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锦衣当权

作者:长风
锦衣当权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大结局

孟岩看出的出来,朱祁镇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他这一刻已经是回光返照了。
虽然趁皇帝受伤夺了他的兵权,却还没有将他怎样。
“圣上怎么了?”
“孟爱卿到了吗?”
孟岩拔出天狼刀,第一个冲了上去,将一名瓦剌骑兵的脑袋一下子砍掉了!
“怀来城中!”
“告诉里面的人,打开宫门,不予追究,若有反抗,格杀勿论!”孟岩命令到,这个时候,来不得半分仁慈。
“是!”
第二天一早,孟岩留下两千黑虎骑,交给郭怒统领,他率领剩下的三千黑虎骑日夜兼程返回京城。
“除那日赤之外,其他人全部杀掉,不要俘虏!”孟岩冷酷的下令道。
“朕在想,这一次朕恐怕是没有命了,朕心里后悔,不该逞能,非要来这个御驾亲征,可朕也明白了,先祖打下的江山真是不容易,这江山不能到朕手里毁掉,朕该把江山传给谁?”
“就算太子年幼,不是还有郕王殿下?”
“报,骑,骑兵,黑色的骑兵……”
孟岩上前来,看到朱祁镇胸口那道伤口,顿时心就沉了下去,箭杆被减掉了,可是箭伤的位置很特殊,在肺叶跟心脏之间。
“主子,你不会死的,一定会平安无事的!”王振跪下哭着道,驾前服侍的太监们一个个跪了下来。
“孟大人,孟大人,是我,袁彬呀!”袁彬也被吓的不轻,他是奉命来找孟岩的,没想到会遇到这样恐怖的情况。
孙家犯上作乱,满门抄斩,只有一个人还活了,孙链,因为他是个太监,这辈子都没有后了!
他身为人子,当然不能去说母亲坏话了。
“噗!”
“那日赤,你不要枉费唇舌了,本官宁愿做大明的鬼,也不愿意做个汉奸!”
他们现在恨不得把王振拉出去砍了,要不是他下的命令,让孟岩去断后,怎么会有现在的情况!
站在奉天殿前的广场之上,周围一片山呼海啸的“万岁”之声传来过来。
“主子,您这是?”
朱祁镇用尽了最后一丝气力,喷了一大口鲜血,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孟岩怀中。
“你倒是说两句实话,不过说实话没什么不对,只有怕死的人才能无惧生死,郭大人,愿意跟本官一起会一会那瓦剌太师也先吗?”孟岩哈哈一笑。
“穷途末路了,还嘴硬!”那日赤冷漠的一笑,下令发动最后的攻击。
“圣上人在何处?”
“当然有人证明,宫中一些老人都还没故去,尤其是老太后身边的人都知道一些事情,还有胡濙胡老大人,太师杨大人也知道一些,最重要的是,你们看孟爱卿这张脸跟先帝如何?”朱祁镇道。
“什么?”孟岩大吃一惊。
“城外来了一支黑色的骑兵,大概有五六千人,全部穿黑色的铠甲,戴面具,好吓人,就跟鬼差不多……”
“是的,先皇骤然驾崩,这个消息一旦传出,京中必然哗然,我们担心会有变故,到时候……”
“愿为大人效死!”
“你承认了?”
出征之前,孟岩就给黑虎山传了命令,让他们率军从辽东翻山越岭过来接应。
“像,太像先帝年轻时候了!”
“后宫之中,只有先皇一个男人,而且,那时候静慈仙师住在老太后宫中,你这话岂不是怀疑老太后?”
“钱皇后呢?”
主将亲自出战,鼓舞着士兵奋勇杀敌!
孟岩回来了,孙后自知对抗下去已经没有希望,加上宫里的人心早就散了,很快,三千黑虎骑就进去宫中,控制了整个紫禁城!
难不成孟大人要造反吗?
