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恐怖微博

作者:过水看娇
恐怖微博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0章 恐怖魔王(下)

祖脸上笑容扬起,身上滚滚死气像是炸弹一样在几位长老中间爆炸,如同之前那些道差一样,黑雾蔓延,将他们全身血肉吞噬,只剩下一堆白骨架子洒落一地。
“嘿嘿。”祖发出一声怪笑,看着四周越来越浓的怨气,伸出双手,迅速结印,顿时间无穷怨气疯狂蔓延汇聚在祖的双手之上。
这时杨天明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是他的亲叔叔,这次为了送他成为灵童,他这位叔叔也是倾尽家财才买通了关系,看到熟悉的身影,杨天明撕心裂肺的尖叫一声,疯狂扑向祖。
一些长老脸上扬起笑容,但笑容还未完全浮现在脸上时,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他的肩膀上,祖的脸颊和他仅仅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中间。
“晚了!”
祖的脸上扬起狞笑,眸中神色逐渐冰冷起来:“杀!”
祖看着眼前大门上的变化,眼中流露出冷酷的杀意,吩咐下去后,一名仆从立即化作一股黑烟冲向半空,去通知灵城外的祭坛。
“祖!你不该在这里,当初圣武大帝留你一命,你应该感到感恩,回去吧。”
“大人!”
金碧辉煌的宫殿,道院众长老整齐站在门前,冷冷注视着漫步行来的祖,一些道院长老的脸上不禁流露出畏惧的神情。
是道家道术,玄光镜,不过不同张钧在道院看到的那些玄光镜被固定在镜中,眼前的玄光镜就凝在半和*图*书空,始终不散。
原本盘坐在大殿上那位老者眼神中流露出惊恐的神色,在他身后祖的身影逐渐清晰:“傻瓜,真以为我只会天行步么?虚空术难道都不知道?”
祖胸口上两处伤口不断流畅着黑色的血水,听到老者的话后,目光一凝,随即大笑起来:“有点意思,本来以为你们道院已经堕落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但似乎比我想象的要好一些”
张钧眉头一轩,他不相信祖会这么简单放他离开,祖蹭蹭肩膀道:“好吧,其实我知道你会在这些经文里面有所保留,但没关系,我有耐心,也有的是时间。”
张钧眉头一紧,想要出手,可目光看到那三名随从脸上的神色,淡定自若,似乎对于祖显然杀阵中的情况完全不在乎一样。
坐镇在后方那位老者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长眉洒落在自己肩头上,盘坐在那里给人一种无比的厚重感,就好像眼前这个老人就像是一座不可翻越的高山。
张钧神色一变,这么浓郁的怨气,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难怪这里的禁制会不断被腐蚀,看起来祖早就有了准备,只是他是怎么做到的?
反而目光中隐隐透出一道戏谑的笑容,张钧心神一紧,立即按住想要出手的钟琦用团队频道喊道:“不要动,假的!”
双手碰撞,但祖的身影迅速淡化,身体穿过老者的拳头,眼中狞光一闪,另一只手刺穿老者胸口hetushu.com
祖的眼神中透出癫狂的笑意,似乎一切都是杨天明自己的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看着匍匐在自己脚下的孩子,祖显得无比痛快,杀人……对祖而言就像是捏死一只蚂蚁,不难,也无趣,他更享受的是看着这些心有傲骨,坚定不屈的人,一个个在自己面前崩溃,从内心到肉体上的揉虐,看着他们一个个沉沦,这才是最大的快感。
他在等,他相信一定会有机会,那么这个机会出现的概率很低很低,甚至出现也仅仅只有一眨眼的时间,但张钧不会就这样轻易放弃。
三名仆从神色一变,立即要上前去扶,但被祖一巴掌扫开,阴冷的面孔逐渐抬起,祖脸上神情铁青,大步上前迈入大门后那座宏伟宫殿内。
“什么!”
张钧上前一把将杨天明拽回来,就在张钧将杨天明拽回来的一瞬间,方宁身影出现在前方,手上握着匕首,却是刺了个空,如果不是张钧动作快,早瞬移过来的方宁早就趁着机会一刀了结了他。
这时画面中,杨天明的叔叔已经被砍了脑袋,接下来还有杨天明的表姐,杨天明的好伙伴,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玄光镜中,在杨天明的面前一刀刀被砍下脑袋。
“去!”
