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恐怖微博

作者:过水看娇
恐怖微博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13章 战麟霸

血雨洒落,麟霸立身血海,犹如不世霸王,神情不再如之前那般癫狂,反而多出一股凝重的神情。
他知晓太多关于张钧的辛秘,甚至许多事情,远比张钧都清楚,心中不禁长叹:“张家,果然令人震惊!杨昆你这个外甥果然了不得。”
“哈哈哈,有意思,你要救他们,不如先救你自己,殃帝让我来抓你,放心去不杀你,但我会先把你折磨的生不如死!”麟霸双眼射出寒光,对于张钧有着一股莫名的恨意。
可怕是殃帝也不会预料到张钧的成长居然如此惊人,借助三次神能液的刺激,张钧反而顿悟了天元仙册这部无头无尾的经书。
万丈星光几乎要将血龙击穿,可以想象,张钧这道符箓的威力会有多么惊人,让司徒恭等人全部都呆住了,这一道符箓威力几人能敌。
众人倒吸口冷气,太强大了,不可想象,换作他们其中一个上去,估计都是要死上千万次不可。
只是殃帝实在走不开,他能够短暂离开星空古路,可不能就此重新从第一站开始,更不可能花费这么多时间来找张钧。
不过这些事情对张钧来说并不重要了,他小心将焦腾送进小世界,包括钟琦和狐狸的那一缕真灵。
这种折磨,麟霸发誓,一旦自己脱困后,第一件事,就是一定要将杨昆碎尸万段!不,应该是将他也囚禁无数年。
随即,他额头发光,无数猩红龙纹密布,是麟霸激活自身巅峰力量,气息让这片世界都在颤动。
如何换做自己领悟天元仙册之前,两人的陨落,足以让张钧疯狂,但现在,两人虽然陨落,但张钧却有逆天之法,想办法救两人回来,为两人涅槃重生。
然而这时,张钧却反手一拨,五色霞光凝成一柄虹芒贯穿头巨脚,将这股力量打散掉。
这一击,天崩地裂,鬼哭神嚎,更有天雷霹雳,血雨滂沱,恐惧景象,让人感觉全身血液逆转,寒毛倒立。
“呵,昔日囚笼猫鼠,今日也配充什么大王!”
此刻焦腾双眼紧闭,全身被一层龙鳞覆盖,胸口上的伤势虽然严重,却并不致命,野蛮人血统的坚韧性此刻就体现了出来。
这一脚仿佛天地崩碎,还未真正落下,那股庞大压力就已经让许多人全身皮肉炸裂,不断呕血惨叫。
两人激战片刻后才缓缓分开,麟霸目光看着张钧,心中之前那份不屑已经不见,取而代之则hetushu.com是惊讶和震撼。
张钧看到焦腾还活着,脸上露出欣慰和感动,当初两个互相算计的路人,到如今,一步步走到了敢舍命保护自己的同伴,滴滴,已经不是恩情义气那么简单。
顿时虚空炸碎,一道惊雷从虚无中劈开,将远处一片天地都给震碎。
他们既不希望麟霸胜,更不希望张钧能赢,因为麟霸胜,估计他们还是要死,而张钧……留他们一命究竟要做什么,他们也说不准,但就算是用脚趾头想也明白,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两者相碰,爆发出浑厚神光,四方茫茫,都被灼热神光所挤压满了,至于远处司徒恭等人,一个个面如白纸,这一刻他们感觉自己都要死了一样。
“我要杀人,没人能拦得住我。”
果然,麟霸闻言眉头一挑,不屑道:“我早就给殃帝说了,把你们这种废物引渡进星空古路,简直就是浪费,一群废物,还活着干什么,还是我来送你们回去吧!”
