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19章 阅兵

检阅台上的将官全都各怀心事,有的面色沉稳,不露声色,有的眉头紧锁,思绪万千,有的不屑一顾,自说自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大家对乔志清的能力又有了新的认识,虽然不知道他从哪里学到了这么多洋人的礼仪,但看的出,他的确是一个难道的将才。
“是”
“开始吧。”
“李小姐不是我杀的啊,是蔡元隆。那天李小姐在安庆城里撞见我和蔡元隆会面,是蔡元隆怕她走漏了风声,又垂怜她的美色,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把她奸杀的啊,我当时劝过他了,可他就是不听,我也是没办法的啊,乔大哥。”
马荀厌恶的看着眼前那个,像狗一样趴伏在地上磕头求饶的男人。
李鸿章长舒了口气,在书桌前坐了下来,连发感慨。
平定了蔡元隆的叛乱后,刘铭传和乔志清一下子变得亲如兄弟一般,特意带着“铭字营”的一个哨的兵勇给乔志清加油助威。
马荀带着人押解着葫芦紧随其后。
王树茂大声回了一句,小跑归队。
“拿刀来。”
乔志清打心里对刘铭传还是万分的钦佩。
第六个方队是由郎中李济世担任领队,由火头军,长夫队,医疗队组成,值得一提的是医疗队是清一色的女队员。李约瑟神父过世之后,修女中除了几个老嬷嬷外,年轻漂亮的都不甘寂寞,让乔志清给编入军中,跟着李济世学习医术,负责在后方救助伤员,晏玉婷非闹着把自己混入医疗队中担任队长,她带领的修女们英姿飒爽,青春靓丽,给方队增加了不少别样的色彩。
检阅台设在前院教堂的走廊下,前院由“铭字营”的兵和-图-书勇持彩旗依次排开,浩浩荡荡的绕了院子一圈。“清字营”四哨兵勇432人,带上火头军,长夫,医务兵100人,共532人,分六个检阅的方队,由王树茂和马荀带领,齐步走到检阅台的东面做好准备。
“我把凶手给你带来了,你的仇也可以报了。有个坏消息告诉你,李神父他走了,走的很安详,我没去打扰他。你在下面要是见着他,替我向他赔罪一声,就说我没照顾好他的女儿,若不是我,你们也不会死。”
虽然抓住了凶手,乔志清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高兴,满脸惆怅的骑上马朝李薇儿的墓地奔去。
乔志清回过身吩咐王树茂打扫战场,继续操练。兵勇们刚刚见识了一场生死血战,心里不觉对战场有了实际的认识,都少了一些嬉闹,变的严肃了许多。
“大帅可不要忘了乔志清的身份,属下已经调查清楚,乔志清的二哥,便是当朝的今科状元乔志远,刚刚赴任延安府做了知府,朝中礼部尚书祁俊藻更是他的同乡兼老师,如果此子势力过大,未免对大帅在朝中的地位不利。”
刺刀是由乔志清亲自设计,长约两尺,上刻血槽。由安庆内军械所定制,刚刚完工便装备部队。
“葫芦,你的戏演的好啊,要不是张闲,我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会在背后捅刀子。”
“大帅,您都笑了一路了,小心身体啊。”
“张闲?他怎么会知道我的身份的?”
“那好,就此别过。”
乔志清下了马,取出祭品在李薇儿的坟前摆好。
乔志清当众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从各哨中提拔任命新的联队长,hetushu.com队长,由表现优异的淮湘兵勇担任,把基层指挥权重新交给了淮湘子弟,以示信任。山西的老弟兄则抽调回来,组成一个直属乔志清调遣的亲兵队,队长由镖师胡文海担任。
“好,好,好。”
葫芦疯了一样哭喊着摇着脑袋。
检阅完毕后,李鸿章连说了三个好字,就带着随从回了府衙,参阅的将官也跟着返回了营地。只有刘铭传留下来和乔志清寒暄了几句,提醒乔志清说,自古女人就是要在家相夫教子,上战场的话太不合传统,有违礼仪,让乔志清考虑撤掉医疗队。
“薇儿,我来看你了,一个人住在这里还习惯吗?”
“少爷,那狗东西该怎么处置呢?”
送走了客人,乔志清在检阅台上对众兵勇的表现大大夸奖了一番,原本他把这些现代军队的操练方法教给王树茂,并没有期望他一个月就带出一支现代化的部队来,没想到王树茂却是天生带兵的将才,完全领会了乔志清教授的操练方法,给乔志清大大的长脸了一次。
乔志清冷眼看着葫芦,铁青着脸并不说话,只是吩咐让手下把他绑了等候处置。
“你带一队人马押着他,我们去看看薇儿。”
葫芦一脸的惊讶。
“玉山兄,你说我淮军都像‘清字营’一样,何愁叛贼不灭,何愁外敌入侵,何愁我大清不兴?”
阳光下闪过一道血色,葫芦的头像西瓜一样滚落下来时,眼睛惊恐的到死都睁的滚圆。
乔志清接过了大刀,刀锋一转,重重的就朝下砍了过去。
乔志清在检阅台笑着给李鸿章和众营官,介绍着营队的组成和武器装备情况www•hetushu•com。全营的兵勇清一色身着黑色马褂,惹的众位参阅的将官暗笑不已。
刘铭传有些惭愧的侧过脸,对乔志清抱拳行了一礼。
“不,不要,乔志清,你不可以杀我。你说过,进了军营我们就是兄弟,兄弟是不可以相残的,你杀了我怎么像全营的兄弟交代。”
安庆府衙
乔志清满脸冷色的看着葫芦。
“全体有令,正步,走!”
