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2章 久别重逢

晏玉婷好奇的看着乔志清。
“上刺刀,冲啊。”
晏玉婷说着就靠在乔志清的肩膀上,不争气的摸起了眼泪,刚来上海没几天,乔志清就把晏玉婷送进了晋商会馆里,总跟着他担惊受怕也不是办法。
乔志清给马荀交代了一下,心里不住的窃喜。晏玉婷给他提供的消息真是太及时了,以晏敏霞和太平军的关系,既然在上海城里有生意要做,那必然就是和洋鬼子的军火生意。
乔志清把晏玉婷支走,握住晏敏霞的手在床边上坐了下来。
晏玉婷垂着头,声音小的可能只有她才能听见。
“乔大哥,有件事情我想告诉你,可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敏霞,回家吧,别闹了。”
晏玉婷边说边把泪珠子蹭抹在乔志清的肩膀上。
“嘉定城一万多条兄弟的命都指望着这批军火,你却把它给劫走了,你是个刽子手,你是个恶魔。为什么我每次见到你都要受伤,为什么你总是帮着清妖为难我们?”
“姐姐,姐姐,你快醒醒啊,你怎么了?”
晏玉婷在乔志清的帐外来来回回好几趟,见众将官散尽,这才满脸忧愁的掀开了营帐的走了进去。
黑衣人中有人大吼了一声,竟是女人的声音。为时已晚,走在前面的黑衣人已经死伤殆尽,走在后面的七八个人在车厢旁隐蔽了起来。
晏敏霞终于开口说话,只是语气冰凉。
这二十个人全部黑色布袍打扮,手里端着洋枪,马车走开后,分前后护卫着,警惕的环顾着四周。
马荀心里暗自嘀咕了下,不知道和*图*书乔志清要搞什么名堂,说是要带兄弟们见识下十里洋场,可是却跑到这江边上吹冷风来了。
乔志清在心里不断的重复着这几个字,心里咯噔一下。连忙叫过来马荀,在他耳边轻声吩咐了几句。
“就是这里了,我们要在这里钓条大鱼,你吩咐手下的人找地方隐蔽,听我的命令,等候行动。”
乔志清的语气平淡的像是一个从娘家接老婆回家的丈夫。
晏敏霞歇斯底里的咆哮了一声,伏在被子上大哭了出来。
三十多条长枪同时开火,像火龙一般,直扑向路上的黑衣人。
乔志清伸了个懒腰,轻笑着,“来上海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去街上逛逛,今晚爷带你们见识下市十里洋场去。”
“乔大哥,我看见姐姐了。”
“谁啊?”
晏玉婷就像个小媳妇一般,在床头坐下,面色绯红。
“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你让我走吧,我要和我的兄弟们一起守城,哪怕战死我也不想和你待在一起。”
乔志清让马荀带着人轻点了下战利品,抱着晏敏霞进了营帐,轻轻的在床上放好。
“因为我怀了顾云飞的孩子,我是他的女人!”
由于人数上的巨大差异,余下的黑衣人在亲兵营面前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只用了两三分的功夫,全部死在了刺刀之下,就只剩下晏敏霞一人,而亲兵营只有三人受了轻伤。
“有埋伏,找掩护。”
晏玉婷鼓起了小嘴,走过去一看,正是自己的姐姐。
乔志清一大早给众将领下达了李鸿章的帅令,让各营抓http://www.hetushu.com紧时间训练好新入伍的新兵,明日一早便随联军向嘉定发起攻击。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留下来?为什么每次都要走?我就这么让你不喜欢吗?”
乔志清在她对面坐下来,刮了下她的小鼻子。
“开火”
乔志清一声令下,枪声再次响起,但由于夜色已深,看不清路上的人影,对方似乎并没有损伤,相反也开枪对乔志清隐藏的树林进行还击。
乔志清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把身旁的桌子狠狠掀翻,桌子上的碗筷酒壶滚落了一地。
晏敏霞说着说着就呜咽的抽泣了起来。
“乔大哥,你终于回来了。”
事实和他料想的果然一样,一个时辰后,从码头上出来一队人马,总共有二十人左右,手里抬着重重的箱子,在路边的马车上放置妥当,满满装载了十辆马车。
“什么?你姐姐?”
李济世很快就从军医处赶了过来,给晏敏霞的衣袖剪开,清理了下伤口四周的血迹,敷上了金疮药,小心的用白布包好。好在子弹只是擦着胳膊过去,否则这条胳膊怕也保不住了。
历史上有过记载,太平军装备的大量洋枪洋炮就是在上海购买的,所以忠王李秀成才会这么垂涎上海。英法是不会和太平军再合作的,除了爱管闲事的美国人,再没人敢做这杀脑袋的事情。想到了这些,乔志清就决定过来碰碰运气。
乔志清的脑中忽然浮现起那个英姿飒爽的红衣女子来。
“小婷,你看我把谁给你接来了?”
