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章 解毒

晏敏霞边骂着粉拳边狠狠的砸在了床上。
马荀兴奋的不停追问着乔志清在船舱里发生的事情,他从前与乔志清经常游荡于烟花之地,所以对这些话题并不避讳。
“少爷,那小娘们的身材很火辣吧。”
晏敏霞抬了下伤腿,有些力不从心的朝后躲闪了下,用官府做起挡箭牌来。
天微亮时,乔志清在睡梦里被耳边的聒噪声吵醒,一睁开眼便看见晏敏霞在妹妹的搀扶下,和船舱门口和马荀不断的纠缠。她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件男人的粗布袍子换上,看上去和村间的妇人一般,但还是掩盖不住那火热的身材。
晏敏霞的脸色有些微红。
“没话说了?你是不是还打算把我这艘船也劫下了,给你们充当军费?”
“我不管,你们快点靠岸,我要下船!”
乔志清这才从梦里清醒了过来,看着晏敏霞光滑的小脚,不由的咽了下口水,自觉是刚才轻薄了她,随即满脸涨红的和众汉子退出了船舱。
晏玉婷小心的嘀咕了一句便垂下了头不再说话,两姐妹挤在小床上便凑合着睡了过去。
葫芦跪着身子和盘托出,晏敏霞的脸色越听越是惨白。
乔志清冲着晏敏霞坏坏一笑。
王树茂拎着大刀闪进了船舱,看见狼狈的躺在地上的乔志清,急忙把他扶起。
晏玉婷看乔志清出来,急忙拎起长裙进了船舱。
乔志清淫笑了下,故意脱掉了外面的马褂,做出淫荡的样子。
马荀嘟着嘴垂下了头,小心的嘟囔和*图*书道,“少爷好贪心啊,姐妹都不放过。”
“小姐,你稍等下,我们东家还在睡觉呢。”
乔志清叹了口气回道,“没事了,外伤好医,心病难处,晏敏霞只是中毒太深,一时半会还痊愈不了。”
马荀故意大声的回道,“昨晚已出了湖南省,现在已是湖北省的境内,这片水域便是洪湖。”
马荀和晏玉婷也跟着走了进来,见晏敏霞平安无事,晏玉婷又哭又笑的连忙将她搂住。
晏敏霞跛着腿连连退进了船舱里,警惕的嚷道,“你要做什么?”
“是,昨天晏寨主昏迷前吩咐我们,若是留下性命,便立即通知岳阳的哥老会弟兄,联系各地的太平军围堵乔东家。”
晏敏霞听到“葫芦”的名字,一下子变的脸色苍白,惊坐在了床上。
马荀笑了一声,小声的问道,“那晏玉婷也出落的水灵,我能打她的主意吗?”
“快点睡觉吧,明天还要赶路呢。”
“啊……淫贼!”
“乔大哥?你什么时候和那个淫贼这么亲近了,以后不准再称呼他大哥,天一亮我们就下船。”
“你个泼妇,怎么还动起脚来了?”
“停船,快些靠岸,我要下船。”
乔志清看着他的无奈的样子笑出了声来,在马荀的后脑勺轻拍了下。
“你个淫贼,谁让你摸我……”
晏敏霞身上的气力又恢复了几分,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
乔志清放肆的大笑了起来,冲舱外大喊了一声,“马荀,把葫芦带m.hetushu.com进来。”
晏敏霞满眼血丝的瞪着乔志清,全身激动的瑟瑟发抖,身子一软,伏在床被上大哭了起来。
乔志清脸上突然闪出一丝寒光。
晏敏霞看了乔志清一眼,不自然的把头转向了一边。
乔志清看着晏敏霞冷冷说道。
“姐姐,你当真是误会乔大哥了,刚才你失血过多,还是他救了你呢。”
晏敏霞大惊失色的叫了起来。
“叛徒……”
晏敏霞瞪着乔志清两颊通红,说了半句便羞涩的讲不出口来,缓过神急忙拉起棉被把自己的身体盖上。
“你知道因为你这句话,害了五条无辜的性命,本来我已经决定放过他们了。葫芦只是识时务而已,要不是他,恐怕不知多少的性命又要因为你而丢掉。为了那个胡作非为的太平天国,你还要多少人为它陪葬?”
