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章 姻缘

袁榆生和曾纪静显然吓得不清,神色还是有些惶恐的轻笑了一下,但曾纪芸看着乔志清却是满脸的嬉笑,仿佛刚才的流血厮杀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恩人莫要见怪,我妹妹不懂的礼数。”
“袁兄莫要再客气,能结识袁兄便是我乔某今生的荣幸,报答的话莫要再提。”
乔志清急忙把袁榆生扶起,客气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几位不必客气。”
酒过三巡,在一旁陪酒的曾纪芸渐渐话多了起来,也顾不得女儿家的矜持,不停的询问着乔志清的身世,乔志清也不顾忌,二人一问一答倒也十分的默契。
曾纪芸暗暗有些失望,不过心里对乔志清越是喜欢,多少人听到自己身世,巴不得曲意奉承,可他却是这么轻描淡写而过,以后定会有一番作为,自己也不用急于这一时。想完举起酒杯对乔志清言道,“乔大哥心高志广,妹妹敬你一杯,望大哥以后发达了莫要忘了小妹。”
当中的一个蒙面人见落了下风,打了个口哨,众蒙面人便都顺着矮墙上翻了出去。
但他的妻子曾纪静却不得不提,她是湘军统帅曾国藩的大女儿,天资聪慧,数读诗书礼乐,有过目不忘之能,可惜嫁给袁榆生后中日郁郁寡欢,为得一子,孤独终老,白白浪费了大好的年华。
一入后院的大门,便见镖师们和一群蒙面的壮汉混战在了一起,地上已经躺下了几个。有十几个蒙面人四面围攻王树茂,但王树茂左右格挡,上下进攻,蒙面人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反倒被砍倒了两人。
王树茂思索了一下,回道,“怕是和柴房里的长毛贼有关系,这伙www.hetushu.com人进来不为钱财,见面就交起手来,应该是本地道上的朋友,我们此行已是暴露了行踪,回去的路怕是要走的艰难了。
乔志清让人在夹板上设了酒席,给三人压惊,几人对坐边吃边聊,畅谈时事。袁榆生在父亲袁芳瑛去世后,因为太平军的祸乱举家搬往长沙定居。今日袁榆生与妻子、妻妹在资江里游玩,不想碰到了太平军,这些太平军显然也是专门为他们而来。
乔志清心里生出无数的烦恼,只盼着换了茶叶尽快返回山西。
乔志清认真的打量着她姐妹二人,都是素色旗袍的打扮,身姿高挑,眉目流传,确是江南的女儿家模样。她二人面庞间确实有些相像,但姐姐更显的清瘦一些,曾纪芸反倒是略有些婴儿肥,可身材却十分的匀称,比姐姐更多了些可爱。
毕竟双手架不住四拳,都是刀尖上吃饭的人,武功也差不到哪里,王树茂被前突后击下胸口便出现了破绽,一个蒙面人趁机持刀而刺。
曾纪静松了口气,曾纪芸则俏皮的吐了下舌头,在姐姐后面躲了起来。
“砰砰”几声枪响,蒙面人哀嚎着便倒下了大半。
袁榆生说着就跪下了身子,曾纪静和曾纪芸也跟着俯身行礼。
袁榆生看他二人情投意合,倒也是一番好的姻缘,不由的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道,“乔大哥青年才俊,家室又如此的富有,嫂夫人一定是哪家的名门望族吧?”
乔志清推脱不过,只得与他在夹板上设了香炉,结拜做了兄弟,乔志清大袁榆生一岁,自然以兄长相称。
“大哥哥,你是做什么的啊?这是要和*图*书去往何处?”
“王大哥,你看这些人是什么来路?”
夜晚时分,货船便进了益阳,因为城门已关,在渡口靠岸后,众挑夫镖师整理了下货物,上了岸后便就近找了个客栈驻扎了下来,等待天亮时分入城。
乔志清这话说的正义凛然,尤其是汉人二字,端的是掷地有声。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哪里还有假的,你我本来也素无恩怨,只是本公子一时救人心切罢了,押解你们到这里,也是为了那三位路人的安全。你要记住,我也是个堂堂正正的汉人。”
那首领一听,心里似有万千的触动,声音竟有些哽咽的回道,“行,你小子还算是条汉子,敢报上名字吗?”
乔志清看着他轻松一笑,淡淡的回道,“你放心,我不会把你交给朝廷,而且现在就可以放你们离开这里。”
太平军的首领歇息了一路,脸上的气色好了很多,愤愤的看着乔志清,似乎有万千的仇怨要爆发出来,对着乔志清大骂道,“无耻小儿,爷爷栽在你的手上倒也认了,你要杀要剐给爷爷个痛快,要是让爷爷死在清狗的手上,爷爷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曾纪芸鼓起小嘴,俏皮的瞪了袁榆生一下,不由的越发的面红耳赤,小脸都快钻到桌子底下了,连曾纪静也被她逗的咯咯直笑。
王树茂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乔志清看着她那娇艳的脸庞,心里也一时有些触动,但很快又平静道,“那是自然,妹妹天生丽质,一定会有如意郎君出现,大哥先提前恭贺妹妹大喜之日。”
乔志清解释完自饮了一杯,想起目前的处境,不觉的心里有些疲倦,和图书从山西到湖南一路上都是脑袋放在裤腰带上,来到这个世界可是没有清闲过一天。
因为担心夜里有变,乔志清几番推辞,但架不住袁榆生的软磨硬泡,曾纪静和曾纪芸也嬉笑着在一旁帮话,乔志清碍不过面子,只得答应。
等三人稳定了情绪,乔志清这才抱拳问道,“在下山西乔志清,不知三位如何称呼?”