马荀清点完了马车上的和*图*书战利品,连忙跟乔志清汇报,共有各类枪支两千五百支,子弹二十万发,足足有五个营的装备,兴奋的这小子脸都快笑抽了。
乔志清平静的看着她摇了摇头,
一声令下。
晏玉婷在被窝里钻了半天都不见乔志清回来,心里有些失落的跑到军营门口四处张望着,见了乔志清满脸的兴奋。
乔志清避过身子,手上的长枪重重向下一格,便把晏敏霞手里的大刀打落在了地上。
月下的黄浦江显得十分的静谧,白日里熙熙攘攘的货船都已停泊靠岸,码头上除了仓库的点点灯火,一切都归于夜色之中。
“没什么,天已经不早了,你就先在我这住下吧,我出去办点事情,一会就回来。”
晏玉婷惊讶的合不拢嘴,满脸的紧张不安。
“你做梦,你个刽子手,又杀害了我这么多的兄弟,你干脆连我也杀了吧。”
马荀带着人打探了会消息,返回到乔志清的身边。那个时候上海只有两家轮船码头,一个是英商宝顺洋行建造宝顺码头,一个就是马荀口中的旗昌码头。
“你姐姐现在做什么呢?她和你都说了什么?”
“你知道你自己都做了什么吗?”
“嘣,嘣,嘣。”
“是你?为什么是你?”
晏玉婷低着头说话吞吞吐吐,完全不向她的性格。
马荀不解的问着乔志清。
乔志清果然在位子上坐不住了。
忽然一声汽笛划破了江面的宁静,一艘悬挂着美国星条旗的货船缓缓驶入港口,在码头上停靠了下来。
“东家,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啊?”
“货?晏敏http://m.hetushu.com霞?顾云飞?太平军?”
晏敏霞哭喊一声,持刀朝乔志清砍去。
马荀一听脸上就露出了浪荡的表情,心想少爷还是少爷,到哪里都忘不了风流快活。
江上的风刮的呜呜作响,马车经过江边上的一处小树林时,三十多个黑洞洞的枪口便一个个探出头来。
“她在屋里就坐了一会就离开了,不过我听她的意思,好像正和什么人谈生意呢,说是她今晚拿上货就离开上海了,要我不要担心她。”
亲兵营三十多个人同时端着刺刀从树林里跳了出来,黑衣人紧急撤换子弹进行还击,不过还没扣动扳机,乔志清带人已冲到他们的面前,两方人马跟着就混战在了一起,黑衣人洋枪前面没有装刺刀,只能把枪轮圆了当铁棍使唤。
“好吧,那你早去早回啊。”
他的声音是那么的霸道,那么的不容置疑。
“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腼腆了,有事就说嘛,怎么了?是不是我这几天没去看你,生气了啊?”
“对,是我姐姐,我们刚来上海的那天她就知道了。昨天晚上她到晋商会馆里找我,脸色好憔悴的样子,乔大哥,我好担心她啊。”
“没事的,擦破点皮,我们先进营帐吧。”
“开火。”
“小婷,你怎么来了,快坐。”
晏敏霞单手持刀冲着乔志清嘶吼了一声,泪水已装满了眼眶。
晏玉婷在一旁拉着晏敏霞的手,着急的又落下泪来。
“乔大哥,你怎么了?”
乔志清掏出丝巾给她抹了抹眼泪,正色道,“我没有为难你们,更不会去帮助满清鞑子,我只是想和-图-书尽快的结束这场战争,你们太平军不除,天下难安。”
“少爷,都打听清楚了,前面那艘船停靠的地方叫旗昌码头,是美国旗昌洋行开办的,今晚听说是有笔大买卖,码头民夫们都还没下工呢。”
晏敏霞满眼血丝的瞪着乔志清,一句话没有骂完,脑袋一沉就瘫软在了地上。
乔志清面前隐蔽在马车后面的黑衣人,正是君山寨的晏敏霞,她右臂中弹,鲜血已染红了衣袖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紧咬着小嘴和乔志清同时愣在原地。
乔志清真不知道女孩子从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眼泪,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果然一点都不假。
“啊!怎么是姐姐?她怎么受伤了?”
乔志清给她整理了下床铺。
“小婷,你去伙房给你姐姐弄点吃的,这里有我就行了。”
乔志清在她的小脸吻了一口,出了帐去。马荀已按照他的吩咐,让亲兵营集合了一个联队的人马等候在帐外。
乔志清从马车上跳了下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
乔志清果断下令出击,要是在和对方拼火力,暴露后自己并不占优势。
乔志清连忙在乱糟糟的军帐中,给晏玉婷腾出一个空座。
乔志清心里却有些惆怅,不知道晏敏霞醒来后会做何反应,和晏玉婷在营帐里轮流看护了一夜,晏敏霞终于苏醒了过来,但却是眼神空洞的躺在床上,像丢了魂一样一句话也不说。
“杀啊。”
晏敏霞说着就用力的扶起身子。
“狗贼……”
乔志清叹了口气,给晏敏霞简单包扎了下伤口,放在马车上,连人和车带回了军营。
“哎,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