这时祖一只手放在黄金大门上,原本半眯的双眼,突然睁开,手掌用力一推,眼前大门发出刺耳的崩裂上,轰然被推开一道缝隙,缝隙越来越大,逐hetushu.com渐被完全推开。
大殿四周八面镜子同时闪烁,形成八道金光将祖身影束缚在其中,原来之前站在前面的几位道院长老就是个诱饵,目的就是为了引祖进入大殿中的杀阵内。
“嘎嘎嘎~”
是张钧出手将杨天明打晕上去,目光冷冷注视了一眼祖,虽然知道这只是一个剧情人物,但张钧却感到深深的厌恶他。
“天行步,难道已经失传了么?你们连这种低级的道术都不会,还有什么资格与我为敌。”
张钧注意到,血池四周被刻上了玄异的咒符,虽然不认得,但也能够猜出个大概,应该类似与现实中东南亚降头的咒符,只是威力远远超过那些不入流的降头术百倍。
伴随着时间推移,眼前黄金大门越来越黯然,一些地方开始生出锈痕,祖忽然回过头看向张钧:“再给我一段经文,我放你们走。”
那是两根三尺长短的金色利刃,上面布满了各种复杂的纹理,贯穿祖的胸口后,立即留下一道道不可恢复的伤口。
偌大的血池,像是沸腾起来的烫锅一样,一颗颗头颅在其中沉浮,咒骂着、怒吼着,发出这辈子最为怨毒的尖叫声。
老者神情一变,再没有之前那般胸有成竹,迅速转身,身上绽放金光,一掌和祖的手爪碰撞在一起。
“少了一个!”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祖戏谑的目光,杨天明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只见祖屈指一弹,眼前一团银光闪烁,形成和图书一面镜子。
这时画面中突然出现让杨天明熟悉不能再熟悉的人影,是他的父母,杨天明神色一变,立即拿出钥匙,扑倒在地上爬向祖的脚前:“钥匙,钥匙!放了我父母,放了他们!”
杨天明看到镜中画面,脸上神色顿时变得煞白,不仅是杨天明,张钧等人都感到莫名的一股寒气从心底里涌出,让他们感觉汗毛乍起。
焦腾用团队频道向张钧示意道,张钧目光打量一眼,摇摇头,这还不是时候,祖的力量完全可以碾压他们,如果不能够等到一个最佳的时机,张钧绝不会轻易出手。
血淋淋的场面,加上一旁祖的话,让杨天明这个年纪不大的孩子脸上一片木然,双眼变得无神起来,“碰!”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上。
连圣门都无法阻挡这个魔头的脚步,他们真的能够阻挡么?不过带看到身后那位坐镇在后方的老者,众人内心似乎重新燃起了希望。
黄金色的大门,转眼开始发出酸刺的腐蚀声,原本金灿色泽的大门颜色开始逐渐变得黯然起来。
果然就在张钧话刚落下的时候,眼前杀阵中祖的身影逐渐模糊,直至完全消失。
似乎察觉到张钧的疑惑,祖将目光看向杨天明:“孩子,你不肯把钥匙给我,那我就只能用我自己的手段来开这扇门了。”
一脚将杨天明踢开,杨天明双瞳收缩看着画面中,自己父母被押解在血池旁,突然脑袋后面一疼,整个人晕死过去。
双手www.hetushu.com一拍,眼前黄金大门轰然一阵,无穷怨气似乎受到了牵引一样顺着大门的缝隙疯狂钻入其中。
一旁还有许多妖兽不断从远处抓来普通的百姓,将其仍在血池旁,有专人将他们头颅砍下来扔进血池。
“仅仅如此?”
祖所说所用,完全都是世间顶尖道术,他曾经游走天下,收集天下道术,当他看到眼前大殿的布置,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种小计怎么可能是逃过他的法眼。
祖一步踏出,脚下滚滚死气弥漫,化作数十道黑影冲向大殿,道院几位长老神色一沉,同时挥动双手,祭出各种法器想要抵挡,顿时眼前黑光消弭,道院众人毫发无损。
“阿叔!”
只是张钧更清楚,如果不能够想办法离开,那么自己就会是下一个杨天明,祖会用尽一切手段,一点点,一步步来摧毁自己的一切。
“嘿嘿嘿,恨吧,恨吧,仇恨是进步最快的源泉,我就喜欢别人恨我,不过你要记得,这些人本来可以不用死,但都是因为你,你不肯将手上钥匙给我,他们才会死的。”
“嗯,还不够,继续杀!”
“怨气!!”
“你觉得我会信你么?”
然而这个时候,盘坐在大殿上的老者双眸睁开,宛若怒目金刚一样,喝道:“起!”
但就在大门推开的一瞬间,大门两侧两道金光喷射出来,重重打在祖的身上,这是大门内藏的一项机关,和大门完全是独立个体,只有在大门损毁的时候才会弹射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