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7章 奸细

夜黑十分,忽然起了大风,乔志清回了教堂便见李约瑟守在门口焦急的等待着,脸上满是疲惫的神色。
乔志清使劲的把她的小手掰开,里面原来是一颗动物的牙齿。
乔志清脑中念头一闪,一定是李薇儿临死时从伤害她的人身上拽下来的,只要找到这个项链的主人,那就找到杀害李薇儿的凶手了。
“哥老会?”
安庆城的百姓听说李神父去世,全都自发的过来悼念,送来的花圈摆满了整个教堂的前院。
乔志清抄起身边的洋枪,拉起刘福就要去找张闲算账。
王树茂拉起来在油灯下仔细的看了一遍,缓缓道,“这个是野狼的牙齿,只有淮湘两地的哥老会兄弟才佩戴这种东西,少爷,你是从哪里弄来的?”
乔志清心里的线索说完一根根的连上,脑中也清晰了很多。
李约瑟焦急的催促了一声,身子又虚弱的干咳了起来。
“少爷,你还记得吗?上次我们攻打君山寨的时候,放过了很多哥老会的人,李小姐是不是他们杀害的?”
“好的,少爷,我这就过去了,人死不能复生,你也不要太伤心了。”
“东家,你先别冲动。”
这种表面的平静仅仅维持了三天。
马荀也急忙拦在门口劝说道。
乔志清从怀里掏出那颗绑着麻绳的动物牙齿。
乔志清连忙把他搀扶回了二楼的住处。
“这也讲不通啊,他们为什么要去伤害李小姐呢,李小姐和他们又没有仇怨?m•hetushu•com
三日后一大早,李约瑟的房间便传来一声惊恐的喊声,伺候李约瑟的修女急匆匆的跑到后院,找见乔志清大声的哭喊着,“大人,李神父走了,李神父被上帝带走了。”
乔志清掉了一个时辰的眼泪,马荀担心他伤了身体,找了个借口开导起他。
乔志清安慰了老人家一句,轻轻的转身退下。
李约瑟哆嗦着嘴,问道,“孩子,你要跟我说实话,她是不是小薇儿?”
乔志清只觉得心里火辣辣的疼痛,仿佛肝颤断了一般,哭着哭着连眼泪都没有了。
“马荀。”
马荀暗自舒了口气。
乔志清走到老人家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便吩咐人开始准备李约瑟的丧事了。
乔志清认同的点了点头,分析道,“我们刚来安庆的时候,刘铭传就带兵来寻性滋事,肯定是知道我们的船上带有大批银两,所以才想问我们个私通贼匪的罪名,把银两据为己有,他远在安庆,这么快就得到消息,一定是君山寨的贼匪们通知了他。”
中午的时候马荀带回来消息,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兄弟已经查清楚,“铭字营”最近一个月确实接收过一个哨的湖南兵勇,而且这些兵勇的脖子上都带有狼牙。
丧礼一直持续到了黑夜,乔志清一天都没有说话,送完了宾客直接回了营帐休息。
乔志清冷笑一声,吩咐道,“看他还能蹦跶多久,等李神父的丧事办完便收网和图书。”
“狗娘养的,自己送上门来。”
乔志清也满是不解,不过既然确定这帮贼匪和刘铭传有关系,那事情便好办了许多,只需要安排人手到刘铭传军中打探一下消息,新加入“铭字营”的外乡人一打听便知道是谁。
乔志清欣慰的看了马荀一眼,配合的把手伸出去让李济世把脉。
王树茂急忙把他俩拦了下来。
夜半时分,除了巡夜的一队士兵,众人都昏昏沉沉的进入了梦想。
“报仇,报仇”
“是啊,他们为什么要伤害这么善良的姑娘呢?”
一个念头不断的在乔志清的心里回荡着,脸上因为愤怒都开始扭曲起来。
这是乔志清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面对死亡,他和李薇儿相识的时间并不长,但却是视为知己,与她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她那性感迷人的微笑还不时浮现在乔志清的眼前,没想到短短几天的时间,二人却是阴阳相隔,生死两别。
乔志清双眼紧闭,随意问了一句。
王树茂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这人,少爷,也见见过,他就是刚报到那天迟到的那个张闲,王副营长那天还踹了他一脚呢。”
两天后,李神父出殡,乔志清给他办了空前规模的追悼会,请了安庆城最好的戏班子连唱了两天的大戏。
刘福笑着回了一句。
晏玉婷正好从房间里出来,看见乔志清双眼通红,闷闷不乐的样子,也收了平时的玩闹,紧张的向乔志清打听hetushu.com着李薇儿的消息。
“明白”
乔志清顾不得理她,直接回了军帐把马荀和王树茂叫了进来商议。
刘福无聊的环顾着四周,忽然盯着桌上的狼牙问了起来。
“他是谁,现在哪里?”