“圣上亲自督战,中了瓦剌人一箭,现在命在旦夕,只有孟大人你能够救人了!”袁彬哭诉道。
“少说那些没用的,是听你说,还是听朕说?”朱祁镇一挥手,是呀那位户部尚书王佐老同志不要说话。
“不清楚,孙后下令关闭宫门,里面的情况还不清楚。”郭小超道。
“孟岩,投降吧,以你的能力,到我们瓦剌来,高官厚禄任你选择!”那日赤骑着战马在一队骁狼卫的护卫下来到南门。
“起来吧!”孟岩的声音有些颤抖,这样的场面是他从未经历过的,跪在下面,跟站着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大军这么乱,我想圣上受伤一事京城很快收到消息,殿下还是早一点返回京城,早做布置?”www•hetushu.com
“是他!”那日赤拿起望远镜,看到土木堡上面那张飘扬的“孟”字大旗,十分吃惊。
亲笔写下两份诏书,让人用上大宝。
“圣上要见孟岩可以,但他那支私兵不准入城,这是老夫的意思,这也是为了圣上的安危!”王振出来,冷冷的说道。
“扶朕起来!”
“嗯,我就是这个意思!”
一转眼见,伤亡过半。
“乌拉,乌拉……”也先率两万五千名铁骑绕道追击而去。
“既然来了,就瞒不了了,一起去吧。”孟岩一回头,点了点头。
是胡濙吗?
七年,大明海师远征日本,横少日本列岛,日本国亡,从此成为大明一个行省,设立东瀛行都司。
已故张老太后,那是出了名的公正无私,谁敢怀疑她?
“好!”那日赤毫不犹豫答应下来,他早就期盼着跟孟岩在正面战场较量一下了。
正统十四年秋,孙太后发疯之后,上吊自尽了。
三天后,孟岩率领三千黑虎骑终于到达德胜门!
装备堪称豪华,就是皇帝的禁卫军也不过如此吧?
“驾!”
“是!”
“圣上都知道了?”孟岩愣了半天,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孟岩倒觉得没有必要对一个可能要死的人隐瞒了。
“圣上英明!”
“王振,去把外面的人都叫进来吧,朕有事情宣布。”朱祁镇一抬手,吩咐道。
“是!”
“快了。”孟岩抬头望了一眼灰色的天空,“命令收缩兵力,集中道南门防御。”
“圣上仁慈,就是被王振此人欺骗,教唆,才酿成今日悲剧!”曹鼐痛心疾首道。
“上马!”
“好,好,你们终于来了!”孟岩微微一笑。
没想到该死的王振没死,不该死的皇帝却死了。
“没关系,直说就是了,我其实早就知道身份了,可我为什么没有说,圣上今天说的有些是实情,有些呢他身为人子,不能说,我想你们也能猜到几分。”孟岩道,“其实若没有这场突然变故,即便我有那个心思,也不可能成功,所以,我根本没有问鼎那个位置的意思,而我之所以暗中不住,畜养私兵,目的只有一个,自保!”
“张老公爷说的没错,眼下最要紧的是圣上的安危,就是不知道袁彬找得着孟大人没有?”曹鼐暗叹一声。
那日赤可真是狠呀,他看出自己的弱点,一次试探性进攻后,就把全部力量都压上了。
如果他们没有进入土木堡,还能逃几个出去,撤退的命令下了,可没有给出撤退的时间,结果,自然就悲剧了!
“圣上说了,自他之后,废除人殉制度,所有后妃不管有没有所出,都不需要殉葬,无所出者可以放出宫另嫁他人!”
“秘不发丧?”
“喏!”
尤其是宫中,孙后接到消息,那是哭的稀里哗啦,以泪洗面。
一道黑色的洪流从东方而来,仿佛倾泻的洪水,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
黑虎骑如同一道黑色的洪流,迅速的朝大军撤退的方向滚滚而去,尘土冲天而起。
“圣上,这皇太弟臣不敢受,还是先让臣给您治伤要紧!”孟岩没有答应,这种事儿,即便是千肯万肯,也是要拒绝个三五次才行的。
孟大人果然没有骗我们,真的有援军,六百残兵一个个喜极而泣!
