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0章 神父

李约瑟微笑着交代了一句,便又出了门去宣传上帝的福音去了。
晏玉婷本想缠着乔志清进城,但身子骨刚刚痊愈,却不好动弹,在乔志清苦口婆心的劝说下,有些不甘心的留在了船上,只是看乔志清的眼神总有些哀怨,仿佛一夜间从一个少女变成独处深宫的怨妇。
李薇儿冲马荀笑了一声,回头问乔志清道,“你认识这书吗?”
安庆城破之时,城中军民有数万人惨遭屠戮,曾国藩的幕僚赵烈文在其日记中写道:“男子髻龀以上皆死,……妇女万余俱为掠出,军兴以来,荡涤未有如此之酷者矣”。李约瑟则利用自己的身份,在教堂里庇护了上千个避难的妇孺和儿童,免受湘军的屠杀,所以很受安庆老百姓的爱戴,城内恢复生产之后,百姓们自发给李约瑟重修了教堂以示感谢。
乔志清开始信口开河起来。
乔志清站在破败的大街上莫名其妙的感慨了一句,自顾自笑了一声,随马荀朝城东的教堂走去。
李约瑟走到马荀的面前,颤抖着握着马荀的双手,用他那夹生的国语不断的感慨着。
马荀还是自己粗布的衣裳,装作乔志清的书童,与他一前一后相伴着进城。
乔志清点了点头,让马荀把王树茂也叫了过来一同商议。
那洋大人在安庆城无人不知,他本是英国的传教士,十年前跟随商船来中国时,便在安庆定居了下来,专心传播上帝的福音,给自己起了个中国名字,李约瑟。也就是在那时候,居无定所,还差一点被安庆城的老百姓给当成魔鬼打死,幸亏乔志清的哥哥乔致广救了他一命,还给了他一些盘缠,所以李约瑟对乔致广很是感激。
马荀不情愿的站起身子,跟李薇儿打了声招呼就朝门外走去,心里不断的暗骂着和*图*书,泡妞就泡妞还讨论文学。
马荀连忙哀求道,“好少爷,我错了还不行吗?我来是想通知你,前面就是安庆府了,少爷既然想投奔李鸿章,没有个搭话的人是万万不行的,我们要尽早谋划才是。”
“王大哥,你在安庆可认识一些达官贵人?”
“总有一天,这里又将恢复它往日的繁华。”
去年安庆被湘军收复以后,长江下游再也无险可守,曾国藩正摩拳擦掌的朝南京进发。自古守江必守淮,要是忠王李秀成不醉心于自己在苏杭的得失,与英王陈玉成同心齐力守好安庆,也许南京的太平天国梦还能多做一会。
乔志清起了下身,目送这个洋老头出门。
“你就是李约瑟神父的女儿?”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李小姐长着东方人的面孔,我叫乔志清,是李神父的朋友。”
乔志清有些失望的吐了口气,转头看向马荀。
“不,不认识。”
马荀轻笑了下,说道,“少爷别急,如今我们大清国是老百姓怕官,官怕老佛爷,老佛爷怕洋人,以前我和大少爷去安庆做生意,就接济过一个洋大人,要是由这个洋大人出面,我想事情应该简单很多,就是安庆被长毛贼折腾了这么多年,不知道那位洋大人还在不在那里。”
天色尚早,乔志清早早起身,给晏玉婷盖好了被子。
“李小姐,恕我直言,我们中华的文学也不比洋人的差多少,比如曹雪芹的《红楼梦》就是无法逾越的高山,沙翁在他的面前可是要矮上半截了。”
乔志清有些惊讶,李约瑟竟然生出了这么美丽的女儿,还是华裔的面孔。
马荀和王树茂点了点头,都匆忙下去准备。
李约瑟拍了下手掌,打破了屋里的宁静。
李薇儿显得有些兴奋,她所认识m.hetushu.com的中国人大多都是愚昧的文盲,有些富家的子弟却都是些只知道四书五经的书呆子,所以平时总是一个人沉浸在文学的海洋里,不怎么与人交谈,由于激动,表情也有些夸张了起来。
“哦,是这样子的,不要着急,我想一下。”
乔志清满心期盼的看着王树茂,同兴公镖局在江北遍布势力,应该接触到不少的权贵。
马荀这才给他介绍道,“他是我少爷的亲弟弟,我们这次来安庆做点生意,所以特地到教堂来看看您。”
乔志清惊讶的叫了出来。
“洋大人,您身子骨还是这么硬朗。”
李约瑟皱了皱眉头,仔细的回忆了一番。
李约瑟瞪大了双眼看着乔志清,浑浊的泪水直流,身子都忍住不颤抖起来。
船靠岸后,乔志清换了身秀才模样的打扮,羽扇纶巾,青袍灰衣,粗看确像一个文弱书生。
李约瑟用纱巾擦了擦眼泪,镇定了神色,慈祥的打量着乔志清,就像看见自己的亲人一般,握紧乔志清的手问道,“孩子,你来找我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
“戈登?”
“马荀,你出去随便转一转,我要和李小姐谈论下文学。”
乔志清卖弄起自己的见识,其实他也没完整的看过《红楼梦》,只感觉书里的男男女女太过矫情,并不理解此书的真正意思。
“太好了,你也知道莎士比亚,上帝保佑,终于让我碰到一个了解外国文学的中国人。”
“弟弟,哦,上帝,怪不得长得那么像呢。”
李薇儿没想到这个中国人竟懂得西方的礼节,不觉另眼相待了几分,伸出玉手跟乔志清握了一下,不想手中的书籍却掉在了地上。
乔志清摇了摇头,心里却不断的念叨着这个名字,戈登这个名字www.hetushu.com乔志清再熟悉不过,他继美国人华尔之后掌管了洋枪队与满清鞑子共同剿灭太平军,原来此时和李鸿章就有交集,怪不得华尔死后,李鸿章力荐戈登出任洋枪队首领。
教堂的中央摆放着耶稣的神像,下面是供信徒祷告的座椅,和现代的教堂没有什么区别。
春日的寒风仍有些刺骨,乔志清忍不住打了个哈欠,脑子里又浮现起晏敏霞的相貌来,望着江面不由的喃喃自语道,“你现在到哪里了?”
