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1章 扩编

马荀连忙起身,给王树茂和乔志清各自斟满了一杯。
乔志清捡起了烟袋,拍了拍土,自顾自装了一锅烟丝,吸了一口,直呛得眼泪直流。
“不知道啊,你快去看看。”
李鸿章正在卧房里批阅联军司令何伯发来的抗议信。信上说清字营的人在战斗中贪生怕死,非但没有伤敌一人,还纵容手下四处抢掠,要李鸿章严惩肇事者,以儆效尤。
李鸿章兵强马壮后随即下达了战斗动员令,决定在四月二十七日攻打嘉定,夺取太平军在上海的北据点,以此稳步推进,合围青浦。
淮军是完全按照湘军筹建的,说到底都是地方武装力量,朝廷是不会下拨一文钱做军费。所以湘军的每个营都是自给自足,以战养战,在战争里劫掠银两充当军饷。主帅对这种事情也没有怪罪的权利,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还用问,当然是洋鬼子。”
“这个兄弟放心就好,大哥以后不会再犯糊涂了,大哥的这条命都是你的,你让大哥干嘛大哥绝无二话。”
“你这臭小子,不是让你随联军攻打七宝镇了吗?这么快战斗就结束了?”
乔志清放下酒杯,缓缓说道,“王大哥,昨天的情形你也看见了,我们不进城抢银子,洋鬼子也会照样这么做,而且搜刮的比我们还要厉害。那王大哥说我们是该制止他们呢,还是眼看着他们祸害百姓?”
乔志清连忙把他扶起,安慰道,“大哥的心思我都明白,只是如今我们还不能莽撞行www.hetushu.com事,兄弟答应你,用不了一年的时间,我们便能让全天下的百姓都过上太平日子,不过还要王大哥好好带兵才行。”
这时,周馥在外面通传,说是乔志清前来拜见。
李鸿章的眉头微皱了下,冷笑着看着乔志清。
“东家,有件事情我想和你商量一下?”
“马荀,你也坐下吧,陪王大哥喝一杯。”
“可是王大哥刚才也说了,要是我们和洋鬼子翻脸,连一成的胜算都没有。”
“你说吧,什么事情?跟你兄弟还客气什么?”
“王大哥,都怪我事前没有给你解释清楚,我先自罚一杯。”
“那就和这些洋鬼子拼了,拼一个够本,拼两个算赚了。”
王树茂越说越是激动,最后竟愤怒的把烟袋锅子摔在了地上,扭过头不再说话。
四月二十五日,李鸿章终于等来了期盼已久的圣旨,清廷将江苏巡抚薛焕调离,任命李鸿章继任,淮军终于等来了出头之日,由客军变成可以调动所有上海资源的主军。
“这就对了,马荀,快给王大哥斟酒,我们兄弟三个再多喝几杯。”
乔志清自饮了一杯,接着说道,“如今我们势单力薄,表面上看是做的有些不光彩,祸害了一方的百姓,但是我们得着眼大局,为了避免更多的老百姓遭受祸害,我们只能积蓄力量,以战养战,尽快的让自己强大起来。一旦时机成熟,我们便能把所有祸害老百姓的乱军消灭,那时候老百姓才能真正hetushu.com的安安稳稳过日子。像王大哥说的,就算现在拼命杀掉几个洋鬼子,天下的百姓就能太平了吗?
清字营也得到特别照顾,新加募了两千多的兵勇。倒不是李大帅对这个私生子有多照顾,主要是这些兵勇都是太平军在山陕招募过来的降兵,淮湘两地的将领乡土观念极重,都没人想挤出军饷养活这些北方人。所以李鸿章就顺水推舟,卖了个人情,把这些兵勇划拨给了乔志清。
乔志清还是按照自己的方法对这支军队进行改编,将清字营的规格升级为清字团,众军官也各升一级,从新招募的山陕兵勇中挑选出四百多个精壮的汉子补充给亲兵队,将亲兵队改编成亲兵营,由乔志清直属领导。剩下的兵勇淘汰掉老弱病残,发路费自谋生路,其余人补充到各哨的队伍里,将各哨的规格升级为营。
乔志清吩咐了一句,拉了拉面色苦闷的王树茂,三个人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哦?怎么回事。”
“哦?真是这样吗?老夫怎么听人说,这银子是抢来的呢?”