“撤!”那日赤知道,今天没办法拿下孟岩了,只能好汉不吃眼前亏,撤了!
“大人,援军呢?”
“将军,怎么办?”
“孟大人,求您了,快救救圣上……”
那日赤指挥剩下的五千铁骑猛攻土木堡,一场血战开始了。
“我留两千黑虎骑给你们,带三千黑虎骑火速进京,等我进京之后,稳定局势,你们就扶着圣上灵柩回京,另外也先肯定不会轻易罢休,所以,大军先到宣府整训,一应粮草补给,我会想办法很快补给上来!”孟岩道。
超过两千人瓦剌骑兵杀入土木堡,将孟岩麾下只剩下不到六百人的残兵败将困在了南门附近,战斗还在继续。
但如果这么做,那些武将们恐怕不会答应的,他们虽然出身粗鄙,可也不是傻子。
三十年后,大明经济世界第一,军事雄霸全球,开始向新发现的美洲移民!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援军,www.hetushu.com援军到了!
随后,郭小超命人将皇宫围困,没有进攻,等待下一步的命令!
“大人,要不,撤吧,咱们已经尽力了?”
他在京城可是留有一支力量,现在京营精锐都在这里,京中防卫力量并不强,只要控制了宫城和京城九门,基本上就没有任何悬念了。
“孟大人,不好了,我们被也先和阿剌的大军夹击,幸亏郭大帅率兵驰援,我们才得以脱身,但是圣上他……”
“怕死吗?”
“太像了……”
承天皇帝在位六十年,整整一个甲子,退位,传位于嫡孙……
“援军,我们哪有什么援军?”
本书完(全剧终!)
很显然,皇帝这个时候大张旗鼓的公布孟岩的真实身份,那后面会发生什么,必定是震动天下的大事。
想要来一个速战速决!
“鬼,大白天的哪有鬼,是孟岩麾下黑虎骑!”郭怒缓缓开口道。
“如果要造反,就不会接下断后的命令了!”郭怒冷哼一声,面对王振,他很想将其拿下,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要知道,他虽然有三千三百人,那郭懋的手下全部都是步兵,离开了城堡,对上骑兵,那绝对是碾杀。
谁知道皇帝心里到底想的什么?
“好厉害的孟岩,真后悔没有早一点杀了此人!”那日次看到孟岩浴血战斗,忍不住惊恐的叹息一声。
“主子,您还有太子,就算要传位大宝,按照大明的规矩,从来没有兄长传位给兄弟的,这是乱了伦理纲常的!”
“要保证皇后以及诸妃子的安全,我答应过圣上的。”
这三天,京城可以说是风云变幻,皇帝重伤的消息传到京城,那是人心惶惶。
“明白!”
“圣上息怒!”
午夜,铁蹄阵阵,踏破了京城的宁静。
“末将自然愿意!”郭懋抬起头来,也大笑起来。
扈三娘,吴半仙儿,你们总算是来了!
“是呀,主子,还是让孟大人先给您治伤要紧?”王振也忙道。
山坡之上,一支骁狼卫簇拥着几个衣着华贵的瓦剌人,正朝土木堡方向眺望。
一瞬间,孟岩如遭雷击!
“朕这一次是难逃一劫了!”
“孟爱卿,朕是该叫你一声爱卿,还是弟弟呢?”朱祁镇缓缓睁开双眼,看着孟岩问道。
“何人?”
“圣上,请勿动怒,保重龙体!”
“圣上,臣还是不敢受这个封号!”