乔志清咬着牙看着远处的湖面不再说话,只是拳头的关节被捏的咯吱作响,忽然,湖面上的星星点点的火光引起乔志清的警觉,这个时间应该没有渔民打着火把捕鱼。
乔志清苦笑了一声,抬脚把马荀踹在了一边,大声的警告道,“别管本少爷没提醒你,那小娘们以后就是你的少奶奶,你可不要打她的注意,不然本少爷把你裤裆的那玩意给剁碎了,卖到宫里面当太监。”
“够了,你看看岸上那些因为战火流离失所的老百姓,你口口生生的说为了他们,可他们现在却连口热饭都吃不上,连个落脚的地方hetushu.com都没有,就凭你们这群乌合之众也妄想着赶走满清鞑子,做什么春秋大梦呢?你们的天王在南京城的酒池肉林里早已忘了自己是谁了,你还在这里为他辩解。”
晏敏霞被乔志清问到了痛处,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
晏敏霞的情绪突然变的激动了起来,咬着嘴唇把头转向了一边。
“你还说!以后不要再提他的名字,那淫贼枪杀了我君山寨数百名的兄弟,我晏敏霞从此和他势不两立。”
“姐姐,不要生气了吗,我看乔大哥不像是个坏人。”
货船上除了守夜的人,其余的人早已鼾声大作。
“中毒?没见她中毒啊?”
“要你管……”
“官府?”乔志清大笑了一声,紧盯着晏敏霞回道,“官府更想抓的人是你吧,你聚集哥老会的人在君山寨占山为王,几个月内四处绑架抢劫,搜集了十几万的银两,你不要跟我说这些银子你是用来当嫁妆的?”
马荀吐了下舌头,伏在货物上想着晏家姐妹可人的模样便满脸荡漾的睡了过去。
“你敢?……你就不怕官府的人抓你?”
“少爷,你摸人家没,有咱山西的姑娘有味道吗?”
“哈哈,哈哈”
“洪湖?小淫贼,快让你的人掉头,我们要回岳阳。”
“你说我要做什么?你不是都称呼我小淫贼了,不对你做点什么我还白当这个恶名了。”
乔志清捂着胳膊的伤口愤愤的骂了一句。
马荀摸了摸脑袋不清楚乔志清说些什么。
马荀见www.hetushu.com乔志清起身,急忙回过身站在他的身后。
乔志清摇晃了下脑袋,尽快的让自己清醒起来。
“葫芦,给晏寨主回忆一下昨天发生的事情。”
夜已深
乔志清冷笑着看着晏敏霞。
不一会,从舱外走进一个相貌猥琐,身高五尺的人,跪着身子给乔志清磕了个响头。
“我当然要管,如今天京危急,你父亲又和长毛贼有说不清的关系,想必你劫掠这些银两是为了给长毛贼招兵买马吧?”
晏敏霞不差于女高音的喊声在货船上响起,乔志清也同时被重重的踹了出去,胳膊上刚刚愈合的伤口,又裂开口子冒出血来。
乔志清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怒气,冲着晏敏霞大吼了起来。
晏玉婷怯懦的低下了小脑袋,自从父母过世之后,晏玉婷和姐姐相依为命,从来都没有违拗过她的意思。
乔志清轻笑了下,转头问马荀道,“现在船行到何处了?”
乔志清躺在甲板上,看着满天的星斗,心里突然有种充实的感觉,不知道是多了些什么。
“……”
“小婷,你和马荀先上甲板,我和你你姐姐有事要谈。”
“没,没有,你胡说什么。”
晏敏霞咬着牙从嘴里蹦出两字。
乔志清对葫芦吩咐了一声,葫芦跪拜了下,弓着身子出了舱去。
马荀看乔志清一脸严肃的样子,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小心的问道,“晏小姐没事吧?少爷都对她说什么了?”
“少爷,两位小姐非要下船,我怎么劝也劝不住。”
www.hetushu.com乔东家万福。”
“好了,你下去吧。”
“我为了太平天国怎么了?总比你这满清的走狗活的痛快,你们这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除了和那些贪官合起伙来欺负老百姓,还会做什么?天王是上帝派下来拯救我们老百姓的,是来杀光你们这群鞑子的走狗的!今日我落在你手里,要杀要剐随便你。”
晏玉婷听话的作了个揖,温顺的和马荀上了甲板。
船舱外乔志清抱着伤残的胳膊,可怜巴巴的和马荀挤在了一处。
“怎么了,这是?”
乔志清看着她摇了摇头,转身走出了船舱。
晏玉婷捂着小嘴偷笑了一声,急忙安慰怒气冲冲的姐姐。
乔志清冷着脸继续追问。
“哦,知道了。”
“你来的正好,快让你的人靠岸,我们要下船。”
乔志清给晏敏霞擦拭好了伤口,在上面又敷上了李济世特制的金疮药,晏敏霞的脸色这才好了一些,乔志清累了一天,终于趴在晏敏霞的身上睡了过去。
晏敏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是从哪里得的消息,竟把自己看的如此的清楚。
晏敏霞在昏迷中被腿上的伤口疼醒,疲倦的抬了抬双眼,翻了下身子,却感觉被一个东西重重的压在身上,不由的扶起了身子,这才发现自己正被一个讨厌的男人紧搂着,还不知死活的在上面流着口水。
乔志清嘴角抽动了下,冲他扬了扬拳头。
“东家,出什么事了?”
乔志清迈步朝晏敏霞走了上去,眼看着就贴上晏敏霞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