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恐怖微博

作者:过水看娇
恐怖微博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6章 替我儿子上香

汪缘还没说完,背后一道剑芒狠狠劈在他后心,将他劈飞出去,张钧速度极快,手中一柄璨绿长剑犹如翡翠一样剔透,但剑锋上此刻则闪烁着锐利寒光,
汪缘也一同出手,他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铃铛,挥手一摇,一团火焰从铃铛中喷出来,将道路两旁的植物全都烧成了灰。
不过张钧很快就从地上爬起来,向汪缘道:“我记得一个宝物的方向就在这边,但这边有几个岔路,只能一个一个的去试,既然这三个不通,那么第四个应该没问题。”
将剑符修炼到LV7级后,他身体的素质比以往提升了数倍,速度快若清风,同时一招手,三道符箓在剑身周围浮现出来。
“糟糕!”
待转过一处拐角时,眼前露出一缕璨绿的光芒,一处类似于小广场的地方,中间一处高台,上面挂着一颗璨绿的宝石。
一旁钟崎对此则是一脸无所谓,张钧活着是探路石,死了就是分数,对她来说张钧跑不了,反而对她更有利。
“小贼你找死!!”
汪缘眯着眼睛,继续催促起来,不过张钧注意到汪缘对自己的口吻正在一步步改变了性质。
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这个任务对于一个刚刚度过一次微博世界的新人来说,困难程度已经到了随时都可能让自己死无葬身之地的程度。
张钧被汪缘这一脚踹倒在地上,脸上血色失了大白,这不是张钧装出来的,而是汪缘那一脚踹断了他一根肋骨,让他好悬没背过气去。
汪缘眼睛一亮,脸上顿时露出喜色,和*图*书随即他将目光看向张钧,道:“去,把木灵石给我拿下来。”
同时张钧又拿出另一张符箓,符箓一闪化作一股寒泉将张钧四周包裹起来,土山符、水灵符,闭关十日时间,张钧可是花了不少时间在制符上面。
张钧闻上一口,就感觉头晕目眩起来,“不对!有毒!”张钧一个激灵,立即咬破舌尖,让神智清醒过来,同时屏住呼吸。
如果不能尽快脱身自己会越来越危险,他把撕下来一块布料,遮在脸上,防止自己再次中毒,尽管并无卵用,但图个心理安慰吧。
“该死,你是猪么,这已经是第三次带进死胡同了,你要是能带路就带路,不能带路我就送你‘回家’!”
一双芊芊玉指环绕在张钧肩上,眼前一抹嫣红红绸从眼前飘,带着幽幽的香味,张钧抬起头就看到一抹朱红艳唇,娇嫩诱人,让张钧忍不住上前吻上去。
啪!
张钧眼睛一眸,突然一甩手将木灵石扔出去,汪缘身子一跃,像是一只苍鹰一样跳跃在半空中,抓向木灵石。
张钧说完大步走上石阶,伸手抓向那颗木灵石,出奇意外的轻松,甚至没有任何阻挠。
“走吧!”
“嗡咚~铃叮铛铛~”
汪缘神色一变,愤怒之极,没想到被张钧这个毛头小子摆了一道,手中火铃一摇,铃铛喷出一只火鸦将三道剑符打碎。
“去!”
张钧心中暗骂上一句,只身迈入迷宫中,张钧依照之前的记忆向宝物的方向走,不知走了多远,张钧逐渐发现,迷宫四周墙壁和-图-书上开始生出一些藤类植物,甚至有的将整个墙壁都给覆盖起来。
钟崎显然已经开始不耐烦了,如果下个岔道还不能找到宝物,那么她可不想继续跟着张钧浪费时间。
钟崎挥手一拨,一团无形的力量,将火蛇击散,但汪缘这个时候一拍腰间的小布袋,里面一柄大剪刀横飞出来,在半空中变成一只龙首,张口吐出锐利寒光,向钟崎横咬过去。
“看起来你还不错,没什么大碍,那就继续带路吧。”
哧……
小巧铃铛发出悦耳声响,只是铃声悦耳,却喷出十丈火蛇。
只是与其来的香吻并没有出现,反而一个火辣辣的巴掌打的张钧眼冒金星,张钧再睁开眼睛,什么琴声,什么美酒,还有那一抹香唇,全都烟消云散。
汪缘说着把脚下的骨头拿起来,在手上比划比划给张钧看,张钧看清楚自己现在的情况后,脸上神色瞬间变得煞白。
这些倒刺上透着晶莹的绿汁,应该是一种神经毒素,能够麻痹自己,让自己不但没有感受到疼,反而感觉异常的舒服生不出一丁点反抗的感觉。
似乎是防止有诈,汪缘不敢亲自去拿,所以要张钧上前去把上面的木灵石那下。
张钧听的如痴如醉,拿起桌上酒杯一饮而尽,感觉全身酥麻一片,像是一只只小手正在为自己轻轻锤捏,让他感觉自己全身每一根骨头都舒服地想要跳起来一样。
“拿着!”