乔志清安排挑夫把货物在后院放置妥当,把太平军集中安置在柴房里,派人严加看管。王树茂也是十分的负责,亲自打了个帐篷住在后院里,乔志清劝了几次,最后还是由了他的性子。忙完后,袁榆生设下一桌酒席,非要尽地主之谊,给乔志清接风洗尘。
料理完了太平军,乔志清和王树茂坐小船上了对面的花船,床舱里两女一男被绳索紧绑,见乔志清进来,急忙大声呼救。
“贤弟哪里的话,我至今还是孤身一人,家中的生意岌岌可危,我哪里有成家的心思。”
方才乔志清与太平军首领争斗时,曾纪静和曾纪芸可是在床舱里看的清清楚楚,如今听他与袁榆生的谈吐见地,不觉都是眼露爱慕之情,只是曾纪芸表现的更为明显,坐在乔志清的身边,眼珠子不时的盯着乔志清乱转。袁榆生常年在烟花之地游荡,自然心知少女的心思,不觉暗笑了几声,心里便有了主意。
曾纪芸嘟囔着嘴吧问完,曾纪静连忙把她拉到了身后。
乔志清说完一饮而尽,曾纪芸也失望的满饮了一杯,心里暗道,他怎么能这样说话,难道他对我没有一点的心思?
乔志清阴沉着脸,轻声回道,“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除掉他们也没多大意和图书思,只怕会惹来更大的仇怨,不如向他们示好,走一步看一步。”
袁榆生虽说是纨绔子弟,平日里放荡不羁,但却最爱结交天下豪杰,见乔志清如此气度不凡,非要与他结拜成兄弟。
乔志清豪爽一笑。
乔志清笑了一声,“不妨事的,我们是山西的客商,去益阳贩卖些毛皮。”
说时迟,那时快,乔志清拔出腰刀跳进了阵里,挥刀向上一挑,两刀相接,蒙面人重心不稳,便朝后退了几步。王树茂得空,左右砍杀,又有两个蒙面人倒在了他的刀下。
袁榆生故意拖高了曾国藩三个字的音量,乔志清自然知道他的意思,不过此次生意关系到乔家的生死存亡,也由不得他为这些琐事再耽搁些时日,故此推脱道,“贤弟的话我心领了,来日方长,改日有时间我一定会登门拜访,这次还是免了。”
太平军的首领意味深长的看了乔志清一眼,豪迈的回道,“好汉子,来日方长,我们后会有期。”
三人里的那个年轻人回礼道,“志清兄有礼,在下松江知府袁漱六的公子袁榆生,这两位是我的妻子曾纪静,妻妹曾纪芸。多谢仁兄救我三人一名,请受在下一拜。”
这时镖师们都闻声端枪出屋。
那十几个太平军汉子话也不多,转身逃出门去。
乔志清拔出匕首划破了绳索,因为担心贼寇再来,遂将三人接到了自己的货船上,上了货船站稳后,艄公便收了船锚,开船起航。
曾纪芸闻言也十分关切的看着乔志清。
曾纪芸连忙给乔志清把酒斟满,小嘴不由的松了口气,满面都是晕红。
袁榆生缓过了精神,脸上渐渐有了丝血色,这才有了些和图书底气的致谢道,“仁兄侠义心肠,今日救我一家,来日仁兄有难,尽管来信给弟,弟当赴汤蹈火,义所不辞。上岸后,弟必当与兄长痛饮一番。”
乔志清也不让追,毕竟是别人的地盘,恐怕生出别的意外。
那首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乔志清,疑惑的问道,“此话当真?”
王树茂眉头紧皱的伏在乔志清耳边问道,“三少爷这是何故?放走他们,恐怕是天大的麻烦,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
袁榆生在一旁打趣道,“我这妻妹也是到了出阁的年纪,可是看遍了名门公子却没有一个入她眼的,我这岳父曾国藩也是为他十分的头疼啊,乔大哥文才武功出众,何不让小弟把你引荐给岳父,兴许我这妻妹也能有个姻缘。”
几个人各怀心思的沉默了一会,忽听后院传来一阵阵的吵闹声,乔志清心里咯噔一下,知是出了异变,连忙吩咐袁榆生照顾好姐妹二人上楼,自己匆忙奔后院而去。
乔志清抱拳回道,“在下山西祁县乔志清,你若是记恨我害了你兄弟的性命,以后尽管来寻我便是。”
乔志清点了点头,肯定了心里的想法,暗自琢磨了一下后,便让人把柴房里的太平军押解了出来。
乔志清点了点头,吩咐手下给众人松绑,王树茂虽然不认同乔志清的做法,但他是东家,一切还要听他的吩咐。
乔志清客气的笑了一下,他对袁榆生多少知晓一点,他是前任松江知府袁芳瑛的公子,人虽然相貌英俊,出身名门,但说到底就是个游手好闲的公子哥,他的话也就是听听即可。
乔志清蹲在地上来下蒙面人的面罩,看那汉子的装扮倒不是太平军的打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