麟霸说完一脚踢出,顿时一股宏大力量在虚空凝形,化作遮天巨脚从天而落,对准司徒恭等人头重重踩落下来。
这也是为什么传闻,麟霸回来后,变得嗜杀变态,心性大变的原因,现在看到张钧,麟霸不禁又想起了杨昆,如果殃帝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张钧就是杨昆最亲近的人。
“麟霸,你不是口口声声说要拧断我的骨头么?来吧!”张钧目光一闪,一声长啸,万千符箓随之而出,相视暴雨流星般射向四周虚空,形成一片恐怖杀阵。
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这个道理殃帝非常明白,更何况张钧不是什么兔子,而是一只还未成长起来的猛虎,一旦成长,狮子也不是对手。
这一手慑水凝冰看似简单,却让后面跪在地上的司徒恭眼都瞪圆了,消息上说张钧是五行大成,可现在,张钧在五行上的理解,简直超神入化。
“咚!”
躲在后面司徒恭等人见状,早已经吓傻了,虽然他们实力不错,司徒恭更是其中佼佼者。
他手中多出一柄红缨长戟,长戟轻动,便见虚空崩碎,万千血光冲霄,令人不敢直视。
一声长啸,一道虹光破空而出,十万里距离不过扎眼而至,一身鲜红长袍,头戴龙凤金冠,两条长翎如剑,带着赫赫霸气临空而落,一双大眼瞪着张钧,看到张钧居然还在一个金色的膈膜中,不禁冷笑m.hetushu.com起来:“进步神速,这么快就有这般实力,再给你一段时间光景,怕你还真成了第二个杨昆。”
然而这时候张钧突然伸手一抓,手掌穿透虚实,直至虚无中,五色虹光化作大手,抓起那条红色巨龙的尾巴,挥手一扬,硬是将其拽出虚无,随之一抖,便见红龙炸碎,周围山岳轰然间变成一片连绵万里的平地。
王座上那个男人顿时眉头一挑,吼道:“好胆!”
恨他,因为杨昆的缘故,当他从被囚禁世界中脱离出来后,麟霸才知道杨昆居然已经死了,而且是自杀,这个结果让麟霸难以接受。
张钧站在血雨之中,周围闪电雷鸣,无数虚空裂痕,但他一身黑袍,风采绝世,不然尘埃,连发丝都不曾乱过,周围一片祥和,五色轻烟飘渺,说不出的消散脱尘。
“小子,先让我扭断你的骨头!”麟霸大喝,随之一声龙鸣,九天共鸣,麟霸突然出手,一拳轰击,他的拳头缠裹着一条血龙,粉碎虚空!
早已经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这怕是连张道陵都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而且最重要的是,张钧从天元仙册中得到了一些古时辛秘。
“我说了,这些人我有用,轮不到你处理。”张钧神色逐渐冰冷,双手结印,一道符箓成型,随即大放光芒,将司徒恭等人全部保护起来。
“你们!”
后面跪着一行人中,有人认出眼前这位男人的身份,不禁尖叫起来,只是他们不喊还好,这一喊,司徒恭的脸都黑了,张口骂道:“闭嘴,别喊了!”
张钧飞身上前,挥手一拨,眼前碎石翻转,像是地面上涌出的泥泉一样,将被埋在下面的焦腾拱出来。
张钧左手画钩,右手画横,转眼间千般神霞汇聚,一道神异符箓出现,万道灼目神光喷出,长达数十里,若群星从天外坠落砸来,炫目之极,不可直视。
这才下了狠心,不惜代价的让人寻找张钧踪迹,甚至让麟霸亲自出手擒拿张钧,完全不给张钧任何机会可言。
麟霸目光中露出厉色,翻手一拳挥动,一道红光化作巨龙穿透虚无,刹那间出现在司徒恭等人面前,司徒恭等人一阵窒息,瞬间感觉自己灵魂都要被震碎一样,心中一片哀鸣,只能闭目等死。
麟霸居然要杀他们,张钧更匪夷所思的要救他们,这样的反差让众人一时半会难以接受,甚至是感到有和_图_书些荒唐。
一朝顿悟,胜过十年苦修,张钧此刻实力,怕是让殃帝看到,都要被吓一跳,和之前星空古路之外相见,简直判若两人。
“是……是麟霸!麟霸大人,救我们!救我们!”