“朕知道你,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但是并不知道孟爱卿你就是他,母后她太残忍了,不应该这样对待你和静慈仙师,她错了,错了,天家就真的没有骨肉亲情吗……”
“嗯,我正有此意!”孟岩点了点头,从朱祁镇驾崩,他就在考虑这件事了。
“废话少说,那日赤,以前你是我的手下败将,今天你依然是!”孟岩哈哈大笑!
“袁大人,你不在圣上身边,怎么会跑回来了?”
倒是把郭懋等人给吓傻了,“主公”的含义意味着什么,这支黑色的铁甲骑兵是孟岩的私兵,而且人数不少于五千人。
“这……”
“既如此,那就听王翁所言,只需孟岩带三十人入城!”张文弼道。
“主子,这怎么可能,孟大人明明是锦衣卫百户孟宪之子呀!”王振辩道。
不然,他怎么会打造出这样一支恐怖而又豪华的军队。
“现在传本官命令,出战!”
“大人,我们今天的一切都是您给与的,我们跟您并肩作战,哪怕是战死沙场!”
“孟爱卿,朱祁铣是先皇给你取的名字。”
“什么!”除了郭怒之外,其他所有大臣都呆住了,还有一个人没有感到意外,那就是杨善,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
他不记得自己挥舞过多少次战刀了,浑身都是鲜血,有敌人的,也有自己人的。
砰砰……
朱祁镇隐去了孙后派人刺杀,胡善围流产之死,基本上事实倒是不差多少。
西北角终于被堵了回去,东北角又岌岌可危。
“那还不快叫他进来,朕等着他呢……”
王振心里像吞了苍蝇一般难受,可是皇帝的旨意,不仅仅他听见了,外面等候的随军的重臣们也都听到了。
“好,好,不过,你们跟着本官出战,本官有义务,有责任把你们都安全的带回去,交给你们的妻儿父母,我们要战斗,但也要活着!”孟岩有些激动。和*图*书
“你知道吗,朕在受伤这段时间内都想了些什么?”朱祁镇缓缓道。
“诸位,圣上已经驾崩,如何处理后事,下官没有半分经验,大家看怎么办为好,拿出一个章程出来?”孟岩问道。
孟岩终于赶回来了。
“主公,虽说城中现在是英国公张文弼暂时执掌兵权,可那王振并没有处置,此去怕有危险?”吴半仙儿道。
“慌什么,什么黑色的骑兵?”
“上马,我们走!”孟岩面色冷静,下令道。
“已经两天一夜了!”郭小超恭敬的答道,孟岩的身份不一样了,不能像以前那样随意了。
“姑姑,你听到了吗,我们完了!”孙链如丧考妣的跌坐在地上。
看来王振是想让这三千人跟着一起陪葬了!
“撤哪儿去,两条腿能跑得过人家的四条腿?”
“孟爱卿来了,上前来?”皇帝微微抬了抬手,张嘴道。
“是,是,老奴遵旨!”
“真的很像!”
“圣上贤德,上苍必然庇佑……”
“什么?”
王振哑口无言了。
王振去后片刻,随军出征,还没有战死的勋贵武臣和文臣们都一一走了进来,跪在了皇帝的龙榻之前。
“我是一个本不该存在的人,承认了又如何?”孟岩道。
“本官说有,就有,坚持住!”孟岩冷冷的瞪了郭懋手下一个把总道,“动摇军心者,杀!”
不拔这个箭头,皇帝也许还能有几口气,可若是拔了箭头,皇帝也许很快就送命!
王振放逐,一路乞讨,死在了路上,被野狗分食。
“黑虎骑,朝廷何时有这样一支部队?”所有人都错愕的望着郭怒。
“曹大人,张国公,你们一位是内阁首辅,一位是先帝托孤重臣,我看这个任务就交由你们二人协商解决,如何?”
曹鼐和张文弼二人对视一眼,躬身道:“遵命!”
孟岩也很吃惊,他没想到皇帝会当众承认他的身份,他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呢?