“清字营”的弟兄全部披麻戴孝给老人家送行,教堂前院前来送终的宾客全都哀嚎恸哭,他们或多或少都收到过老人家的照顾,大部分都是安庆屠杀时在教堂里收到庇护的幸存者,十里外竟也有回声。李神父如果在天堂有知的话,也许也该瞑目了。
王树茂见乔志清不做回答,心里也猜出了几分,这狼牙肯定是和李薇儿有莫大的关系,想完便不再做声。
“我刚提拔任用了一个副哨长,他这几天的各项训练考核都是第一,他身上就带了这么一个玩意,我当时还奇怪呢,好端端的怎么会有人把狗牙带在脖子上。”
“少爷,我们让李小姐入土为安好吗,她也好早点找个好人家投胎转世。”
“王大哥,你见过这个东西吗?”
刘福还以为自己哪里说错了话,哆嗦着嘴唇看着乔志清。
这位老人家身穿黑色基督教服,走的十分的安详,没有一丝苦痛,不过他手里抱的不是圣经,而是李薇儿的一张黑白照片。
乔志清听完忽然青筋曝露,嘶吼了一声,把李济世和刘福都吓了一跳。
乔志清冷静了下,深吸了口气,又坐下了身子沉思了一会,对众人吩咐道,“就让这畜生再多活几天,http://m.hetushu•com大家出去后万不可声张。刘福,你还要和以前一样待张闲。我们兵分两路,一方面派人紧盯着张闲,一方面让人混入‘铭字营’打探消息。”
马荀带人挖好了深坑,四周鲜花怒放,芳草萋萋,很是美丽娴静。
“神父,节哀顺变。”
“没事的,你直说无妨,我这把老骨头还能坚持的住。”
“你带着人去那边长满花草的地方挖个深坑,我想把李薇儿葬在那里,她那么喜欢美丽,睡在那个地方应该会很高兴。”
马荀看着乔志清失魂落魄的样子,担心自己走了他会做出什么傻事。
乔志清伏在墓碑上亲吻了一下,眼睛中满是杀意。
乔志清终于喊了句话。
大家都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如今“清字营”刚刚创建,哪里都不完善,要是张闲随便在哪里捅上一刀,很可能还没上战场就全军覆没了。
黑影顺着原路返回,翻过矮墙进了教堂的后院,装作小便的样子打了打哈欠,接着便回到军帐中睡觉去了。
张闲倒是还没有什么动作,每日里正常操练,和平常一个样子。
马荀忽然想起了君山寨的那群悍匪。
乔志清小心的把李薇儿放在里面,脱了身上的长袍给李薇儿盖好,静静地看着她,直到天色将黑的时候,才依依不舍的给李薇儿盖上了土。最后又砍下了一颗小树做了个墓碑,在上面刻道,“红颜李薇儿之墓。”
乔志清放下李薇儿的尸体,站起了身子。忽然李薇儿手上的一和_图_书根绳子吸引了乔志清的注意,只见她的小手紧紧的蜷抱着,像是在护着什么贵重的东西。
老人家的手哆嗦了一下,半天说不出话来,眼睛里闪着泪光,挥挥手示意乔志清出去。
乔志清手中的茶碗“砰”的摔在了地上,瞪大了双眼冲出营帐跑进李约瑟的房间。
乔志清拳头狠狠的砸在桌子上,牙齿咬的咯咯作响。
“哎,少爷,你这里怎么会有这个牙齿啊?”
“怎么了,你见过它?”
忽然教堂的东侧闪出一个黑影,顺着矮墙翻了过去,教堂外是一片荒地,黑影穿过了荒地进了树林,树林中一个身材魁梧的汉子正在等他,二人碰面后只交谈了几句话,大汉便从怀里摸出一包东西递给了黑影,接着转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这时刘福带着李济世进了军帐,马荀因为担心乔志清的身体,所以吩咐刘福带着李济世给乔志清把把脉,他现在可不能出一点问题。
“薇儿,我会给你报仇的,不要害怕,乔大哥要替上帝还你个公道。”
“是啊少爷,你先别急,张闲背后肯定还有别人,我们现在不能打草惊蛇啊。”
“少爷,我在呢,你吩咐就好。”
“我没事了,你去做事吧。”
乔志清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善良的老人。
“神父,你听我说,小薇儿被上帝带走了,她刚刚告诉我上帝很喜欢她,她过的很快乐。”
乔志清忍不住道出了实情,他实在不想让这位老人把遗憾带入坟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