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章 趁火打劫

入了寨门,过了一段山路,面前便豁然开朗起来,历经几代的贼匪的修建,山寨已经修建的十分宏伟。一座大理石铺筑的广场矗立在众人的眼前,广场中央竖着一座大旗,旗上写着替天行道四个大字。
此时的广场已经被鲜血染红,千人的队伍在其中厮杀,对乔志清众人的到来丝毫顾不上察觉,广场上陆续倒下了百余条尸体,剩下的人已经杀红了眼,谁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不要急,慢慢说,他们抓马荀做什么?”
“不知死活,也怨不得叔叔我无情了,来人,放箭。”
蔡元隆一声令下,从身后立即走上一队弓箭手,齐刷刷的把弓拉满对准晏敏霞。
“三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众人来到了寨门口,寨子里狼烟四起,火势滚滚,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相同打扮的贼匪,看来马荀说的都是真的,贼寇是真的内讧了。
“卑鄙的小人。”
乔志清发自肺腑的感慨了一句。
乔志清眼神坚定,胜券在握,他对手中洋枪的威力毫不怀疑,当年英法联军不过两万人就把北京城给攻占了。
乔志清放眼望去,整座山高不过五十米,但峰峦盘结,沟壑回环,倒是十分的险要,上山的路仅有一条。若是贼寇派兵在山间设卡把守,想要攻打上去,紧靠自己这些人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马荀指着场上的一个红衣的女子咬牙切齿的骂着。
王树茂伏在乔志清的耳边轻声的问和图书道。
王树茂看着打着绷带的乔志清也犹豫了一下,但还是转身安排自己镖局的镖师们带好了武器上岸,乔家的伙计在船上防守接应,刘家三兄弟憋了一肚子的闷气,也嚷嚷着要去,乔志清微笑着答应了他们。于是,总共五十人的队伍,带足了枪支弹药,浩浩荡荡的朝贼窝君山寨开拔而去。
“出什么事了?”
蔡元隆连忙吩咐手下出殿们查看。
乔志清抬了抬手,让众人排好作战队形。
“敏霞,你别再固执了,听叔叔一句,识时务者为俊杰,太平军败亡是迟早的事情,我们现在投靠清廷还能讨个一官半爵,若是你再执迷不悟,怕是性命也保不住了。”
“少爷,就是那个恶女人让人抓的我。”
打探消息的手下连滚带爬的进来,哭丧着脸大喊着。
乔志清边问边上了甲板,见面前躺着三人,灰头土脸,身上全都沾满了血迹,看样子显然是伤的不轻,他三人随马荀一起进城,却不见了马荀的人影。
乔志清的眼里闪过一丝的寒光。
乔志清眺望了远处的湖面,波光嶙峋,浩浩荡荡不见尽头。
王树茂有些动怒。
乔志清在船上等了一上午还不见马荀回来,心中便隐隐有了些不安。马荀做事向来干净利落,这种情况以前还从未有过。
“王大哥莫要动怒,小弟也没有被人勒索的习惯,想吃下我们乔家的一块肉,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好的胃口。”
http://m.hetushu.com马荀,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这岛上的匪寇都哪里去了?”
“怕什么,乌合之众而已。”
“三少爷,俺们兄弟在城门口被人给打劫了,粮食丢了,马荀也被那帮劫匪给抓走了!”
“再等等,现在还不是时候。”
“三少爷,在这里,在这里。”马荀激动的大喊。
乔志清冷笑了下,蚌鹤相争,渔翁得利,咱们也趁火打劫一次,正瞅着没有见面礼送给李鸿章呢,真是天赐良机。
“三少爷,出大事了。”
“君山岛?那不是哥老会的地盘,难道马荀是被他们劫走的?”
“三少爷,我们还是快走吧,岛上有个君山寨,盗贼们都聚集在那里,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打起来了,我是趁乱溜出来的,等他们反应过来可就迟了。”
船靠岸后,乔志清把马荀拉上了货船不停的询问着。
“少爷,这不好吧,他们可有上千人啊!”