第二个方队是在安庆第一批招募的码头民夫,由前哨哨长王世杰担任领队,方队中只有一个队配发洋枪,余下兵勇全员配发带有刺刀的木棍行进,除了武器的差异,气势上并不输于山西老兵。
葫芦因为过度的惊吓,连哭带喊的全身都抖动了起来,裤裆里也跟着湿了大片。
王树茂行持刀力,大吼了一声,六个检阅方队踏正步依次踏来,一个方队一百多人同时踏步,只震的教堂里的水晶吊灯都摇晃了起来。
乔志清没有看葫芦,只是抚摸着李薇儿的墓碑,表情十分平静。
胡文海是山西榆次人氏,早年就跟着王树茂的父亲走南闯北,为人正直刚勇,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是同兴公镖局的三当家,比起王树茂还大一个辈分。
乔志清微笑着回礼。
乔志清通过李鸿章结识了徐寿,本来想请他为自己制造些枪械子弹,但军械所的产量极少,又专门为湘军所生产,最后在乔志清的再三要求下为自己打造了五百把军用刺刀。
乔志清从怀里摸出那颗狼牙砸在了葫芦的脸上,轻蔑道,“他第一次在火头房见到你就知道你的身份了,你不会连这个也不认识了?”
“葫芦,我其实特不喜欢m.hetushu.com杀人,尤其是杀你这种狗一般的东西,我怕杀了你脏了我的手。”
李鸿章在周馥的服侍下进了书房,嘴上还是对乔志清夸赞个不停。
葫芦见乔志清语气平缓,以为有了活命的机会,便对着乔志清使劲的嗑起头来。
第三,第四,第五方队分别由后哨哨长刘福,左哨哨长刘禄,右哨哨长刘寿担任领队,成员全部是后来陆续招募的兵勇,方队也只配发木棍刺刀,气势上稍弱了一些。
第一个方队是乔志清从山西带来的老兄弟,由王树茂和马荀持营旗领队,全部手持英制“恩菲尔德”步枪,队形齐整协调,步伐矫健有力,军容气势威武。
“是是是,乔大哥,我就是蔡元隆的一条狗啊,你就把我当条狗放走吧,我葫芦不配让你动刀子啊。”
王树茂小跑了过来,立正,敬礼,身子笔直的站立着。完全是乔志清按照现代步兵的操练礼仪设置,只看的众营的将官两眼发愣,莫名其妙。
“大哥说的是什么话,我知道以前你都是受蔡元隆唆使的,小弟又岂敢怪罪大哥。大哥以后有什么难处也尽管言语,小弟定会义不容辞。”
葫芦知道自己是活不了,面如死灰。
安庆内军械所由曾国藩在去年攻占安庆后所创立,集合了大批著名科学技术专家,如徐寿、华衡芳等,以手工为湘军制造子弹、火药、枪炮。
“报告乔营长,全营的兵勇集合完毕,请指示。”
“为什么?李薇儿和你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杀她?”
乔志清推脱了下,微笑着把刘铭传送走,有吩咐马荀打赏了下所有前来助威的众位“铭字营”的兄弟,只乐得众兵勇合不拢嘴,和_图_书两个营的兵勇相处起来也亲和了几分。
“你也怕死,你也配和我提兄弟二字,军规五条,烧杀抢掠者死,奸?淫妇女者死,兄弟相残者死,哪一条你都是死罪,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别再当狗了。”
这一招果然受用,李鸿章嘴边的小胡子都高兴的翘了起来,不断的朝台下挥手致意,嘴上连连向众将官夸奖着乔志清。
一个月的时间已过,李鸿章准时带着淮军十五个营的大小将官,前来检阅乔志清的“清字营”。
乔志清抚摸着李薇儿的墓碑,心里又开始泛起疼来,长舒了口气久久不语。
周馥也是十分的欢喜,和李鸿章一样笑容满面。
乔志清的眼前仿佛看到李薇儿临死时,那无助屈辱的眼神,耳边仿佛听到李薇儿怜弱痛苦的哀求声,仿佛有个声音一直在喊,乔大哥,救救我,乔大哥,我还不想死。
刘铭传也不客套,跨上马带着赶来支援的“铭字营”的兵勇,押解着叛兵返回了营地。
乔志清大喝一声,拍了拍手上的土站起身子。
六个方队依次正步走过检阅台,不一而同的转头高喊,“李大帅辛苦,李大帅辛苦”,却不提乔志清的名字。这是乔志清故意安排,为的就是给李鸿章表示忠心,不让他过多的提防自己。
见龙在田
马荀带着葫芦随后赶到,葫芦像烂泥一样趴在乔志清的身后,怎么扶也扶不起来。
“乔兄弟,这次多亏了你提醒,要不大哥的面子算是栽大了。大哥以前对你多有得罪,还望你莫要放在心上。来日有用的上大哥的地方,言语一声就好。”
乔志清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杀意。
“这个是……这个怎么在你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