司徒恭等人一阵胆寒,微微张开眼睛,看到两人周围虚空撕裂无数道裂痕,这些裂痕就像是不可被恢复的疤痕一样,在虚空蔓延,久久不能愈合。
“呼,辛苦你了。”
他目光望去,双眼锐利的眼神,刺穿虚空,远在十万里之外的战舰上,一双金色瞳孔睁开,似乎察觉到张钧的目光,眼神回头扫来,与张钧目光相碰。
两人依旧在对决,张钧手上多出一柄长剑,正是3号所化的粒子月良剑,剑锋挥洒,万千剑芒贯穿星河,一剑强过一剑,仿佛要将这片天地打穿一般。
这也让野蛮人血统得到了极大的增幅,恢复能力,以及强大的韧性,让焦腾即便心脏被挖出,也依旧能够存活片刻,凭借冥神之光的催化下,反而让他死中求生,反而保下了命。
所以只能让麟霸代他跑一趟,也算是让麟霸能够缓缓气,权当散心,当然抓到张钧后,只要张钧不死,其他的任凭麟霸处置。
既然你死了,那我就折磨你的亲人,将他们折磨的生不如死,麟霸目光闪烁杀机,抬脚一步,浑身血光冲霄。
血拼中,各种剑芒符箓迸飞,如同飞仙一般璀璨如雨,神秘又震撼。
要知道那段时间,简直就是麟霸的噩梦一样,在一个不知道岁月的空间中,被囚禁,麟霸感觉自己都快要疯了,他无数次想要打破那片世界,却无数次失败。
“血龙殡天!”麟霸轻叱,手中长戟轻轻挥起,顿时血光滔滔,血龙悲鸣,这片天地都变得模糊起来。
按说张钧成长应该远远没有这般迅速,但即便是殃帝都不敢让张钧肆意在星空古路发展,就是怕张钧的潜能太过惊人,成长太过迅速。
但他周围无数符箓浮现,在张钧周围闪烁出奇幻之光,背后五行古树洒落下片片璀璨树叶,每一片树叶在坠落中凝成一道符箓,每一道符箓都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碰!”
神能液其实虽然效果惊人,但对于张钧来说,最大的作用不过是借此让自己顿悟天元仙册。
可这种愤怒,在他出来的时候,就注定要落空,因为杨昆居然死了,杨昆的自杀,反而就像是无情的嘲讽一样,似乎http://www.hetushu.com在告诉麟霸,他这辈子都没有报仇的机会,这股恨意会一直折磨着他,折磨无数年月。
两人目光相视,各自凝重,接下来才是真正较量。
“轰!”
“嗷……”
他说一声辛苦,上前弯身将焦腾抱起来,手掌一抓虚空,周围居然迅速凝出无数水珠,覆盖在焦腾周围,随之爆发出一股寒气后,成了一口寒冰棺椁将焦腾存放在内。
在他挥拳间,自身血气滔天,将十方大地震碎,远远望去,便是十余条血龙狂舞,遮天盖日,如同群龙戏海。
唯有张钧,才能与麟霸相抗衡,但能抗衡多久,他们心中没有底,因为此刻麟霸才算是真正的拿出实力。
张钧不认得这个人,但却能够感受到对方身上那股宏伟霸道的气息隐隐有些熟悉,目光闪烁,脑中回忆片刻后,立即明白来者身份。
“法可通天!简直是法可通天!”