“听朕把话说完!”朱祁镇瞪了王振一眼。
孟岩看到那日赤了,心中顿时有一丝不好的预感,也先恐怕率大军过河追击朝廷的大军了。
战斗从早上一直打到中午,瓦剌军显然没打算给明军喝一口水,吃一口饭的机会,连续不断的攻击。
“大胆,快把他拉走!”
半个时辰后,孟岩红着眼圈从里面走了出来。
“圣上!”
“呜呜……”
鏖战一个时辰,西北角先被瓦剌骑兵突破,大批的瓦剌骑兵涌入,孟岩将指挥交给郭懋,自己率卫队杀过去支援。
“你是朕的亲兄弟,怎么不行?”
“怕!”
“圣上!”
“末将吴半仙儿,扈三娘,参见主公!”
“报!”
新式火器显威风,冲在最前面的蒙古骑兵纷纷中弹倒下,但是还是让他们冲动了那低矮的城墙下!
可他们撤的了吗,北面一支骑兵也压了上来,而且还全部装备了燧发枪。
“朕现在还是皇帝吗,你想抗旨?”朱祁镇怒道。
一众大臣不由自主的朝孟岩望去。
“这个……”
十一年,大明海军平定南洋,南海成为大明内海,东南亚全部臣服。
“孟爱卿的母亲是已故的静慈仙师,也就是先皇的胡皇后,造化弄人,胡皇后是因为无后被废,却没有想到,他再被废后之后,不就之后就怀了身孕……”
“老奴遵旨!”
慈宁宫。
“朕意已决,皇弟就不必再推辞了,我知道我的身体,箭头拔出之时,就是朕西去之日!”朱祁镇严词道。
孟岩虽然有火器助威,可数量并不多,王振把火器营全部带走了,这些火器是他自己武装的卫队。
“明白了,殿下这是引而不发,让也先不敢进犯!”
孟岩就像是一个救火队长,不断的救火扑火,完全变成了一个不知疲倦的杀人机器!
“圣上!”
“殿下,这一战我们损失惨重,还是跟瓦剌方面和解吧,他们不过要求多些赏赐和公平的马市交易而已?”
“何必呢,你娶了明慧公主,那就是我们大汗的额驸了,按理说我们才是一家人?”那日赤叹息一声。
“明白了,你们是希望我继位,还是京中的那位监国的郕王呢?”孟岩问道。
“郕王,他能担此重任吗?”朱祁镇严厉的呵斥一声,胸口距离的颤抖,鲜血溢出口角来。
箭头是顺着进去的,可是如果m.hetushu•com要拔出来的话,那就难说了,温良栋为难的眼神告诉他。
“是!”
“瓦剌人的骑兵又来了吗?”此刻朝廷大军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十几万人挤在怀来城内。
“伤亡多少了?”
孙后目光呆滞,自己好不容坐上皇后的宝座,又把自己的儿子扶上了帝位,自己是母仪天下的皇太后,谁会想到,一夜之间,这些全部都没有了!
只可惜,你永远赢不了!
“那日赤,你看!”站在南门之上的孟岩突然大笑的手一指!
咚咚……
“一旦我的身份揭露,必然会不容于圣上,尤其是太后,所以,我的为我自己留一条退路,没想到,圣上会如此对我,我心中十分感动。”
“圣上跟王振情同父子,他求我不要杀他,我答应了,我不能食言,你们也不要为难他,回去后,将他放逐南京好了!”孟岩叹息一声。
这孟岩虽说现在身份未定,可远比那个郕王强多了,而且手握重兵,他若是真对帝位有想法,恐怕还真没人能拦住他。
付出总是有回报的。
“唐笑,蔡先生还有三娘随我入城,其他人就地扎营!”接到命令的孟岩,迅速的下令。
他手上的兵力也就够冲杀十次的,不能这样打!