张钧目光看向一旁钟崎,随即道:“或许这一去我有去无回,留一句遗言行么,班超出使,别忘和_图_书了给匈奴上香。”
张钧用力点点头,转过身向带着两人继续转变方向走向另一个岔道,与其说是一个岔道,不如说是一片树林,墙壁四周被大量的植物覆盖起来。
但对于张钧来说,这个迷宫将是他脱身的唯一的办法,看到眼前通道已经被清理干净,张钧先一步,走在两人前方。
“木灵石!”
察觉背后有变,汪缘神色霎时一沉,但在半空中无法借力,已经来不及躲闪,仓促间,汪缘一拍脑门,便见原本缠绕头发的两根丝带飘舞起来,迎风就长,变成一匹长娟挡在自己身后。
就在汪缘手指和木灵石相隔仅仅只有一指的距离是,背后钟崎突然出手,她的两只手臂生出像是螳螂一样的弯刀,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一刀狠狠劈在汪缘身后。
这一次汪缘和钟崎跟在自己身后,因为眼前的路已经越来越复杂,虽然张钧身上有引路香,但为了万一,两人还是紧紧跟随在张钧屁股后面,紧紧相隔不到两米距离。
一股浓烈的香味在空气中形成肉眼可见的粉红色迷雾,张钧这次立即向后退,躲在汪缘和钟崎身后,道:“没错,是这条路。”
“但愿吧,小弟弟我的耐心已经快磨光了。”
只是眼前一股迷雾越来越浓,眼前一切逐渐模糊起来,张钧顿足脚步,不敢再向前走,因为迷雾太大,他甚至看不到脚下的路究竟,这种情况下盲目向前走,说不定会把他送上绝路上。
长娟本来就是一件普通法宝,被钟崎一刀斩开,不过也就这一刹hetushu•com那的时间,汪缘已经转开身子,唤出火铃。
“嗯!”没想到张钧面对自己的火鸦居然还有保命的能力,这让汪缘忽然觉得自己小瞧了这个小子。
看到张钧这样轻易地就将木灵石抓在手里,汪缘脸上逐渐露出笑容,上前道:“嘿嘿,看起来你运气不错,把木灵石交给我。”
三人走过几次岔路后,身后的汪缘越来越开始不耐烦起来,待看到眼前又一次出现死胡同后,汪缘回头一脚把张钧踹飞出去。
挥剑一甩,符箓化剑,刺破空气直取汪缘要害。
“想杀我,去死吧贱……啊!!”
汪缘神色一变,冷道:“想要杀我,没那么容易。”汪缘说着唤回金龙剪,可这时汪缘脸上神色忽然变得难看起来,他的手居然没有了力气,好像麻木了一样。
这时不知道从哪儿飘出来一股浓郁的花香。
自己千防万防,在第一时间,咬破舌尖,保持神智清醒,可还是中招了,要不是钟崎和汪缘,他现在怎么死都不知道。
水土相合,火鸦扑下将外面的一层护盾撞碎后,烈焰瞬间爆发出来,但烈焰的高温很快就被里面的寒泉所中和。
钟崎眉头一挑,伸出手掌,对准前方空气,顿时一股虚空风暴卷起,将空气中的花粉全都收缩在一起。
这时钟崎双臂交错,两柄骨质的弯刀爆发出炽热的光芒,她身影在空气中留下一道残影,再度斩向汪缘。
透明的白纱布帘,在房间四面吹起,一道倩影在布帘后若隐若现,手指轻弹,演奏出令人心醉的乐律。
火鸦来www.hetushu.com袭,张钧立即从须弥戒指里面摸出一张黄符,念诵咒语,黄符喷出一股土黄色的光芒,在张钧周围化作一圈土黄色的护盾。
自己全身已经被一个巨大的花苞给包住,花瓣上露出尖锐的倒刺许多已经刺进自己皮肉里面,之前自己感觉全身苏苏麻麻便是这些倒刺扎入自己皮肉时的错觉。
只有钟崎寒着脸冷冷瞪着张钧,一旁汪缘正用诡异目光带着大量张钧,坏笑道:“嘿嘿,道友你心知不坚啊,这么容易就被花妖给诱惑了,要是我们来晚一步,怕是你可就要被吃的只剩下骨头了。”
汪缘一脸茫然,听不懂张钧的话是什么意思,张钧向他回头一笑道:“我家乡话,就是清明节记得给我儿子上香。”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声琴音逐渐灌入耳中,琴音忽高忽低,高时令人感到热血澎湃,低时令人感觉全身冰寒,似乎连呼吸的节奏都不知不觉跟着琴律起伏起来。
如果之前是威逼,那么现在更直接的就是命令,似乎他已经觉得自己的价值正在不缩小。
“没问题,相信我。”
“相公!”
“叮铃铃~”
“狼狈为奸!”
不过他可不打算去谢谢两人,他们只是把自己当做探路石,廉价的劳动力而已,如果自己没有任何价值,那么自己也离死不远了。
从地上爬起来,张钧从腰间抽出一把柴刀狠狠砍下去,将花苞砍成碎片这才罢手。
这种难度的障碍,对于两人来说似乎没有什么难度,其实想想也就明白了,这个试炼主要是考验战斗能力,迷宫设计的并不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