抬头看了一眼麟霸后,张钧沉声道:“这些人都是我的俘虏,我留他们还有涌出,就不劳你出费力。”
“难道从后天化先天后,差距就这么大么?”司徒恭心中一阵胆寒,同时也同样感到不甘。
但说到底他们实力再怎么强,也依旧是准关注者的程度,真正的和关注者之间无论是成长,还是潜能,都差得不是一星半。
他随意一击而已,长戟扫开虚空,贯穿苍穹,神威不可想象。
而就在这时,虚空颤动,张钧顿足脚步,回头一瞧,目光沉沉看向远方,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杨昆我杀了你!”激战中,麟霸双眼逐渐通红,甚至开始失去理智,将张钧看做成杨昆的身影,脸上一根根青筋浮现,一时间气息顿时暴增数倍。
只见麟霸周围,九龙同出,一条条血龙盘绕,龙威四海,气焰滔天,如同九条神龙共出,要镇压前方一人。
例如天元仙册还有一部对应的典籍,叫做混元神书,如果他猜得不错了话,这部混元神书,最后怕是十有八九就是落在张道陵的手上。
其他人只是觉得张钧实力恐怖,而司徒恭却是知道,张钧的实力已经不仅仅是恐怖,简直就是逆天。
“砰砰……”
不仅仅是肉体上的摧残,更是心灵上的折磨,无数次麟霸都想到了自杀,但残留的理智死死压制着他。
这是两位关注者的惊世对决,到了关注者这个层次,已经没有所谓的等级,实力完全看个人境界,而无论是麟霸还是张和*图*书钧,毫无疑问两人的实力,早已经超出了众人的想象。
“嘶~”
其实这一切并不难解释,天元仙册,本身就是以术载道,强调的是术,而不是道,甚至哪怕不需要明白其中太多大道,先修成其术,再以术入道。
司徒恭等人此刻心态复杂,这样的力量,若是打在他们身上,怎能抵挡?就算是换一千一万个他们上去,估计也要被轰击成渣。
张钧回转过身,目光看向司徒恭等,冷眸扫去,锐利寒光,让人颤抖,连司徒恭的上神色都变得煞白起来。
这时张钧双手开合,背后一颗五行古树浮现,树冠连绵千里,树高入云霄,五色霞光绽放,光束万条,每一条犹如彗星的尾光,摇曳出璀璨神辉。
张钧目光溢出寒芒,此刻他被包裹在金色胎膜之中,却并不影响他施法,拿出五色烟罗罩,顿时周围五色奇光幻化,将张钧层层保护起来,任凭血龙轰鸣,却难以伤到张钧分毫。
劫后余生,司徒恭等人心中即是庆幸,更是一脸茫然,这到底谁才是和自己一头的?
很多人心中那个悔恨,肠子都要悔青了,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当初打死他们都不来了。
司徒恭和别人不同,知晓一些辛秘,知道麟霸曾经被杨昆给囚禁在一处封闭空间中许久,出来后,心性大变,不喊还好,这一喊,估计他们真的是离死不远了。
虽然野蛮人血统是比较低级的血统,但越是这种低级血统,就有越强的融合性和包容性,焦腾现在的血统中,龙族血统自然是最强,但野蛮人的血统却像是无孔不入的草根一样,牢牢钻进龙族的血统中与之融合。
甚至有人受不了这种折磨,厉声尖叫,恨不得马上就去死,这样实在太折磨人了。
麟霸狂暴画戟斩落,万千朱红,似乎覆盖了天地一切光芒,张钧同时出手,激发周围符箓,无数符箓化作剑芒,在九霄凝成一柄五色大剑,开天辟地,斩开血芒。
轰!
这就是和如今道教理论向勃的地方,张钧在天元仙册中顿悟很久,在外面不过一天都不到的时间,但在天元仙册中,张钧却是已经参悟了整整十年一般的光景,看尽了春去秋来,看尽了五行相生。
原本这里本该是一片繁荣的科技城市,黑锋会的主城,可现在却是变成一片荒芜沙漠,除了司徒恭等人所在的位置外,其他地方早已经变成一片沙粒。
这个级别的战斗,千古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