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3章 洋鬼子

斯密斯自视武力,也不躲避,持剑便迎了上去。
袁榆生脸色涨红的站在中间不知道说些什么,心里暗骂乔志清太过莽撞,如此该怎么办才好?
曾纪芸在甲板上坐下,瞪着个俏眼望着乔志清。
乔志清沉默了一会,心里有了计较,抱拳对袁榆生道。
袁榆生心里却有计较,防守益阳的全是不堪一击的绿营兵,益阳到长沙说近也近,说远也远,要是出了意外,那岂不是后悔死了,不如想个法子劝说乔志清和自己一同回了长沙。
袁榆生急忙在耳边小声劝道,“大哥,忍一忍吧,这伙人我们惹不起,他们是英吉利海军陆战队的,领头的是斯密斯中尉,我都跟他讲好了,你只需要说个软话道个歉就好了。”
“三少爷怎么办?”
“乔大哥和芸妹好兴致啊!”
王树茂从船尾跑了过来,护在乔志清的身边。
“三少爷不必惊慌,是洋人的铁甲船。”
乔志清心里略微的有些感动,仍平静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贤弟的好意大哥心领了。”
船家被迫停止了航行,停稳后,洋人们拿出船板搭在了货船上,趾高气昂的端着枪走了过来。
乔志清红着脸解释道,“贤弟误会了,我并没有那般的心思,贤弟莫要再提。”
斯密斯人高马大,比乔志清整整高出一头,冲着乔志清蔑视的竖了竖中指。
王树茂急忙在他耳边劝道,“三少爷,还是我来吧。”
全船的人的目光都被乔志清吸引了过来,他的嗓音清亮,歌声和_图_书婉转,曾纪芸听得如痴如醉,满脸花痴的问道,“乔哥哥,你唱的是山西的民歌吗?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种唱法?”
乔志清轻声吩咐了一声,对王树茂使了个眼色。
乔志清骂了一句,和袁榆生站起了身子,回头朝后看去,只见一艘1000吨左右的铁甲舰在后面横冲直撞,好几艘小船都被撞的支离破碎,船夫们纷纷跳下水逃命,岸边的房屋也被炮弹炸的支离破碎。
乔志清深吸了口气,硬生生的咽了下去。这时铁甲舰从一旁驶过,舰上的士兵不断的做着下流的动作,朝乔志清这边吐着口水,竖着中指挑逗。
乔志清冷笑一声,持刀走了过去。
袁榆生总算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回礼道,“那就劳烦大哥了。”
乔志清双手握着刀柄,眼中闪过一道寒光,一跨步便朝斯密斯砍了过去。
别人不知道乔志清说的是什么,袁榆生听的可是清清楚楚,他自小便和洋人接触,到湖南后又任军需官,湘军中新到的洋枪洋炮便是他采购回来的,洋语他自然晓得。
袁榆生红着脸仍安慰道,“大哥还是算了吧,长毛贼一折腾,岸边的百姓早都搬空了,那些都是空房。皇上都拿洋人没办法,我们还是忍了这口气吧。”
乔志清冷笑了一声,持腰刀迎了上去。
乔志清拔出了腰刀对洋人大吼了一声。
一时间两边都安静了下来。
乔志清想着不自觉的就哼了起来,“人说山西好地方,地肥水美五谷香,左和图书手一指太行山,右手一指是吕梁,站在那高处,望上一望,你看那汾河的水呀,哗啦啦啦流过我的小村旁……”
乔志清眉头微皱一下,洋枪对他来说可是一个不小的诱惑,目前镖师使用的都是老式的鸟铳和抬枪,命中率低不说,更换弹药也太过繁杂,短兵相接,只能使用一次。俗话说,送佛送到西,不如趁此机会结交一下曾国藩也算不枉此行。
乔志清心头一震,来到这个世界还是第一次与女孩子的肢体接触,倒是被这小丫头弄的心痒如麻,恨不得在她那胸脯上摸上一下。
众镖师用金疮药给轻伤者简单包扎了下伤口,重伤者连夜在附近找了个药铺救治,其余人守着阵型在后院凑合了一宿。
袁榆生走上前嬉笑着说道,“良辰美景,才子佳人,乔大哥和芸妹真是绝配啊。”
这时,袁榆生和曾纪静从船舱里走了出来,打破了二人的暂时的小世界。
乔志清鄙视的大笑了一声,“都说英吉利的军官最有绅士风度,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只会人多欺负人少罢了,你敢放下洋枪,与我单独决斗吗?”
