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3章 暂居教堂

“你是谁啊?快把乔大哥的胳膊放开。”
乔志清耐心的解释道,“你李姐姐从小接触的都是洋人的文化,你要理解她才是,而且你以后也要跟她学习,不要总用封闭的眼光去看这个世界,这样你的人生会缺少很多的乐趣。”
这时晏玉婷正好坐马车赶了过来,一进院便看见一个身穿洋服的女孩和乔志清拉拉扯扯,心里马上就泛起了酸意,不高兴的嘟起了嘴巴。
中年人眼珠子转的飞快,给刘铭传出着主意。
晏玉婷的小手直指墙上的油画,抱怨道,“乔大哥,你看那画上都是些什么啊,羞死人了。”
刘铭传面色铁青,但又不能违抗李鸿章的命令,抱拳行礼后,躬身退了下去。
李薇儿的房间全是西式的装修风格,晏玉婷进去后好奇的打量了半天,突然惊叫了一声,把小脸紧紧捂住。
教堂的地下室派上了用场,被茶叶和银箱堆的满满的,乔志清派了十几个士兵荷枪实弹的轮流在此防守,并吩咐王树茂带人在后院支起了帐篷,让大家轮流休息了起来。
马荀在安庆城里找了两个时辰,最后花了一百两银子才在城西的花柳巷里找了四辆马车,众人忙活了一晚上,才把货物全部转运进李约瑟的教堂里。
“乔大哥,信上都说些什么?给我念念呗。”
李薇儿高兴的搂抱住乔志清的胳膊撒娇起来。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薇儿,是你啊。我们是奉了李鸿章大人的命令hetushu.com前来保护教堂的,这样就不会再有乱兵骚扰你们了。”
乔志清把她的小脑袋推到一边,大声读到,“三弟安康,离家已两月,不知你何事才能归家,大哥的病情开春后又重了一点,大嫂终日以泪洗面,家中光景一日不如一日,都盼你早日回家重振家中生意。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此次开科取士,我荣登榜首,夺得状元的名次,实乃我乔家光宗耀祖一大幸事,但奈何朝中贪官污吏横行,兄不屑与之为伍,恰逢延安府知抚之位空缺,兄特请陛下开恩,下放至此地为官,兄为官一日必将造福一方百姓,不日便从家启程赴任,盼弟平安,切勿念。兄,乔志远。”
“刘大人,大帅是怎么说的?”
晏玉婷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有些崇拜的看着乔志清,不管什么事从他嘴里说出来都是那么的有道理。
乔志清连忙道谢,晏玉婷却仍旧撅着嘴没有说话。
晏玉婷跟着乔志清高兴了起来,好奇的和乔志清挤在一起看着信纸。
安庆府衙。
“信在哪里呢,快给我看看。”
“这位姑娘是?”
“哦,对不起,这是我临摹的油画,多有冒昧了。”
“大帅……”
“哦,是这样,感谢上帝,你们在这里待多久都没事。安庆的乱兵是越来越多了,昨晚我还跟戈登提到这件事,但他也是无能无力。”
刘铭传刚出了府衙,轿旁的一个中年人便凑上前着急的问和_图_书道。
乔志清温柔的刮了下晏玉婷的小鼻子。
“延安府,延安府。”
晏玉婷俏皮的嘟囔了下小嘴。
乔志清连忙从晏玉婷的身上下来,收拾了下衣冠,顾不得穿鞋便出了帐篷。
“此事先不可张扬,回军营再说。”
李薇儿在门口对乔志清甜甜的喊道。
晏玉婷“哼”的一声,把乔志清的胳膊挽了起来,故作娇气的说道,“乔大哥,我累了,我要睡觉。”
李薇儿见乔志清休息了下来,走上前甜甜的问道。
刘铭传继续劝说。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牛皮糖吗,当然是你在哪里我就粘到哪里。”
二人玩闹的功夫,帐篷外突然传来马荀兴奋的喊叫声,“少爷,好消息,家里来信了。”
乔志清急忙和李薇儿分开距离,尴尬的低下了头。
马荀把信鸽从笼子里掏了出来递给乔志清,傻笑着提醒道,“少爷,你先把鞋子穿上呗,小心着凉。”
乔志清苦笑着把晏玉婷拉到自己的身边。
乔志清说服了李约瑟,去了后院让马荀搭了一个帐篷,用木板搭了个小床,倒头便睡了过去。
“你个小东西,也不多睡一会。”
“原来是这样,真是太好了,这样我又可以和你在一起讨论文学了。”
“哦,忘了介绍了,她是我的妹妹晏玉婷。”
刘铭传还想反驳,李鸿章已不耐烦的挥了挥手。
“大帅,我就不明白了,你怎么能让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筹建团练?真上了战场和-图-书和长毛贼干起来,他还不吓得尿裤子了。”