乔志清话落,马荀连忙阻止。
晏敏霞方才腿上中了一刀,待蔡元隆退出大殿,终于松了口气,双腿一软便跪在了地上。
“注意警戒,如遇贼寇,格杀勿论。”
王树茂在一旁着急的询问。
“妈的,谁这么不知死活,跟我出去看看。”
王树茂眼神坚毅的与乔志清对视一下,吩咐众人取了枪支弹药,排好队形在甲板上准备妥当。
晏敏霞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愤愤的骂了一声。
乔志清松了口气,忙让手下把船http://m.hetushu.com划行了过去。
“哦,对了,他们让俺把这个交给三少爷。”
船快靠岸时,一路驶来竟没有遇到丝毫的抵抗,乔志清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不明白他们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
乔志清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一行小字,“带一千两白银来君山岛赎人,过期人头落地。”
晏敏霞柳眉倒竖,对着蔡元隆便挥舞了下手中的长枪。
“不好了,大爷,外面杀过来一群不知名的人马,全都拿着洋枪,兄弟们都四散逃开了。”
中年人苦口婆心的劝导着晏敏霞,他名叫蔡元隆,与晏仲武是拜把子兄弟,投靠太平军后还娶了东王杨秀清的女儿为妻,“天京事变”后,杨秀清被杀,蔡元隆也收到牵连,被忠王李秀成削了兵权,故此一直心怀怨愤。
“蔡元隆,你个背信弃义的狗贼,我哥老会的众兄弟与你势不两立,想让我们跟着你投靠清廷,做梦!”
“好厉害。”
“怎么回事?快出去看看。”
中年人浑身是血,声严厉色的看着红衣女子。
乔志清正胡思乱想的功夫,王树茂突然在甲板上大喊了一声。
一路上,马荀不断的给乔志清讲解着山上的地形地貌,他为人机敏,有过目不忘的本事,仅仅一次就对君山寨的地形熟记于心。
“交他娘个蛋,哥老会欺人太甚,他们上一辈的龙头大爷晏仲武与我父亲也算至交,如今看见我同兴公的镖旗也不讲情面了。”
“晏敏霞,你和*图*书还是放弃抵抗吧,莫要白白害了众兄弟的性命。”
红衣女子虽然厉害,但毕竟攻方人多势众,攻方的人群里杀出一个留着胡须的中年人,手持三尺钢刀,和红衣女子缠斗在了一起。中年人仗着气力,刀锋几次逼近红衣女子的身前,不大会功夫,红衣女子那方人马已经逃散了大半,剩下的五六十人随着红衣女子退守到北边的大殿之中。
刘福想了一下,从怀里摸出一张皱褶的纸条递给乔志清。
“王大哥是什么意思,这赎金我们是交还是不交?”
“乔东家,我们要不要杀过去?”
如今天京危急,蔡元隆眼见形势不利,便想拉拢君山岛的旧部先坐上岳阳的哥老会龙头大爷之位,再择时机投靠清廷,混个一官半职,没想到事情败露,被晏敏霞痛骂了一顿,君山寨的两方人便厮杀了起来。
刘福说完话,因为太过着急,眼泪竟然都憋了出来。
“狗贼,废话少说,我就是丢掉性命也不会投靠自己的杀父仇人。”
乔志清点了点头,把纸条递给了王树茂。
蔡元隆大骂了一声,满脸杀意的看着晏敏霞,率领众人退出了大殿。”
王树茂看完纸条眉头紧锁,手心紧紧的握着刀柄,牙齿咬的咯吱作响。
他们三人一母同胞,说话的是大哥刘福。三人本是山东人士,因为家乡大旱,逃荒到了山西,在乔家做了长工,老二名叫刘禄,老三名叫刘寿。
乔志清轻笑着看着王树茂。
“打起来了?”
中年人http://m.hetushu.com带着人马冲杀了进去,殿中一下乌压压的聚集了百十号人马,双方厮杀在了一起,满地的残肢断臂,十分的骇人。
船行驶到了君山岛一里处的地方,岛上的青山起伏,绿树环绕。如果是太平盛世,这里倒是一个不错的度假胜地。
“王大哥,你有没有听说过君山岛这个地方?”
蔡元隆得意一笑,忽听殿外枪声大作,哀嚎声遍地,大殿的众人瞬间乱作了一团。
马荀着急的解释着,显然是被盗贼恐吓的不轻。
“王大哥,吩咐手下的人带好枪支弹药,我们要把这窝匪寇一网打尽。”
红衣女子和剩下的十几个伤残的兄弟相互搀扶,怒视着中年人,牙齿咬的咯吱作响。她正是岳阳哥老会的龙头大爷晏敏霞。几年前晏敏霞跟随父亲晏仲武投靠太平军反抗清廷,父亲战死沙场后又回了岳阳又在君山岛拉起一队人马继续抗清。
乔志清大笑了一声,吩咐船夫拔锚,向着君山岛的方向直行而去。
乔志清远远看去,那女子手持红缨长枪挡在最前面,在人群里扎、刺、拦、拿、扑、点、拨,穿插自如,如若无人之境,不大会的功夫便有十几个壮汉死在她的枪下。
乔志清饶有兴趣的看着广场上两方人马的火并。
王树茂愤愤的骂了一句。
忽然岸上传来了一阵阵的呼喊声,乔志清定眼望去,正是被盗匪绑架的马荀,此时正在岛上的渡口上不停的朝乔志清的货船挥舞着手臂。
晏敏霞也有些意外的紧盯着殿外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