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清末之雄霸天下

作者:枯藤老树
清末之雄霸天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24章 破城

“威武,威武,威武。”
乔志清胡编乱造完,身后炮兵队的队长李秉国也故意大喝一声,让兵勇们装上了炮弹。
“不准开枪。”
华尔的语气显然缓和了一些。
“当然,我乔志清要你的脑袋又没什么用,顾大哥尽管离开就是,我们后会有期。”
顾云飞走到枪阵中央停了下来,大声的对乔志清喊了一句,太平军全部面色紧张,场中安静的只剩下心脏跳动的声音。
“是啊,我们大清国就是被洋鬼子的坚船利炮打进来的,什么时候我们也能造出这些东西呢?”
乔志清轻笑着拍了拍王树茂的肩膀,转身回了营地把部队集合了起来。
“一切都会有的。”
王树茂伏在耳边轻声劝道。
黄昏时城内外的残余太平军全被斩杀,再也听不见一丝的枪响。各部人马相继入城,按照事先商量的协议准备大肆抢劫,可入城后的情景还是跟七宝城一样,各家各户已被搜刮一空,只留下一些破铜烂铁。
乔志清此时也是焦急万分,南门怕是已被攻破,要是让英法联军率先进了城内,自己怕是破铜烂铁也捞不到了,顾云飞要是再不出来,自己就要下令强行攻城了。
联军倒是没有什么,他们的任务本来就只是为了赶走上海的太平军,对银子并不放在心上。李恒嵩更不敢有何怨言,乔志清是李鸿章的嫡系部队,二千多人又全部武装着洋枪,洋炮,自己再抱怨也不敢打他的主意。暴跳如雷的人只有常胜军的指挥官华尔,见此情况马上带人找乔志清算账去和图书了。
“嘣,嘣,嘣”
“放他们走吧,我乔志清不会屠杀手无寸铁的人,而且这个顾云飞还对我有些用处。”
“哦,是华尔指挥官,你怎么有空来看我。”
“好,好,好,乔志清,我们等着瞧。”
顾云飞不知道乔志清使的什么心思,满脸疑虑的看着乔志清。
乔志清把搜刮的钱财集中到了一处仓库里,设下重兵布下了防御工事,把仓库所在的一整条街都严防死守了起来。
华尔带着人走到街口,清字团的兵勇马上持枪阻拦,两方人马全部列好队形,枪弹上膛,仅相距一百米,火并一触即发。
刹那间枪声四起,火光飞溅,不管太平军往哪个方向逃亡,都如同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抗的能力便死在了枪下,这完全就是一场实力悬殊的大屠杀。
让乔志清意外的是,太平军很快就重新组织起来,上了城墙,排成列队进行反击。
“大恩不言谢,后会有期,”
众太平军士卒看顾云飞如此仗义,反正也是个死,索性全都扔掉手中的武器,双手相互紧握,一排排昂首挺胸的朝城门外走去。
“顾大哥,你这是说什么呢,若不是你在橘子洲头高抬贵手,我乔志清哪里会有今日。你走吧,我不杀你,我们今日算是两清了。”
华尔对比了两方的实力,暗自郁闷乔志清怎么就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兵马,底气一下子弱了下来,走出人群对着清字团大喊大叫。
“此话当真?”
北门处的二千多太平军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把目和图书光全部盯在一个人的身上,那人正是防守鹤槎山的主将顾云飞,这两千多人正是从鹤槎山退防而来。
太平军毫无反抗的意志,阵亡三百来人后,丢盔弃甲,各城门仅留三百多人进行掩护,其余士卒全部从北门冲出,四散逃亡。
“乔志清,你果然仗义,不枉我和你相识一场,”顾云飞面色坚毅的给乔志清跪了下来,继续说道,“我顾云飞这条命都是你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乔志清抱拳相送。
顾云飞抱拳行礼,快步追上自己的队伍逃离而去。
天一亮,鹤槎山上炮声大作,如同雷神之怒,只震的地动山摇,山崩地裂。
乔志清冷笑一声,随即挥下军刀。
联军乘船走水路早就抵达嘉定城外做好进攻的准备,嘉定城共有东南西北四座城门,清字团和李恒嵩部在下午抵达城下后,与联军商议,采取“围三阙一”的部署攻城:由英法联军攻南门;“常胜军”攻西门;李恒嵩部攻东门;虚留北门,以清字团设伏绞杀逃窜太平军。
“轰,轰,轰”
“轰隆隆,轰隆隆。”
李恒嵩部五千人马也从南翔镇继续北上和乔志清回合,两军秋风扫落叶般从陆路直攻到嘉定城下。
“乔,你不能这样,嘉定城是我们共同打下来的,你不能独吞这些银子。”