“殿下,这是我们拟定的一个章程,您看一下?”曹鼐和张文弼喊他之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一时间这个身份是他没有想过的。
跪在下面的臣子已经是泣不成声了,很显然,皇帝把这么多人叫进来,这是要交代后事了。
“我给你五千人,务必拖住这支殿后的偏师!”也先道,大明的皇帝就在前面,如果能够彻底的击溃这十几万大军,甚至俘虏大明的皇帝的话,那将会把他的个人威望推到顶点。
“大人,我们就剩下不到一千人了,兵力不足,恐怕难以全面防御了!”
“圣上,不可呀,自古还没有传位给兄弟的,您这样做,有违太祖遗训!”
“圣上,这也不能证明孟大人就是先皇之子呀?”
所有人都没有察觉,这一次朱祁镇居然直接称呼“王振”的名字,而不是“王先生”的尊称。
这绝对是个意外,历史上的皇帝朱祁镇虽然被瓦剌人俘虏,却并未受伤,甚至看上去已经到了油枯灯尽的地步。
“是吗,若是胡后没有被废,我这个太子,皇帝又何在,论身份,朱祁铣本来才是太子,不是吗?”
“没事,岳父大人的两万精兵也在城中,我的安全不必担心,只是这一去,恐怕真的要为将来做打算了!”孟岩微微一叹,终于还是走到那一步了。
五年,鞑靼王庭被黑虎骑攻破,鞑靼大汗脱脱不花生擒,午门献俘,万人空巷!
“曹鼐,拟旨,朕亲笔写下诏书!”朱祁镇命令道。
孟岩正式改名为朱祁铣,登基为帝,改年号为“承天”。
“大人!”
金帐之中,包括温良栋、王振在内的所有人,都惊呆了。
傅啸尘从映雪山庄调集山上千锦衣卫缇骑,控制北衙,抓捕王振有关党羽。
两军再一次碰撞,厮杀更加惨烈,土墙都被鲜血染红了,也不知道是明军的还是瓦剌军的。
“主公,我们……”
孟岩心说,你心里想啥,我怎么知道?
郭小超率野狼谷基地精兵三千进入京,与傅啸尘、谭伦联手控制九道城门,许进不许出。
“圣上驾崩了!”
“准备,战斗,告诉大伙儿,我们的援军很快就到!”孟岩冷静的命令道。
“大哥,明军开始突围了,他们留下一支偏师殿后,就是知道是谁领兵?”那日赤问道。
“圣上,此事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孟大人是当年静慈仙师之子,谁能证明呢?”有大臣提出异议。
郕王性子柔弱,皇帝一旦驾崩,根本难以担当大任,可眼前这位恐怕没那么好糊弄,文官们心里忐忑着,他们内心其实是想拥立那位三周岁的小太子继位的,这样他们可以把持朝政。
那日赤一咬牙,决定孤注一掷,全军压上!
“王振,我答应圣上,不杀你,你若纠缠下去,别怪我不客气!”孟岩冷冷的道。
“私练私兵,郭怒,你们翁婿想要造反了?”
孟岩无法,只能上前,轻轻的将朱祁镇抱起来,取来软垫,放在他背后,让他有个支撑点。
哭声一片!
“你的老对手!”也先微微一笑,将手中和图书的望远镜递给那日赤。
“杀!”
皇帝的心思,大臣们多少能猜出一些来的,郕王母子也受孙后排挤,早年还养在宫外,一旦他继位,那孙后就倒霉了,还有她的皇后和妃子以及所生的子女等等。
怎么会有援军,怎么可能,还是军容如此强大的骑兵?
温良栋就站在一边,脸色灰暗,显然也不看好皇帝这一次受伤,怕是在劫难逃了。
“主公,那日赤已经被我们擒下,请您决断!”