“好的,我这就去。”
李鸿章放下毛笔,端起茶碗小呡了一口,平静的说道,“你说的老夫心里都明白,但是你的眼光要放的长远一点,要给年轻人建功立业的机会。乔志清是自筹粮饷和兵勇,他干的好了,便是我们的大功一件,他做的不好,对我们又没有损失,这样的买卖我们是稳赚不赔。”
乔志清紧张的关心道。
乔志清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一股清香味扑鼻,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睁开了眼睛。
乔志清给晏玉婷铺好了床被,哄她睡觉后,小心的出门下了楼去。
李薇儿刚走到门口,听到乔志清这么说自己,心里一瞬间便欢喜万分,犹如遇到了知己,在大清国女人都是以读书识字为耻的,正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更别说作出这般有伤风雅的油画,乔志清能够这么理解自己,确实出乎她的意料。
刘铭传愤愤的抱怨了一句。
晏玉婷把脸埋在枕头下羞的涨红,小手使劲的在乔志清的大腿上拧了一下,只疼着乔志清咧着嘴从床上跳了下去。
李鸿章有些微怒的扔下手里的奏章,训斥道,“刘麻子,你能不能抛开这些门户之见,大清国又不是只有湘淮两地,若是你不需要朝廷的银两,你随便筹建多少兵勇营队我都依你。我有些累了,你先退下吧。”
“刘大人,我们不能再拖延时间了,要不先下手为强,以乔志清通匪的罪名,硬和-图-书抢了乔志清的武器和钱粮,料想他也不敢和大人为难。”
乔志清看着李薇儿微微一笑,并不告诉她实情。
李薇儿粉额微皱,好奇的打量着晏玉婷。
李薇儿连忙走过去把油画摘了下来,走出门去。
“乔公子,Dada刚才从府衙回来了,他说要见见你。”
刘铭传在堂下坐了一上午,终于忍不住对李鸿章陈诉道。
乔志清定眼看去,不由的笑了出来,晏玉婷所说的是法国杰出古典主义画家安格尔的油画《泉》。画上是一位体态丰腴的少女举罐倒水,身上只有一片白布,画面很是唯美宁谧。
“这样最好,那就多谢李小姐了。”
只见晏玉婷紧搂着自己躺在一边,小脸滚烫的瞪大着双眼。
“可是属下担心他以后扩充了势力和我们不是一条心,大帅可不要忘了,乔志清可不是我们淮湘子弟。”
乔志清手忙脚乱的,把信纸从鸽子的腿上取了下来,把信鸽和笼子往马荀怀里一塞,兴奋的跑回帐篷着急的打开信纸。
晏玉婷鼓了下小嘴,没好气的瞥了乔志清一眼。
乔志清把信读完,兴奋的大喊了一声,把晏玉婷抱住转起圈来。
李约瑟一听脸上便乐开了花,连连同意乔志清的建议。
“小婷,你过来了啊。”
李薇儿轻笑着伸出手介绍道,“你好,我叫李薇儿,很高兴认识你。”
李薇儿尴尬的收回了小手,侧头轻笑一声,大方的回道,“让晏小姐住我的房间吧,就在教堂二楼。”
和-图-书志清心里不断的默念着这个地方,脑子里忽然想起了什么。
“中了,中了,我二哥中了状元。”
乔志清走到他的身边,轻声安慰道,“李神父,你先不要激动,我把教堂的情况跟李鸿章大人禀告了,他才安排这些士兵来这里守卫教堂,他们只在后院活动,不会影响你传教的,如果你不愿意,我们离开便是。”
刘铭传谨慎的环顾了四周,坐上轿子和中年人离开了府衙。
天亮时李薇儿起了个大早,好奇的看着乔志清和一帮人进进出出,显得很是兴奋,她从小就生活在教堂里,也没有多和外界的人接触过,见了众人也是十分的热情招待。
李薇儿满不在乎,仍旧十分大度的带着乔志清和晏玉婷上了二楼。
“乔公子,你们这是要做什么呢?怎么搬进来这么多的东西?”
乔志清轻笑了下,抱紧晏玉婷,在她额头轻吻了下。
刘铭传面无表情的在李鸿章的书房里坐着,李鸿章伏案批阅公文,一言不发。
李约瑟正在院中,有些惊讶的看着来来往往手持洋枪的士兵,不悦的问乔志清道,“哦,上帝,乔公子,你带这么多士兵来我的教堂是什么意思?”
“大帅是被那小子给迷了心窍了,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晏玉婷红着脸,伏在乔志清耳边轻声抱怨道,“乔大哥,你干嘛要和这种女人交往,好不知羞啊。”
只见那姑娘典型的江南女子,身着小家碧玉的素色衣裳,娇纤的身材,瓜子的脸蛋,十分的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