乔志清大声的下了命令,心里暗自敬佩了下:这顾云飞倒有些英雄气概,也幸亏是遇上我乔志清了,不然谁给你们投降的机会。
鹤槎山一战,太平军损失五百人后,残留二千多人迅和*图*书速朝嘉定城回防。
五月一日,天亮后,联军发起总攻。吴淞江上的铁甲舰万炮齐发,密集的火力把整个嘉定城覆盖,顿时天崩地陷,尘土遮天,城墙尽毁,炮声震耳欲聋,如同暴风骤雨中的雷劈电闪,仿佛要把天空撕裂出一道口子。
顾云飞看着自己辛苦拉扯起来的军队今日便要灭亡在这里,只恨的青筋曝露,咬牙切齿,心里暗叹,“敏霞到底还是没有把洋枪偷运过来,想必定是遭受了不测,我活着也没意思,倒不如给兄弟们求一条生路。”想完大声的交代一声,扯了一道白旗,顾不得部将的反对,双手挥舞着走出城去。
“果然是你。”
乔志清大声命令了一句,众兵勇面面相觑。
嘉定城南门方向传来了火药爆炸的巨大轰鸣声,震的全城的屋舍都跟着摇晃了起来。
清字团正荷枪实弹的在北门外,分三排成椭圆状列好枪阵,以逸待劳。二千多人全部身着黑色的马褂,远远看去黑压压的一片十分的肃杀庄重。
乔志清回了句,轻笑着看着迎面走过来的顾云飞。
乔志清没有像上次在七宝城一样放过这些逃兵,因为他还想见一个人,而且这个人一定会从北门出来。
华尔的炮队在鹤槎山刚刚覆灭,见此情形虽然一肚子的愤怒,但还是识相的扭头离去,手上的藤杖狠狠的砸在了地上,也断成了两截。
兵勇们经过一夜的休整全都憋了一股子劲的看着乔志清。
冲出城门的第一批三百多太平军完全阵亡后,第二批士卒完全吓破了胆子和*图*书,调转过身子,逃命般龟缩进了城内。
清字团进城后按照事前交代好的事情,进城后便各自搜刮起城内的金银珠宝,仅从太平军遗弃的一处物资库里便搜寻出二十多箱的白银,让人欣喜的还有太平军留下的五百匹战马,乔志清把他们全部编进亲兵营中。
“进城。”
正在这时太平军在一人的带领下鱼贯而出,那人手举白旗,气势威武,正是顾云飞。
“所有人听命,鹤槎山已被联军拿下,嘉定城就在眼前,还是和以前一样,主攻的任务交给联军,我们只负责外围防御,等城破之时迅速攻入城内,占据关键位置,保护好城内的军需物资和钱粮,若是发现有人抢夺,不管洋鬼子还是假洋鬼子,无需报告,直接开枪回击。”
清字团列阵在城墙一百米之外,城墙太平军的弓箭和鸟铳远远达不到射程。
守城的太平军总共不到五千多人,一多半都是从罗店镇和南翔镇打了败仗撤防回城的。士兵们的装备非但没有城防大炮,连抬枪、火绳枪等火器也为数极少,大部为竹矛等冷兵器所以士气很是低落。
“洋鬼子的舰炮还真他娘的厉害,整个山头都被削平了。”
“乔志清,你个强盗,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乔志清,我知道是你,黑寡妇军果然名不虚传,我顾云飞输了,要砍要杀随你,但求你放我的兄弟们一命,他们已经放下武器,你不要再为难他们。”
炮声停止后,第一波太平军嘶喊着从北门冲了出来,手里高举着“云字旗”,拿着刀枪棍hetushu.com棒,大有拼命的架势,完全不顾及防守严密的枪阵。
乔志清随即命令炮队进行火力压制,十门的野战炮齐发,虽然没有炸毁城墙,给太平军带来实质性的伤害,但开花弹爆炸时巨大的冲击力,却让太平军肝胆俱裂,撤下了城墙。
乔志清故作惊讶的走了出来,满脸堆笑的看着华尔。
“东家,这不好吧,要是让李大帅知道了,肯定会责罚我们的。”
王树茂端着望远镜看了半天,忍不住朝地上啐了口唾沫。
乔志清连忙上前把顾云飞扶起了身子,看着他平静一笑,仿佛老朋友重逢一般。
兵勇们听完乔志清的命令,全都举着拳头兴奋的大喊了起来,上次攻克七宝城就每人奖赏了一百两的银子,嘉定城人多钱足,这次的奖赏一定更大。
“哦,抱歉了,华尔指挥官。我是奉了李鸿章大人的命令,保护嘉定城的百姓和财产安全,这些银子不是用来瓜分的,是用来救济灾民的。所以还请您带着您的士兵们离开这里,否则我士兵的洋枪可是会走火的。”
清字团的兵勇收到命令,整齐划一的分开两边,从中间让出一道口子,让太平军通过。
乔志清站在他身边收起望远镜,轻轻一笑,“防御鹤槎山的将领也是一个硬角色,这么密集的炮火覆盖,竟然还能阻止反击,可是山上的火炮射程太近,精度又太差,对洋鬼子的舰船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乔志清看着顾云飞的背影冷笑了一声,转过身对众兵勇大声的下令。
“让他们过去,不准开枪。”
王树茂叹了口气。