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穿越红楼梦

作者:云起峰
穿越红楼梦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百九十三章 低眉恋红颜(大结局下)

“二二板凳!耶!我又中了,晴雯你又要输了,那边四六红头十,我也有四五红九可以接上。”贾宝玉拍拍桌子大笑,指着小二爷道:“对了,二儿子不是还没有名字么?二二板凳,他又是可儿生的,我的第二个儿子,就叫贾板凳如何?”
晴雯笑弯了腰:“嗳哟!我不行了!照你说,赶明儿,生个五小姐,是不是叫她五五梅花?大小姐和三小姐,是不是叫她一三天鹅?还有,二小姐岂不是要叫一二幺鸡了?嗳哟……丁三配二四,绝配啊!”
尤二姐抿嘴道:“我一说,可就没惊喜了!”
“这就是你们说的大好事情?不过也挺好的,她们胡闹惯了。”贾宝玉在隔着茜纱窗听,小丫头们好像在抹骨牌,只听见叮叮当当的骰子摇晃声、笑声和嘈杂声。
“没有!没有!那绝对是没有的事情!”贾宝玉绝口否认,见李纨出来了,赶紧抓住了救星:“大嫂子这么忙,可是有客人吗?”
“二六平八。”鸳鸯接了和-图-书一张武牌,对上了斧头六点,这可是个高手。
对于这妮子的心直口快和天真无邪,王熙凤一阵无力和无语。
“好!好!我跟你们一起玩。”贾宝玉又见妙玉也在这里,笑道:“阿弥陀佛,难得老婆大人过来一趟。”
贾宝玉扶起她过来,没想到史湘云见到惊动了这么多人,反而自己愧疚,嘟嘟嘴过来道:“宝姐姐,林姐姐……”
晴雯没有牌可以对上了,只得去抽剩下的牌,一连抽了四张,才有一张“四六红头十”对上了天牌的另一边,小丫头扁扁嘴,一副不乐意的样子,怪自己运气不好。
“这话果然正解,深重宫廷豪门大院之礼俗,我们就别想会有今日之快活了,人生一世,不就为了那一颗心吗。”林黛玉道。
贾宝玉正愁自己无事可做,顿时欢天喜地道:“什么好事情,姐姐快说来听听!”
“你这娇憨的样子,怨不得人不疼你。”薛宝钗把她搂在怀里,黛玉一边笑和_图_书一边帮她清理树叶。
“宝玉,有件大好事情,我包管你喜欢。”尤氏和尤二姐联袂而来。
“噗嗤!”鸳鸯一口水喷了出来。
“不行!不行!”尤二姐和妙玉连连摇头,腼腆的小二爷差点哭了,他的名字差点变成贾板凳了,都要怪他老爹。
只见晴雯俏生生地站在那里,笑道:“哟!你怎么就来了呢,比曹操还快。”
“五六斧头,哎呀!天地遇斧头,越大越封侯!”贾宝玉出了一张五六斧头文牌,刚好接上了一端六点,众人大笑。
“这我可不知道。”薛宝钗笑得高深莫测。
于是众人大喊有趣,簇拥着过去看,只见史湘云在芍药圃里酣睡,这芍药圃在稻香村北边,再往上就是蓼汀花溆和蘅芜苑了,四周蝴蝶纷飞,史湘云脸蛋红扑扑的,口里还大喊着:“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全书完)
“夫君。”秦可卿浅浅一笑,贾宝玉急忙上去拉住和-图-书了她的手,久久说不出话来,那一笑,包含了无限的深情。
薛宝钗看着他的背影道:“说是对他的补偿的,天下间有几个男人,会把我们女人当回事,就像颦儿,也只有他经得起她闹,也只有他经得起凤姐姐你撒泼,我们遇到他,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的福气。”
“哪儿有,明明是你们耍赖。”晴雯道。
“可儿!”贾宝玉大吃一惊,哗啦啦地洒了一地骨牌。
“跟我们来就是了。”尤氏和尤二姐转身走了,贾宝玉顾不得许多,一路穿花度柳跟了过来,直往那边去了。
过了稻香村来,一畦春韭绿,十里稻花香,盛世无饥馁,何须耕织忙。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见群殴日日来,反映了李纨那“竹篱茅舍自甘心”的与世无争的生活,贾宝玉笑道:“好!好啊!鸳鸯戏水,鸡鸭满地,这么一个好地方,当真是隐居的好所在。”
林黛玉笑道:“姐姐,我听说咱们家的大小姐,在宫里有两位,叫做龄官和芳官的,www.hetushu.com可俊得不得了,宝哥哥时常往宫里去,为的是什么?”
“你们玩你们的,可别拉上我。”妙玉依旧一副清冷模样,却津津有味地看着他们玩。
“赶明儿你也在这里隐居好了。”薛宝钗道。
正在贾宝玉不明所以,抓耳挠腮的时候,几个丫头跑了出来,有鸳鸯、翠缕等几个,鸳鸯笑道:“可巧,二爷,晴雯输了,要打我们呢。”
王熙凤哼了一声,眉挑柳叶,包满吊梢,目含丹凤,神凝三角,笑道:“远的不说,这近的他还吃不完呢,一个平儿,一个鸳鸯,还有一个柳五儿……”
“没事,我去整治她。”贾宝玉一手拉一个,她们掀开大红撒花帘毡走了进去。
“你等着就是了,恕我难以奉陪。”尤氏微微一笑,自个儿离开了,只有尤二姐陪着他,可是尤二姐也只是一脸笑,并没有说话的意思。
“不会,这是断断不会的,二哥哥不是那样的人的,不像以前太太房里的人,都要害我们。”史湘云一本正经。
http://www.hetushu.com月道:“这蹄子输了不认账。”
“着了凉可不好!快下来吧。”贾宝玉笑得乐了一阵,众人无不拍手叫好。
“没事,没事,一家子串门子常有的事,湘云呢?”贾宝玉东瞅西瞄,众女也没有步步紧逼了。
贾宝玉正在讪讪不好意思,抓了抓头,却有一名窈窕而又婀娜多姿的女子走进来,笑道:“把我儿子叫板凳,我这个当娘的可不同意。”
“就说呢,你们看她喝醉了,在那边睡着了呢。”李纨道。
“到底太纵容他了些,长此以往,他还不成了霸王和土皇帝了。”王熙凤蹙眉道。
“他这艳福啊,皇帝也比不得。”王熙凤摇头叹息。
“柳湘莲他们过来好些时候了,你不去见见,岂不是怠慢了。”李纨道。
“我这是天牌!”晴雯率先出了一张六六天牌,强势不让人。
尤二姐在一边坐着,领着贾宝玉的二儿子,看着贾宝玉眉飞色舞的模样,和妙玉对视一眼,暗笑了一声。
“好姐姐,别跟我卖关子了。”贾宝玉又陪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