份他应该是第一个的,不过龙妃和白羽神妃已经把他绑到礼堂外的一个小亭子里了。
林玉颦固然美得炫目,而伴娘也不落下风,除了胸部有点遗憾。因为她是莉莉蒂娅。
穆承安对于他这般厚颜无耻的发言只是笑了笑。不过心里也有了算盘,回去一定要教训自己的徒弟,找男人千万不能找这种爱逼人女装的怪人。
“嘿,亲爱的你们干啥呢,快放我下去。”天帝凌空蹬着双腿叫喊着,然而并没有人理会他的意见。
杜子辕眼睛越瞪越大:“你是说,我的那个梦其实是你给我造出来的?”
杜子辕翻了个白眼道:“等婚礼开始的时候她就出来了。”
不过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吧。
杜子辕也是有伴郎的,那便是裴明央了。他来到林玉颦身边,两个人携手走到了长辈面前。
然后是孙天韵和武神,她似乎在半路上被武神劫道了,一脸无奈地被武神搀着手走了进来:“小子,终于你也到这一天啦,记得多努力,好生几只小猴子让老娘调教调教。”
“哦,没事,伴娘我给让了。”小金一边吃一边道。
天帝有些害羞:“哎呀,其实也不是啦,你也知道我经常去其他位面的嘛,像我这么有魅力的男人,一些女孩子爱上我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么?但是我毕竟是有家室的男人嘛,她们送我的一些纪念品我也不好意思带回家,就便宜你小子咯。”
“这要从宇宙的起源讲起,首先,宇宙是从一场大爆炸里诞生的,就这样‘嘭’一下,就开始不断膨胀扩大……”天帝做了一个双手张开的动作。
“鬼个纪念品!我信你就是傻子!”杜子辕叫道,“肯定是你自己撩妹失败,然后气不过偷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