乔志清抢先俯身捡起,看了下书名,原来是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
乔志清端起被子小呡了一口,用地道的伦敦腔和李约瑟交谈了起来。
李薇儿点了点头认同了乔志清的想法,微笑着回道,“乔公子所言不差,可惜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外人很少知晓而已,我最近就试着把《红楼梦》翻译成英文,就是英文不是自己的母语,所以翻译起来有多处的困难,有时间要多请教下乔公子。”
李约瑟好奇的看着乔志清的反应。
乔志清笑着点了点头,又找了些趣事,东拉西扯的和李薇儿闲聊了起来,只逗得李薇儿笑的前俯后仰。
“滚犊子的,敢偷听本少爷讲话。”
李约瑟见了马荀,愣了一会,继而脸上又露出慈善的笑容,把圣经交给身边的修女,慢悠悠的朝门口走了过来。
王树茂摇了摇头,直截了当的回道。
乔志清心里一暖,但还是装作为难的回道,“我生意上出了些事情,想求助安庆的李鸿章的大人,不知道神父有没有熟识的官员给引见一下。”
乔志清连忙问道,“那还不快讲。”
“怎么?你认识他?”
“就按你说的办,船到安庆后你和我先进城打探消息,还有把咱家的信鸽先放出去,咱们与家里已经有两hetushu.com个月没有联系了。王大哥就在货船上看守,等我和马荀在城里找到安顿的地方再一起进城。”
李约瑟微笑的看着乔志清,连忙把他们领进了教堂里,又让修女给二人泡了两杯咖啡。
乔志清紧张的看着他,屋子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乔志清对马荀越来越是刮目相看,这小子果然机巧乖觉,才堪大用。
“少爷,我已经打探到了,洋大人果然没走,就在城东边的洋教堂里。”
马荀却不顾样子的喝了一大口,又吐在了杯子里,心里暗骂一声,洋鬼子怎么都爱喝这中药呢,又苦又涩。
在船上连续睡了一个星期甲板的乔志清,恨不得马上找个澡堂子舒舒服服的泡个热水澡,再美美的睡上一觉,但入城后的一切全让乔志清大失所望,街面上人流稀少,满是破屋陋室,更别提有一家客栈营业。曾屠夫的大名果然是名不虚传,湘军过处,寸草不生,安庆城不知道有多少人死在湘军的刀下。
乔志清和马荀到教堂时,众人还在院子里做着福音,马荀在院门口看见李约瑟,便冲他大声的摆手示意,惹的众信徒全都回首张望。
马荀突然从身后冒了出来。
李约瑟笑了一声,看了看乔志清好奇的问马荀道,“你家少爷去哪里了,这位先生是谁?”
“李神父,没想到在这里还能喝道正宗的巴西咖啡。”
“当然,莎士比亚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我在英国读书的时候就已经看过了,很美的爱情故事。”
不大会功夫,教堂外便走进一位身着白色洋裙的女孩,但却是中国人的相貌,披着乌黑的长发,长着高挑的身材,手里捧着一本英文版本的书籍,在乔志清的面前坐了下来。
马荀在街上转悠了一圈,终于从一个老婆婆的口中打探到消息。
乔志清和图书急忙安慰道,“神父莫要伤心,我相信上帝一定会保佑你再见到自己的故乡的。”
乔志清嬉笑着一脚踹在马荀的屁股上。
乔志清故作神秘的对马荀吩咐了一声。
“那就这样吧,我先派人去府衙通传下,你们也好在此休息一天,我让我的女儿来招待你们。”
他心里装着心事,觉睡的自然也不安稳,在船头眉头紧锁的坐了下来。
“少爷在念叨谁呢?是晏敏霞小姐吗?”
马荀寻思了半天,犹豫道,“少爷,我倒是有个门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走的通。”
日上三竿,安庆城的城墙渐渐显露了出来,两岸皆是残砖烂瓦,和长沙城一样凋零,码头上竟也停泊着一艘小吨位的铁甲舰船,乔志清暗骂了一句,心道总有一日必将所有洋鬼子的炮艇赶出中国。
乔志清伸出手自我介绍到。
女孩点了点头,大方的介绍道,“我叫李薇儿,是李神父的养女,是他抚养我长大成人的。”
马荀也开心的说着祝福的话,虽然他和这个洋老头有一面之缘,但看得出来他是个好人。
“没有。”
教堂是一座三层高的欧式钟楼,钟楼前后都是长满青草的庭院,院子有足球场的大小,前院中央还用大理石砌成一处喷泉,远远看去倒像是一座花园别墅。
“好吧,少爷,那我出去了,再见了李小姐。”
“哦,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有位故乡老朋友来看过我,他叫戈登,最近就居住在安庆的府衙里,也许他可以帮到你。”
“哦,上帝,你竟然会说英语,我好久没听过家乡的话了。”
“哦,上帝保佑,马荀,我还能在有生之年再见到你。”
二人正相谈甚欢的功夫,忽听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噪杂声,乔志清满心不悦的起身告陪,出了门才发现整个教堂已经被官军包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