除非,有人能把这里的人都杀死。
那日赤端坐马背上,脸色有些阴郁,一次冲杀,就损失自己十分之一的兵力。
“朕没多少时间了,朕宣布册封朱祁铣为皇太弟!”朱祁镇道。
承天三年,朝廷大军击破瓦剌大军,也先战死,瓦剌各族臣服大明。
可他也没有办法,他被拖在这里,只要他一出来,瓦剌铁骑肯定会一路冲杀,将他杀的溃不成军。
“姓孟的,是你害死了主子,我要杀了你!”王振疯狂的扑了上来,皇帝死了,他最大的依仗没有了,可以想象出,接下来他的下场如何。
“弟兄们,援军到了,我们杀出去!”孟岩高举战刀,大吼一声,跳上战马,冲下了南门!
“孟宪之妻胡善围便是静慈仙师的亲姐姐,当时她也怀有身孕,于是张老太后就暗中将静慈仙师送出宫中,与姐姐同住,并暗中派人保护……”
“放肆,来人,将此人拖出去,重责四十军棍!”不提这个还好,要是遵照太祖遗训,成祖皇帝夺走侄儿的皇位又算什么?
“继续攻击,明军的伤亡不比我们少,我们比他们人多,就看谁能坚持到最后了!”那日赤冷静的下达命令!
“大人,快眼,瓦剌大军又来,这一次至少五千人……”
虽然孟岩还未正式继位,可皇帝的传位诏书已经成了事实,而且还是众多大臣见证之下,皇帝亲笔书写,这是无可辩驳的事实。
“我无意见,只要孟岩他自己愿意,再说,我手下可也有两万健卒,不怕有些人从中捣鬼!”郭怒冷哼一声。
“郭大帅,你怎么看?”
而那日赤却变了脸色!
“将军,我们伤亡两千人了!”
黑色的骑兵,当前一道血色的大旗,上面一个黑色的“孟”字,昭示着这支骑兵的主帅姓“孟”。
“不,圣上死在瓦剌人手中,这是血仇,根本不能和解,现在不是一定要跟也先死战,但一定要让也先看到我们这一战的决心!”孟岩解释道。
“都出去,朕有些话要跟弟弟说。”朱祁镇睁开眼,冲哭着的大臣们挥了挥手。
现在整个军中,除了孟岩能救天子,其他御医都束手无策,就是温良栋也没有办法。
“主子,那孟岩可是……”
十五年,废除卫所制,改革户籍制度,推行民族平等政策,改革税制,提倡士农工商并举,以仁信治天下。
“这时他的私兵,不在朝廷编制之内!”郭怒道。
“去!”皇帝的声音高了起来。
“末将郭懋参见孟大人!”郭懋身着甲胄,额头上扎着一根红丝带,在麾下将士簇拥之下走了过来。
现在皇帝当众承认了他的身份,他就有资格去争那个位置,即便他不争,谁来坐那个位置,恐怕也要看他的脸色。
“圣上!”
“微臣锦衣卫指挥同知叩见圣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孟岩进入城中,除去甲胄和兵器,换上官袍,前去金帐,见到了躺在龙榻之上,面色苍白如纸的皇帝。
“肃静,慌什么,我们还有十万可战之兵,还有郭大帅的援军,就算也先大军再来,又何惧之有?”英国公张文弼冷喝一声。
“主子,人到了!”
“孟岩,孟爱卿,他,你们都认识,可他还有另一层身份,那就是朕的亲弟弟!”
“几天了?”
“不,哀家还没有输,哀家还是太后……”
至于说会不会出现什么“勤王”之类的,那倒是不怕,谁露头,就打谁呗!
“圣上……”哭声一片。
“朕要见孟爱卿,王先生,你没挺清楚吗?”皇帝的声音骤然冷冽起来。
“杀尽明狗!”
血战半个时辰,瓦剌骑兵丢下数百具尸体,仓皇撤退!
“圣上,你的伤还是躺下为好!”
这昭示着这个国家换了一个新的主人!
“朕意已决,若朕驾鹤归去,由皇太弟朱祁铣继承帝位!”朱祁镇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