这时马荀带人把饭菜送了上来,在桌子上码放整齐,并按乔志清的意思拿了壶陈年的汾酒。
乔志清在他的对面坐下。
乔志清笑着端起酒壶把王树茂的酒杯斟满。
“好吧,我去看看,你让伙房做点好吃的送上来。”
“属下是来给大帅报告好消息的,我们清字营所有的弟兄,在这场战斗中都是不顾生死,奋勇当先,第一个攻进了七宝城和*图*书内,而且受到当地百姓的热情欢迎,给我们筹集了五万两白银以示慰问。属下想来想去,大帅正在用钱之际,所以就把这些银两带了过来奉送给大帅。”
有老大在后面撑腰,乔志清的心便也放了下来,他这五百多人的实力,还远不是洋鬼子的对手,如今只能是积蓄实力,寄人于屋檐之下。
王树茂愣了下,脑子忽然转不弯来。
李鸿章看着这个满嘴编瞎话的兔崽子,轻笑着摇了摇头,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乔志清抢银子这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反正乔志清不抢,洋鬼子也会抢,这小子还算识相,没有把银子独吞掉。
乔志清见李鸿章出来,故意调侃了几句,他和李鸿章日益熟悉,都熟知了对方的为人秉性,倒也不拘谨。
马荀摇了摇头。
乔志清掀开了帘子,王树茂正躺在行军床上用被子蒙着脑袋。
王树茂仍就不言不语
“你说什么呢?”乔志清蹭的站起了身子,不敢相信的问道,“王大哥,你到底是怎么了,咱们兄弟说好了要一起走到底的,你怎么有这种心思呢?”
乔志清皱了下眉头。
乔志清说的唾沫星子乱飞。
李鸿章的日子确实过的艰难,淮军每日光吃喝就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现在朝廷的任命状还没有下来,上海的各个势力对这支叫花子部队还在观望的状态,士绅们都不想把钱打了水漂。所以李鸿章的家底眼看着就捉襟见肘了,乔志清送来的银子,正好解掉了他的燃眉之急,所以就算他http://www.hetushu.com顶着天大的压力,对乔志清也毫无怨言。
“王大哥,你这是生病了?”
乔志清厚着脸皮,死不承认。
王树茂喝了一口闷酒,沉默不语,寻思了半天终于脑子开窍,给乔志清单膝跪地赔罪道,“咱老王错了,给兄弟添麻烦了,兄弟要打要罚,咱老王半句怨言没有。”
李鸿章整理好衣冠,连忙有请,吩咐乔志清在客房等候。
王树茂平息了下心情,背着脸拿过了烟袋。
听到乔志清的声音,王树茂转过了身子坐了起来,用手搓了搓脸。
“一成不到。”
于是乔志清就彻底成了暴发户,手下拥有王树茂负责的杰字营(王世杰)、福字营(刘福)、禄字营(刘禄)、寿字营(刘寿),外加胡文海率领的亲兵营,马荀负责的后勤部,总共人马二千五百多人。
王树茂掏出怀里的旱烟袋子吧嗒吧嗒吸了一口,面色凝重的问乔志清道,“咱老王是说过要跟着你出生入死,可你当初对咱老王是怎么保证的,说你办军队是为了保国安民的,可咱们刚来上海,你怎么就说话不算数了,第一仗就纵容兄弟们四处抢掠,你有没有看到那些老百姓过的有多惨,你这样和土匪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好了好了,你别再胡扯了。看在这些银子的面上,老夫也不与你计较。不过你得写一份道歉声明,深刻反省一下自己。人家洋大人都找上门来了,老夫得给人家一个交代。”
“你这旱烟味道也太大了,改天我给你整点洋烟抽http://www.hetushu.com一抽。”
乔志清笑着坐下身子,三个人终于松了口气,大口喝起酒来。
乔志清说着把烟袋递给了王树茂,心平气和的问他道,“王大哥,这支军队是你训练出来的,昨天洋鬼子的实力你也看见了,你自己说,咱们和洋鬼子比起来,谁更厉害?”
王树茂站起身子,拍了拍胸脯。
李鸿章当下决定扩充军队,淮军由十六个营一下子扩充到三十多营,总人数翻了一倍达到两万多人。
乔志清笑着继续问道,“那你说我们现在要是和洋鬼子翻脸了,能有几成的胜算?”
王树茂神色忧郁,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大帅,你这气色可是有点不好啊。”
李鸿章轻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暗骂了一声,洋鬼子真是会贼喊捉贼。
“这有什么还说的,当然是制止他们了。”
乔志清交待了一句,匆匆朝王树茂的营帐走了过去。
李鸿章故意拉着脸装出不悦的样子。
乔志清端起酒杯满饮了一杯。
王树茂的脸上渐渐平静了许多。
王树茂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狠狠的砸在桌子上。
“大帅一定是误信了谗言,属下愿与他当面对质,若是银子真是抢来的,属下愿意受军法处置。”
乔志清回了营地,马荀连忙凑上来道,“少爷,不好了,王大哥一回来就是满脸的怒气,已经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天没有吃饭了。”
“乔东家,我跟着你从山西出来也快三个月了,咱有点想家了,你现在兵强马壮的也用不着咱了,咱想带着镖局的弟兄们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