曾纪芸高兴的手舞足蹈,竟顾不得女儿家的矜持,紧紧的搂住乔志清胳膊,肉鼓鼓的乳胸不时蹭在乔志清的身上。
袁榆生松了口气,回道,“大哥放心,益阳县令是我岳父的门生,我们的安全不是问题,倒是大哥得罪了长毛,如今回乡的路更是山高水远,大哥要想个法子才是。”
“不要轻举妄动,我来m.hetushu.com应付就可。”
曾纪芸自然是兴奋万分,一路上叽叽喳喳的和乔志清在甲板上说个不停。
乔志清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回道,“算是吧,你有机会来山西,我定带你游玩。”
乔志清也有些尴尬的把头转向别处。
斯密斯皱了下眉头,让手下放下了枪口,拔出佩剑站在了甲板上,对乔志清摆了摆脑袋。
乔志清默不作声,他误闯入这个世界,当然和大多数的热血青年一年,幻想着改变国家衰败的命运,让中国屹立于世界的东方,但此时还不是时候。
“嘣,嘣”
“乔大哥,我的家乡美还是你们山西美?”
乔志清轻笑了下,推开袁榆生,对着军官用英语字正腔圆的喝道,“你们虽然是我们的盟友,但这是中华的内河,岸边是中华子孙的房屋,所以请你们以后放尊重一点。”
曾纪芸脸色一红,急忙把乔志清的胳膊松开,垂着头逃进了船舱里,曾纪静也嬉笑着跟着妹妹进去。
“洋人?洋人的舰船怎么会出现在湘江里?”
益阳自古就是茶马古道,有大批的藏族商人聚集此地贩卖茶叶和毛皮,乔志清交代好了一切,倒也没有十分的担心。
货船已进了长沙地界,乔志清远远向两岸张望了一下,田地荒芜,人烟稀少,不觉感叹了一句,“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王树茂毫无惧色,手里按着腰刀,与五个精壮的镖师正气凛然的站在乔志清的身后。
“贤弟此言不假,为兄答应你就是了,正好hetushu•com再护送你三人一程,我也安心。”
“王大哥,让船夫调转船头,和洋鬼子拼了。”
洋人们刚过来,袁榆生便低声下气的迎上去,那领头的军官和袁榆生也认识,二人交谈了几句,军官脸上的气显然少了许多,但还是拿着佩剑对着乔志清叫唤着过来。
乔家此行的商队里有一个伙计,名叫马荀,此前和乔致广多次下益阳贩茶,对本地的商户都了然于心。乔志清唤了他来做全权的掌柜,赶在他回来之前把毛皮换成茶叶。
“大哥的话是不假,但为了安全起见,大哥还是随小弟去一趟长沙,我岳父的军中已经装备了最新式的洋枪洋炮,正好小弟在军中任军需官,要是大哥不嫌弃,小弟愿以无偿送给大哥一批军火,以报大哥救命之恩。”
乔志清轻松的安慰道,“没事的,就一伙小毛贼,都被我的人给赶走了,不过那些长毛贼也趁乱逃走了,你们回长沙的时候最好让本地的官府护送。”
“FUCK,YOU”
乔志清双眼涨的通红,大吼了一声,不自觉的把腰刀抽了出来。
乔志清咬紧了牙关狠狠的骂道,“这他娘的还有天理吗?拿我们百姓的生命练兵,那屋里要是住着人该怎么办?”
乔志清哑然一笑,他穿越前的山西水土流失严重,煤矿私挖,沟壑纵横。不过在此时一路远行下来,山野遍绿,水流清澈,风景到也不输于江南,郭兰英就唱过首叫《人说山西好地方》的歌曲。
袁榆生一夜未睡,见乔志清一身血迹的和*图*书回来,便着急的打听道,“大哥,你没事吧?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袁榆生坏笑道,“不提也罢,大哥看着湘江的两岸,原本繁华的江南,如今经长毛贼一闹破败成什么样子了。”
安排好了生意上的事,乔志清让王树茂挑了几个精壮的镖师,花了五两银子雇了个货船下了长沙,这般即使碰到盗贼也有个防御。
王树茂愣了一下,袁榆生急忙按住他的胳膊安慰道,“大哥莫要动怒,这些洋人是我们的盟友,方才只是在练兵而已。”
两声剧烈的炮响,让乔志清猛然打了个冷颤,下意识的拉着袁榆生的胳膊趴伏在了甲板上。
船行至橘子洲附近,只见漫山的枫树吐翠,鱼翔浅底,虽没有伟人笔下的“漫山红遍,层林尽染,万类霜天竞自由”,倒也是另一番味道。
袁榆生也收敛了笑容正色回道,“大哥也是忧国忧民之人,为何不趁着大好的年华效命朝廷,却行这些商贾之事,蹉跎些岁月。”
乔志清微笑了一下,转身便回了后院安排事宜。
乔志清摇了摇头,让王树茂退下,把腰刀举了起来。
忽然,洋人的铁甲舰一个右旋转,重重的撞在了货船之上。舰上的十几个士兵全都齐刷刷的举起了长枪,眼中透着愤怒的火光。
斯密斯一听,先是有些意外,继而脸便转了颜色,看着乔志清怒骂道,“混蛋,你竟敢对大英帝国的军官如此的不敬。”话落,十几根洋枪便齐刷刷的对准乔志清。
天微亮时,乔志清回了客房和袁榆生三人道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